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6 00:43:04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仙劍之緣
  4. 第三章 師妹芳心

第三章 師妹芳心

更新于:2018-03-15 19:14:32 字數:4450

字體: 字號:
  “師兄,你果然在這里!”

  來人長得眉清目秀,儀表堂堂,一身錦袍也顯得家世不凡。

  他是韓林的師弟,叫林云,如今十五歲了,兩個已經做了五年的師兄弟了,可以說是難兄難弟了,關系不一般。

  據說這個林云所在的林家頗為不凡,是個比較大的修真世家,可惜林云只是一個旁系子弟而已。不過,其父親憑此關系做了點小生意,倒是在此地混得風生水起,生活過的也很滋潤。

  說起這個林云,也是倒霉,雖然出身修真世家,可是其靈根一直不曾覺醒,其心中之郁悶倒是和韓林有得一拼。

  也許就是由于這個原因,他反而和韓林走得很近,而且唯韓林馬首是瞻,把韓林當成大哥。

  當然,韓林可不是安生的主啊,所以,林云好的沒有學到,倒是和韓林一起惹了不少禍,打過不少架,偷過雞摸過狗,可沒少得罪人。

  兩人更是由此被很多人稱為狂妄雙人組,但也有人稱他們為廢物雙人組,以此來嘲笑他們沒有靈根,無法修煉。

  總之,兩人關系很好,算是鐵哥們,比親兄弟還親。

  “林師弟,有什么事嗎?”韓林見是林云,心里便倍感親切,這可是學堂中除了小師妹之外,和他關系最好的人了。

  “師兄,你忘了今天是測試之日嗎?現在都測完了,師父見你沒去,便吩咐我來找你。”林云笑著走到韓林身邊,道。

  “啊!我倒是把這事忘了!”韓林恍然道,他還真把這事忘了。

  不過,現在測不測試已經不重要了,韓林的靈根已經覺醒了,雖然只是低級而已,但是他已經很滿足了,而且以后憑著丹藥還能繼續提升品級,還有機會提升到傳說中的極品靈根,他心里便一陣激動。不過,此等奇遇倒是不便對林云說起,可能就算說了他也不會信吧。

  “既然師父找我,我現在就去見他吧。”韓林心中歡喜,他現在非常期待師父見他靈根覺醒時,那震驚的表情會是什么樣子。

  “還好,總算沒有讓師父他老人家失望。”韓林想著師父慈祥的面孔,以及那關切的神情,心里便一陣感動。

  “師兄,你在嘀咕什么?似乎很高興的樣子。”林云見韓林在一旁傻笑,疑惑的問到。

  “沒--沒什么?師弟,我們還是去見師父吧!”韓林連忙擺手,很自然的把右手放在林云的肩上,勾肩搭背的拖著他往回走去。

  這林云比韓林矮了半個頭,這幅樣子倒是顯得非常和諧,異常親密,這可是好兄弟才有的動作啊。

  “師兄,有件事我不得不給你說,希望你不要生氣。”走著走著,這林云突然開口說道。

  “師弟,我們什么關系,我自然不會生你的氣,有什么話就直說吧!”韓林不以為意。

  “師兄,我林云發誓你這輩子都是我的師兄,只是這俗世之中輩分森嚴,能者為尊,達者為師。不瞞師兄,小弟靈根覺醒了,所以,以后沒人的時候,你自然是小弟的師兄,不過,要是有人的時候,希望師兄能夠叫我前輩。”林云說著小心的看了看韓林的表情,生怕他會生氣,不過,他失望了,韓林的表情沒有任何變化。

  “哈哈……前輩?師弟呀,你以后還是繼續叫我師兄吧!”韓林突然哈哈大笑,他剛才其實也是想要問問林云測試的結果,不過,仔細想了一下,還是沒有問。現在聞聽他的靈根也覺醒了,心里自然是一陣高興,不過,這個小子還妄想自己叫他前輩,等會一定要讓他大跌眼鏡。

  “師兄,你沒事吧?”林云自然不會想到韓林靈根也覺醒了,他可是聽說過,十五歲后,靈根自然覺醒的概率幾乎為零。當然,一些天靈地寶,靈丹妙藥還是能夠開啟靈根的。所以,他認為師兄不會是被自己刺激到了吧。

