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1 07:36:55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異界之神靈鬼域
  4. 第二章 背叛

第二章 背叛

更新于:2018-03-18 16:33:01 字數:3284

字體: 字號:
  一日驟雨他們四人在一起閑逛。

  “驟雨,聽說你剛入學時就打死了兩個人,是怎么回事?”鬼方問道

  “第一個是因為我剛從校長室出來時,那小子很囂張的對我說:“老子是學校霸王的手下,你最好規矩點,以后不要惹急了爺爺我”。另一個是因為他看見我在樓道站著,而且旁邊還壞了一塊圍墻,就開始教訓我,所以我就把他給扔下去了。”

  “額……”雷暴無語

  “那他們說的那個紅衣服的女的是怎么回事?”鬼方又問道

  “紅衣服的?女的?”驟雨很是奇怪。

  “對呀,就是后來穿紅衣服的那個女的,頭發長到了腳腕那里。”

  “噢噢噢噢,我想起來了,那是我忘了什么時候復制的一個屬性了,反正好像挺厲害的樣子,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屬性。”

  “哦”

  “等等,復制?你是復制城的侯?”巖湖突然很吃驚的問道。

  “就是,你是復制系的?”鬼方和雷暴一同問道

  “啊?怎么了么?”

  “我一直以為你是無極鋼呢”巖湖喃喃道

  “對了,巖湖你什什么屬性?”驟雨問道

  “我?你們看看就知道了”說著,巖湖身上就變成了紅色,頭發從一頭短發迅速的長到了腳腕處。

  “我日,尼瑪啊!什么情況?”雷暴罵道

  “我的屬性我也不太清楚,但是我的父親說我的屬性是風花雪月”巖湖的聲音居然也從粗獷的聲音變成了女生纖細的聲音,甚至身體都發生了變化。

  “嘔~嘔~嘔~”驟雨立即吐了,“我怎么會復制上這樣的屬性?我當初是怎么一回事?誰來替我殺了我啊?”

  這時巖湖已經變回了正常的狀況…….

  3日后

  “誒誒誒誒誒誒,驟雨,巖湖那小子退學了!”

  “納尼,不會吧,我就說了幾句表示我心情的話啊,不至于吧?”“算了,管他干個**啊,個娘娘腔,這種人最好永遠離本暨遠點。”

  “等等,驟雨,你是在咒你爹死啊?你現在可還沒當上暨啊?”雷暴問道

  “管他呢!!我高興就行了!”驟雨一甩手,變身時光屬性,去三萬年前睡覺了。

  雷暴和鬼方無語的搖了搖頭,這時。跑來一個炮灰“三爺(鬼方)好,四爺(雷暴)好,長老說因為你們友情甚好所以將你們四個編為一個小隊。”“誒?怎么不見二爺(驟雨)和五爺(巖湖)?”

  “關你什么事?沒事就快滾吧!”

  “是、是、是、是”

  (注:因為驟雨認為這個學校沒有人打得過他,所以自居第二,看有沒有人敢認第一這個名號)

  “三位爺,長老還說有新任務給你們,讓你們趕緊過去。”

  “行行行,知道了,滾吧!”鬼方不耐煩的揮了揮手。

  “誒,驟雨,我聽說,妖界妖族的妖術很厲害啊,要不哪天去妖界玩玩?”

  “不去,沒意思。”驟雨用手掂量著一個板凳,之后就順手扔向了一課半徑10米的樹。

  “唉,無聊就去找那個長老吧,看看他又有什么好玩的任務派給咱們。”

  校長室大門前,一個手揣在兜里的“少年”抬著頭看著門上的“校長室”

  “啊,真是懷念當年的鬧事本領啊,暨韌,不知你還好嗎。”“少年”低下了頭,默默的說到。

  “今天,我要給你們派送一個任務。”校長室內,長老緩緩的對驟雨三個人說。

  “誒?怎么不見巖湖啊?”長老問道。

  “巖湖那小子啊?他不是退學了啊?”驟雨變換著屬性,用著不同的腔調和長老說話。

  “是嗎?我怎么不知道?”長老也變換著屬性用著不同的腔調和驟雨說話

  “你怎么不知道?我怎么知道你不知道?關我什么事啊?”驟雨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回復長老的問題。

  “呵呵,你還是第一個敢和我這樣說話的!”長老笑道

  “笑什么笑啊,你這個不要臉的的!沒事就快滾”驟雨不耐煩地罵道

  “魔族和妖族還有獸族和神族聯合了起來對抗我們戰神世界,400億虎狼之師現在正在通往我們異界的必經之路上行軍。而且他們個個都是精英中的精英。所以我要你們去殺掉他們的先鋒部隊。當然,他們的先鋒部隊也有將近4000萬的精英。”長老又說道。

  “切,我當是什么任務呢。這么點的小任務也敢和我提?不去!”驟雨不屑的說道。

  “你不去?這可由不得你,如果你不去,你們整個復制系族群就會從此消失在這個世界上。那么你的選擇是?”長老語氣輕松地說道。

  “你是在威脅我嗎?好,我去就去,我如果不拎著4000萬具尸體回來,我就永生永世的不當暨!”

