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1 07:33:31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鑄鼎逆天
  4. 第一章 穿云臺前瞻晨光

第一章 穿云臺前瞻晨光

更新于:2018-03-16 18:42:53 字數:2293

字體: 字號:
  上天界,西南方,一座高不可攀,似劍非劍的山峰直插九重天。無數修煉者稱之為—“斷天峰”

  峰之上便為一臺,人稱“穿云臺”。相傳是由上古的某位至強者破碎虛空離去時所留,臺前有一石碑,碑上的文字由破碎虛空的那位大能所刻

  “千古風云今消去

  無

  盡長路何處盡

  斷

  天峰前穿云去

  只

  留晨光破萬劫”

  千百年來無數修煉者都想堪破字中玄機,但了卻一生也不得其天機。僅是如此,依舊還是有絡繹不絕的人前來想要一睹其奧妙。

  如今,本該靈氣環繞的斷天峰卻被一層血霧所籠罩,在數里之外便能感受到那濃厚的血煞之氣。

  穿云臺上,一名青年仗劍而立,一襲黑衣在風中飄然又起。凌亂的頭發散披在他的眼前,斑斑的血跡掩蓋了原本烏黑的長發。

  透過長發,青年的一雙紫瞳讓人不寒而栗。紫瞳之后布滿血絲,仿佛妖魔一般。

  青年腳下是無數的斷肢殘臂和殘缺的尸體。在尸骸的另一端,大片人影矗立。強弱不一的靈力波動使得人群周圍的空間都有些扭曲。

  “夜晨,束手就擒吧!你已經退無可退了。”

  “夜晨,怪就怪你命不好得罪了蕭家的大少爺。”

  “夜晨,拿命來吧!”

  嘈雜的呼喊聲中,穿云臺上的夜晨不為所動,依舊穩穩屹立在臺中央,宛如一具雕塑。

  此刻他的心中波瀾涌起,回想起一生的經歷,不禁有些想要潸然落淚

  “十二歲筑基,二十歲沖破涅盤成為下天界矚目的天才。僅僅五年便沖破七重涅盤,飛升上天界。又是三年度過天劫,踏入輪回之境。

  如今,本該有無限前途的夜晨卻被天下強者追殺到了穿云臺。只因自己得罪了上天界三大家族之一的蕭家的二公子蕭寒雪。

  一夜間,下天界親人被殺一人不留,紅顏為使他逃脫含恨自殺,夜晨也陷入了無止盡的追殺當中。”

  今天,穿云臺之上,夜晨已經在等待著自己生命中的最后一縷曙光了。

  風肆無忌憚的吹打在穿云臺上的每個人。忽然,遙遠的天際露出了一抹亮光。

  屹立在穿云臺上的夜晨在此刻動了起來,曙光照在他那雙妖媚的紫瞳之上,仿佛一尊殺神蘇醒了。

  頃刻間,夜晨掠身而起,劍指蒼穹。他俯瞰著身下的那些強者們,露出一臉的鄙夷,嘲笑的吼道:“十二筑基,二十涅盤,三十輪回。這樣的榮耀你們有嗎?有嗎?哈哈,你們這群小人永遠都不會有。哈哈哈!”

  人群之中,有些實力弱的人竟然被夜晨這一吼斗志全失。實力略高者不被這一吼所惑,但心神還是被觸動了一下。

  夜晨撫摸著自己的佩劍—“破晨劍”,陪伴夜晨縱橫天下時刻不離的一把神劍。他對著劍,愛撫的說道:“今日就在這晨光初露之時,用血染紅了它!”

  話音未落,夜晨劍鋒一轉向眼下的人群里俯沖而去。

  一劍出鞘,萬劍臣服。此刻,破晨為王,染盡天下。

  “縱橫風云劍驚雷。”

  夜晨自創的劍法《初晨劍法》的第一式。長劍一出,便是縱橫風云之時,連天雷都要為之驚嘆。

  長劍在每個人的眼中放大,待這些人反應過來,劍尖已經逼近他們。夜晨連人帶劍,人劍合一沖入了人群之中。

  頓時,便是血肉橫飛,有些人一眨眼的功夫便身首異處,那些沒有被殺死的人也都個個斷手斷腳。暫時還沒被觸及到的人都紛紛運起功抵御起夜晨的這驚雷一劍。

  穿云臺上,天地靈氣已經濃郁到了一個無法言喻的地步。每個人都拿出自己最強的招數攻擊夜晨,五顏六色的靈氣把斷天峰籠罩的像是一團彩云一樣。

  “劍芒一出血滿天。”夜晨又使出了第二式。正如名字那樣,劍芒一出便是一片血海,哪怕是天也要覆蓋在這血海中。

  這一次的攻勢更是不留余力,大群涅槃境的高手還沒有看到劍就已經被秒殺,而那輪回強者雖然可以抵御劍氣,但卻是一直處于被動防守沒有一點還手的余地。

  “睥睨天下不等閑。”

  “舞盡天下一朝去。”

  “執劍擎蒼便為王。”

  初晨五式同時使出,夜晨抽盡全身靈氣只為發出這驚天一劍。劍落人群,時空仿佛靜止在了這一刻,全部的人都靜止了。僅僅一刻,一圈漣漪蕩出去,時空頓時被扭曲開來。

  一聲驚天巨響從斷天峰上傳來,滾落的巨石蕩起來厚厚的塵霧。塵霧之中不斷有這哀嚎聲傳來,還有瀕臨死亡時的那股絕望。此刻的斷天峰讓人望之宛若地獄。

  過了許久,塵霧散去。穿云臺上一道消瘦虛弱的身影在一把劍的支撐下艱難的站立著。在穿云臺周圍是一片的血海,剛才還在這里叫囂的人群此刻卻已經成為尸骸。突然,從尸骸中央一道精芒沖天而起。

  “黑白交融,掌控生死”那只在傳說中見到的生死境的強者竟然在這時出現了。

  夜晨望著那道精芒,無奈的笑道:“生死境啊,多么讓人渴望啊。”夜晨強忍疼痛站直了身子,拿起劍依舊擺出一副戰斗的姿勢。

  從那道精芒中走出一位老者,他望著穿云臺上的夜晨目光里充滿了敬佩。但他還是嘆息的說道:“夜晨!你是一名天才,更是一位英雄。若我不為蕭家人定要與你同飲一番。可信,今生你我沒有這個緣分了。”

  夜晨聽了笑了笑說道:“呵呵。是啊!今生沒有這個機會了。若是有來生,今生的債我一定要你們蕭家百倍還。”

  說罷,夜晨便提起他僅有的一絲靈力執劍向那位老者刺去。那位老者低下頭,嘆了口氣隨手一揮,一道凌厲的勁氣便沖向夜晨。

  夜晨沒有絲毫畏懼,依舊向著前方刺去。此刻的他已經看透了生死,他的心已經再無他物。夜晨的眼神中露出一絲的解脫之情。

  “雪兒,我來與你相聚了。”夜晨輕聲的說出了他心里最想喊出的那個名字,那個為了他含恨自殺的愛人。

  “芳心只為君同去,只愿今生君無恙”這是凌雪兒與夜晨說的最后一句話,夜晨永遠也忘不了那個場景,忘不了凌雪兒一人獨擋追殺者然后看著夜晨安全離去自爆時訣別的眼神。

  夜晨閉上了眼睛,讓劍引領著他繼續向前刺去。

  劍尖與老者發出的勁氣碰在了一起,沒有驚天動天,沒有山崩地裂,只有一聲清脆的破裂聲。

  劍碎……..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