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6 08:14:19
  1. 愛閱小說
  2. 游戲
  3. 世界夢境計劃
  4. 第一章 異變

第一章 異變

更新于:2018-03-17 11:20:04 字數:3455

字體: 字號:
  “咔嗒,咔嗒,咔嗒,滴滴……咔擦。”

  一只白嫩的小手從旁邊伸過來,在鬧鐘快要響起之前打斷了它。

  半夢半醒間,葉河覺得有誰在輕輕推搡著自己。不知道為什么,一張兇惡的刀疤臉出現在他的夢境中,嚇得他渾身一寒。

  “快!樹懶!幫我跟教官請假,這次就說我胃疼……”他一個翻身下床,抄起旁邊的衣服就往身上套。不過說著說著,他意識清醒了一點。

  好像……自己已經被革退了吧?

  “胃疼?”一個清脆的聲音從葉河的床頭邊響起。

  葉河一睜眼,發現自己正站在老姐家的客房里,唔……不太雅觀。一個身著校服的可愛蘿莉正在床邊看著****著上身的自己。

  “那什么……早上好?”葉河尷尬的舉起手。

  “早上好。”小蘿莉看見葉河已經起床,放下了手中的鬧鐘。“早上已經放在樓下的餐桌上了。”

  “啊……嗯。”葉河再次尷尬的點點頭。

  “我去收拾一下書包,等下就走吧。”蘿莉說完,扭頭走出了葉河的房間。

  葉河愣愣的看著蘿莉的背影,感覺自己二十幾年活到這個小蘿莉身上去了。

  “到底是誰在照顧誰啊……”

  ————————————————

  十五分鐘后,葉河關上了車門。他借著系安全帶的動作瞄了一眼端坐著的小蘿莉,深深感覺到了什么叫“別人家的孩子”——雖然這不算別人家的……白靈曦,自己的侄女(無誤),現在正在上初二。

  葉河,性別男,二十四歲。有記憶的時候就在一家孤兒院了,所以也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誰……不過倒是有一個從小到大相依為命的姐姐。長相普通,萬幸個子不算太矮,再加上幾年軍隊里磨礪出來的精氣神,倒也不愁找不到女朋友。

  不過再考慮那些事之前,先好好完成老姐交給他的任務吧。==

  “大叔,”蘿莉看著車窗外不斷后退著的街道,若有所思,“媽媽有打電話來么?”

  “沒有……吧。”葉河想了想,“除了一個月前打給我的那個叫我來照顧你的電話,因該就在沒有聯系過我了。老姐的性格嘛……你明白的。”

  葉河的姐姐……怎么說呢,是一個很厲害的人。

  恩,也只能用厲害來形容了。真的要說的話,大概就是頂級的樂天派吧。從小到大葉河似乎沒有從姐姐臉上看到沮喪或是后悔過。超厲害的她憑借努力考上X京大學,年級輕輕就能支撐起一個家……可能也正是因為這樣,連上天都想獎勵一下自己的姐姐,給了她一幅完美的外表和一個完美的家庭。

  “是么。”蘿莉不講話了。

  說到完美的家庭,就不得不提一下葉河身邊的這位了。

  這就是完美老姐的完美女兒,白靈曦。老姐是個不愿意被什么東西束縛住的人,所以從小就不是經常在白靈曦身邊。不過說真的,雖然父母時常不在身邊,這個小蘿莉卻是品學兼優,還能把家里的各種事打理的井井有條……不愧是老姐的女兒。

  葉河很喜歡這個孩子,可愛,懂事,就是……有點太老成了。不過這也是沒有辦法的吧?

  想到這,葉河就忍不住伸出手去揉了揉白靈曦的腦袋:“安心,你老媽只是太忙。估計最近就會有消息了吧。”

  “我知道……別隨便弄亂別人的頭發啊!”白靈曦悶悶的回答到。不過手忙腳亂整理自己頭發的樣子終于多了一點這個年紀該有的生氣。

  “有什么關系嘛。”葉河惡劣的笑了。

  “哼!”白靈曦狠狠瞪了葉河一眼,“變態大叔!”

  “小孩子就該撒嬌啊!死氣沉沉的像什么樣子。”葉河辯解道。

  “你只是想揉我的頭而已吧!”白靈曦一針見血地說道。

  “哪有!啊,快到學校了。”今天是報到日,所有學生第二痛苦的一天——順帶一提,第一痛苦的期末成績發放日。“早點回來啊,我在車上等著你呢。”

  “哼。”白靈曦推開車門,氣沖沖的走向教室。走到半路似乎想起了什么,又板起了臉,端正而優雅的走向教室。

  葉河:“這小魔女還真是……”

  就不能坦率一點么……

  “那么,接下來……”

  “叮叮叮咚!叮叮叮咚!……”

  就在葉河思索著自己有什么娛樂設施能耗過這幾個小時的時候,他的老爺機突然發乎了刺耳的鈴聲。猝不及防的葉河被嚇了一跳。

  “!狐貍這送我的都是什么玩意……喂?”

  “呦!和我可愛的女兒相處了一個月,感覺怎么樣啊?”電話的那一頭傳來了一個爽朗的女聲。葉河一聽,笑了。

  說曹操曹操就到……

  “反正比我當年是可愛多了……老姐你的女兒還真像你啊。”葉河笑著說道。

  “哦?”姐姐也笑了,“哪個方面?”

