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2-12 17:40:29
  1. 愛閱小說
  2. 二次元
  3. 妖怪桑,讓我砍一刀交個朋友吧
  4. first:竹女與武士與妖怪

first:竹女與武士與妖怪

更新于:2018-03-16 18:13:50 字數:2894

字體: 字號:
  自遷都平安京后,RB開啟了平安時代的歷史。

  而首先要說的,是這故事的開端。

  日平安中,平安翁伐竹為業,緣林行。。。

  嗯,就是這樣的故事。贊岐造麻呂如同往常走在林中向自己常去的竹林而去,想著自己伐完竹所販賣的錢又能購置些許食物,也能讓自己家中的老婆婆也多一份開心。可惜,夫妻倆雖然清貧卻過著快樂的生活,要說唯一的遺憾的話,大概就是膝下無子女這件事情嗎?

  奇異的能量波動,然而傳到了伐竹翁耳中,卻變成了哭聲,嬰兒的哭聲。

  哭聲斷斷續續,將造麻呂吸引到了竹林的深處。或者說,這片竹林哪里來的深處,但是造麻呂卻一直能夠不停的向哭聲所在的方向走去,沒有停止卻也找不到邊界。

  走著,走著,走著,不知走了多久,也不知到底從多久開始麻木,造麻呂只知道不停地向前走著,走到哭聲傳來的地方,忘路之遠近。。。之類的

  然而下一刻,造麻呂他清醒了,他意識到了自己所經歷的一切。哭聲依舊在耳邊,但是造麻呂卻停下了腳步。恐懼占據了他的心靈。

  不過,腳步再次邁動,并非退卻,即使只有一絲可能,伐竹翁卻無法放任那嬰兒的哭聲,即使心中想起過那妖怪的傳說,伐竹翁卻依舊向哭聲而去。

  “我,要救他,不會放任。”實言,要是在dnd九宮格,伐竹翁也一定是秩序善良的陣營。

  又是那樣的波動,隨后造麻呂就在前行幾步的地方,發現了一棵發光的竹子。接下來就是眾所周知的故事了,老翁在竹節中找到了一位女嬰,將她當成了女兒帶回了家去。。。竹取物語的故事由此而開。

  當然,我們馬上還是要談及主角的出現:

  白石景,天皇御用的藥師白石家族的次子,鑒于長子繼承了白石家族的緣故,白石景則師從當代的神妙天流宗師巖崎劍心學習劍術。作為隋朝才傳入RB的事物,劍的使用卻依然成為了即濃重的一筆。

  神妙流作為結合了唐朝的戰場劍術本就脫胎于直來直往的劍術,在一刀流所新形成的鍛鐵技術下,才形成如今的神妙流。作為“天地人”所對應的“上中下”而論,而最正統的巖崎劍心所傳自然是可稱為神妙天流的劍術。這也已經是這個時代最頂尖的劍術而論。

  而現在,景正在前往造麻呂的家,獲許現在,應該稱之為竹取翁才對。作為秩序善良陣營的代表,竹取翁曾經順手搭救了在山林中因為劍心師傅的放養訓練而重傷的景是雙方結識的理由。

  同樣夫婦的善良使得景也渴求于去回報竹取夫婦所給予的幫助,尤其是在此時,竹取夫婦手中所掌握的危險東西更是使得景無法漠視。

  嘛,黃金無論在哪個時代對于平民都是花不出去的東西。而無論那一位將女嬰送來的想著什么,女嬰誕生的竹節中每天所冒出的黃金絕對不是什么可以保證女嬰安然長大的東西。

  清晨,景就帶著大批次的物資指揮著手下運到了竹取翁的新居之中,隨后接過了竹取翁手中的袋子。

  “竹翁,齋部秋田桑來過了嗎?”將有數的金塊自己收下作為物資的本費,剩下的景也會遵從竹取翁的建議用在了自家的義診資金上。

  “當然,他見到小女也驚為天人,便為小女取下了名諱。”

  “哦,竹女有名字了嗎?”

  “沒錯,齋部秋田大人正在外廳,他是來送名字的卷式的,還言及這才是最符合小女的姓名”

  “那就去看看吧,拜托竹翁了。”

  兩人走進外廳,正聽到女聲傳來,輕靈悅耳,即使是聲音都好似照亮了整個屋子一般,好似見到聲音的主任就能消除愁苦一般。(竹取物語本身的描述)

  “謝謝這份賜名,請齋部秋田桑先行。”

  聲音由一扇屏風后的內廳而來。

  走出的齋部秋田依舊仿若無神,飄然而出,離開了竹取翁的住所。而造麻呂老人卻似常見“齋部秋田已經將名字交給你了么?”

