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0 23:47:30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異界求真記
  4. 第二章 生活的轉機

第二章 生活的轉機

更新于:2018-03-18 14:00:43 字數:3401

  彌漫幾天的大雪終于停下,整個禁忌森林披上了一層潔白的輕紗,鳥兒在林間歡暢的啼鳴,野鹿猿猴在山間肆意地奔走。

  山丘下的小屋吱呀一聲被推開,隨即就見到一個少年連拉帶扯地將一位銀發白須的魁梧老人拉到一片寬闊地上,要給他表演拳法。

  中飯后,雪停了,白慶本要去掃雪,但被白明德抓住,要練什么拳法。白慶實在是太寵著這個孫子了,便跟著胡鬧的孫子來到小屋前的開闊地上,看他要耍個什么名堂。

  隨后見到孫子正經八百地站樁而立,練起一套在白老看起來軟綿綿的拳法,這拳法白慶倒是沒看不出什么名堂,因為異世界根本就沒有什么拳法之說,這里有的只是魔法與劍。但是白慶看到孫子練習感到很是舒服,以他武者敏銳的感覺,他本能地感受到這套拳法是一套養身體的好方法,那綿綿舒緩,時而驚鴻一瞥的突擊看得醒目,相信練起來也甚是舒服,更何況這拳法的節奏也十分適合白老這樣上了年紀的人練習,自然順理成章地學習了這套拳法。這套拳法是從哪里得到的,白明德自然不能說他是從異世界得到的,因此他推說是從前在多倫小鎮上一個乞丐傳授的。對此白慶也只是報以嘆息,慶幸孫子的好運氣。

  這山里的生活很是無聊,有了這套拳法,白慶的生活似乎也亮了起來,每天清晨都開始習練這套拳法,這拳法看似簡單易學,但是精通卻需要時日,剛練習不過半月,白老就感受到神清氣爽,血脈流暢,往后越是練習越是感覺到這套拳法的玄妙,這玄妙說不清道不明,但是確實存在,現在他終于明白這絕不是一套簡單的拳法,是什么,白老說不清楚,但絕不是斗氣秘籍,但卻有斗氣一樣效果的神奇拳法。如此練下去,白慶相信只要自己經過刻苦練習,一定能跨過一階武士巔峰的瓶頸,進入二階武士的行列。

  奧蘭多大陸是一個劍與魔法的世界,但是能真正接觸得到劍與魔法的人卻只是極少一部分人。在這里,一切都要靠天賦,當你出生的那一刻,就決定了你是否是創世神的寵兒,一百個人中能有十個成為武士與魔法師已經是罕見,而魔法師的的比例則是一比九,條件更加苛刻,人數極其稀少,而且修煉起來極為困難,因此在各國,魔法師的地位極其尊貴,當然將武士修煉到高級的劍士也是受到各個貴族歡迎的。魔法師的等級分別是見習魔法師,初級魔法師,中級魔法師,高級魔法師,魔導士,魔導師,圣魔導師,武士等級為初級武士,中級武士,高級武士,劍師,大劍師,劍圣,其中初中高魔法師或劍士沒二階為一級,其后每一階為一級。在白明德的印象中這九階雖然存在,但是真正的中級職稱在北方聯盟中已經是極其稀少,高級職稱的武士或魔法師只有在各個公國的帝都中才存在。至于更高職稱的存在就不是白明德所能了解。

  看到白慶每天精神奕奕的模樣,白明德心中終于有了一絲安慰,這是目前唯一能給這個小家庭的。

  大雪下過后,天一直晴著,地面的雪堆積在整個禁忌森林,僅地面的雪就要沒過膝蓋,人很難在上面行走,但這卻是某些小型野獸出沒的時間。對于生活在禁忌森林已經近十年的白慶來說,這是一個收獲的季節,家中的年貨已經差不多,唯獨肉類少了點兒,畢竟對于勉強維持生活的白慶祖孫來說,肉類高昂的價格也不是隨時都能買到的,更何況自己運氣好的話,的確不需要買。

  白慶去打獵,白明德自然不喜歡呆在屋子里,盡管白慶走前不斷叮囑白明德不要出去,小心生病。

  裹著厚厚的棉衣,白明德出了小屋,將一塊大的木頭墩子擠在門前,便拄著枯黃的竹竿向山里走去,山里人跡罕至,唯一預防的僅僅是野獸,不需擔心有偷盜等事情發生。

  雪在地面上積得很厚,使得周圍的地面看起來很平坦,但是白明德明白,這厚雪下面隨時有小半米的前坑出現,因此一邊前進,一邊用竹竿探路,他要去對面的竹林中去尋找一根好一點的竹竿去,當然那里也有著白明德的一個小秘密。

  爬山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從前看到登山的人是何等的瀟灑愜意,但當白明德真正地爬了眼前的這座小山坡后,才發現真的很累,當到了山坡頂上白明德明白了登山人在山頂上肆意豪放地作詩的緣故,原來是在抒發他攀過崇山峻嶺后的那種劫后余生或者是成功后的喜悅。從山上往山下走確實是方便了許多,一路下來如同后面有個人在推著你一般,很快就到了山下。

