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5 14:21:47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螳臂撐天
  4. 第二章 秋風送走歸人

第二章 秋風送走歸人

更新于:2018-03-18 12:05:36 字數:2053

字體: 字號:
  秋風送走歸人,夕陽染紅落葉,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該離去的終究會離去。葉云拿著掃帚站在夕陽下,看著一個個背著包袱帶著行李的學生走出校門,這些聽風樓的學生斷斷續續的走出了他們生活了四年的院門,他們或許將來會是一方王侯,一方財主,又或者還是那個默默無聞的殺手,未來的路不盡相同。他們或高或矮,或胖或瘦,今后的路各自不同,但他們此刻在離開這個生活了四年的學院的時候都不禁駐足,將目光再次投向了這個已經看了無數遍的學院,投向了他們在這里四年的回憶,有些人,有些事,不是離去就可以忘懷的。這些學生駐足或長或短,但往往總是少不了一聲嘆息和不舍,人生能有幾個四年,在這里他們度過了的時光占據了他們心里一個重要的位置。但是該離去的還是要離去,緬懷過后還是要走向未來的道路,只是他們的腳步卻是有點緩慢,背影卻是有些蕭瑟,在夕陽下看上去就像是離家的游子,總是對學院有著一種深深的眷戀。葉云看著最后一個走出學院的學生,看著他在楓樹下的溫存,大門處的不舍,馬車上的回首,不禁嘆息了一聲,關上了聽風樓厚重的大門。.................................................夕陽下,秋風中,葉云將最后一片葉子掃干凈之后隨意的將掃帚靠在了一顆楓樹之上,然后走向了院長的小院中。在門外很恭敬的敲了門,得到允許之后他輕輕的推開了門,進入到了院長的房中,此時夜色將至,而屋內也已將蠟燭點起,安靜燃燒的火苗將整個房間照的無比亮堂,照亮了那一排排擺放整齊的書籍,也照亮了那個正躺在椅子上看書的老人。這個老人已經須發皆白,本應該看起來很老的一個人卻因為那紅潤的面目看起來很有精神,看著年輕了不少,這個老人看見葉云進來抬起頭對著葉云微微一笑,向他招了招手將葉云喚道了近前。有些艱難的坐了起來。“唉!這人一老就不中用了,隨便動一下就這么費勁,不中用了,對了,學生們都走完了嗎?”老人揉著有些酸疼的背部“嗯,已經走完了。”葉云低垂著雙目,在老人面前恭敬的說道。“每年的這個時候心情就好不起來,想著一個個熟悉的年輕人以后都不知道能不能再看到,心里總是有些空落落的,唉!還是老了。”老人放下手中的書有些傷感的說道。“我想他們一定會回來看您的”“不是他們回來不回來的問題,是我太老了,等不到了”“怎么會,您一定會長命百歲的”葉云趕緊說道。“長命百歲,呵呵,我今年已經九十七歲了,長命百歲也活不了幾年了,你不用安慰我了,我能活到這一步都已經不容易了,哪來的長命百歲啊,對了,你此次前來是有什么事嗎?”老人擺擺手打斷了葉云的話。

  “其實.........”葉云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但看了老人那鼓勵的目光還是將話說了出來,“其實我這次來是向您辭行的,我在這里已經生活了八年了,我想去尋找一些東西”“辭行!!!”老人有些驚訝的看著眼前的這個可愛的過分的少年,實在沒有想到這個少年會說出這樣的話,這個一直被自己當作孫子的少年,他拿起桌子上的茶杯忍不住喝了一口,緩解了一下心中的驚訝。“院長,我知道您對我很好,您的恩情我無以為報,但我還是很想去找一些東西。”少年低垂著頭,有些倔強的說道。“對啊,你一個少年郎難道要一輩子陪著我這個老頭子,你年紀也不小了,也該是去外面闖蕩一下的時候了,你的打算很好,去外邊轉轉很好”老人在驚訝之后并沒有對葉云做出阻攔,反而有些鼓勵的對他說道,但是話語中的那廝落寞確實怎么也掩飾不住的。少年低著頭“嗯”了一聲,看不到他的表情,只是那聲回答鼻音有點太重。“好了好,什么大不了的事,在外邊張張見識也不錯,去吧去吧”老人擺了擺手示意葉云離開。又是一聲帶著鼻音的回答,回答之后葉云腳步有些沉重的向著門口走去,就在他打開門準備出去的時候卻又被老人喊住了。“有空,回來看一下我這個老頭子,或者有什么解決不了的事情也可以回來,這里會一直是你的容身之所的,好了,去吧,去吧”這次葉云沒有回答,只是默默地將門拉住,向著住所走去,他的眼睛有些發酸。抬起袖子將那欲落得眼淚收回了眼眶,葉云大步向前,再也沒有看向院長的小院,直到他背著行囊走出了聽風樓的院門才忍不住回首望向了那片住所,略微駐足,他也像著那些畢業的學院一樣走向了人生的道路上。..............................................八年是一個什么概念,人的一生能有幾個八年,對平常人而言,八年基本上就是區分兒童,少年,青年,中年,老年。其中所蘊含的意義自然不言而喻,葉云今年十六,這八年便直接代表著他的半生記憶,人非草木,孰能無情,離開這個充滿了一半人生記憶的地方,葉云又怎么能不傷感。但人總是要向前看的,不能一直停留在過去與記憶中,葉云在告別了這個小半生的記憶之后連夜就向著他的人生踏出征途,帶著一個小包袱,一匹壯馬,隨著清風與明月踏上了出城的道路。.........................................................離別往往都是傷感的,但比這正重要的是離別之后所選擇的道路。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