  “認真,愛照顧人……就是太老成了一點。”葉河想到剛剛白靈曦被捉弄后的樣子,笑得特別開心,“好吧這也是可愛的地方之一。”

  “你可不準對她下手啊,不然你姐夫會找你拼命的。”聽到葉河夸獎自己的女兒,姐姐也是很高興。

  “這點她不像你,她超嚴肅的,從不開玩笑。”

  姐姐立馬正色道:“我可是很嚴肅的,你要是真的下手的話,姐夫一定會飛過來砍了你。”

  “他又砍不過我……”葉河弱弱的說道。

  “長本事了是吧?想下手了是吧?頂嘴了是吧?”

  “沒!絕對不敢!”

  姐姐霸氣一開,葉河只能拜服。不過葉河真的是不喜歡自己那個精于算計的姐夫,一張小白臉,戴著一副金絲眼鏡斤斤計較的樣子。葉河都不知道姐姐為什么會看上他。當年要不是老姐婚禮時自己還在軍營里……

  ……難道這也是老姐計算好的?!

  葉河搖了搖頭,把這個奇奇怪怪的念頭甩出腦袋。這么多年下來了,姐姐和姐夫之間的恩愛早已不用證明。

  “對了,姐,你們什么時候回來?”

  “馬上~驚不驚喜?我們已經在飛機場了,可能幾個小時就后就到了。”

  “是么?”葉河換了一個舒服一點的坐姿,“那我要不要帶小魔女來接你們?”

  “小魔女?”

  “……啊……那個……”糟糕,說漏嘴了。

  “恩……這個外號倒是挺貼切的。”姐姐笑笑,“不用了。反正到了她也就知道了。”

  “那行,我先掛了。”

  “嗯,我和老白也快上飛機了。那就先這樣啦。”

  ……

  葉河放下手機,手指規律地輕敲起了方向盤。自己總不能在老姐家住一輩子,是時候找一份工作了。之前自己一直住在軍營里被刀疤臉各種折磨沒時間注意這件事,現在想想自己都已經自立幾年了,還一直依靠著姐姐于情于理都說不過去。

  對了,幼鯊他們家好像就是開屠宰場的吧?離這里也挺近的……自己這幾年沒學什么,屠宰應該還算在行;嗯,土豪樹懶家也在周圍,那也是一個狗大戶,實在不行去他那里混混任務也可以……

  ————————

  “……怎么了?”葉河猛地一抬頭,發現自己不知什么時候睡著了。現在是被外面吵雜的聲音吵醒的。他看了看自己的手表,時間過去了快一個小時,已經有大量的人往外走了。“提前放學了?”葉河猜測到。

  很快,人群已經不滿于這樣的離開速度了。開著車來的家長們似乎同一時間忘記了什么叫交通規則,亂哄哄的往校外開去。

  開始了……

  接下來發生的事,讓葉河愣住了。

  人群開始互相推擠,向門外瘋狂的沖擊著。尖叫聲,怒罵聲,哭泣聲……各種各樣的聲音混雜在一起。可怕的是,事態還在進一步的變得嚴重!

  “有點不對勁……”葉河連忙打開車門下車。校門不算太大,人群擁擠在一團不但他們看不清路,還讓葉河看不清人群后發生了什么。忽然,葉河聞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葉河的眼神變了。“嘖……血啊……踩踏事故發生了么?”

  人群像炸了我的螞蟻一樣向外沖擊著,場面混亂不堪。如果從上空往下看,葉河就會驚訝的發現:相同的事情在不同的地方同樣的發生著。警察局的電話快被打爆了,卻沒有人去接聽。

  葉河聽到了熟悉的直升機聲,他抬頭看去——是軍隊里的直升機。

  軍隊已經出動了。

  就再葉河正經的同時,全世界看到了難以想象的一幕。

  “那是……什么東西?”

  起初只是一個小黑點,然后開始慢慢地擴張開來。到了最后,一面漆黑的“鏡子”似得東西出現在了葉河的不遠處。那面鏡子幾乎沒有厚度,就這么漂浮在不高的半空中——出現的沒有一點征兆。

  很快,一只有著綠色皮膚的,瘦弱的手就從里面探了出來。

  【好夢……】

  地球沉沉的睡了過去。

  一面面或大或小的“鏡子”加速在全世界不同的地方打開,各種各樣的怪物從那后面一涌而出。

  門。

  這就是鏡子的真名,很貼切不是么?

  ————————————

  某個教堂中,一群教徒們驚訝的看著面前的一扇“門”打開,一具骨架從里面踏著各種供品緩緩走出。

  某個醫院里,一株不起眼的植物悄悄地鉆出“門”,在太平間里扎下根來。

  某個空曠的地下室中,一具古舊的棺材被“門”吐了出來。

  某個房間里,一個銀發紅瞳的小蘿莉從“門”里摔了出來,萬幸,她的身下就是一張柔軟的大床。她顯然還沒意識到發生了什么,愣在了那里。但很快她就發現自己身邊的東西和剛剛似乎有點不大一樣……

  “相位法術?!這是哪?”(血族語)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