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6 10:54:47
  1. 愛閱小說
  2. 靈異
  3. 都市獵鬼
  4. 第一章 身世纏妖

第一章 身世纏妖

更新于:2018-03-18 17:17:05 字數:3315

  Z市長門街是一片商業區,雖然不是市中心但也是商鋪林立車水馬龍的繁華地方,原因無他,只是因為Z市最大的一個大學城坐落在這一帶。有學生的地方就有商機,自然就繁華起來了。

  長門街有一段地方林林總總集中了十多家書店,大家聚在一起雖然互有競爭但也增加了一定的人氣,偶爾有哪家打個促銷什么的,不出半天所有書店門口都會打出促銷牌,這么看著大家可能覺得在這兒開書店挺憋屈,左右都是競爭的。其實不然因為店家多又經常“統一”促銷,大學生們倒是很愿意來逛自然生意也差不到哪里去。

  夜孤辰的書店在這十多家店里店面不算最大也不算最小,業績不是最好也不是最差,總之很平庸。這家店跟別家不一樣有兩個老板,夜孤辰是其中之一還有一個叫夜孤星,因為名字的關系很多認識的人都以為他們是兄弟。其實他們只是同門罷了而且夜孤星還是夜孤辰的師叔,雖然說是師叔其實只比他大了兩歲,只是因為夜孤星入門比他早又是師祖收的,跟他師傅一個輩分所以才占了便宜讓夜孤辰叫他一聲師叔。但也只有在正式場合才會這么叫私下里他們歲數相當從來都是叫對方名字,從小玩到大的不拘這一套,甚至可能他們相處起來夜孤辰的普還比夜孤星大一點,至于他們的名字當然不是本名是入了師門后才改的。

  夜孤星是孤兒,還在襁褓里的時候被師祖在一次任務后撿到,那時已入子夜陰煞最盛師祖幫那戶人家解決了事后匆匆趕回,畢竟陰煞極盛就算師祖身懷異術也怕招惹麻煩。在行過一個橋洞的的時候突然聽到一聲奶娃娃的啼哭,不洪亮已然生氣外泄。師祖早年因為一番奇遇開了鬼眼,不但能視陰物,夜間視力較之常人也勝百倍,他一眼看去果見一個小娃娃躺在橋洞地下,偶然啼哭一兩聲也是生氣不接不甚響亮,也虧得師祖耳力好這才注意到。那孩子身邊已經聚了幾個小鬼顯然也看出小娃娃生氣不久矣就等著他一斷氣好食生魂,生魂一旦被食便連投胎轉世也無機會了。

  祖師爺職業病犯又不忍心看著一個尚在襁褓中的娃娃屈死,便一張黃符驅退了那些小鬼,走過去抱起一看竟是個連眼睛都還未睜開的娃娃不由嘆息一聲。哪家的父母這么狠心,竟將這剛出生不久的娃娃放于此處,若不是他剛好經過,只怕這時小娃娃已經被那些小鬼分食了。師祖自己也是身世凄涼不由心疼起這個小娃娃來又不能棄之不顧便抱回了師門,又因撿到他時天上正是月隱星現所以取名夜孤星。而夜孤星也對得起這名字睜眼之時一雙眼睛燦若星辰,師祖心喜就收他做了最后一個弟子,多年來說把夜孤星當徒弟還不如說當兒子更貼切。

  夜孤星可說是沒有本名的,他從小就叫夜孤星。至于夜孤辰他可沒有那般慘淡的身世,所以他是有本名的叫林桀。

  夜孤辰入門跟他的師傅有莫大的關系,他的師傅可以說是師門里的一朵奇葩。師祖不必說,一門之長很是威嚴,他的幾個師叔也大多是嚴謹肅穆,偏他師傅不拘一格隨性妄為,就連當年收他做弟子也是因為一時興起。

  師祖他對這個徒弟也是又愛又恨,論性情這些徒弟里師祖最頭疼的就是他師父,師傅年輕時可沒少給師祖惹麻煩,但論道法師傅悟性高天資好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在同一輩里就數他師父最厲害,師祖雖然對著他頭疼卻也沒辦法。

  夜孤辰就是他師傅年輕時收的徒弟也是唯一一個徒弟。夜孤辰入門的緣由不但不凄涼真要講起來還挺搞笑,很多人聽了后就想到兩字,瞎扯,但那確實是真的。

  夜孤辰小時候家境尚算富裕,所以從小吃的,用的就比一般人好上一兩分,那件禍事也是他因吃而起的。

  那時候家里雖不能頓頓山珍海味但也不差,尤其一段時間他們一家迷上吃野貨,就搜羅各路野味寄五臟廟,那時還叫林桀的葉孤辰不過才八歲,自然是父母吃什么他就跟著吃什么,還吃的很歡。要說他們其他珍惜的野味也是吃過的,但是真出事兒了卻是敗在一只山雞身上。

  沒錯就是一只山雞,這件事到現在還是夜孤辰心里的一段陰影。本來他心性聰明,但是沒想到那一頓山雞宴后他上吐下瀉了三天,把命給去掉半條這還不算,后來他不吐了身體漸漸好起來卻一天比一天呆笨,后來甚至連人都不認了,自己是誰也不知道了,成天流著哈喇子一看就是智力殘缺的人士。

