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05 20:19:34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斷天說
  4. 第一章 天選之人

第一章 天選之人

更新于:2018-03-14 14:12:43 字數:2352

  天邊昏黃,朝露仍在枝頭,一布衣少年站在溪邊,對著通透的水面,正了正衣襟,咧嘴一笑“嘖嘖嘖我溪澈今天比溪還澈!”溪中一尾魚怒而跳出水面。作為回禮,少年將嘴邊的草根子砸進水中,喃喃道“嫉妒..赤裸裸的嫉妒。”

  市集一如往日般。黝黑的山上野農,肩上挑的兩個擔中滿滿的放著帶著濃郁土腥氣的竹筍,中氣十足的叫賣聲響徹整條街;胭脂坊也開始著手準備貨物,胭脂坊的生意向來不差,尤其入冬,這三層外三層的穿衣法,也就只有這張臉就為自己“撐門面”了;方姨的棗糕無疑是最吃香的,隊伍從棗糕攤為起點,一路浩浩蕩蕩的排到市街頭兒的牛肉包子鋪,徒留牛肉包子鋪的老板老袁一陣長吁短嘆:“這方姨講道理已過了那花枝招展的年紀了,你說這些個人在湊什么熱鬧啊。不如吃我兩個牛肉包子,干活有得勁!還有我說老爺子,你這天天一大早在我鋪子門口坐著說書,看得人不少,也沒給我帶什么生意來,倒是騙了我不少吃的呀。”

  那個白胡子老頭兒一笑置之,端起放在身前桌上的那碗熱氣騰騰的豆花兒,美滋滋的一品,隨后拿起手中的折扇,啪的往桌子上那么一扣!看的老袁一陣心疼啊,你這折扇沒事兒,可別把我這桌子給...

  “今兒個,就給你們講講那天選四子的事兒,要聽得打緊來占幾個位子,老爺子我今天心情好,多講點!”

  嘿,一看這老頭兒要開始吹天吹地吹神仙了,周圍七七八八的圍上了不少人。溪澈也在這人群里頭,嘴里叼著根黃瓜,大清早倒是直接做了一回稱職的吃瓜群眾。

  “話說在一甲子年前,一日天生異象,四塊遍體通紅的神石劃破天際,砸向人間。蕪軒宗宗主軒賀天,稱之為天選之日。四顆神石代表的是四位天選之子降臨人世。這四顆神石最后降落的位置可謂引人深思,一顆落于北方蠻荒之地,一顆落于揚州之域的那西湖中,另一顆飛至飛鶴山之巔。那么這最后一顆.....”白胡子老頭兒捋了捋胡子,似乎在等待著什么。周圍的人也陷入了無聲等待。

  溪澈畢竟年輕沉不住氣,趕緊從布衣內側的角落里夾出兩個鋼镚兒甩在白胡子老頭兒的桌上,“快說啊老頭兒!還有一顆呢?”其他人見狀也掏出了幾個散錢放在桌上。

  白胡子老頭兒默默收下“小費”,正了正身板“這最后一顆。”老頭兒興許是故意一停頓,“老夫也不知道它飛到哪兒去了呀!~”圍觀群眾一陣唏噓,給了小費的那些人更是怒而不言,人群正要作鳥獸散,溪澈更是氣的一臉通紅。

  “你們就不想聽聽這降落的位置代表著什么嗎?”老頭兒似乎根本不擔心周圍的人一哄而散。人群又仿佛被磁鐵吸引般重新聚攏。

  “死老頭兒!你說了我也不給錢!”溪澈憤憤的罵道。

  那老爺子輕挑眉頭,無視了這小子的憤怒“神石降落的地方,則是日后天選之人誕生之地。何為天選之人,當然不是所謂的天子,而是擁有著天人之賦,以后在這江湖必定會雄踞一方的天之驕子,我看你這小子挺機靈,以后說不定能給那四個驕子提提鞋啥的,日子說不定就滋潤咯!”隨后老頭開啟無天模式,把這天選之子的高度抬到了九重天外。不知不覺到了農作的點,人群終于漸漸的散了去。

  溪澈看著漸漸散開的人群,慢慢湊近了那個老頭“怎么樣,這戲演的到位吧!李老頭兒,你今天要是不給我兩個牛肉包子說不過去吧。趕緊的,快來兩個包子”那個被叫作李老頭的人扇著扇子,“你小子比我這個說書的還會做生意。”

  “對了老頭子,你說的那個什么什么天選之人,真有這回事?”

  “那是當然!其實這異象代表的意義是老夫先知先覺,根本不是那個蕪軒宗宗主軒賀天說的,那老東西還欠我好多酒呢!”

  溪澈差點一口豆漿噴出去,“咳咳咳,老頭兒我先不說這天上的異象是你發現這背后的秘密。第一,就說那宗主認識你么,那蕪軒宗可是四大宗門,你就不怕宗門里哪個弟子正好在下面聽書,一怒之下拳腳伺候啊,還說人家老東西。第二,光聽他欠你好多酒這事兒就知道你說的有多扯淡了,你說你天天一碗豆花兒的付過錢嗎?!”

  老袁這耳朵是真的尖,在蒸爐邊抱怨一吼“就是!”

  這下弄得李老頭兒一陣頭疼“童年無忌,童言無忌啊!”

  言語間,幾匹高頭大馬風揚跋扈的弛過這條市街,馬背上的幾個披著裘皮的紈绔格外顯眼。由于速度多快,幾個趕集的行人避讓不及,眼看要撞上了,但那幾個紈绔子弟絲毫沒有減速的意思。電光石火間,一人被那匹帶頭的駿馬撞得直直飛出幾丈遠,撞在墻頭,額頭一片血肉模糊。

  溪澈雖然見慣了城中紈绔的目無王法,但是對于這種草菅人命的行為仍是敢怒而不敢言。帶頭的執拗把手高高一舉,之后幾個騎馬之人紛紛停了下來。那執拗正是這座虎陽城的少城主,馮大俊。他牽動這個胯下寶馬,慢悠悠的經過那個受傷男子的身邊,目不斜視,一副見慣了這種“大場面”的樣子。

  “本少爺我不過是想出門買點棗糕,怎的,這都要擋路?”馮大俊目中無人的自言自語道。在他身后跟著的幾個紈绔發出病態的譏笑,當然是笑現在躺在墻邊不省人事且不長眼睛的傻子。

  “方姨~上棗糕!”馮大俊瀟灑的又是一抬手,示意那些個跟班一起坐下,很有所謂的大家氣派。

  不遠處,溪澈與那位李老頭子對坐。溪澈揉著下巴:“打心底里不能忍啊。”這次李老頭子笑了:“大丈夫能忍他人所不能忍。”扇著折扇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樣,毫無疑問遭到了溪澈的白眼。

  賣棗糕的方姨,真名姓方名宜,所以打小就有方姨的叫法。再加上方宜的長相和身材在這個虎陽城算是出類拔萃,當被別人叫一聲方姨時還是別有一番韻味。就如現在馮大俊挑逗的喊著方姨一樣。

  一看是少城主,方姨不敢有分毫怠慢,給馮大俊鄭重施了一禮。少城主一臉玩味,竟是一下抓住了方姨了手。但在下一刻,一陣劇痛從馮大俊的手上傳來,他下意識猛然縮回了手,向后退了三丈。溪澈則站在原地,驚的張大了嘴:“厲害了我的爺!”

  馮大俊一臉震驚,緩一緩神之后定睛一看,只見方姨跟他之間立著那位白胡子老頭。

  只見這老頭兒悠悠打開折扇:“小子,不能忍時忍不住啊。”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