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6 08:09:43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荒村古井
  4. 下篇 最后一刻才明白

下篇 最后一刻才明白

更新于:2018-03-16 17:38:47 字數:6611

字體: 字號:
  荒村古井之胭脂的傳說

  天漸漸黑了,歐陽康一個人走在回家的路上,經過夜市的一個書攤時,歐陽康看見了一本叫《荒村》的書,對文學頗有感覺的歐陽康一下子被這本書的情節吸引,歐陽康決定買下這本書,接下來的日子用著本書來麻痹自己,于是歐陽康買下了書快步回到了家。

  歐陽康反鎖了自己的房門,開始看荒村,一個個情節讓他忘記了最近的傷痛,歐陽康忘我的讀著梗概“很久以前,在一個村子里有一座大宅,住著一個叫胭脂的女人和她丈夫。有一年國家打仗把胭脂的丈夫征去當了兵,從丈夫走的那天起,胭脂就每天在村口等丈夫回來,一天又一天,終于在重陽夜前幾天,她的丈夫奇跡般的回來了。村里的人都說她的丈夫所在的軍隊已經全軍覆沒,不可能完好無損的回來,他丈夫一定是鬼怪,愚昧的村民為了所謂的驅鬼怪,竟把胭脂的丈夫拖到大宅的地下室用火活活的把胭脂的丈夫燒死了,后來胭脂悲痛欲絕,在沐浴更衣以后,點燃了大宅,然后自己走進了火海.....后來那個村子的所有人都死于非命,那個村子也變成了一座荒村,據說是胭脂復仇殺了所有人,她的靈魂一直在荒村游蕩,一旦有人進去了,心中如果顯露出一點對愛人不忠或花心的想法,都會被胭脂纏身,最后死于非命....”歐陽康看完梗概對寫這本書的作者十分敬佩,翻找作者的名字,無意間發現書里夾著一張紙,于是歐陽康拿了出來,這是一張沉舊的發黃了的宣紙,房里突然停電了,于是歐陽康把宣紙拿到了窗邊借著月光看看是什么東西,當月光找到宣紙的那一剎那,一幅地圖慢慢的浮現了出來,歐陽康嚇了一跳,他小心的把宣紙疊好放進了抽屜。那一夜,歐陽康怎么也睡不著.....

  第二天大早,歐陽看就起床打開了網頁,當他輸入“荒村”后出現了好多索引,他打開了一個,這是一個自稱是專門研究異能也就是鬼怪的教授發的帖子,說荒村是一個妖氣很重的地方.....“扯淡!”沒看幾句歐陽康就關了這個網頁,拖動滑輪一條條的帖子劃過歐陽康的眼睛,忽然一個帖子吸引了歐陽康,他點開了,發帖人說“他是一個大學的學生,一年前自己的四個同學看了一本叫《荒村》的書然后得到了一張地圖,四個人是兩對情侶,為了考驗對方是否對自己真心,他們根據地圖去了荒村,一周后他們回來了,據說他們中有一對沒有通過考驗,回來后不久其中一個女孩在影印室沖洗照片時突然死了,警察去現場搬動尸體時發現尸體爬得那張照片模板上女孩臉上有三只眼,女孩的男友看到尸體后就大喊著‘胭脂來索命了’跑出了學校,幾天以后那個男孩也在一個封閉的浴室里被發現了尸體,他的后腦勺被釘在浴室墻上的衣架插透了,整個人被掛在浴室墻上,而另一對男女回來以后變得更恩愛了,不過不久兩個人都失蹤了.....”歐陽康看完并沒有害怕而是越來越對這個叫荒村的地方產生了興趣。

  中午歐陽康把震樂和張祥都叫了出來,歐陽康對張祥說“明天就放假了,準備去哪?我有個好地方,叫你女朋友一起去玩吧!據說那里可以考驗你們是不是真心的!敢不敢去?”“真的,好啊!這有什么不敢的,我下午和小卉說一下就行!”張祥痛快的答應了。“你們真愿意動彈,在家睡覺多好!”震樂說。“你是不是怕驗出你對王欣婷....”張祥壞笑道。“好好,我陪你們去。”震樂不情愿的答應了。“好,兩天以后老地方集合去荒村探險”歐陽康興奮的說。“那你要自己去?我們都帶了女朋友,你自己合適嗎?”震樂笑著說。歐陽康沒有回答,剛才興奮的的笑容一下子又不見了,歐陽康留下一句“兩天后別遲到!”就走了.....

