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13:02:27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天下誤仙
  4. 第一章青衣逆天 父女絕別

第一章青衣逆天 父女絕別

更新于:2018-03-18 14:33:56 字數:2708

  “天道蒼茫,當真是笑話,憑什么要我等修士任你的擺布?”慕容青衣手持寶劍鎖鑰,神色冷峻的對著半空中的一團虛影喝問道。

  “憑什么?就憑我是天道,就憑是我蒼茫說的話,你們就必需聽從。”從半空中的那團虛影處傳來蒼茫輕蔑的回復。

  “憑什么我此界之修不得入天外天?憑什么天外天修士可以凌駕在我等之上?憑什么要把八成的天地靈力凝聚到天外天去?”慕容青衣原本俊秀無比的臉龐上滿是煞氣的問道。

  “吾乃天道,這一切自然是因為我愿意,我想怎樣難道還要告知你么?慕容青衣,要不是看在你乃萬年不遇的修仙奇才,本尊又豈會為你破例洞開登天之門?你可別在這里不識好歹,枉費了本尊的一番好意。”虛影中的存在似乎充滿了怒火。

  “天道?這天是你的么?這道是你說了算的么?蒼茫!你不過是十萬年前那場巨變中茍活下來的弱者,你有什么資格代表天地之道?你到底是狂妄到了什么地步?”慕容青衣怒發沖冠,指著天大罵道。

  “好好好,許久沒有人敢這般辱我了,既然你敢做出此種行徑,想必你已經做好了接受懲罰的心理準備了。”空中的虛影漸漸凝聚成一個威嚴的中年男子,此時他正低著頭盯向地上的慕容青衣。

  “有什么好說的,不就是一個比我等多活了數萬年的老妖么?我慕容青衣這輩子何時畏懼過什么東西?就算你自稱天道又能如何?”慕容青衣表現的很是強硬,絲毫沒有懼怕的意思。

  “有意思!哼哼。”蒼茫漫不經心的將右手輕輕一揮,只見一道粉色的氣勁朝著慕容青衣疾射而去。

  慕容青衣自知自己斗不過蒼茫,但是他卻毫不退縮,見粉色氣勁飛向自己,他迅速的移動身子,以一種十分巧妙的動作堪堪避了過去。

  “難怪獨闖登天之門,還算是有兩下子,不過在我面前,這些是不是有點不經看呢?”對于慕容青衣的技巧,蒼茫心里雖然很是贊賞,但是他卻沒有打算就此而放過這個敢于冒犯自己的下界小修。只見他再次輕輕的揮動右手,十余道粉色的氣勁織成了一道大網朝著地面飛去。

  見自己這次是沒法躲掉了,慕容青衣抽出寶劍,將全部的靈力都凝聚在了其上,大喝著朝著半空沖去。劍尖和氣勁織成的網相撞之時,天地瞬間變得暗淡起來,只見一道五彩的霞光隨著兩者的碰撞轉瞬即逝,天地也短時間的進入了靜止狀態。當一切恢復正常的時候,慕容青衣已經穿過了大網,手中寶劍距離蒼茫的頭顱不過數寸之遙。

  “不錯,不錯,不過可惜了,你是第一個敢用劍指向我的人,也將會是最后一個。死去吧,這天外天不是你能呆的地方,這九重天不是你可以踏足之地!死去吧,帶著你滿腔的熱血,帶著你永遠不可能實現的抱負!死去吧!滿懷永遠的孤寂陰冷陪你,滿懷揮之不去的重重遺憾!”蒼茫微笑著對著仗劍的慕容青衣說道,其聲音宛若天籟,可以使得世間的一切都變得毫無意義。隨著蒼茫的話語聲,慕容青衣只覺得自己墜入了一片暗黑陰冷的空洞之中,全身靈力快速的消散著,直到最后整個人陷入了一片絕望之中。

  “以為你有多了不起,原來也不過如此,一首小小的安魂曲都抵擋不了,還妄談要上下兩界公平,真是可笑。”盯著倒在地上的慕容青衣,蒼茫就欲一掌將其徹底毀滅。

  “尊主,就這樣讓他死掉豈不是太便宜他了,小仙有一想法不知當講不當講。”萬分危急之時,在一旁侍候蒼茫的女子進言道。

  “遙望仙子有何良計,且說來聽聽。”

