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1 12:23:56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極品大土豪
  4. 第一章 回到光棍村

第一章 回到光棍村

更新于:2018-03-18 17:42:52 字數:3179

  年關將近,鐵佛縣火車站迎來了一年中最繁忙的時期。

  一列從東北駛來的列車,攜帶著大東北的寒冷,喘著白氣,緩緩的停了下來。

  楚禾托著一個大行李箱,身上背著一個書包,手里還拎了兩個大提包,吃力的擠出堵在登車口的人群,搖搖晃晃的走在石板鋪成的站臺上。

  耳邊聽著熟悉的鄉音,眼睛望著三十年未曾改變的破舊車站,楚禾的臉上,并沒有身為游子回到家鄉的那種歡喜,反倒是一臉的疲倦和無奈。

  “終究還是回來了……”

  楚禾暗嘆一口氣,一邊費勁的拖著行李,一邊忐忑的想著心事。

  “八年前,爸媽懷著激動自豪的心情,將自己送上了出外求學的列車,八年后自己卻一無所成,灰頭土臉的回來,他們一定會很失望的……”

  “四年大學,爸媽勒緊褲腰帶,供自己讀書,沒錢交學費的時候,他們放下臉面四處籌借,就算家里再難,也從不讓自己為難,可自己又是怎么報答他們的?對得起他們一次次欠下的人情債嗎?”

  想到自己畢業四年多了,還從未給家里買一點東西,有時候甚至還要向他們張口,可即便是這樣,父母也從來沒有怪過自己,從來沒有埋怨過一句。

  在電話里,他們依然在不停的叮囑自己:“孩子,不要舍不得花錢,多吃點好的,多給自己買兩件好衣服,家里一切都好,不要掛念,過年過節的,如果工作忙,就不要回來了。”

  自己真的是工作忙嗎?不是,根本就不是,那是因為沒有掙到錢,沒臉回去。

  要不是因為跟女友分手,恐怕今年的春節,自己也不會回來吧?

  楚禾想到這,真恨不得抽自己兩巴掌。

  ……

  走出出站口,很多出租車司機圍攏上來。

  “小兄弟,打車嗎?”

  “去哪兒啊?我拉你吧,給你算便宜點。”

  “你看你這么多行李,打個車多方便啊?來,我幫你拎著……”

  楚禾沒有興趣理會他們,只是搖搖頭,抓緊了自己的行李,朝外面走去。

  一邊走,一邊四處尋找著那個熟悉的身影。

  “小禾,這里!”忽然,一個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聲音傳了過來。

  楚禾轉頭一看,在路邊上,自己的父親正在向自己揮手,看他臉上的笑容,是那么的親切,這是一個父親看到一年未見的兒子,露出的最好看的笑臉。

  楚禾趕緊朝著父親走去,而父親也快步走了過來,問道:“怎么拿回來這么多東西?”

  楚禾沒有答話,只是看著明顯比自己矮了許多的父親,鬢角多了很多白發,楚禾的眼睛一下子濕潤了,有些哽咽的說道:“爸,你怎么多了這么多白頭發?”

  楚禾父親笑了笑說道:“孩子大了,爸爸就老了啊。天挺冷的,咱們趕快回家,你媽給你燉了你愛吃的排骨。”

  天底下只有父母是最疼愛自己的。

  一聽到這句話,強壓心底的酸楚,頓時如同風草亂長一般,再也控制不住,兩趟眼淚就流了下來。

  此時楚禾父親正在把行李捆綁在摩托車后架上,倒是沒有注意到楚禾的失控。

  楚禾父親熟練的打好繩結,便跨到摩托上說道:“小禾,快上來。”

  楚禾卻說道:“爸,讓我來騎吧,我帶著你。”

  楚禾父親說道:“這么冷的天,你又穿的那么薄,還是我帶你吧。”

  楚禾何嘗不是這個心思,他執拗的跟父親換了位置,可父親卻把大衣脫給了他,感受到大衣的溫暖,楚禾的眼淚又流了下來。

  “爸,坐好了。”楚禾簡短的叮囑了一句,便借助摩托的聲音,抽了抽酸澀的鼻子。

  從火車站到自己村里,倒不是太遠,大約有十幾里路,而且都是剛修的柏油路,這可是沾了村子東面一個職業高中的光,要不然也不可能這么好走。

  路過鐵佛縣城,然后取道正南,便一路回到了家。

  楚禾的家是在村西頭,拐下柏油路沒多遠,就到了家門口。

  可能是聽到了摩托的聲音,楚禾的媽媽還有妹妹全都從家里迎了出來,他們的臉上都帶著歡喜的微笑。

  “媽!”楚禾停下摩托,用手擦了擦眼角的淚水,動情的喊了一聲。

  “天這么冷,還不讓你爸帶著你,看把你凍得都流淚了,快跟我進屋。”楚禾母親說著,就拉過楚禾往屋里去。

  “媽,我不冷。”楚禾現在感受到的是胸口火爐一般的滾燙,這幾年在外邊接觸的人情冷暖,早就讓他的心冰冷下來,但此刻卻一下子融化開了。

  “傻兒子,鼻子都凍紅了,快跟我進屋暖和暖和。”

  拗不過母親,楚禾只好跟他們一起走進了屋子,而父親則是將摩托推到院子里,將行李卸下來拎到了臥室里。

  家人陪著楚禾吃了些東西,而后就讓楚禾補補覺。

  一覺醒來已經是晚飯時分,一家人再次坐到了飯桌上。

  楚禾媽媽終于忍不住問道:“小禾,你怎么把行李都拿回來了?”