  荒村古井之發現荒村

  兩天后,歐陽康早早來到老地方等他們,張祥和張小卉先來了。過了大約十五分鐘,震樂和王欣婷才來,一見面小卉就責怪欣婷這么“面”,欣婷無奈地瞥了震樂一眼說“還不是這個懶豬。”“好好,又是我了,也不知道是誰化妝化的晚了。”震樂笑著說。“好了,可以走了。不過我要先說一聲,這次我們要去荒村探險,荒村是一個被大家叫做鬼村的村子,如果戀人彼此不是真心去了就很危險甚至會喪命!你們現在反悔不去還來得及”歐陽康看著大家說。“好好,欣婷那我們不去了吧,還不如回家躺沙發上看電視呢。”震樂說。欣婷拽著震樂的耳朵說“你是不是害怕啊,你對我是不是真心的啊?”“當然是啦!”震樂拿開了欣婷的手。“那就一起去。”欣婷說。震樂只好妥協!

  按地圖上的指引走了一天,歐陽康對大家說“就是這里了!”大家四處看了看,張祥說“康少,你不是耍我們吧!這里什么也沒有啊!不是說是座荒村嗎?這連個房子都沒有哪來的村啊!”歐陽康看著地圖說“是這里了,地圖上說荒村就在這里啊,沒錯的!”小卉看了看周圍害怕的躲在張祥的身后說“要不我們回去吧!這好可怕!”“要回去也要等明天啊!天都黑了怎么走!我看今晚就在這搭帳篷睡吧!就當野營了!”震樂邊搭帳篷邊說。“嗯,是啊!這里晚上看星星應該會很美的!”欣婷跑去幫震樂。歐陽康放下行李說“那就這樣吧!大家今晚你就在這睡吧!明天天亮了還沒有就回去!”

  大家一起簡單的吃了飯,就各自回到自己的帳篷里去睡了。歐陽康回到帳篷里反復看地圖,可怎么看都沒錯!“懶豬,你陪不陪我啊!我偏要看星星!”欣婷對震樂嚷著。回聲讓歐陽康覺得很心煩,于是歐陽康戴上耳機聽音樂,可平時的曲子現在都變成了“莎莎”聲。

  突然欣婷大叫了一聲,歐陽康趕忙出去查看,所有的人都愣住了!微微的月光下,右邊的石壁上隱約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骷髏頭,歐陽康拿起手提探照燈照過去,原來是一個骷髏頭形狀的洞穴!忽然,成千上萬的蝙蝠從里面飛了出來,幾乎遮蔽了夜空,小卉和欣婷都嚇得躲到了張祥和震樂的懷里。“大家收拾一下,我們進洞,這可能就是荒村的入口”歐陽康說。

  天微亮時,歐陽康他們已經爬上那上了石壁到了洞口外。“大家拿好手燈,注意安全!跟著走!”歐陽康第一個走進洞里。“張祥我怕!”小卉緊緊的抱著張祥說。“有我在沒事!”張祥抱緊了小卉。“別說話了,弄的我都害怕了!”欣婷鉆進震樂懷了。“小心,快蹲下!”歐陽康喊道。成群的蝙蝠飛出了洞里!