  “小仙有意讓他飽嘗修道之苦,先封印他數千年,讓他修道的天賦在時間的洪流中慢慢消散,然后再將他轉生到下界一平凡家庭,讓他飽嘗各種痛苦豈不是更妙?”遙望仙子徐徐說道,蒼茫越聽心里越覺得可行,于是將慕容青衣交到了他的手上。

  “青衣,你從來都不會看我一眼,難道你真的這么狠心,從來沒有愛過我么?知道我為什么叫遙望仙子么?因為我這輩子永遠只能遙遙的望著你挺拔的身姿,沒能享受過你給的半點溫存。現在好了,我總算是可以將你攬在懷里了,雖然你不知道,雖然你不記得我。但是你且放寬心吧,就算是我死,我也不會讓你有半點損傷的。”送走了蒼茫,遙望仙子深情地懷抱著慕容青衣的軀體,眼角不斷的淌出滾燙的熱淚。

  慕容青衣的軀體被遙望仙子帶到了一去絕地,這里陰森冰冷,沒有半點溫暖沒有半點生機,有的只是常年因繞不散的瘴氣,當真是一處極其惡劣之地。為了麻痹蒼茫,遙望仙子不得不狠心將慕容青衣關到此處。

  “誰說仙人不流淚?只是諸仙少動情!”臨走時遙望仙子望著慕容青衣的身子小聲的啜泣道。

  悵惘幽幽滿滄海,輾轉即逝三千載。青衣如故不曾改,年年歲歲遙徘徊!

  “慕容青衣我守了你三千年了,想來天道蒼茫對你的恨已經消得差不多了吧,今日我就助你重回下界吧,希望你可以再次重登修士之巔,希望還有機會能夠再次和你相見。”這日黃昏,在天外天的某處絕地,遙望仙子正在施法幫助慕容青衣重返下界。

  “遙望呀遙望,你真是讓我失望,三千年來你竟然一直欺騙我,你不僅沒有按照當初所說的散掉此人的靈力,你竟然還背地里偷偷喂他天才地寶。我問你,你眼里還有我這尊主么?”就在遙望施法將慕容青衣轉世之后,蒼茫的聲音徐徐而至。遙望原本就因為靈力消耗過多而臉色蒼白,此時聽到蒼茫的話臉上更是顯得難看。

  “我愛他,從他第一次踏入天外天之時起我就深深的愛上了他,這些您都是知道的,我又怎么能眼睜睜的看著他死去?”

  “可是他不愛你呀!”蒼茫的話聲中難得的出現了傷感之意。

  “我愛他就僅夠了,愛是付出,愛不是渴望得到,您難道不知道么?如果愛為的是得到,當初清月仙子又怎么會為了您而死?這就是我的愛,我可以并且愿意為了他付出一切,不管他是否知道,是否明白,是否會接受,我都不后悔。就像母親當初愛你那樣愛他。”遙望仙子傷心的哭道。

  “不許提清月的名字,清月不是誰都可以叫的!”蒼茫像是受了巨大的刺激一樣。

  “清月!清月!清月先母您可看見了女兒的苦痛?”遙望如花的臉龐上滿是淚水,此時她聲嘶力竭的喊道。

  “混賬,為了一個小修,你竟然敢如此忤逆,當真是以為我不敢處罰你么?”蒼茫臉色鐵青,雙手一揮絕地中出現了一塊巨大的平臺,在平臺的正中間是一塊巨大的仙玉,仙玉之上刻著“縛仙玉鏡”四個大字,看上去出奇的漂亮。

  “謝謝仙父您的大恩澤!”見到縛仙玉鏡,遙望自然明白蒼茫的心思,抹了抹俏臉上的淚痕,他頭也不回的朝著身后的仙玉走去。就像是穿過了一面水紋一樣,遙望徑直的進入了仙玉的內部。

  “遙望,你欺騙了為父三千年,還用你的母親來傷我,你就在這里好好反省吧。既然你那么愛慕容青衣,那就先姑且繞過他吧,接下來就讓我們看看他會不會記得你,會不會來救你!下界百年后,洞開登天之門!”蒼茫背負著雙手,消失在了原地。

  “青衣何時是歸期,縛仙玉璧知不知?”遙望那絕美的臉龐貼在玉璧上,癡癡的問著困住自己的玉璧,然而這玉璧不過是一件仙寶,又豈能給她什么答案!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