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17:39:27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再起天庭
  4. 第一章 土地爺的傳承一

第一章 土地爺的傳承一

更新于:2018-03-18 10:12:40 字數:2979

  近三十年來,隨著改革開放在各地綻放了璀璨的火花,人民的生活質量顯著提高,往日高不可攀的大學也成為了人民生活中必不可少的教育機構。特別是近幾年,各地大學學府如雨后春筍般冒了出來,這樣的后果就是全國大學生數量爆增。但是,用人單位需要的人數卻不多,造成了狼多肉少的局面。

  陳武,漢族,來自于一個偏遠的小山村,父母皆是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農民,雖說二老身體較為康健,沒生過什么大病,但是因為二老比較憨厚、老實,家中并不富裕。都說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這句話古人說的是一點也沒錯,陳武自小乖巧伶俐,明白自己家的境況后,努力讀書,最終考取了華夏國的重點大學――昌南大學。說起昌南大學,昌南大學并不是個普通的重點大學,昌南大學位于西江省昌南市境內,當年革命先驅可是在這里打響了起義的第一槍。得意于此,昌南大學也不平凡,是國家劃分的211工程重點大學!陳武進入大學以后,經過四年的韜光養晦,已經逐漸的走向成熟。

  自從畢業以后,已經過了一個月了,陳武為了防止學校趕人在外面租了一間20平米的小房間,放了一張床,一個電腦桌之后,就再也放不下其他東西,顯得比較狹小,就這還花了我們陳大爺400大洋啊!當初租下這個房子的時候他的心里在滴血啊,畢竟父母一個月只給他700塊錢生活費,更何況他現在畢業了也不想再伸手向父母要錢了,但是社會所迫,人走茶涼啊,一畢業學校就要趕人了。因此在這一個月以來,陳武只能過著緊巴巴的日子,每天都吃泡面跟饅頭。再說,這一個月中,陳武每天都在58同城上面找招聘信息,忙著投簡歷、面試之類的,也沒空管吃的怎么樣。可是命運女神似乎跟他開了個玩笑,他一個月辛苦的努力并沒有換來一絲一毫的好消息。要么是投過去的簡歷石沉大海,沒有任何消息;要么是面試的時候,面試官讓他回去等消息,然后就沒有然后。這樣的情況讓陳武有些愕然,想他一個堂堂211工程大學畢業的人才居然找不到工作,雖然他學的是比較冷門的專業――農業種植技術,但也不至于找不到工作吧?其實,這還真怪他選的專業,那個公司敢用這個專業的人,它又不是種植專業戶。沒辦法,陳武只能繼續光撒網,希望能捕到魚了。在他給幾家剛打出招聘信息的公司投過簡歷之后,他就去睡覺了,夜已經深了呢!睡著之前,陳武腦袋里想著也許明天可以去人才招聘市場看一下,或許能有收獲呢?

  轉眼,天亮了,陳武翻身關掉響個不停的鬧鐘,一如既往的起床刷牙洗臉。完事之后,在樓下買了2塊錢饅頭,就到公交站臺,等220公交車了。沒過一會,220就來了,也許是現在各個大學都放假了吧,今天的220不是很擠,像往常這個時候人根本就擠不進去啊!在經過一個多小時的顛簸之后,陳武終于來到了昌南人才招聘市場。

  陳武進來以后才發現,人不是一般的多啊,就跟平時大學沒放假之前擠公交一樣。看到這種情況,陳武也只能微微苦笑了,沒辦法生活所迫嘛都可以理解。隨后,陳武也加入了這批求職大軍當中。在經過一番艱苦的奮斗之后,陳武成功把自己手中的簡歷送出去了。但是,人家一看他是農業種植技術專業的就表示他們要招的不是這種類型的人,對此陳武雖然知道這在情理之中,也是不免有陣黯然。陳武默默的走出人才招聘市場,心里不免想到,難道這天下之大竟沒有我工作的地方?就這時,他口袋里的諾基亞手機響起了熟悉的鈴聲。從口袋掏出來,看到是母親的來電,不禁有些走神,好像也有好長時間沒有打電話回家過了。繼續想著的鈴聲打斷了他的思緒,按下了接聽鍵。“兒子,怎么這么長時間不接電話呀”,“哦,媽,我剛剛在工作呢,忙著做事沒看到呢”,“臭小子,你忽悠你老媽呢?當我是傻瓜呀,我都問了你同學了,他們都說你還沒有找到工作”,陳武心里想:tmd誰說的,不要讓我知道,否則哼哼。但嘴上可不能閑著,“哎喲,媽,你怎么能掲我老底呢?好歹給你兒子留點自尊心啊”,“好了,乖兒子,也不要提什么自尊心不自尊心的啦,在外面找工作累吧”,“媽,不累,我都這么大了,該為家里分擔了”,“兒子,媽知道你懂事,你的工作等過段時間再找,好嗎?媽想你了,你都好長好長沒有回過家了”聽著母親那溫和的聲音,陳武的眼睛似乎有東西要掉出來,他明白,那是母親給他的臺階下,讓他回去,可憐天下父母心哪。他插了插即將掉出的眼淚,說到:“媽,你放心,我明天就回去,讓你好好看看!”,“好嘞,那我明天去車站接你哈”,“媽,不用,我可以自己回去的”,“好的,那你小心點”。其實,他只是想回去散散心,畢竟這一個月來沒找到工作的確是很心煩,再者,他真的是好久沒有回過家了,映像中好像有一年多了吧。