  走著走著一道強光刺痛了他們的眼睛,是出口!他們終于走出了洞穴,眼前的景象下了他們一跳,一座被火燒過后只剩廢墟的村子,在村子最里面是一座大宅子,宅子貌似也被火燒過但沒有廢墟的感覺,好像被人整修過一樣!路邊有一塊石碑寫著“安祥村”不過好像不久前被很長的手指甲劃過,一條一條抓痕模糊了村名,在字下面還有一行小字“你回來了嗎?我一直在等你!”欣婷小聲的讀著,一陣冷風從荒村廢墟那邊吹來,大家都有些害怕了!“走,進去看看!”歐陽康說。“別怕,我還真不信這世上有鬼!”張祥對小卉說。于是大家跟著歐陽康走進了荒村·····

  荒村古井之身臨荒村

  歐陽康走在前面,震樂牽著欣婷的手緊跟在歐陽康身后,張祥緊緊地抱著小卉走在最后面,一條路穿過村子把村子分成了左右兩邊,路的盡頭正是大宅的門口。歐陽康他們小心的走在路上,路兩邊的房屋不時冒出陣陣的煙霧,好像剛剛燒完一樣。歐陽康看了看表,已經是上午八點了,可天還是陰暗暗的。突然,“砰”的一聲,“啊···”小卉嚇得趴在張祥懷里大叫,“小卉、小卉沒事!是房子的破門倒了!你看看,別怕!”張祥忙抱緊小卉。歐陽康說“大家快點走,快到了!”····

  歐陽康站在門外說“準備好了嗎?我要推開門了!”小卉抱緊了張祥,欣婷也趴在震樂的肩上。“吱吱····”門一點點的打開了!“啊········”大家大叫,小卉嚇暈了過去。

  當門打開的瞬間,成群的蝙蝠飛了出來,歐陽康他們沒來得及躲避,只能任一只只蝙蝠從身邊飛過,剎那間他們被蝙蝠包圍著,小卉親眼看著一只只蝙蝠從自己的眼前飛過,不是還能感到蝙蝠觸到自己的頭發、耳朵,當一只蝙蝠正沖著小卉的臉飛來時,小卉眼前一黑,嚇暈了過去,張祥連忙抱住了小卉不斷的驅趕蝙蝠;震樂把欣婷的頭抱在懷里不讓蝙蝠有機會傷到欣婷,可自己的臉卻被蝙蝠劃傷,一道道傷口流著鮮血,一瞬間蝙蝠都撲向了震樂,震樂昏倒在蝙蝠旋窩里,歐陽康連忙拿出手提探照燈用強光幫震樂驅趕蝙蝠,在大家的努力下蝙蝠都被趕走了,大家把昏倒的小卉和震樂扶進了大宅,一切的不可思議也開始發生了······

  歐陽康在宅子里看了一下,把小卉和震樂扶到了二樓的一個房間里,欣婷留下來照顧他們,張祥陪歐陽康一起在宅子里找一些幫震樂包扎的東西,他們從一樓的房間開始查看,“吱吱··”房門被打開了,什么也沒有,一間又一間。到了最后一間房,門是被鎖上的,但鎖在張祥站在房門口的瞬間“啪···”自己打開了,張祥捂著胸口慢慢的推開了門,“啊···”張祥大叫,歐陽康忙跑進去,看見張祥坐在地上,雙眼發直,嘴里不住的大叫著“啊··”歐陽康抱住張祥的頭說“沒事,怎么了?”張祥指著前面說“死人,死人,鬼···”歐陽康朝哪個方向看了過去,只有一條紅紗掛在房梁上,紅紗不是還隨風搖晃著,歐陽康打了張祥一耳光,張祥好像一下子醒了過了,“怎么了?你什么時候進來的?”張祥問道。歐陽康有些害怕了,轉頭看了看紅紗拉起張祥說“沒事,快走!”張祥說“康少,你看桌上有布!可以幫震樂包傷口!”歐陽康又大量了一下這個房間,這個房間比別的房間都干凈的多,房里的東西絲毫沒有被燒過的痕跡,房間的中間放著一張桌子,桌上放著一條疊的很整齊的布,歐陽康以前看過一些寫歷史的書,他知道這就是“三尺白綾”,張祥跑過去拿了布,歐陽康想阻止可還沒來得及說,張祥已經把白綾拿了過來,白綾上沒有一點灰塵,桌子上也沒有,歐陽康覺得太不可思議了,就算房間是密封的,這么久沒人住了怎么可能沒灰塵,但歐陽康又不想嚇大家,并沒和張祥說。兩人剛走出房間,房門突然自己關上了,沒走多遠,歐陽康隱約聽到鎖又被鎖上的聲音,歐陽康還好像聽到了女人的笑聲,但看看張祥好像什么也沒聽到,于是歐陽康告訴自己是錯覺·····

