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0 23:50:24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九誅蒼穹
  4. 第二章 一場修行一場夢

第二章 一場修行一場夢

更新于:2018-03-18 12:32:03 字數:2401

  項天歌早有猜測,但多日來未踏出屋門,并未肯定,如今感受到周遭天地元氣,便知他身處之地不是玄天域。

  玄天域是九大天域之一,天地元氣充沛,此方天地雖然也有天地元氣,但是就濃度而言,此方天地的元氣只有玄天域的三分之一。

  不過這并未讓項天歌感到沮喪,九大天域下轄無數小世界,項天歌前世曾為修煉一門煉體之法去過不少小世界,自然知道此方天地不過是還未被九大天域發現的無邊地域罷了。

  不過這樣更好,蒙聲發大財,玄天域四大宗門的勢力不俗,倘若他身在玄天域難免會在修為還未修煉至一定境界時就忍不住就找四大宗門的麻煩。

  憑借著這具身體原主人的記憶,項天歌對帝都長安有了一個模糊的了解。

  就在項天歌沉思之時,本就破舊的院門被人突然猛的推開。

  一眾穿著棗紅色皂衣的壯漢抬著些許蔬菜肉食走了進來,為首的是一個尖嘴猴腮的白面漢子。

  “吆,小公子能下床了,今兒個太陽還真是打西邊出來了!”

  白面漢子一邊指揮著壯漢們將蔬菜肉食抬到后院廚房,一邊靠在門墻上有些調侃的對著項天歌說道。

  林伯見這些人進來,便急忙上前,還招呼著,“有勞各位了。”

  白面漢子見林伯沒有與他說話,眉頭一皺,哼聲道:“還真是老眼昏花!”

  林伯只當是沒有聽見一般,不去理會那白面漢子。

  項天歌仔細回想,想起了自家的身份,據說這具身體原主人跟長安城里的虞王府沾著親,每月初一,虞王府便會派遣下人送來一些生活必須品。

  而那白面漢子卻是可惡的很!

  “還真當自己是虞王府的嫡親了!呸!攀高枝兒的破落戶!”

  白面漢子一如往日在一旁嘲諷著。

  項天歌眼神中閃過一絲慍怒,向前走了幾步,開口說道:“前幾日,虞家姐姐還來問候我可有不如意的地方,我這病好了,還得去拜謝虞家姐姐一次,順便說說我這幾天不順心的地方!”

  白面漢子聞聲,泛白的面孔突然涌起了一陣潮紅,他有些畏懼的看了看項天歌,暗罵幾聲,晦氣!能讓項天歌稱作姐姐的只有王府里的三姑娘,三姑娘是出了名的暴脾氣!

  想到此處,白面漢子倒也干脆,直接抽了自己幾個嘴巴子,急忙賠笑道:“你看我這張臭嘴,總是管不住,小公子您大人有大量,別跟小的一般見識!”

  項天歌都懶得看白面漢子卑躬屈膝的樣子,冷哼一聲,單薄柔弱的身體散發出一股往日里沒有的氣勢,讓白面漢子不再敢輕視半分。

  這些人來的快,去的也快,只是少許功夫便魚貫而去。

  項天歌望著那破舊的院門,不禁想到,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沒有強大的實力,任誰都敢上來踩上幾腳,即便是這樣一個從未被他放在眼里的狗腿子都敢嘲諷他。

  半個多月來,項天歌終于開始正視眼前的處境。

  看來是時候修煉了!

  先前身體不允許,連床都下不了,更別談其他,如今身體好轉,可以開始打磨體魄,想辦法納元筑基。

  修行本就是玄而又玄之事,天賦、根骨、機緣,缺一不可。

  感應元氣,溝通已身與天地,嫁接橋梁,納元筑基,此境便為修行第一境元基。

  但世間之人十之八九沒有氣感并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感應到天地元氣,感應不到天地元氣就無法納元入體,筑基成功,也就無法成為一名修士。

  好在這具身體雖然孱弱不已,但卻可以感受到天地元氣,不然的話即便是項天歌有煉體入修之法,也要多費幾番周折。

  項天歌吩咐了一聲林伯,不要打擾他,他要再休息一番,便轉身回到屋內,坐到了床榻之上。

  就在項天歌踏入屋門之后,林伯卻在心中驚嘆不已。

  一場大病,讓往日里性子有些沉悶的小公子也變的頗有威勢,剛才項天歌一句話就將虞王府的惡仆震懾,昔日小公子雖然有急智,但卻不如現今這般,不論如何,小公子的成長在林伯看來是十分值得高興的。

  強者自強,項天歌感受端坐于床榻之上,整個人的身體表面散發出一層若隱若現的黑色光芒,仔細看去這些黑色光芒卻是一層薄薄的冰霜。

  在項天歌看來,修行本就是一場大夢,如果無法修行,人這一生不過匆匆數十載,祈求活的更久一些,是生靈的本能。

  故而一入修行便要高歌猛進,一路向前,縱使前路艱難,也要不畏前行。

  所以當項天歌感受到來自身體本身與天地元氣的激烈碰撞時,才發覺自己的準備并不充足。

  前世項天歌天賦根骨絕佳,自然想不到根骨一般,想要溝通天地元氣是如此這般困難。

  每個人體內都有一座雪山,雪山越大便代表著根骨越差,雪山下有氣海,元氣必須透過雪山,才能進入氣海,才可以納元筑基。

  而此刻項天歌體內的雪山正在阻礙著天地元氣進入項天歌的氣海中,一次次牽引,一次次鼓蕩,項天歌的腦門上開始有了細小的汗珠。

  但偏偏他身體表面又是一層寒霜,汗珠凝結,附在項天歌身體表面,黑色冰霜漸漸猶如實質。

  “嗤!”

  一聲脆響,項天歌發出一聲低吼。

  沖撞雪山,就是打磨根骨,斷骨斷筋,骨血連筋,自然是痛苦不堪。

  大凡天賦不錯,但根骨一般的,想要踏入修行道,都會或多或少的進行幾次藥浴,從而使自身在感應元氣溝通氣海時多幾分把握。

  像項天歌這般野蠻沖撞的,不是沒有但也極為少見,畢竟是要忍受常人不能忍受之痛苦。

  此刻的項天歌已然是進入了一種玄而又玄的狀態,這種狀態是每個初次感應天地元氣,試圖溝通天地與已身橋梁的必經環節。

  不知道在進行了多少次沖撞之后,一聲如同蟬鳴般的聲音自項天歌的體內散發出來。

  再看項天歌體表那猶如實質的黑色冰霜竟然不知何時消退,只留下一層淡淡的腥臭味道。

  項天歌睜開了眼,一雙明亮至極的眼睛,在不知何時已經進入黑暗的陋室中,熠熠生輝。

  “只是元基境就如此費力,根骨還真是一般。”

  項天歌喃喃自語。

  不過千里之行終是邁出了第一步,抬起胳膊,項天歌便聞到了身上的腥臭味。

  知道這個時辰,林伯必定已經入睡,項天歌便輕手輕腳的推開屋門,跑到廚房邊上的水井旁,打了幾桶水,使勁搓洗了一番。

  月明星稀,大漢元鼎十六年春天的這個夜晚,整座帝都長安恐怕都沒有想到又有一人踏入了修行道。

  PS:這周就一天一更了,下周開始一天兩更或者三更!收藏推薦請砸過來!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