  山的另一面景色與山的前面是完全不同的,隱隱有綠色的痕跡,氣溫似乎也高上不少,而那處綠色就是白明德此行的目的地。

  從前小的時候,雖然身體不好,但孩童好動的心思使得白明德曾經來過這里一次,不過那是冬天要結束的時候,路已經很容易走,雪也沒有此刻厚實,就是在這里,白明德找到了手中的那根枯黃的竹竿,不過那時候竹竿還是翠綠翠綠的。

  從前認為那是好玩的地方,但是從地球世界來到的白明德卻明白,冬天哪里還能擁有如此新鮮翠綠的植物,更何況竹子這種喜歡溫度和濕度的植物。這其中一定透著古怪。

  走近這片竹林,迎面撲來的是一股溫熱的風,這里不僅生長著竹子,還有一些其他的諸如散發著綠意的楊樹柏樹等,甚至樹下還生長了認為在冬季已經滅絕的各種食用菌類。

  白明德穿進林中,越往里面深入,白明德越感受到此處地方的奇異,植物越來越茂盛,個體越來越大,這里的元氣竟然已經達到了一種近乎恐怖的程度,白明德幾乎要忍不住立即在此地打上一個時辰的坐不可,但是強烈的好奇心驅使著白明德仍舊向前面走去,向林中的深處走去,他想看一看這林中元氣的密度到底達到了什么程度,自己能否找到這片林地奇異的根源。

  靈氣太過濃密,近乎使得白明德窒息,不得不停下腳步,在原地調息打坐一會兒,抱守元一,心神放松,默念先天訣,隨即白明德便感到一股極為濃郁的靈氣流入自己的身體,心中無思無念,無為無法,心中突然浸入一種修行者罕見的空靈之境,整個人逐漸被一層濃郁的靈氣層籠罩。

  當白明德從定中醒來,已經是一個時辰后的事情,感受著全身暖洋洋的舒服感覺,頓時明白自己殘破的身體已經得到了更進一步的修補,心中突然一陣憧憬,或許自己真的能夠從先天的元氣虛弱中解放出來,此刻他已經明白自己身體之所以虛弱,完全是由于自己是一個早產兒,先天不足所致。

  “此刻既然自己已經不能向前再進一步,那今天就到此為止吧。”白明德自語了一陣,語氣中透著惋惜,便返回小竹林邊,折了一根翠綠堅韌的竹竿,又撿了一些食用的菌類和可以吃的野菜,用外套包裹著回了家。

  此時白明德的身體已經比之前來時的身體好了許多,力氣增加了不少,因此回去時身體并未感到有多么的寒冷勞累。

  回到家不久,白慶也回到了家中,但看到他面上一臉沮喪的模樣就知道這次打獵沒有什么收獲。白明德忙上前去,獻寶一樣將自己的豐碩成果送到爺爺面前。

  白慶看到白明德送到自己面前的食用菌和野菜,開始只是一怔,隨即眼睛瞪得老大,隨即眼睛露出疑惑的表情。

  “明德,這是哪里弄到的?”白慶好奇地問道。

  “后山弄到的”,隨即白明德便將自己到后山取竹竿,以及見到的見聞告訴了白明德。

  白明德聽此奇聞,先是驚訝,隨后心中一陣興奮,眼神閃爍,心中有了定計。便詳細地詢問這野菜的具體地方。

  午餐中,白慶忽然將已經儲存大約有半個月之久的豬玀獸肉放到菜鍋里燉了,這豬玀肉乃是大陸上有名的香肉,平民家庭只有在重大節日的時候才能夠吃上一頓兩頓,這塊豬玀肉本是半個月前白慶準備過年用的。白明德對于爺爺今的做法也沒多想,整個人的精神都被那燉菜吸引。

  滿屋子里都是野菜燉肉的香味,使得白明德口水直流涎,恨不得立即吃到嘴里。從前白明德由于身體不好,對于油類的東西通常吃得不多,即使吃一點兒,也迅速吃飽,加之家里的經濟環境不是很好,肉類真的很難吃到,而今天,白明德的身體元氣得到一定的修補,跟著飯量似乎也好了起來,食欲大增,當飯菜端到桌子上面時,白明德竟然一口連吃了三大碗米飯,這可是創了以往的記錄的,看得白慶因此也高興地吃了兩碗。

  午飯后,稍作休息一下,白慶便提著著籃子向山后走去,相對于白明德的亦步亦趨,白慶這位擁有一階武士巔峰的老人速度確實是快了許多,腳下健步如飛,盞茶功夫便到了后山,按著白明德告訴的方位,找到了那片綠意盎然的林地,看著這片神奇的土地,即便事先已經知道但親眼看到仍舊給白老嚇了一跳,良久緩了緩心氣,才大步向林中走去。林中的靈氣十分的充足,吸上一口,白慶便感到自己似乎精神了不少,當然他也只是認為這里的空氣格外的好,根本未想及靈氣,也不能想到這里,做了一次深長的體呼吸,便俯身撿起地面的野菜和菌類。

  天將晚時,白家的小屋里已經堆了不少的野菜,菌類只是一少部分。因為野菜是明日要帶到鎮子里去賣的。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