  震樂和小卉已經醒了,張祥興奮的說“真是幸運竟然找到了白布,震樂你小子真走運!”小卉看見張祥回來了,一下撲到張祥懷里訴說剛才的危險;欣婷小心翼翼的把布撕成小條站著水幫震樂擦傷口“痛嗎?”欣婷嬌聲的問。“沒事,不痛,你沒事就好!你怎么突然變得溫柔了,這樣多好啊!”震樂一把抱住欣婷說。“討厭,我本來就很溫柔的好不好!哼”欣婷親了震樂一下。

  歐陽康自己坐在角落里,打開手機翻看著雨琪的照片,一張張照片又勾起了歐陽康心底的那份對雨琪的思念和愛,忽然手機里雨琪那張可愛的臉變成了胭脂的臉,“啊···”歐陽康害怕的把手機扔在地上,“康少,怎么了!”大家看著歐陽康問。“沒事,手機漏電了!”歐陽康撿回了手機。

  歐陽康看了看表快十二點了,張祥對歐陽康說“我們去找點水吧!”“好,大家收拾一下,找到水我們馬上回去!”歐陽康又看了看那條白綾說。歐陽康他們來都了后院,后院已經雜草叢生了,“那有口井”欣婷對歐陽康說。歐陽康走到井邊,他聽到了水聲,他把身子往前探著想看一下有沒有水,可他看見了胭脂,在井下!他還沒來得及叫出聲,腳被一雙手拉了下去,“啊·····”歐陽康掉了下去,什么也不知道了·····

  荒村古井之胭脂淚

  當歐陽康再次醒來時他已經在醫院了,震樂和欣婷在床邊看見歐陽康醒了連忙叫醫生,醫生來看了看說“明天再做個檢查看情況怎么樣!”醫生走了。歐陽康連忙問“我怎么會在醫院啊!我記得我們不是去找水了嗎?”“康少,你還說呢!你沒把我和張祥給累死!我們找著找著你突然掉進了井里,我和張祥好不容易把你拉上來,我們又把你背來了醫院!你已經昏迷了一周了!”“哦,是嘛!那謝謝你們!”歐陽康有些虛弱的說。震樂說“我去給你打點水!”震樂剛走欣婷就悄悄的和歐陽康說“康少,有件事我想應該告訴你!可他們不讓說!這幾天我想過了,還是告訴你吧!”“說,我不告訴他們!”歐陽康說。

  歐陽康讓欣婷出去一會,他想自己待會。原來欣婷告訴他“雨琪來看過他,當醫生說歐陽康不會醒了活不了多久時,雨琪哭的好傷心!雨琪還問了他們這次去荒村的事!并記下了地址!然后哭著走了,走之前還親了歐陽康額頭一下說‘你一定會沒事的!’還讓震樂他們別告訴歐陽康她來過”

  幾天后,震樂上氣不接下氣的跑來對歐陽康說“張祥、張祥他撞車了右手被碾得粉碎已經截肢了”說著兩人都流下了淚水,歐陽康不顧護士的阻攔強行去了張祥的病房,歐陽康推開門的瞬間,他看見胭脂笑著從張祥的身上飛走了!“張祥,你···對不起是我害了你啊!”歐陽康哽咽著說。“不關你的事,是我騎車太快了!”張祥看著自己的手也哭了。大家都哭了。

  又過了幾天,欣婷哭著來找歐陽康說“震樂臉上的傷口突然感染了一直往外流東西,而且流出來的東西向硫酸一樣腐蝕性好強,歐陽康趕忙和欣婷回家看震樂,剛進屋就聽見震樂的慘叫聲,歐陽康走去臥室門口,他又看見胭脂了,胭脂依舊在笑,歐陽康對胭脂吼道“你先干什么?為什么害我的朋友?你不是看見了嗎?他們對很恩愛的!”“哈哈哈哈,如果他們沒通過我的考驗早就死了。還記得那塊白綾?這只是個小教訓!哈哈哈哈”“你想幫他們嗎?好我告訴你?他臉上的東西要用你的血來洗!對了,下一個考驗的就是你,啊哈哈!”