  楚禾抬起頭,看看滿臉掛著關心的家人,悶悶的說道:“我和女朋友分手了,不想留在那邊工作了。”

  “分了?為什么啊?你們不是一直挺好的嗎?”楚禾母親有些奇怪的問道。

  楚禾痛苦的搖搖頭說道:“其實早在半年前就分手了,人家嫌我窮,沒錢買樓房,又沒有一份好工作。”

  楚禾一席話說完,家里的氣氛頓時有些壓抑起來。倒是楚禾父親比較豁達,勸解道:“分就分了吧,那是沒有緣分,強求不得。小禾,你也別太傷心,過年這幾天就在家好好休息一下,等過了年再出去找份工作好好干,我相信我的兒子總會出人頭地的。”

  楚禾母親這時也應和道:“就是,我兒子哪里不好了,那丫頭片子跟我兒子分手,那是她沒有福分。兒子,雖然咱們村被稱為光棍村,但是只要不在村里呆著,外面的姑娘還是很多的,咱不愁找不到對象。”

  “光棍村……”楚禾苦笑一聲,對光棍村這個名稱的由來,他倒是知道一些的。

  原本他所在的村子,名為壩子村,一直都是以農耕種植為主。

  或許是壩子村的人有些因循守舊,又或者是不知變通,就在別村搞活經濟的時候,壩子村的人還在抱著祖宗留下來的那些土地,過著臉朝黃土背朝天的苦日子,而且還一直沾沾自喜。

  豐富的土地資源,的確養育了世世代代的壩子村人,可卻也抑制了壩子村的經濟發展。

  原因無他,就是因為土地太多了,村民們都可以靠著這些土地吃飽穿暖,沒有絲毫的危機意識和進取心,自然也就不愿去冒險做什么生意。

  而別的村子因為土地較少,養活一家人很困難,所以為了一家人的生計,不得不另謀出路,這一來二去的,做生意的越來越多,發財致富的人也多了起來。

  就這樣,一直到了最近幾年,別的村子都富裕起來,而壩子村還在原地踏步走,就連新建的房屋都沒幾棟。

  最后連帶著壩子村的小伙子們說媳婦兒都困難了,外村人誰也不愿意將自己的女兒,送到這樣的村子來過苦日子,就這樣光棍村也傳揚了出去。

  “爸、媽,我不想出去上班了,想在家里做點事情。”楚禾一語驚呆了全家人。

  楚禾父親和母親沉默下來,氣氛壓抑到了極點,過了半晌還是母親首先開口道:“小禾,我跟你爸供養你讀這么多年書,無非就是想把你送到城里去,過城里人的生活。怎么你卻……唉……”

  “媽,我有自己的打算。”楚禾說到這,又看了看悶頭抽煙的父親,然后說道:“爸媽,我做這個決定不是因為失戀受了打擊,而是經過深思熟慮的。您們也知道,現在城市就業越來越困難,而且工資水平普遍不高,想要混出頭很難。”

  “可是在農村就不一樣了,這里有廣闊的天地,有豐富的農副產品,有許多還未發展起來的好項目。我覺得自己可以在這里混出一片天地來。”

  “請你們給我三年時間,如果我混不出個人樣來,我再出去工作也不晚啊,而且這幾年在外求學工作,也沒能陪陪你們,這三年就當是我在家盡孝了。”

  楚禾父親聽完卻是“咣當”一聲站了起來,把屁股下面的凳子都給掀翻了,手里的飯碗也給使勁摔倒了地上,瞪著楚禾吼道:“我還沒死呢,不用你盡孝!”

  甩下這么一句,楚禾父親就噔噔的離開了家門。

  望著離去的父親,楚禾就像是吃了黃蓮一般,那種苦滋味,令他難受的喘不過氣來。

  楚禾母親畢竟心軟,看著孩子剛回家就被他爸教訓,便溫言勸導:“小禾,別怪你爸。你也知道家里這幾年的情況,雖然我們過得很苦,但是把你供養成大學生,我們在村子里光榮,驕傲,誰見了不夸我們有個好孩子啊,可你要回村種地……”

  楚禾站起身說道:“媽,您別說了,我理解,我去看看我爸。”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