  “等會你就知道了!”韓林神秘一笑,此刻就算告訴林云他的靈根也覺醒了,怕是這小子也會說是自己唬他的。那么,一切就讓事實來說話吧。

  就這樣,兩人一路無話,穿過一個長長的走廊,又轉了幾個彎,終于在一個院落停了下來,這個院落就是韓林師父的住處。

  韓林走了進去,林云卻說要先回家把自己靈根覺醒的事情告訴父親,改天再來找他,所以,便先走了。

  韓林只好一個人進了院子,院子里有一個圓形石桌,兩個石墩,左邊還有一個苗圃,里面有一些花樹,右邊還有一棵丈高的的老柳樹,環境倒也清幽,甚是不錯。

  “師父!”韓林走到一個房門前,這里是書房,師父就是叫他來這個地方找他。

  “韓林,快進來吧!”一個蒼老的聲音從屋內傳了出來。

  韓林推門而入,然后又小心的把門帶上。

  只見一個瘦骨嶙峋的老人立于書桌前,老人須發皆百,滿臉鐫刻著飽經風霜的皺紋,他就是韓林的師父,也是韓林小師妹的爺爺。

  “師父,弟子剛才沒有去參加測試,請師父責罰!”韓林很尊重他這個老人,這個老人對他也很好。

  “沒事,你沒來,我其實也能猜到原因。”老人擺了擺手,沒有責怪韓林。

  “師父,弟子……”韓林想說弟子的靈根已經覺醒了。

  “孩子,沒事,師父都知道的,其實你十五歲時我就該告訴你的,你沒有仙緣。而我今天找你來,其實不是為了這件事,而是想告訴你……”老人滿臉慈祥,也很可憐韓林的遭遇。在這個全民修真的時代,誰都有一個修仙得道的夢想。可沒有靈根,就沒有入門的資格。

  “不,師父,弟子的靈根已經覺醒了。”韓林連忙打斷師父。

  “什--么?你說你的靈根覺醒了?”老人眼珠一下瞪得滾圓,失聲尖叫出來。都十六歲了還靈根覺醒,這簡直是個奇跡,也難怪老人如此失態。

  “嗯,我想應該是靈根覺醒了,因為我已經能夠內視了。”韓林笑道,這下師父應該替他高興了,他沒有讓他失望。

  “來,快過來,我幫你看看。”老人連忙示意韓林過去,同時從懷里掏出一個拳頭大小的透明珠子。

  “這是測試靈根的法器,你用手握著它,用心感受一下就行了。”老人把珠子遞給韓林。

  韓林接過珠子,將其握在手中,閉上了雙眼,用心去感覺。

  瞬間,這顆透明的珠子亮起一道淡綠色的光芒,只是非常微弱而已。

  老人吃驚的看著這一切,真的如韓林說的那樣,靈根真的覺醒了。

  “韓林,不,韓道友,恭喜你,靈根覺醒了。”老人由衷的笑了,只是眼角卻閃過一絲異色。

  “師父,你還是叫我韓林吧!”韓林非常詫異,師父竟然改口叫他道友。

  “不,韓道友,只要靈根覺醒了就算跨入修真者的行列了,而在修真界,同一層次的修士都是以道友互稱的。就算我曾經是你的師父,如果以后你的境界反而比我高了一個層次,我反而還得叫你師叔或者前輩,所以,以后你也不要叫我師父了,叫我楊道友就行了。”老人道。

  “好吧,楊--楊道友。”韓林狂汗,總感覺怪怪的,這個老人已經做了他六年的師父了,轉眼間就變成了道友。不過,他也明白,這是修真界的規矩,強者為尊,達者為師。就如剛才林云所說的那樣,要是自己的靈根沒有覺醒,見到他還得尊稱一聲前輩。可能這就是為什么那么多人都想修仙的原因吧,既能長生不死,飛天遁地,無所不能,還能得到尊敬,誰不想這些。

  “嗯,加油,一定要變得最強!”韓林暗暗打氣,他感覺自己居然越來越喜歡這種感覺,這種俯視別人,讓別人尊重的感覺,這就是強者的待遇嗎?嗯,很好,很喜歡。

  “不過,韓道友,你這靈根似乎只是木屬性的低級靈根而已,以后在修真路上怕是有很多路要走。”老人擔心到,雖然他的修為不高,無法準確判斷靈根的資質,但剛才那珠子內靈光微弱,想來品級并不高。

  “多謝楊道友關心,雖然我的靈根品質不高,但我相信勤能補拙,只要努力修煉,一定會有所成就的。”韓林一副自信滿滿的樣子,這些都不是問題了,他現在唯一的問題就是修為太低,只要修為提升,那仙劍中的無數寶貝不都是他的,那些可都是能夠改善資質,提升修為的寶貝呀。