  歐陽康拿起一把水果刀割破了脈搏,鮮血噴涌而出飛濺到震樂臉上,傷口一點點的愈合了,歐陽康暈倒了·····

  當他醒來時,震樂已經好了,臉上一點痕跡也沒有!歐陽康雙唇發白看著震樂好了淡淡的笑了·····

  幾天之后,歐陽康被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吵醒,是震樂!“康少,不好了!雨琪失蹤了!”震樂喘著粗氣說。歐陽康著急地問“怎么回事?快說!”“我剛才去學校,看見趙媛了,他問我看沒看見雨琪,說雨琪五天前和父母說學校有野營活動就背著包走了!”震樂說。歐陽康匆忙換了套衣服就和震樂跑出去找雨琪了,很快天黑了大家都沒找到!歐陽康突然想起欣婷告訴他雨琪曾經問過荒村的事和地址,又想起胭脂說下一個考驗的是自己!算了算時間雨琪走的時間剛好是在探望完自己的第二天,于是歐陽康決定再去荒村一次······

  第二天,歐陽康瞞著大家一個人又去了荒村。當歐陽康再一次站在洞口處那塊石碑前的時候,他不再有恐懼感了。忽然他看見地上有一條項鏈,是雨琪的,那是他送給雨琪的!歐陽康確定了雨琪一定來了荒村,于是他大步走向大宅。

  大宅的門是開著的,“雨琪,雨琪···”歐陽康擔心的呼喊著。歐陽康瘋狂的在大宅里尋找著雨琪,可幾乎把大宅要翻遍了也沒看到雨琪,只剩后院了,歐陽康不安的走向后院穿過雜草叢,“雨琪···”歐陽康破聲的喊著······

  “雨琪,你要挺住啊!”歐陽康抱著雨琪,不住的幫雨琪擦從頭上滲出的血,鮮血濕透了歐陽康的襯衣,“雨琪,你要聽話!你不可以有事的,看!這是我送你的項鏈,現在我用它把我們兩個的手綁在一起,誰也不能把我們再分開了”歐陽康哭著說。“康,….對不起!…….其實我一直很愛你!……離開你我真的很傷心!…...不過媽媽有病如果不吃藥就會死的…….我、我如果不和你分開……..媽媽就不肯吃藥……我不能自私的只為自己!”雨琪已經奄奄一息。“雨琪,不要說話。我送你去醫院,我們以后永遠在一起!”歐陽康擦著雨琪眼角的淚水。“來不及了……我不行了……親愛的….好久沒這么叫了……我、我真的很愛你……如果下輩子可以的話我還要和你在一起……..親愛的答應我……答應我不要難過…..答應我盡快開始新的生活…..忘了我!….我、我愛你”雨琪的手從歐陽康的臉上滑落了下來,“雨琪·········”歐陽康痛不欲生的哭著。“胭脂、胭脂你給我出來啊!”歐陽康憤怒的吼著。突然歐陽康又看見胭脂從井里出來了“她、她的死不關我的事,她是自己掉下了井摔破了頭,又沒人就她,她自己用了一天的時間才爬上來的”歐陽康看見胭脂流淚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歐陽康抱著雨琪喊著、哭著·····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震樂和欣婷還有趙媛來了,“康少,你怎么了?”震樂問。“雨琪、雨琪她···”歐陽康哽咽著。“雨琪···”趙媛看見雨琪的尸體失聲哭了起來。歐陽康不允許任何人碰雨琪,他抱著雨琪離開了大宅。當他們離開以后,大宅的門自己鎖上了,荒村又著火了,這次所有的東西都燒掉了,留下的只有胭脂的淚水·······

  尾聲:

  一個作家要寫出一篇好的作品需要的是靈感,而對于不同的作家來說靈感又是不同的含義,我能完成這篇短篇小說我認為我最應該謝謝一個“她”,因為是她給了我一段回憶,也給了我一段永遠抹不去的遺憾。希望她以后能找到真正屬于她的幸福,我祝福她。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