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3 01:19:42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逆時空的微笑
  4. 第二章 守護

第二章 守護

更新于:2018-03-17 21:59:39 字數:2666

字體: 字號:
  我通過電腦學到了這個世界大半的知識,不得不說,這個世界的電腦讓我大開眼界。

  王核虎回來了,邊脫鞋子邊對我說道:“我叫局里的朋友查了下你的資料,根據你提供的姓名和年齡,根本沒有你這個人。”

  我停下了撥動鍵盤的手,繼續聽他說。

  “或許你真的住在逆時空,從賭場你被他們打的時候,我就有點奇怪了,你身上除了衣服撕壞了之外,其他地方一點受傷的痕跡都沒有。”

  “你們世界的人傷不了我,至少我這樣認為。”我打斷了他的話。“我跨越了永恒之門到了這里。”我起身,面對著他。雖然我很愛笑,但現在這種情況笑是不應該的。“從你的電腦里,我學到許多東西,可以概括為所有。也可以說這些是你給我的,我應該對你說聲謝謝。”

  “那我知道了真相,是不是要殺我滅口?”

  我感受到了王核虎的敵意,學著電腦里犯人的姿勢舉起雙手:“我說過了,這個世界的人傷不了我,包括你。我來這里并不是為了毀滅,我沒有任何敵意,只是想把逆時空最后的光明帶給這個世界!”

  “我們的世界不需要你們的光明,不需要你們的施舍,我們過的很好,這是個沒有怨言,沒有哭泣的世界,只有你來了,我們才會恐懼和害怕!”王核虎向我咆哮著,放在口袋的手槍被掏了出來指向我。

  我將能量注入到電腦里,一幕幕影像放映了出來。一個小孩在人販子的車里哭泣著;一個見義勇為的男生為救別人被劫匪殺死;一個面熟的中年男子叫人毆打審問室的人,打算嚴刑逼供,那個中年男子就是王核虎的局長。我面無表情的看著他:“這就是你所說的?過的很好?沒有哭泣?”

  王核虎顫抖著,盡管眼睛發紅,可還是沒有讓眼淚流出來。舉著的槍也放下了

  我遞給他一個被光包裹著的圓團:“我該走了,在擁有那些知識前,我迷茫著,不知道怎么保護別人的笑容,現在我該做點什么了,哪里有人哭泣,我就會出現在哪里。這個是我送給你的禮物,以后,你會用上它的。”我慢慢變得模糊,王核虎想用手抓住我,可他的手穿過了我的身體,我露出了剛見面的那個笑容。

  發光的圓團開始變淡,白色變得透明,最后化作了一顆鴿子蛋大小的水晶石。上面寫著:送我的朋友,王核虎。

  我并沒走多遠,而是在離王核虎家幾百米外的小山頭上。那里能夠使我更方便地觀察伯樂縣的情況。

  我與生俱來的天賦與力量是我最大的倚仗,我要用我的力量去做該做的事。這個世界可以更美好,只是多了一些害蟲,他們迫害者著這些美麗的人。父親說過,笑容是可以用雙手來守護的。就讓我來用自己的雙手除掉那些害蟲來守護這里的笑容吧!

  我仿佛聽到了哭泣聲。

  一間地下室充斥著麻將、賭博機、撲克牌的聲音。很顯然,這里是一個地下賭場,大家都在盡興的玩樂,他們渴望在這里一夜暴富,但更多的是傾家蕩產。也有人留下點東西在這里,等著處理。

  “軍哥,我真的沒錢,你饒了我們家吧。”一個瘦老頭跪抱著一個小胖子,那大概就是他所說的軍哥吧。

  “你兒子在這里輸了幾百萬,他沒錢,我不找你找誰?你沒有,我找誰?去土里找你爸?耍我嗎?”軍哥抽了口煙,說話時還不忘抖抖脖子上的金項鏈。

  瘦老頭頓時哭出聲來:“軍哥啊,我就一農民,一個月有個幾百塊就不錯了,你一下子來個幾百萬,這不是要我命嗎?軍哥啊,你放過我們家吧!求求你了,我給你磕頭了!”說完,那老頭還真的磕了下去。軍哥笑道:“你磕幾個頭就值幾百萬?要是欠我錢的都像你一樣,老子的錢豈不是全都打水漂了?告訴你,你沒有,我就找你兒子要,你們跑不了的。”

  瘦老頭又磕了一個頭后起來了:“那軍哥,我沒錢,你找我兒子要去吧,我可以走了不?”

