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1 12:21:41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逆神游戲
  4. 第一章 抉擇

第一章 抉擇

更新于:2018-03-17 15:38:26 字數:2230

字體: 字號:
  “你真的要決定這樣做嗎?”對面的男人直直地看著他,仿佛想要看清他心底的想法。

  “是的。”他回答地干脆利落。眼睛同樣盯著男人,神色平靜地近乎死寂,“父親,請允許我進入家族的禁地。”

  “池修!”男人忍不住怒喝道,怒火幾乎要燒毀他的理智,但他還是忍了下來,勉強保持著冷靜開口,“你應該知道那是什么地方,你是想讓我為你學古人立下衣冠冢嗎?你有考慮過我和你媽媽的感受嗎?”

  “當然有考慮過。”池修冷靜地開口,“你們還有弟弟,他比我優秀很多。”

  “但是他無法代替你,我明明知道你去送死,我難道會看著你去送死?你……未免太自私了。”男人的眉頭緊緊皺著。

  “活著……這樣悲哀的活著有什么意義嗎?”池修輕聲問道,悲哀之色沖他冷靜的外表流露出來,“池家現在在華夏雖然算不上大的修真世家,但是也算有幾分名氣。而父親…你與母親都是現在修真界的翹楚,弟弟也是。只有我碌碌無為,成為了你們光環上的污點。這樣廢物一樣地活著,對我來說比死更加痛苦。”

  “我知道,你和母親都不在意我是否能修煉,但是你們有朝一日也會飛升,憑父親你和母親的資質,或許過個二十幾年就能飛升。你們飛升之后,我怎么辦?我必須要靠自己強大起來才行。”

  “還有你弟弟可以照顧你。”男人的底氣不是很足,他知道他大兒子和小兒子之間的關系并不是太好,“看在你們之間的關系上,他也會護你一生無憂。”

  “父親,我不信除了你和母親之外的任何人。”池修緩緩說道,“我已經拖累了你們十八年,如果不是你們為了延續我的生命,恐怕你和母親現在已經可以飛升了。”

  面前的男人雖然看起來只有三十七八的模樣,其實已經有四百多歲了,修真之人一向比凡人生命漫長,模樣改變地也極為緩慢。生育也比凡人困難許多。四百多歲有個十八歲的兒子也算得上正常。

  在現在的修真界,四百多歲飛升仙界,也算得上資質上佳了。現在修真界的人包括池家,對池家出來的池明贊賞有加,羨慕不已,卻對池明的兩個兒子中的大兒子——池修鄙視到了極點。父母兄弟都是天才,偏偏出了池修這個不能修煉的廢材。

  哪怕是修真界資質極差的人都可以在池修面前笑笑說:“沒事,不是還有池修墊底嗎?哈哈,真可笑啊。”

  池修就在這樣的環境下忍了十幾年,小時候不懂事時他不明白不能修煉有什么不好,總想著跟隨自己的弟弟。等明白事理的時候,他才知道,他弟弟和所有人都不喜歡他。

  “那可是不能修煉的廢物啊,才不是我的哥哥。”池修曾聽見池錦如此說,那小小的,充滿稚氣的臉上是他從未見過的陰冷,“如果你去死就好了。”

  如果你去死就好了。池家人幾乎都這么想。他死了,大概池家人都會很高興,可是,他不高興。

  “父親,我不相信奇跡。我只能用命去拼一個渺小的機會。請讓我去吧。”池修眼里滿是堅定的神色,“讓我去拼一拼,不虛此生。”

  池明愣了愣,現在在他面前的池修已不是他記憶里那個沉默又稍顯懦弱的形象。在他身為池家家主為家族前途策劃時,那個無意間被他有所忽視的少年已經學會了獨立堅強。他心底突然生出幾分愧疚之情。那幾分愧疚讓他無法拒絕池修的請求。更何況,如果,池修收服了禁地里的東西,池修既能踏上修煉之途,也能為池家解決一個隱患,帶來一份助力。但是,更有可能的事,池修死在禁地里面。

  “你去吧。”他說,從空間法寶里取出一柄長劍和一塊玉佩遞給池修,長劍之上,光華流轉,不似凡物。“帶著我的‘煉虛’去。這塊玉佩是去往禁地的通行證和打開禁地的鑰匙。”

  “父親,我不需要,我查過資料,禁地里并不需要武器。它若是不想讓進去的人出來,即使那人帶著仙器進去,也會被留在禁地里。”池修搖了搖頭,只從池明手中拿過玉佩,那玉佩入手溫潤細膩,沒有絲毫法力。竟是一塊上好的凡玉。“謝謝父親,再見。請……代替我好好照顧著母親?。”

  池修握緊了手中的玉佩,那是他最后希望。他轉過身離開了這個讓他有幾分壓抑的池家家主辦公專用書房。

  外面的空氣很好,池家的宅子選擇建在深山里,這也是為了壓制住禁地里的某個東西。初春時節的夜里,迎面而來的風還帶了幾分涼意。夜風里飄來某種野花與草木混合著的清香讓池修原本壓抑心情放松了一些。松木所建成的古風古色的走廊下,一個人影依靠著墻壁,低著頭,仿佛在思考什么問題。那人聽見池修的腳步聲,抬起頭,看向池修。

  “哥哥。”那人喊道。“你來這里做什么?”

  池修停下了腳步,良好的視力讓他看清了不遠處的那人是他血緣上的弟弟。

  池錦模樣俊秀,笑容溫文爾雅,讓人一見便心生好感。但是,池修明白池錦那幅模樣下的真實面容——冷靜、自傲,鄙視一切弱者。他有自傲的資本,加上完美無懈的偽裝,讓他成為了下一任池家家主有力的競選之人。

  與他池修完全不同。池錦榮耀滿身,而他廢物之名名冠天下。“沒什么?”池修眼神一黯,輕聲笑了笑,“我只是在和父親商量了一下,明天我要去哪里旅游。”

  “哥哥最近不要出門比較好。蕭家最近好像要對我們家族的人下手。”池錦眼神里帶著擔憂,“大家都不希望哥哥出事,哥哥應該多去藏書閣看看那里關于修煉的經書。”

  不,他們恨不得我早點去死,畢竟我是池家的污點。池修學著池錦的笑容,回答道:“好的,我知道了,謝謝。若無事,我先走了。”

  見池修離開,池錦的神情變得漠然,池修,他算什么東西,竟然真的把自己當成他的哥哥,聽不出來他的諷刺嗎?

  “池修,我愿你死無葬身之地。”他收斂了漠然的神色,重新換上溫和的笑容低語著。慢慢地走向書房,到了書房門前,他伸出手指叩了叩門:“父親,我有事稟報。”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