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1 20:11:15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蠻荒行動
  4. 第三章 追求(二)

第三章 追求(二)

更新于:2018-03-18 18:46:45 字數:2435

  隨著白色眼球的輕聲低吟,一陣陣黑色的沙憑空出現,散落在四周,起初無規則的運動,后來便是有意識般開始聚成小團,小團先是收縮,然后膨脹,像是一顆心臟,只不過越跳越大,并且開始散發白色的光。似乎是一眨眼間,所有的小團全部變大,又似乎是一眨眼間,所有的大團,變成了一模一樣的眼球,有的在以詭異的角度大笑,有的在吶喊,有的在劇烈咆哮,有的在哭泣,更多的是冷漠的表情,也就是沒有表情,只是往自己這個方向看,但沒有焦點。

  梅蒂爾此時身體感到溫暖,無比的溫暖,但是大腦,卻仿佛被針扎了一般的刺痛,強烈的,前所未有的預警。梅蒂爾害怕了。哪怕經歷了血色時期,自己卻仍能擁有害怕這份情感。沒有淪陷為非人類,還保留人類的喜怒哀樂,梅蒂爾曾經為這個暗自慶幸。

  數不清的白色眼球只是看著自己,從頭頂,從腳下,從背后,從前方,從左邊,從右邊。甚至梅蒂爾能感覺到自己體內也有白色眼球注視著自己的大腦。(自己不知不覺從新變回了人類模樣)他們開始低吟“shatreagnasa,傾聽我的夙愿,實現我的訴求。我是恐懼之王,許愿之王!”

  又是一個突然,所有的眼球都沉默了。又是一個突然,所有的眼球都說話了。“你追求什么!”伴隨著這句話,所有眼球的大嘴里開始散發出了紅色的光彩。

  “你、你、你好”梅蒂爾鼓起勇氣說出這句話。他很害怕,不知道為什么自己竟然會這么害怕,害怕到甚至無法言語。組織的恐懼術自己也曾體驗過,貓藥劑的強化使自己能夠很大程度免疫對恐懼的反應,輕度的害怕是有的,但像這樣的驚恐卻不曾出現過。

  “你追求什么!”所有白色眼球沒有回答梅蒂爾,只是繼續問著這個問題。嘴中的紅光越來越強盛。

  我?追求什么?梅蒂爾思考著,自己的追求?自己從沒有過追求,小時候流浪也只是為了活著,長大后的試煉,學習也只是組織的安排,貓藥劑也是組織的安排,自己只是僥幸活了下來。我追求什么?

  “你追求什么!”白色眼球繼續問道,“你追求什么”“追求什么”

  隨著白色眼球一遍遍的追問,梅蒂爾感覺到自己身體越來越溫暖。恐懼不知不覺開始消失。或者說被屏蔽。

  我沒有什么追求。我從小到大也只是活著而已。既沒有親人,唯一的朋友在血色時期就被自己殺了。我只是聽從組織的安排,只是這樣而已。

  “那你為什么活著”最大的眼球獨自提問了

  是啊,我為什么活著呢。此時的梅蒂爾仿佛被這個愚蠢的問題難住了,自己活著到底是為了什么!只是單純的活著嗎,那樣有什么意義!梅蒂爾這樣想著,這樣想著自己的過去,不知不覺閉上了眼睛。我活著是為了什么!打敗教官,還是揍那個貓女(貓藥劑另一位實驗體)一頓?還是去找從沒有見過的父母?

  或者自己真的不該活著吧。迷迷糊糊的就這樣睡去吧。。也不錯。。。。

  突然一陣強烈的刺痛,梅蒂爾一下進行驚醒。不對!我活著一定是要有目的的,我不能就這樣死去,不能死去!我一定有追求,一定有,但是那是什么,是什么!

  突然梅蒂爾睜開了眼睛,大聲喊道:“我活著是為了變強!”與此同時,梅蒂爾發現自己的下半身已經消失了,腰部也有了一條黑色的線,線下方什么也沒有,線上方是自己的身體。這條線還在不停的向上移動,速度很慢,像是一點點的蠶食。

  最大的眼球非常人性化的做出了思考的表情,隨后皺起了眉頭,看了梅蒂爾一眼,梅蒂爾只覺得自己好像被看光了一切。事實上,無數肥皂泡從梅蒂爾大腦涌到眼球的嘴巴中,肥皂泡里印著梅蒂爾的身影,有他小時候偷別人食物的,也有他進入組織初的那種喜悅。

  忽然所有眼球說話了,“變強,好的,然后呢”

  “什么然后”梅蒂爾說道。那條線開始加速向上升了。

  “變強之后呢?你為了什么變強”最大的眼球開始用和梅蒂爾一樣音色音調的聲音追問,“你為什么變強,你想變強之后干什么,是打敗貓女,打敗教官,還是尋找父母?或者找組織報仇,他們給你注射了貓藥劑,控制了你的命運。帶給你不幸。還是找效忠組織,組織救了你一名,給你了許多知識,讓你能夠生存下來。你變強了要干什么!”黑色沙子開始組建了一個一模一樣的梅蒂爾,用自己追問自己。“快回答我,快回答我!”

  梅蒂爾又回到了起點。自己變強之后干嘛呢,哪怕自己變得可以輕松打敗貓女也沒有意義。還是自己專門等著不長眼的人來挑釁自己,然后秒殺他?變強之后就是為了扮豬吃老虎?

  或者說自己變是為了報復社會?滅了人類幾個公國的國王會不會很爽?而且自己追求強大的力量就一定可以實現嗎,自己會死在別人的刀下,成為別人寵物的食物,或者某某強大的法師的榮耀嗎?沒有變強的目的,而且也沒一定要變強的勇氣,那我的追求還能是變強嗎?

  黑線飛速地向上升,一下子就到了梅蒂爾的嘴邊。我就要這樣死去了嗎?

  我就要這樣死去了嗎?我會被黑線吞噬,然后消失。。。。

  不,我不想死啊。我真的真的不想死。我真的真的不想死,我要活著,我要活著,活著!

  “我的追求是活著!不顧一切的活著。”梅蒂爾大聲說出了這句話,或許不是用嘴巴說的,嘴邊已經消失了。

  黑線立刻停止了上升。

  所有眼球都明顯的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我們很驚訝,不顧一切的活著!”最大的眼球又發問了。“真的是不顧一切嗎?”

  “是的”梅蒂爾堅定的說,至少看起來很堅定,梅蒂爾沒明白這句話的含義。

  “如果你要殺死你最好的朋友才能生存呢,oh,你已經這樣做過了”所有的眼球開始大笑。又忽然停止。“這還不止,如果要你殺了所有人類呢,你愿意為了自己一個而滅了人類種群嗎?”梅蒂爾沉默了,他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問題。顯然眼球不想放過他:殺了自己的兄弟,妻子,用自己的骨肉獻祭呢?感覺如何,這樣的生存。”

  還有還有,別的眼球說話了,如果變成豬狗一樣的存在呢?過著令人無法忍受的生活,受著折磨,屈辱的活著,如何。還有還有,變成石頭呢,誰知道石頭有沒有自己的意識,他們不能說話不能動而已,說不定他們是活著的呢,這樣你愿意嗎?

  梅蒂爾甚至感覺到無法反駁。一種無力感油然而生。

  所有眼球又同時笑了,同時露出狡黠的眼神,同時追問到:那么,什么是生存呢?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