  軍哥拍拍那老頭的背,道:“剛剛那幾個頭磕的我心里高興,你不是喜歡磕頭嗎?你把頭留這里吧,我也好通知你兒子不是?”

  老頭一聽,身體一軟,倒了下去,眼淚止不住的留,一直叫著軍哥饒命。“你們兩個,還不動手?”軍哥指了指身后的兩個隨從。

  那兩個隨從,不停地扳動著手腕關節處,在老頭眼里,猶如死神一般,正要大叫。

  那兩個隨從頭上的天花板瞬間崩塌,碎石“嘩啦啦”像雨一樣撒落,將他們砸暈。周圍的賭徒見狀,都紛紛逃離這里,他們知道,待會這里會出事,呆在這里可能還會引火燒身。

  “我最討厭欺負老弱病殘的人了。”我拍拍身上的泥土,開始在上面一拳轟下來用力過度,自己也掉下來了。

  軍哥大聲叫道:“全部人給我上,把他給我砍了!”

  雖然是地下賭場,但保鏢還是有二十幾個的,他們手里拿著不一樣的武器,有的是鋼管,有的是木板凳,有的是砍刀和小刀。我轉身對著那老頭道:“大爺,別怕,你趕緊走,待會可能會把你誤傷了。”

  “......呃......”那老頭好像受驚過度,眼神呆滯,我急忙把他扔到上面去。

  軍哥看到這一幕,心想:“好大的力氣,這家伙還是人嗎?”

  我隨手撿了一塊木板,來一個我砸一個,砸的都是腦袋。二十幾個人我還是防守不過來,也有幾個人拿著刀子向我捅來,我沒躲避。刀子碰到我身體時都扭曲了。我搶過來一根鋼管,用腳猛的跺了可一下地面,周圍人全都倒下了。我施展開了重力,二十幾個人趴在地上起來不了。我緩緩地走向軍哥:“你叫什么名字。”

  軍哥褲子全打濕了,看這陣勢,絕對是尿褲子了。

  “英雄饒命啊,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我發誓啊。”

  我抓住他的衣領,一下子把他提了起來:“我是問你叫什么名字!”

  軍哥痛苦的說道:“我叫......錢......軍許......饒命啊,英......雄。”

  我對著他微笑道:“我記住你的名字了,錢軍許,下輩子不要做害蟲。”我將鋼管插入了他的心臟。

  周圍人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心里想的都是:太殘忍了吧。

  我轉過身,看著這二十幾個人,解除了重力,問道:“今天的事,你們會說出去嗎?”

  他們迅速的搖搖頭,沒有一個是慢吞吞的。

  “很好,你們走吧。”他們都瘋狂的離開這里,可是。“在我眼中,只有死人才會保密。”這一刻,我再一次宣布了他們的死亡,他們紛紛被無形的力量摁倒在地,我施展開了最大的重力。骨頭碎裂的聲音在這個房間回響。我什么時候,變得這么嗜殺了?

  我跳到了上面來,正打算離開,被人叫住。

  “小兄弟,你沒事吧”是那個老頭,我送走他后,他還沒走,難道一直在等我?

  “我沒事,大爺,你趕快回家,這么晚了,不安全的。”

  “小兄弟,謝謝你啦,要不是你,我這個老骨頭就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他的眼中蘊涵著濃濃的感激之情。

  最終,我把老大爺送回了家。我再次回到了小山頭,這是我第一次在這個世界殺人,心里絲毫沒有愧疚感,反而覺得這是他們的宿命一般。

  “這身行頭遲早會暴露我的身份,還是低調點好,或許,我該好好打扮一下了。”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