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16:56:57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盜圖
  4. 第一章 生日快樂

第一章 生日快樂

更新于:2018-03-17 19:33:58 字數:3363

  “喂,笑!醒醒。”

  ??迷迷糊糊中,方天笑感覺有人敲打柜臺的桌面,抬頭揉了揉因為壓住神經而有些發脹的眼睛。

  ??眼前是一個胖胖的成年男子,大約二十七八的樣子,方天笑努力從回憶中找了出來,這是鎮上麻婆子的兒子,光棍一個叫馮軍雷,不過鎮里人可不這么叫,這光棍在鎮里爬了不少女人的炕頭,所以鎮里大部分人都叫他馮炕子。原來只是一個夢。

  ??“是你。”方天笑隨手從后面藥柜里拿出一包自家的藥丟給他,淡淡道,“三百六。”

  ??這個家伙十幾歲便會爬炕頭,二十多歲時候身體體虛,還改不了爬人炕頭的嗜好,常常來抓點補腎壯陽的藥,也算是店里的常客。

  ??馮炕子拿了藥材,在口袋里一模,鬼鬼祟祟四下看了看,走回來把幾張紅票子拍在桌子上,咧嘴笑道:“笑,跟你說個事兒,最近山上發現了不少好東西,叔準備休息幾天近山里轉轉,你自小常往山里挖藥,不如跟叔一起進山,得了好處少不得分你一份。”

  ??馮炕子說的好東西,方天笑也知道,這九陽山可不簡單,據傳是道祖老君爺得道之地,在華夏也是赫赫有名的旅游勝地,據說山里埋了很多古代王公大臣,甚至上也有很多皇帝把墓偷偷埋在山里。聽爺爺方中德說起過,前些年盜墓賊橫行的時候,就有許多大盜在山里轉悠,可惜很多人最終都不知所終,即便是發現了一些墓葬也是一些價值不大的近代墓葬。?

  ??而且山里面常常發生一些莫名其妙的虎嘯狼嚎,疑似成群,常常聽到聲音見不到本尊。人們便傳這是道祖老人家顯靈,想要震懾那些雞鳴狗盜之流。總之一句話,就是來這里盜墓的,失蹤的失蹤,死的死,而且往往還盜不到什么有價值的東西,算是得不償失。所以到后來也沒有摸金校尉光顧這里。

  ??倒是本地人常年進入山里獵殺一些兔子,刺猬,狐貍,野豬,野雞之類的動物。有些會碰到一些古墓的帶回來一些古董,不過大多數都是不怎么值錢的貨色。而且國家管的嚴格,大部分也都捐獻給鎮政府,鎮政府在獎勵一些錢也就了事。

  ??方天笑依然睡意朦朧,“沒興趣。”

  ??馮炕子有些焦躁:“笑,不是叔說你,你這樣一個小藥鋪也賺不了什么大錢,你今年才十五歲吧,如果不是老于包庇,國家怎么可能允許你還沒成年就行醫,而且還是無證行醫。如果有人舉報你,以后你怎么辦?再說了,鎮上也有衛生院,方叔在的時候生意還行,如今方叔不在了,你難道還想維持這個小藥鋪?”

  ??對于馮炕子的善意威脅,方天笑依舊古井無波,這藥鋪是爺爺方中德開的,依著方中德的原意,讓方天笑到道城找方中德的熟人,進入高中學個三年,然后考一所中醫大學。只是方天笑性子冷淡,爺爺又剛走不到兩個月,方天笑還沒有多少準備,也沒有想好以后怎么辦,所以一直也沒關這藥鋪。

  ??冷冷道:“馮炕子,別怪我沒提醒你,你常年酒色過度,這藥根本治標不治本,想要根治,戒酒戒色,溫養個兩三年還有可能補回來,不然你這趟進山便知道了。”

  ??馮炕子自己知道自家事情,只不過這事情還非得方天笑不可,方天笑的實力如何,在鎮里只怕還真找不到一個敢于孤身在山里待了一個星期之久的。而且鎮里的老獵人老山曾說見過方天笑單人跟一只山狼扭打在一起,并趕跑了山狼。

  ??馮炕子聽這個在鎮里素有冰疙瘩之稱的方天笑話語更冷,連忙賠笑道:“笑,別生氣,別生氣,叔也是被逼的沒辦法,這樣吧,你只要陪叔去一趟虎嘯嶺,叔給你這個數。”

  ??看著馮炕子抬起空著的左手伸出無根手指頭翻了翻,方天笑搖了搖頭:“不去。你走吧,不然別怪我不客氣。”

  ??虎嘯嶺,那地方也敢去,這個馮炕子真是不想活了,虎嘯嶺方天笑曾遠遠看過幾次,那里在山上的空地上有不少的白骨。而且真有老虎,這年頭找死也不是這么找的。只是這個馮炕子哪里來的這么多錢。手這么一翻,就是十萬。

  ??“再加十萬。”馮炕子似乎急了,看著方天笑連忙再一次開口說道。

  ??方天笑皺眉:“馮炕子,你真不想活了,那地方別說十萬,一百萬一千萬我也不敢去。”

  ??馮炕子見方天笑說的肯定,面上瞬間浮起頹然之色,喃喃說道:“我知道,我知道,只是這錢……”

  ??“藥忘了。”方天笑看馮炕子似乎把藥忘在柜面上,失魂落魄的往外走,提醒道。

  ???馮炕子轉過身來,抓起柜面的藥材往外走去。“虎嘯嶺,虎嘯嶺……還有誰?張立,沈河?”

