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22:49:57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路西法的鐮刀
  4. 第二章(死神)

第二章(死神)

更新于:2018-03-17 18:11:23 字數:2025

字體: 字號:
  在父親的葬禮上,林肯見到了FBI工作人員愛德華和湯姆,兩人來到林肯面前說道:“逝者已逝,你要節哀順便,有什么需要幫忙的,可以來找我。”說著遞給林肯了一張名片,林肯低頭看了一眼,上面寫著名字和一個電話。看著兩人遠去的身影,林肯默默的走到父親旁邊,他想起了自己小的時候,父親陪他做游戲,前天父親還鼓勵自己去追求自己的幸福,沒想到……

  參加葬禮的人們都回去了,杰森站到林肯旁邊,看著羅森的遺像,聲音已經不復之前的灑脫,“老朋友,沒想到你這么快就去天堂了……”他吸了吸鼻子“……來,好兄弟,我再敬你一杯。”說完拿起酒杯灌了下去,杰森看著這個樣子的林肯,搖了搖頭,嘆了一口氣。林肯卻不聞不問,就這么坐著。杰森也走了,黑暗的教堂里只剩下林肯一個人,他就這么靜靜的坐在父親旁邊,似有似無的呼吸聲傳的很遠。這時,“踏!踏!踏!”由遠到近的腳步聲驚醒了林肯。他轉頭看向門口,來人的身影在月光的照耀下拉的很長,直到走到身前,林肯就這么怔怔的看著他。

  “你想報仇么?”只是這么一句話,讓林肯渾身發冷,汗毛根根豎起,他想起了昨天晚上樹林里見到的神秘人。“你是誰?”

  “我是可以幫助你的人,你想報仇么?”。林肯慢慢的站起身來,仔細打量著來人,他穿著一身黑衣,因為背對著月光的原因看不清他的面貌,左手握著一跟拐杖,拐杖頂處有一個大大的骷髏頭圖案。“你肯幫我?你需要什么?”,林肯有些懷疑的問道。神秘人嘿嘿一笑“我只需要你的靈魂……”,說著他便拿起拐杖點向了林肯。

  無盡的黑暗,林肯發現自己渾身都不聽使喚,突然一陣陣撕扯力從四周傳來,好似要把什么東西從他體內拉走,他嘶吼著,卻發不出半點聲響…

  林肯有些頭疼,他坐起來搓了搓臉頰,昨天晚上怎么睡著了?聽著外面的鳥叫,天都已經亮了……

  看著父親的棺材被抬走,林肯還是有種不真實的感覺。羅森下葬后的第三天,林肯接替了父親的工作。州府也派人來參加了葬禮,并為羅森頒發了英雄徽。林肯走回辦公室,看著電腦背景里面,是他和父親羅森一起釣魚的合照,林肯對著電腦發了一會呆,起身向外走去。看著各個垂頭喪氣的警察,林肯又想到了自己的父親,他拍了拍桌子,讓其他警察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然后說道:“都打起精神,我們是來守護人民財產安全的,不是在這里傷心的……”說道這里他已經有些說不下去了,他嗓子有些沙啞,頓了頓又道:“我想羅森警長在天堂也不會希望你們這個樣子,他的犧牲是給我們的警鐘,我們要更加賣力的工作,不能讓他白白犧牲。”林肯驅車在街道上巡邏,他走過了各個小鎮的出入口,這已經是他這三天必須去的地方,他不希望在自己的小鎮里再有任何不幸發生,路過零點酒吧的時候,他還是習慣行的走了進去……。

  從酒吧里出來,突然感覺有些冷,林肯納悶“這幾天怎么回事,都5月份了還是這么冷”。走到車旁,剛要拿出車鑰匙,突然發現,面前的警車不見了,他轉過身去,酒吧也不見了,大街上的行人,樓房不見了。他大聲呼喊,卻只能聽見自己的回音。街道、陽光、天空慢慢地消失在他的眼前,好似整個世界就只有他一個人。他害怕急了,他四處觀望,黑茫茫的一片,自己像是在一個非常大的密閉房間里面。就在這時,“踏!踏!踏……”熟悉的腳步聲想起,他向聲音的方向望去,卻什么都看不見。“你不在是你,我路西法以死神之名賜予你力量,你現在就是我手里的一把鐮刀,把背叛我的魔鬼殺掉,把邪惡的靈魂統統殺掉!嘿嘿嘿…”,林肯漸漸的失去了直覺……黑夜漸漸降臨,漫天的烏云變換著,一陣陣狂風吹過,好似隨時就會有暴風雨來襲。“咔嚓”!一道道閃電劃過,照亮了天空中的烏云,此時看去,就像是一顆魔鬼的頭顱。暴風雨還是來了,整個街道上不見一個人影。閃電變換,殘留的光芒照出了小鎮北部的街道,街道盡頭有一個黑色影子。黑影看不真切,好似是一個趴在地上的人,又像是一條黑狗。又一道閃電劃過,照亮了黑影的臉,它的臉有人的五官卻不似人臉,這是一只魔鬼,扭曲的臉龐上有兩顆紅色的眼珠子,死死的盯著前方。街道的另一頭,一個人影慢慢的走了過來,他的一條手臂自然擺動,似是閑庭漫步。另一條手臂向斜上方高舉,手里好像握著一個東西。雨水繼續嘩嘩地下著,又是一道閃電劃過,右手高舉的人影突然前沖,距離黑影還有十多米的地方跳了起來,雙手過頭成橫握的姿勢劈向了前方。他的雙手之間突然爆發出紫色的光芒,光芒繼續向上攀升,最終形成了一把四米長的鐮刀,鐮刀整體散發出紫色的光暈,看上去像是一團紫色的火焰,雨水打在鐮刀上發出滋滋的聲響,鐮刀所過之處周圍的雨水全部蒸發干凈,一道肉眼可見的波紋向著前方劃過。黑影向著旁邊跳去,卻還是被波紋蹭到,他扭曲的臉上似乎滿是恐懼,從被劃到的部分開始腐爛,最后化為了一團光芒竄進了鐮刀里。路西法走到林肯旁邊,靜靜的看著他,就像是在欣賞自己的作品。林肯舉著紫色的鐮刀,他保持著劈殺的姿勢,似乎在戒備什么。他的腦海里現在只有仇恨,對地獄生物的仇恨,他紫色的雙眼盯著走到自己身旁的路西法,突然一刀劈了過去……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