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8-08 17:13:56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清水鎮
  4. 第一章:茶水當鋪

第一章:茶水當鋪

更新于:2018-03-14 13:27:58 字數:2364

字體: 字號:
  清水鎮上一如既往地安靜。

  清水鎮本來有一處清水河,供應著周邊五個鎮子的用水。打仗時有個缺德的軍官,在清水鎮上游囤了水,后開閘放水,淹了整個清水鎮。那條清水河河道被毀,清水鎮的原住民,也死了個干凈。

  清水鎮上,有驛館名曰茶水當鋪,老板是個好人——這是刻在清水鎮鎮子口處的石碑上刻的一段話。

  一個驛卒騎著馬,來到了一處斷崖。斷崖旁,也有這么一塊石碑。

  “奇怪,剛剛明明有看到路的……”

  “有路啊,你跳下去,就是黃泉路!呵呵……哈哈……”

  似鬼魅一般的詭笑。

  驛卒驚得從馬上摔了下來,尖利的石子劃破了手掌。一顆圓潤的東西滾了過來,驛卒拿起一看,竟是一顆眼珠子。

  “啊——”

  驛卒將眼珠子扔了出去,砸在馬的身上,那眼珠子立刻化成一群螞蝗,瘋狂地想要擠入馬的皮肉。馬發了瘋,拼命地跳躍著,撒開四蹄,眼看就要朝這驛卒沖過來。

  “不——”

  驛卒只覺得馬蹄朝自己的腦門踏了過來,突然就眼前一黑。

  ……

  “客官,客官,醒醒,我們要打烊了!”

  木籬使勁地搖著醉倒在桌上的驛卒,直把那驛卒的腦袋搖成了一個撥浪鼓。

  “木籬,你閃開!”

  一道紅色的影子順著一根吊在房梁上的繩子蕩了過來,朝著倒在桌子上的那人的腦袋就踹了過去。

  “喂,你悠著點,別又把茶水錢給踹飛了!”

  木籬一手拿著賬簿,一手拿著一個巴掌大的算盤,伸開胳膊護在那驛卒跟前。老天保佑,他的錢別又飛走嘍!

  “快閃開啊!”

  朱晴不耐煩地吼了一句。木籬眼瞧著朱晴就要踹了過來,嚇得一哆嗦,閉上眼,護住頭,蹲了下去。只聽“砰”的一聲,一顆圓溜溜的腦袋就滾到了地上。那腦袋還似睡著了一般,一滴血都沒有。

  “完了,完了,茶水錢又沒了……朱晴你就不能穩著點!”

  木籬看到他好不容易才拉來的客人又尸首異處,氣得眼珠子都快冒出來了;叉著腰,氣呼呼地瞪著暴力的朱晴,思索著是把算盤扔出去不太心疼,還是把賬本扔出去不太心疼。

  “這又不怪我……”

  朱晴從繩子上跳了下來,翻了個白眼。朱晴生得一副曼妙身子,模樣也是水靈得如同一只百靈鳥,偏偏就是脾氣生得暴躁。

  朱晴撿起地上的腦袋,又給放回到了桌子上。

  “老板,有客人來了!”朱晴喊到。

  “老板,快來給客人接腦袋!唉,也不知道這次還能不能收點茶水錢……”木籬憂傷地打了打掌中的小算盤。

  一丈白綾忽然利箭一般從后堂穿出,見著了朱晴,立馬變成一條白色大蟒。

  見到那條白色大蟒,朱晴不由得咽了口唾沫。

  “老……老板,你快住手!我昨天忘了喂小白了!”

  朱晴趕忙往后一躍,在空中翻了七八個筋斗;白色大蟒緊緊跟著,像一支離弦的箭,見著了什么障礙物也不躲閃,直直地朝著朱晴便追了過去。

  白色大蟒吐著信子,“嗖”地一下就纏上了朱晴的脖子。

  一陣白色的煙霧從后院飄了過來,從白霧中,走出了一個白衣白發的俊美男子,那男子披著一件白色狐裘,膚色也是如雪一般蒼白,朱紅的嘴唇,宛若一片雪地上的一抹血跡。

  “晴兒,你又闖禍了!我看小白最近可是越發喜歡你了,下次一定要讓你去她肚子里住上個幾天!”