  “好,這可是你說的!你若是拎不會來4000萬具尸體,就按你說的辦,我會提前在復制城的史冊上記上的,暨韌后的帝王乃是他的孫子。哈哈哈哈!!!“

  一日后…….

  “鬼方、雷暴,走,看老子怎么把那4000萬的精卒干了!”

  “唉!..”

  大軍壓境,4000萬精兵的先鋒部隊。

  “三個懵懂小兒就趕來挑戰我四族聯合部隊?你們也太不自量力了吧?”

  “……”驟雨不說話,跳下戰龍,赤手空拳就沖了過去。

  “哼,你也太小…..看”看字還沒有說完,領頭的就被驟雨一拳打了下來。“我讓你說”驟雨一拳接一拳的打在這個領頭的身上。

  “呵呵,雷暴,我看我們還是先不要上了,看看驟雨能撐多久!?”鬼方勒住急躁的戰龍,對雷暴說道。

  “我沒意見。”

  這時候,驟雨又拽下來一個兵將,就像人群中扔去,但人們都紛紛躲開了。兵將被狠狠的摔到地上,一柄銀槍被高高的甩上天空。兵將掙扎著站立起來“沒想到,你還挺厲害的嗎—噗!”鮮血從口中噴出——甩上天空的銀槍落下,直直的插入兵將的胸口。

  “哼,這么簡單就死了,我還沒玩夠呢。”驟雨又瞥了兵將一眼就順手拔起插在并將身上的銀槍“剛好小爺我還沒有武器,就先借你的兵器一用,待我凱旋之時,我再命人為我打造一把武器。”驟雨冷語道。

  “呵呵,兄弟們,這小子輕輕松松就把我們的領頭和一個兄弟打死了。這筆賬我們不能不報,上啊!!”“對,上啊!!”“上!”“上!”“不破之陣!”轉瞬之間,4000萬的精兵就擺做了不破之陣。待陣勢擺好,守陣人坐上陣眼的高臺上,驟雨瞬間就將手中的銀槍擲了出去,正好直直的插入了守陣人的胸口。只聽見噗嗤一聲,一口鮮血就噴了出來。

  “哼,什么不破之陣,守陣人這樣就被打死了,這都算什么?有沒有那個能和小爺我打個平手的?啊?有種的就滾出來,讓小爺我看看你長什么樣子?”-驟雨放出了狠話。

  這是,從人群中飛來一人,手拿一柄飛虎金陵槍。

  “副將軍!天哪,是副將軍!”“哈哈,這下這小子完蛋了!”

  “剛才是什么人在我陣前喊鬧?打擾大爺的興致?”被稱為副將軍的人高聲喊道。

  “小爺我在你陣前喊鬧,你有什么意見?”驟雨叫嚷到。

  “我當什么人呢,你如果要喊的話,就先贏過大爺的槍吧!”

  “屬性轉換—無極鋼”“鋼極端!”驟雨做出了攻擊

  沒有料到的是,那個副將軍揮動著金槍將橫生的鋼管一一斬斷,后面的軍隊無一不嘖嘖稱奇。若沒有他們的副將軍,他們這些人說不定就被這些鋼管插死了。

  “屬性轉換?你是復制系的戰神?”副將軍很是吃驚。

  “是有怎樣,不是有怎樣?你奈我何?實話告訴你,我就是復制城城主暨韌那的兒子,驟雨。”

  “復制系!”副將軍暗暗的說道,手中不覺緊緊的攥在了一起。

  “我最恨的就是暨韌那個混蛋,出賣了他的戰友,他這種人居然也能當城主?這真是我聽到的最大的笑話!哈哈哈哈哈!”副將軍大聲喊道。“小子,看在你就要死的面子上,我就告訴你,這個世界上除了難得一見的風花雪月屬性,什么屬性也不是我的對手。”

  “什么?風花雪月?”驟雨十分驚訝。可是,這也許是他這條生命最后一次驚訝了。驟雨還沒有等到自己冷靜下來,就被數十把飛刀扎進了身體中,而且有17把飛刀連續穿過驟雨的心臟。驟雨還沒搞明白是什么事情,就這樣的獻出了自己的生命。

  “情況不妙,雷暴,上!”一直在后面觀戰的鬼方和雷暴急了,“驚天滿地雷”雷暴使出了狂雷屬性的絕技。俗語道:“狂雷一出,復制爭鋒”意思是說,狂雷屬性的絕技一使用,就只有復制屬性變成狂雷屬性才能與其對抗。可是除了那些小兵全部被雷死以外那個副將軍卻絲毫不動。“什么?怎么會沒有用?”雷暴驚呆了。“傻小伙子,我都說過了,這個世界上除了億年難得一遇的風花雪月屬性以外,什么屬性對我都是沒用的,因為我是,吸收屬性,無論什么攻擊,都會被我吸收的。大爆栗!!”副將軍平靜的說出這句話。說完,雷暴突然就吐血了,而且頭上頓時鮮血四流。雷暴身子一軟,就躺倒在了戰場之上。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