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18:23:51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東陵瀟府
  4. 第三卷 沉思

第三卷 沉思

更新于:2018-03-18 16:55:32 字數:2601

字體: 字號:
  感覺到一陣刺眼的陽光射入我的眼幕、帶來的是陣陣的刺痛、我慢慢的睜開了眼睛、幕入眼簾的是、我來這上學校時的住處、熟悉的感覺熟悉的味道、雖然殘破不堪、卻讓我收拾的還算干凈、讓我稍稍的多了些安慰感、我發現手上還插著輸液管子、上面還有半瓶的液體看樣子是剛剛插上不久、突然感覺臉上有點癢我剛想伸手去抓、卻發現兩只手上都纏上了厚厚的紗布、只好用纏的厚厚的手面、在我臉上來回磨磨來治癢、感覺就像毛毛熊似得、突然覺得還有點好笑居然還笑出來了、我自己都有點奇怪了、要是換了平時的我肯定在想、到了學校怎么辦、要是別人再打我怎么辦/.....沒想到現在的我居然會覺得好笑、看來打了一次架居然還會學著長大、怪不得那么多人都說;你小子長成了、翅膀硬了...正當我在那苦笑自己的處境時、聽到了外面的大門響了、我心頭一緊娘的報復上門了、就要做起來找東西防備、剛把手支撐在床上讓我起身、就疼的我不得不放棄座起來的念頭、隨后卻是靳剛從外面走了進來、我也就放下了心來、但我一眼就看到了他臉上的傷、整個左眼都有點浮腫的現象、靳剛手里還提著一袋牛奶和幾根油條、這時看到我也睜開眼了、忙坐在我床頭問我感覺如何好點沒、看著金剛的臉的傷我就氣的要從床上起來、忙被靳剛按在床上、這時靳剛眼睛都有點紅了、我伸出纏的跟熊掌似的大手、拍了下他的肩頭對他說;兄弟對不住了、他們是不是看我不在、拿你出氣了、靳剛低著頭什么也沒說、但是我看到靳剛眼已經紅的快要出血了、我知道他想哭但是一直在憋著、不讓自己留下淚來、但是手的指甲都已經深深的埋進了肉里、這時我知道他要是再這么憋下去眼睛就會憋壞了、我強忍著手臂傳來的刺痛支撐著我坐了起來、一把把靳剛抱著說;兄弟、對不起、這是我的事他們居然把你也扯了進來、我發誓只要我鄭宣林還活著一天這事就沒完、靳剛再也忍不住了哭了出來、但是卻是沒有聲音默默的留著淚、伸手去口袋里摸出來一張紙條、上面應該是用血寫的一封信遞給了我、我接過來我看都沒看就給扔到了垃圾桶里、靳剛看我看到沒看就給扔了、就想對我說信上寫了什么、我對他打個手勢讓他別說、然后找了點紙把靳剛臉上的淚給檫了擦說;最多也就是寫點什么;小鄭子你等著、我饒不了你什么的,要是以前說真的我怕我怕的要命、要是現在“哼”、讓他們來好了大不了、一命換一命說不定還能桶死兩個還賺一個我怕什么....