  “是的,父親大人。”

  不知為何,景依稀感覺此言卻是比之前的送別更能體會到少女一般。不過作為早已相識者,景將手中的布袋扔向了屏風后的少女。

  “竹女,總算是有名字了,恭喜成年了呢”

  “妾身才不用你來恭賀,尤其是成年這種存在。”不耐煩的竹女開始拆著景帶來的布袋“而切妾身已經有名字了,就不要再竹女竹女的叫啊,妾身的名字,蓬萊山輝夜,叫妾身輝夜姬就好,輝夜姬。”

  現在該稱為輝夜了,此時正拆著包裹的輝夜無奈看著里面自己所熟悉的裝扮,粉色的上衣袍加上紅色長裙,這種不能稱之為巧合的事物只有可能是自己那位天上的師匠所造成。想著的輝夜卻無奈搖頭,這些的事情,此時卻并不能讓屋外的兩人所知道。

  聽著景還在說著他從唐朝的大商人那里才買的這件衣服的艱辛,輝夜卻只能更加無奈,無奈自己終有一天所要的離去。

  “嘛嘛,竹女,別看見衣服開心到傻了啊,還有別的東西哦。”

  輝夜才發現袋子中還放著的一份小盒子,打開的事物才讓輝夜露出了幾分笑容“糖嗎,還真是呢,景”

  輕聲說著,輝夜將承熒黃色的不規則糖塊放入口中。這種在后世才會正式傳入RB的金平糖也不知道景是如何讓入手。但毫無疑問許久未品嘗到的甜味才讓輝夜暫時有了笑容。

  “再次申明,妾身現在叫輝夜,蓬萊山輝夜。”

  “嫩竹中的輝夜姬,還是和竹有。。。好吧,好吧,那么輝夜,恭喜有名字了哦。”

  “妾身當然知道。”

  閑談些許,景開始向著竹取翁告別,對于家族出身的景而言,劍術醫術,雜事繁多使得景自是十分忙碌。

  “吶,輝夜姬,很漂亮的名字嘛,竹女,與你的美麗所相稱哦”

  “真是失禮,景,既然美麗就不要再叫竹女這種稱呼嘛。”

  “我認識的輝夜姬,就是竹女哦。”

  “哼,無禮之徒。”輝夜笑著卻說著不客氣的話語“不過,謝謝了,景”

  “我們可是相識嘛,再見啦。”

  真是不錯的探望呢,竹女與少年的故事,相識就好的故事。

  不過相對,向著自己家族駐地趕去的景卻無力再想著這份舊識的友情。景快跑著,希望躲開自己的另一個舊識,或者說是偷酒賊。一條條憑空出現的裂紋宣示著這個偷酒賊的接近,而裂紋上所綁著粉色絲帶則更加讓景了解身邊之人,或者說妖怪的惡趣味。

  “嘛嘛,小哥,不就是拿了幾壇你從那你所信奉的“隱形獨神”所得來的美酒,為什么要逃呢,我不是也拿了鬼族的美酒給你嗎?”

  “所以說,不要說妖怪了,我也不想和鬼怪扯上關系啊!”

  景的下一次跳躍,終究是閃避不過那位妖怪的能力。黑幕,隨后景所看見的就是另一幅的場景了。

  不知名的花朵帶著龐大的花盤朝向陽光,形成一片望不見底的深林。

  “不要去碰那里的太陽花哦,會死哦。”聲音從背后所傳來,然后景才發現他背后那位穿著紫色長裙的金發少年。“偷酒妖怪?”

  “所以說了,我是拿鬼族的酒換。。”

  “那些大概也是這樣偷的吧!”

  肯定的語氣讓金發少女一滯,隨后自顧自的介紹起了自己“我叫做八云紫,妖怪,小哥你呢?”

  “白石景。。。不,你沒有否認你是偷酒賊吧?”

  “真是無趣又有趣的小鬼,不過,剛剛能閃避開我的間隙乃至之前發覺我的所在,那位“隱形獨神”是高天原五尊神的哪一位嗎?”

  景想著古事記的確認知有著相似,但景也不知道自己身體里的,那是什么。

  好似感覺到了景的疑惑,紫的笑一如既往“那么,來做個實驗吧,我正需要你的幫助,劍士小鬼。”

  間隙自景腳下張開,下一刻,景重重的砸在了那太陽花田中,身下是幾株被壓倒的花朵。

  而遠處,龐大的氣息膨脹著,接近著,一切預示著,之前八云紫所說的,碰那些花的下場,貌似是死什么的呢。。。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