  第二天,陳武買了回家的火車票,他的家在贛州市銀川縣,也在西江省,不過離昌南有點遠,要坐六個小時的火車才能抵達銀川縣,接著再坐兩個小時的班車才能到他家所在的鎮――鳳嶺鎮,還要步行一半個小時或騎車半個多小時才能到家。他買的是上午九點的火車票,到達銀川的時候已經到下午三點鐘了,他一出火車站就看到了拿著可樂現在外面的母親,頓時眼眶就紅了,飛奔過去,埋怨道:“媽,不是叫您不要來接我嘛!”,陳母遞過可樂說:“這不是怕你坐車累到嘛,給你買了瓶汽水,其實我也是剛到。”陳武知道,母親肯定不是剛到,看到額頭上的汗就就知道是在火車站外面站了很久了,但他也不揭穿。接過可樂,攙扶著母親說:“時間也不早了,咱們回家吧”,“唉呀,我都忘了,瞧我這記性,走,回家,在不回家等下錯過了最后一班車”,說著,母子兩朝不遠處的汽車站走去。

  到家的時候,天已經快黑了,父親在田里工作還沒有家,妹妹已經放學在家了,正在做作業。(忘記說了,陳母共有兩個孩子,大的是陳武,陳武還有個妹妹叫陳婷,剛升入高三)抬頭看見陳武回家了,立刻把作業放下,跑過來開心的叫道:“哥,你回來啦!”,陳武寵溺的摸了摸小妹的頭說:“是啊,回家來看看你”,“哥,你不會是騙我的吧,你什么時候這么好了?”,聽到這句話,陳武有點不自然了。恰好這時陳母進來也聽到了這句話,罵道:“怎么跟你哥說話呢?沒大沒小!”,陳婷委屈的轉身就去做作業了。陳武見到這,道:“媽,你也別罵小妹了,的確是我不好嘛,我肚子餓了,快去做飯啦”,“你呀,就老替她開脫”陳母笑著走進了廚房。這時,陳父也回家了,放下家伙,一臉喜悅道:“小武回來了”,“嗯,回來了”,“回來就好,回來就好”。接下來,父子三個有說有笑,好不熱鬧。不一會,陳母端著一個菜碗過來,說:“瞧你們父子三個,聊著聊著都不吃飯呀”,“是是,先吃飯”……

  飯后,陳武說要出去走一走,散散心,陳母想說些什么卻被陳父攔著,說到:“去吧,早點回來”,陳武出去后,陳母怒罵道:“你不管兒子呀”,“誰說不管了,只是有些事讓他一個人靜靜也好”說完嘆了一口氣。

  陳武出來后,回家的喜悅也漸漸的沖淡了不少,思考著找不到工作可怎么辦呀,難道以后真要爹媽養著嗎?就這樣,不知不覺已經走到了村頭土地廟處。看著有些破爛的土地廟,陳武心想去拜一拜吧,雖然他是一個大學生,但因為從小在農村長大,對鬼神之說多多少少有點耳濡目染,因此既不否定,但是也不肯定,畢竟這世界未知的事情太多了,不是嗎?就在陳武向土地廟走過去的時候,因為天黑他并沒有在他前面不遠處的一塊突起的石頭,結果已經可以遇見。不錯,他不小心絆倒了,身子向前傾倒,頭撞到了土地爺的神像上面,腦海中只來的急閃過一句話:真是人倒霉了,喝口涼水都塞牙!便暈了過去……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