  靳剛看著我滿不在乎的樣子、也就沒在多說什么了、我這時看看窗外太陽已經升的老高了、我就問靳剛現在是什么時候了、才知道我已經昏迷了整整一天了、現在是第二天的中午了、是老師讓他來給我送點吃的順便看看是不是該換藥了、我昏倒后也是老師找人帶我去的醫院、但是出了這些事老師也知道我家里面的情況、就不愿意再叫我父母前來收拾這些爛攤子、就由他替我父母出面了、帶我去醫院看了看問題不大、也還沒到傷筋動骨的地步、就把我送回了我暫時的家里、因為離學校較很近附近又有診所可以換藥、就讓我暫時坐在這里、靳剛還告訴了我昨天王壯、江哲、猴子的家長都來了、說要你把你廢了才能解氣、尤其是猴子他媽叫的最兇、好在老師在學校人品和地位都很高、很多老師也都出來幫襯、老師還說他是你遠方的表叔、什么事都先找他、這才算是暫時頂了下、他們說還要走法律呢、說要連學校和你都要給告了。連公安局的都來了、但是好像也是老師有人給暫時頂住了、聽了這話我的眼圈不知不覺的都紅了、要不是老師我估計現在指不定得在那躲著呢、要不是老師、想想我父母現在還要辛苦一天從家趕來、真是歉老師的太多、想想我和老師也就是師生關系、但是老師從我到這個學校開始就這么幫我、真不知道我拿什么去報答他、也許老師根本就沒想過要我去報答他、這時靳剛找來了飯盒讓我把飯吃了、我哪里吃的下、就是動動嘴都是頭疼欲裂、這時我讓金剛把我扶起來還在腿腳沒有受傷還能站起來、我找來了剪子、讓靳剛幫我把手上的紗布都給剪掉、靳剛以為我要換藥、就動手幫我剪了、露出里面的指頭已經腫的老粗、看著我腫脹的手指、但是好賴還能動、再想想他們還要找我麻煩、娘的我就沒受傷、就你們的兒子是寶貝、都給我等著吧等好了....這時靳剛又拿來了一些黑乎乎的藥膏似的東西、說讓我把手趕緊從新纏上、我對靳剛說算了,死不了小傷而已、上不上藥都一樣過兩天就會恢復的,靳剛看說不動我就又把藥放了回去、扭臉的瞬間我又看到了靳剛的眼傷、越看越生氣覺得對不住這個兄弟、正好看到院落那里放著的一根短搟面杖、也就大約20CM長吧、但是直徑卻有3CM拿著很有手感、總感覺跟那天拿的凳子腿似的、想到那天我就熱血沸騰、感到渾身都在打顫有種說不出的激動、就打了那么一次架、但是讓我感覺就像抽大煙似的上癮、這破棍還是我剛來我姑家時、就看到放在廚房地板上的東西、我看沒用就扔到了柴火堆里面想那天燒火好用、沒想到今天卻能派上用了、上面還有滿滿的老鼠牙印、雖然是都是凹進去的痕跡、但是我咋覺得有點狼牙棒的感覺、我直接就給塞進了袖子里、心想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

  就出門去了、這時去放藥的靳剛看到我要出門、就敢忙追上問我去哪、我大步的往前走去也不回頭就說;學校他們不是找我嘛、我還要找他們呢、他們打你就白打了咱們的帳也該好好的算算了、靳剛趕忙拉著我一拽我的胳膊發現里面還有東西、那是說什么都不叫我出去了、硬是把我給拽了回去、把搟面杖給奪了過去、又把我扶到了床上說;你現在拿什么去和他們打、就這根爛搟面杖說著話、狠狠的就給我扔了出去、你也不看看你現在的樣子、你能打的過他們嗎、你知道現在多少人等著你回去、整個初三的一屆都等著你呢、你把猴子給刮了口子、算是把他們家的三個哥都給惹惱了、他三個哥又是本地的、一人一腳你就又得回來躺著!還有你知道就這次你把猴子開了膛你知道就醫療費是多少嗎?我趕忙問道,多少?要不是金剛提起我都給忘了、靳剛伸出來兩根指頭、兩千?我問道、靳剛差點把吐沫噴到我臉上說;2萬!!2萬?我吃了一驚、怎么也沒想到會這么多、本來還以為兩三百的就行了、我那來那么多錢、莫非真的要去找我父母要錢嗎、正當我沉思錢為何物、如此精貴之時、靳剛才借接口說著;也是老師先給你墊付的、聽到又是老師幫的我我沉默了、其實這還是我第一次見靳剛這么生氣的說話、在我和靳剛認識時起、靳剛就一向脾氣所以才這么讓別人欺負、這時我愣那了、連我自己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也許想的就是{打架打的不是架、是錢!}也許在想我真的該反抗嗎、真的要背著懦夫的名聲嗎......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