  他爸他媽急得天天往醫院跑,后來醫生見了他們躲都來不及,不是他不想治可這孩子分明是個弱智送到哪兒,哪兒也治不好啊,偏偏孩子爸媽有偏執,真是要了他的命啊。

  而一年多了眼見兒子越來越癡,林桀媽媽只能抱著他直哭,他爸在這一年里也老了好幾歲。他們不是沒想過其他辦法,什么半仙啊,吉婆啊他們也都是試過了,但是請來的都是一幫裝神弄鬼的混蛋,不是逼著林桀喝符水就是在家里跳大神弄得烏煙瘴氣的還一點用沒有。最后一次一個神棍說要給林桀放血差點沒把他給整死,林爸發狠對著那神棍一通揍,那神棍直接進了醫院。

  后來林桀清醒后林媽告訴他這些事,林桀就一臉不屑,神棍就是神棍,裝神弄鬼有什么用還不是被他爸一頓老揍揍進了醫院,不過這都是后來的事了。

  當下那神棍進了醫院后林爸林媽放棄了,不就是傻了嗎,傻了也還是他們兒子,別叫兒子遭那些個罪了,大不了他們照顧他一輩子。于是林桀已經被徹底被作為一個智障人士接受了。不過世事最妙的就是往往在失去希望的時候它給你來個峰回路轉,也許從前的那些曲折只是一種考驗它們積累起來等著最后的一次轉機,可能不是人人都能等得到,反正林桀等到了。

  這還要感謝他奶奶,都說長孫幼子心頭肉。林桀作為長孫自小被爺爺奶奶當成寶,他爺爺走的早林桀五歲是就過世了,剩下奶奶一個更是把林桀寵上了天。現在孫子變成這樣她一個老太婆什么都不懂,但堅信孫子這是著了道,到處求神拜佛順帶打聽有沒有高人擅長這類事的。要不怎么說家有一老如有一寶,后來還真讓她陰差陽錯的找到了夜獨名就是后來夜孤辰的師傅。

  他奶奶剛帶著師傅到家里的時候,他爸死活不讓師傅碰他,兒子前不久差點讓他們這幫神棍害死哪還能再讓這些人碰他兒子。后來還是奶奶哭天搶地鬧了一頓林爸才無奈妥協,心想就死馬當活馬醫再試一次,自己就在旁邊看著要是不對大不了再揍一次神棍。

  林爸這時還想不到后來他對這位夜獨名是如何的感激涕淋。

  這位師傅一上來也不化符也不起祭壇頗不一般,林家人還納悶這怎么治啊?就見師傅一手在林桀額頭一按觀察一番,就從隨身帶的包里抽出一根紅繩,往上面綁了兩枚銅錢然后轉身問林爸家里有青蟲嗎。

  青蟲?林爸一時沒反應過來,又問了一遍,待確定了師傅要的就是那種蟲子后一咬牙說家里沒有他可以出去買,他隱隱覺得這位特立獨行的師傅或許真有幾分本事能救他兒子也說不定,旋即出門往花鳥市場奔去,不一會兒林爸就帶著一帶蟲干回來。夜獨名拿到后一愣,

  “怎么不是活的。”話一出口林爸也愣了,心想你也沒說要活的啊,何況他們現在在城里一時半會兒想要一條活的青蟲還真不知道去哪兒弄,于是就急道:

  “那怎么辦”

  夜獨名沉吟半響,說:

  “你是他父親與他氣血相投,你取指尖一滴血滴到這條青蟲上,我在起個障眼法,你兒子身上的畜生靈智將開未開足夠騙過它了。”

  林爸被夜獨名一番話驚得不行,這話哪個神棍都沒跟他講過,忽又覺得兒子這次真的有望了,立馬在指尖劃了道口子,照夜獨名說的做了。然后又見他在那條血蟲外裹了一張符,最后紅繩的另一端綁在了兒子的手腕上。

  等了不多久就見那條紅繩抖了起來,幅度越來越大連在地上那條裹著符的血蟲都被拖著動起來,最后血蟲上的黃符突然燒起來,同時林家人似乎聽到了一聲凄厲的雞鳴。夜獨名在黃符燒起來的時候也有動作了,只見他一下劈斷紅繩,虛空纏繞幾圈后那條紅繩竟然不見了,只留下兩個原本綁在紅繩上的銅板“哐當”兩聲落在地板上。

  林家人早已看呆了,連林桀醒了都沒發現。林桀迷瞪的睜開眼看見的就是一屋子下巴驚到地上的家人還有一個陌生人手里拿著只用紅繩綁的嚴嚴實實的山雞?他神智尚未完全清醒看到這種奇快的情景脫口而出:

  “叔叔,你把那山雞綁成這樣做什么?”

  “山雞?”林家人這時終于反應過來了,兒子醒了!林媽擔心的立馬撲過去抱著兒子“兒子,你是不是還不太清醒,哪來的什么山雞啊。”

  夜獨名也一驚,這山雞不是實體,而是一縷精氣所以林家人都看不見,林桀卻看見了,莫非…

  夜獨名拉著林桀一番打量,又探了探他的印堂,果然,是開了鬼眼。這孩子不過八九歲的樣子,被這靈智尚未全開的山雞精魄附體一年多竟然自發開了鬼眼,也不知是福是禍。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