  ??“這個馮炕子瘋了嗎?敢去虎嘯嶺,看這樣子難道說必須去不可?”

  ??方天笑把錢收了起來,剛剛三百六。這七月的天,特別是早上,在山里并不是很熱,而且這個時候山里一些藥材也已經開始成熟,方天笑想了想決定進山一躺,看看能不能碰到一些珍貴的藥材,好換取一些錢財。

  ??自從爺爺方中德走了以后,也沒多少人來看病了,頭疼腦熱什么的,一天下來也不過賺取個二三十塊,除去吃飯外,還有水電,根本不夠方天笑生活開銷。

  ??關門,方天笑把休假的牌子掛在門外,背上竹簍帶上藥鋤干糧和水。便沿著小道往山里而去。常年生活在九陽山上,山里人都知道,這九陽山并不安全,常常發生野獸吃人的事情,這還不算,還有很多人莫名其妙的失蹤,當然只要不離開一定的范圍就沒問題。

  ??九陽山以九嶺拱衛道臺而形成,常進入山里,方天笑的活動范圍也就在有限的前三個嶺里,再往內去,便不敢了。一天下來也沒多少收獲,采摘了一些常見的甘草,包菇,之類,打了一只野雞,見天色不早,便下山而去。

  ??剛進入鎮里,遠遠便看到麻婆家門口似乎站了兩個警察,遠遠的圍著一群人,議論紛紛。

  ??方天笑原本不是什么多事之人,這馮炕子常年爬女人的床,也不是沒出過事情,經常有外出打工回來的捉奸,也被當場堵過幾次打的有幾次都丟了半條命,不過這個家伙色心不死,被人狠狠教訓過,仍是狗改不了吃屎。

  ??這種事情在馮炕子家里還算不得新鮮事,那些沒事的議論的只怕也就是這馮炕子有爬了誰的炕頭。只是在經過的時候,只聽其中一個女聲說道:“這個馮炕子,這下遭報應了吧,掉下崖摔死,看那些騷蹄子還找誰去。”

  ??死了?方天笑心中一動,便走入人群聽了起來。

  ??“摔死?笑話,誰不知道是被人推下去的,枯風嶺那么容易摔死?”

  ???枯風鈴摔死的?那地方怎么可能摔死人,除非是自己跳下去或者是被推下去。枯風鈴雖然有百米高的山石,可那中間可是有一條三米多寬的平坦石路,怎么可能自己摔死?方天笑搖了搖頭,沒有深想,回到店里,把藥材收好,清洗了一下,把捉到的山雞宰殺做了一鍋雞湯面,吃了兩碗。便開始晚上的功課,這是十幾年來被爺爺方中德訓練出來的習慣。早課打一遍方式養生拳,這拳法簡單易學,只是對身體的韌性鍛煉的,不過說來簡單,難的就是堅持。

  ??方天笑十二歲的時候徒手與狼搏擊,依靠的便是長達近十年的方式養生拳。起身體強度,韌性,氣力,根本不是他這么一個十五歲的少年該擁有的。在方中德還健在的時候,他做過早課,便要學做飯,然后是學習藥理,望聞問切,晚上同樣的養生拳,然后便到藥鋪跟著學習到十點,這些雖然不是他感興趣的,可是在方中德的培養之下,方天笑的藥理知識還是有著他這個年齡段的孩子沒有的見識。

  ??這一切直到方中德去世。

  ??事實上,他進山采藥也就那么七八次。十二歲第一次采藥,與山狼搏擊,將山狼趕跑。

  ??十三歲第二次采藥,因為方中德生病行動不便,之后方中德沒有讓他再進過山,而是在鎮里或者是網上讓方天笑收購一些急缺的藥材。剩余的幾次,就是方中德去世之后的事情。

  ??說喜歡,方天笑對學習中醫完全無愛,甚至上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喜歡什么。所以才沒有在方中德交代到道城找人的那一刻,馬上結束藥鋪去道城找人進入高中學習。

  ??今天十分例外的,方天笑未在打過拳之后進入藥鋪學習藥理,而是回到后院,早早的躺倒了床上。

  ??跟許多孩子一樣,這個少年再一次想知道自己的爸爸媽媽。可惜,爺爺方中德關于父母的只字未提。卻在這個時候,腦海之中忽然間一個聲音響起“生日快樂!”

  ??方天笑嚇的一個翻身滾下床去,緊張的四下看去,可室內只有簡單的一張床,一張桌子。

  ??空曠的與平常并無差別。

  ??但方天笑確信自己,確實聽到,似乎那聲音就像是在心里說的一般。

  ??想到這里,方天笑暮然張嘴說道:“鬼!”只是他還沒有意識到什么的時候,忽然間感覺一股氣息沖入腦海,隨即劇烈的頭疼生出。

  ??“額!”方天笑忍不住痛呼出聲,抱住腦袋在地上翻滾起來。不到十秒鐘,陷入了深度的昏迷。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