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5 19:14:39
  1. 愛閱小說
  2. 科幻
  3. 幻想位面系統
  4. 第五章

第五章

更新于:2018-03-17 14:29:17 字數:2119

字體: 字號:
  又是新的一天,白嘯從床上爬起來,“今天好像是要進行實戰訓練。”------看著眼前一個年輕人。“白嘯,今天你就和康斯力進行實戰練習。”“你好,我叫白嘯。”“我叫康斯力。”西納說:“既然你們認識了,那就開始上臺訓練。”

  “請指教x2”

  [康斯力]

  等級:11

  hp:900/900

  mp:300/300

  力量:23

  敏捷:22

  智慧:14

  運氣:14

  康斯力從小出身一個富庶的家族,只是到了自己13歲的家族就被仇家血狼追殺,全家族就剩下了自己,所以康斯力13歲就在外面歷練,加入過冒險隊,當過雇傭兵,現在在這里隱藏起來當學員是因為在訓練場中,每個月都會組織一次實戰,那就是攻打血狼團在山上的據點,當然,一起的還有鎮長的部隊,他要借助訓練場的力量幫助自己報仇。

  因為訓練拿的都是木劍,所以飛燕劍的加成都算廢了。但白嘯有炎陽玉佩的加成,屬性還是比康斯力高的。

  一上到比武臺上,白嘯就沖到康斯力前一翻猛砍,但康斯力和白嘯對拼了兩次知道自己力量不如白嘯,所以康斯力圍著比武臺的邊緣和白嘯圍斗,而且還時不時的偷襲白嘯一下,一砍到白嘯就后退。

  白嘯頓時有了一種有力氣沒處使的感覺,白嘯這時候也意識到自己的不足,也不像開始時那樣莽撞。康斯力依靠著自己的經驗還是能壓著白嘯一頭。一見白嘯有了破綻就偷襲一下,但漸漸的也開始體力跟不上了,白嘯卻還是精力旺盛。

  白嘯突然用力過猛來不及收劍,康斯力哪能放過這次機會,一劍向白嘯斬過來,白嘯一擋又被擊退了好幾步,康斯力又是一劍劈過來,白嘯的劍被打飛了。

  “你輸了。”康斯力道。

  “我只是戰斗經驗不夠而已,總會戰勝你的。”

  “我們再來。”

  “你給我消停點啊,白嘯!!!”“......”自從上次白嘯輸給康斯力后,西納就一直讓白嘯來和康斯力對練。白嘯的耐力,力量都遠遠超過康斯力所以一天到晚都去找康斯力,白嘯那驚人的耐力每次都讓康斯力疲憊不堪,所以康斯力一看見白嘯就躲起來。

  白嘯來到狂暴訓練場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他也已經習慣這種生活了。每天就是早上和康斯力訓練,中午在房間里看書或者在酒館里和別人聊天喝酒,晚上則是練習射箭。

  這種平淡的生活實在是讓白嘯有些厭倦又有些喜歡(其實所謂的喜歡,就是實戰訓練的時候發泄到康斯力身上。)“哈..喝啊。”白嘯正在和康斯力練習,一個學員跑過來。“呼,白嘯,康斯力終于找到你們了,西納教練讓我叫你們到村口集合。”

  白嘯和康斯力到了村口,塔里洛教練正在眾人前演講,當然,是因為要去攻打血狼團,塔里洛既是訓練場的教練又是訓練場的校長。“血狼團無惡不作,經常燒殺搶掠打劫過往的人,半年前,我們和鎮上的官兵都已經重創了他們,這次我們不能在讓他囂張下去了,我們要一舉端了他們的老巢。”聽了這句話最激動的就是白嘯和康斯力了。康斯力高興當然是因為可以去幫自己報大仇了,但白嘯這家伙卻是因為聽到了系統的聲音。

  [觸發任務“血狼團的覆滅”]

  [觸發任務“康斯力的心愿”]

  [血狼團的覆滅]

  10天之內使血狼團大半人覆滅,血狼團幫眾(0/1800)。

  獎勵:E級道具禮包x1,金幣x1500

  [康斯力的心愿]

  親手殺死血狼-維爾克多(0/1).

  獎勵:E級道具禮包x1,金幣x500

  “為什么我半年前沒有參加攻打血狼團,如果這樣我就可以又有任務了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白嘯這家伙還不知足的想。

  [提醒一下宿主,半年前你還沒來這呢,你來到訓練場也才半個多月。]

  “想一想也不行啊。”其實白嘯還是挺高興的,畢竟還能觸發任務嗎。但是很快白嘯就高興不起來了,因為塔里洛教練還一直在演講,讓白嘯想起了,穿越前上學的時候領導在講話。

  白嘯偷偷跑到了村子找到了自己的親衛兵,既然是要打血狼團當然要有親衛兵保護自己了,白嘯可不想任務沒完成,反倒小命給丟了。

  當白嘯帶著親衛兵回來的時候,跟西納教練說了這件事,西納見多幾個人幫忙打血狼團,雖然人少,但起碼是一股力量,哪里會不同意。

  “我們今天就和鎮上的部隊一起去攻打血狼團!”嘮嘮叨叨的終于說完了。塔里洛教練和訓練場1000多位學員開始趕路到血狼谷下和鎮長的部隊會合。

  血狼谷下,前面的一個領頭的人帶著后面那一整隊騎兵。那一整隊騎兵,長刀高舉,還有后面的騎兵高舉著大旗,旗幟上畫著一個蝎子。領頭的一個騎兵走上來對著塔里洛教練道:“老弟你來了,這次血狼團在山腳下的出入口派了人駐守。”“看來血狼團經過上次的教訓已經開始謹慎起來了。”“所以我們要分別帶人從山的兩邊打下他們的兩個駐扎地。”“那好,梅爾兄你說怎么做吧。”“我們兵分兩路帶人打下血狼團在出入口的駐扎地,打他們個措手不及,然后我們在會合,會合之后在商量怎么打下血狼山寨。”“好。”

  “弟兄們,走。”說著梅爾帶著部隊向血狼團的駐扎地出發。“還是鎮長的部隊好呀,看這氣勢就不是訓練場這些人能比的。”

  晚上,以塔里洛教練為首的眾多教練帶著學員們在血狼團駐扎地前埋伏著。說是駐扎地,其實也就是在樹林的道路上扎了帳篷而已,這里只有幾個人用手拿著武器撐著地面,眼睛半睜半開的,昏昏欲睡。白嘯一看這樣的守備力量,連站崗的都沒有幾個,血狼團也就這樣了。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