  “嗯,既然韓道友這樣想,我也不便多說。不過,要想少走彎路,就要找個好的師門。可是你的靈根品級不高,好的宗門是看不上你的。恰好,我曾經出身流云宗,雖然如今沒落了,但在我們流云山一代還是數一數二的大勢力,我這就給你薦書一份,三天后你到登仙樓交給前來收弟子的師叔,他肯定能讓你入門的。”老人說著,從旁邊取出一張紙,在上面寫了幾句話,折疊好后交到韓林的手上。

  “師父,謝謝你!”韓林接過信紙,這次又叫了一聲師父,而老者也沒有反對。這個老人對他真的太好了,他真的非常感動。

  “走吧,別忘了三天后到登仙樓去報到,你可先試試看其他宗門收不收你,如果沒有好的選擇,再出示此信,定能入那流云宗。”老人道。

  “謝謝師父,弟子知道!”韓林說著,就地一跪,給老者磕了三個頭,然后起身向門外走去。

  老人眼中充滿欣慰,猶豫了一下,又突然叫住韓林:“等一下。”

  韓林詫異,回轉身來,只見老人在書柜中一陣翻騰,然后拿出一個精致的木盒。

  “這里面有一件符寶,是當年我晉級筑基期的時候家師賜予的,可惜后來我受了傷,修為一下跌到煉氣期,之后怎么努力也無法再次晉級,算是徹底失了仙緣。這才來啟靈堂當了執教,賺點小錢安享晚年,所以,這寶物于我來說,也沒什么用了,今天就贈與你,希望你能在修真的路上走得更遠。”老人說著,把盒子遞給韓林,一張老臉一瞬間充滿了落寞,他何嘗不想成仙得道,可是,如今卻再難寸進。

  “這……”韓林猶豫了,這可能是老人最好的寶貝了,他怎么能收。

  “收下吧,這符寶也沒多少靈力了,最多還能使用三次,不過,也得等你達到煉氣六層才能勉強催動。”老人一臉堅決,看來這東西是一定要收下了。

  韓林也不客氣,收了下來,同時心里暗下決心,以后有機會一定要給老人找到療傷圣藥,助他恢復修為。

  韓林再次躬身一拜,退了出去。

  韓林前腳剛走,書柜后突然走出來一個少女。

  少女眉目清秀,嬌俏可愛,但卻滿臉淚痕,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讓人見之心疼,暗生憐惜之心。

  此時,要是韓林在此,就會認出這個少女,她正是他的小師妹楊紫柔,也是老人的孫女。

  “孩子,不哭,這都是命,只能說明你們沒有緣分。”老人剛才叫韓林來,本是想給兩人做個媒,可是卻沒有想到韓林靈根覺醒了,這讓他非常無奈。

  “師兄他得此機緣,紫柔也非常高興,可是紫柔真的好心疼,這樣我就不能和師兄在一起了。”紫柔眼睛都哭腫了,他非常喜歡韓林的,想一輩子都陪在韓林身邊,可是韓林如今有了仙緣,踏入修真者的行列,而她也十五歲了,可是靈根還沒有覺醒,這便注定了結局。

  “唉……”老人長長的嘆了一口氣,他對此事也是非常頭疼,也沒有任何辦法。

  “爺爺,既然師兄十五歲后靈根都能覺醒,紫柔為什么不行?對,一定行的,那樣我就可以陪師兄一起修真了。”紫柔突然想通了,一下轉哭為笑,變得高興起來。

  “孩子,其實韓林靈根覺醒我也奇怪,我想他肯定遇到了什么仙緣,而不是正常的覺醒。”老人道,他聽師父說過,修真界從來沒有出現過十五歲后靈根自然覺醒的情況,唯一的可能便是遇到了什么奇遇。

  “那紫柔要是找到仙緣,是不是就可以靈根覺醒了?”少女抓住老人的手,像找到了救命稻草一樣,充滿了期待。

  “要說機緣的話,前幾天我倒是聽登仙樓的老板說,他那里一個侍者居然被一個前輩看上了,并給他開了靈根,收他為門下弟子,你倒可以去那里試試運氣。”老人道,他這話倒是真的,不過,他心里明白,機緣那是那么容易碰到的,他只是希望自己的孫女有一天能夠看明白,他和韓林已經不可能了。

  “謝謝爺爺!”聽了老人的話,少女頓時眉開眼笑,他仿佛已經看到自己靈根覺醒后,和韓林在一起的幸福時刻。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