  宛如清晨白露的聲音從那血色嘴唇中吐了出來。那男子笑著瞪了朱晴一眼,卻叫朱晴害怕地抖了一抖。

  “咳咳,老板……我……我不敢了,小白這畜生快把我勒死了!咳咳!”

  “白螺,回來。”

  那白衣男子輕輕喚了一聲,剛還纏繞在朱晴脖子上的那條白蛇,立馬化作一道白光,纏到了白衣男子的手腕上,變成了白衣男子手中的一只酒壺。白衣男子憐愛地摸了摸手中酒壺,提著酒壺朝那倒霉的客人走了過去。

  朱晴掉到了地上,趕忙捂著脖子順了順氣。不待朱晴緩過勁來,木籬的算盤就砸了過來。朱晴一把接住,抽出腰間匕首就朝木籬刺了過去。

  這邊,白衣男子從懷中拿出一個小瓷瓶,倒出一些漿糊狀的東西,小心翼翼地抹在那驛卒的脖子上;將那腦袋對準了脖子上的斷裂處,“咔嚓”一擰,那腦袋就這么接了回去。

  “老板你又在接腦袋啊!你用的那白色的糊糊是啥啊?”

  一個八歲的小娃娃從房梁上掉了下來。一片大葉子突然冒出,將他裹住,安全地將他送至地面。

  “漿糊。”白衣男子道。

  “老板又騙人!”小娃娃不滿地揮了揮肉嘟嘟的小拳頭。

  驛卒覺得脖子有些難受,終于扶著脖子坐了起來。

  見那人醒了,小娃娃趕忙湊了上去。

  “客官,你要吃妖怪還是要被妖怪吃?”

  “妖怪?”

  “嘿嘿,我們有十八種吃法,烤著吃,炸著吃,蒸著吃……不過我還是比較喜歡生撕著吃!”

  小娃娃一邊說一邊陶醉著,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那驛卒一副摸不著頭腦的模樣。自己好像是摔了一跤來著……唉,頭疼!下一站是哪兒來著?對了,清水鎮!

  “藥材別鬧!客官,你要是不當東西,付了茶水錢就快快離開吧!”白衣男子喝住頑皮的小娃娃。

  “哼,肯定又是一個吃白食的!還不如讓我吃了……”小娃娃不甘心地舔了舔嘴唇。

  那驛卒想起了什么事,趕忙看向白衣男子。

  “請問……清水鎮怎么走?”

  聽到“清水鎮”這三個字,白衣男子瞇起了眼睛。

  “你去清水鎮做什么?”

  “有一封信,要送到清水鎮的茶水……茶水鋪?”那驛卒想了想,如是說。

  “這就是清水鎮。不過這茶水鋪可就多了去了。鎮上最近鬧鬼,待在這里可不太安全。不如,我幫你問問去?”白衣男子道。

  “鬧鬼?鬼……鬼!”

  驛卒突然就有點站不穩,踉蹌地走了幾步,差點摔倒。

  “客官您怎么了?”

  “沒……沒事……那麻煩您了,我先走了!”

  驛卒將信交給了白衣男子,趕忙失魂地跑了出去,他的馬還在外面等著他。不一會兒,就想起了噠噠的馬蹄聲。

  白衣男子展開信件,一旁的“藥材”小娃娃趕忙湊過頭來。

  “致白魚師弟:自師父去世,你我二人下山,再無相聚之日。今日記起,才知無你之日,竟是如此愜意……今日得一壺好酒,故邀弟一聚,速來!”

  (求收藏求推薦~小心朱晴摘你頭,哈哈哈~)


更多精彩男頻小說微信關注公眾號“51云閱讀”(或者微信搜索公眾號“51云閱讀”關注)繼續閱讀

微信掃一掃

添加方法:

1、將二維碼截圖保存至相冊

2、打開微信--掃一掃--相冊,選中相冊中的二維碼圖片后關注公眾號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