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12:30:38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九衣
  4. 第二章 北蟄

第二章 北蟄

更新于:2018-03-16 17:31:59 字數:2928

字體: 字號:
  嗖嗖嗖——山林間一道身影在草叢中穿過,勁風在耳邊呼呼作響,夏至步伐穩健,動作如風。

  抬頭看了看天色,一朵晚霞在夕陽邊漂浮。夏至眉頭都快要糾結到一起了,停下腳步,找了一片草叢相對稀疏一點的空地,顧不上擦汗,從包裹里拿出一個舊水壺,咕咚咕咚就是一通猛灌,眼睛四下轉動注意四周的一切動靜,右手上的那根手臂粗的木棍卻是一刻也沒有松開過。

  本以為是一場新奇的世界之旅,現在夏至才發現是個錯誤。之前的預感沒錯,卻沒想到會是如此的艱難。十天了,這十天里,夏至吃盡了苦頭,原本沿著樹林里的小路往回走,誰能想到,半路突然竄出來一只野豬。不懂得內功使用方法的夏至,第一反應撒腿就跑,慌不擇路的跑。龐大跟山似地野豬,變異的?這么大個,夏至嚴重懷疑就算是知道內功的使用方法也不一定能干的過,跑路是明智的選擇。

  一路狂奔連回頭的時間都不敢有,感受著身后越來越明顯的大地震動,夏至倉皇而逃,深一腳淺一腳,狼狽不堪。夏至不是野營愛好者,作為一個現代都市人,完全沒有任何山林行走經驗。高低不平的山路,駁雜纏繞的藤蔓,一腳踩空就是一個大跟頭。連叫疼的時間沒有,爬起來抓起包裹繼續逃命。不經意的時候,內功自主釋放,你能想象一腳踏下去,另一只腳還沒邁出去,整個人就已經飛出去的那種失重感么?不是撞樹上就是重重的栽在地上,身上的衣服早就破爛不堪,渾身青一塊紫一塊。

  不知道跑了多久,不知道方向,不知道時間。當夏至甩了野豬的時候,卻早就不知道自己跑到了哪里。三四個人合抱粗的古樹,一人多高的叢林,枝椏跟藤蔓是整個世界的主題,青色渲染了世界的色彩,郁郁蔥蔥,遠方的視線,似乎有薄薄的霧氣彌漫。

  詭異的是四周竟然無比的安靜,沒有蟲鳴,沒有鳥叫,什么都沒有,只有風吹樹葉,掠過藤蔓的沙沙聲。莫名其妙的夏至竟然感覺到一股陰寒,呼吸聲越來越粗重。一股不安四散開來。

  人都是逼出來的,接下來的日子里,夏至完成了從現代都市到山間野林的過度,渴了就喝山水,餓了采一些果子吃,自從碰到一種奇怪動物幼崽,并宰吃了后,夏至就沒消停過,這動物完全沒有見過。有點像兔子但卻有健壯的四肢和利爪。不管夏至走到哪里,只要碰到就會上前撕咬夏至。一來二去,夏至的本事漲了不少,可身上的傷疤一天天也在增多。

  人在危險的情況下潛力是無窮的,夏至學會了偵查,學會了怎樣隱藏自己,而且經過各種實驗后,夏至甚至琢磨出了一些內功的方法。這讓他的戰力直線上升。經過這些天的研究和實踐,夏至琢磨出來一些不可思議的事情。

  識香!這個名字有點娘的功法。原來用起來一點都不娘,最明顯的就是感知明顯的提升,運行功法的時候,所有感官大幅度的提升,尤其是嗅覺,夏至覺得自己都快成狗了,甚至根據觸感,聲音,味道等等感官的信息能在腦子里模擬出一個模糊的影像。

  安全系數倒是提升不不少,好幾次都是靠這敏銳的感觸躲過致命的危機。

  ......

  一陣輕風吹來,正在喝水的夏至突然放下水壺,鼻子在空中迎著風吹來的方向狠狠的抽動了幾下。有味道,這種味道...從來沒有聞過,腐爛的味道,似乎有點不同。夏至忽然猛地站了起來,一雙眼睛劃過一道精芒,神情激動不已。這,這是人的氣息。

  收好水壺,身子微微蟄伏,拿好木棍。認了認方向,向前奔去。大概跑了半個時辰,周圍的樹木,草叢漸漸的稀疏起來。夏至心里陣陣激蕩,終于要出去了么。

  嗅了嗅空中的味道,夏至放緩了腳步,步伐變得輕盈起來,落地的聲音漸有漸無,眼睛不住的撒向各個方向,緊了緊手中的木棍。就在這附近么?夏至心中喃喃自語。

  用木棍撥開面前的草叢,一件破爛不堪的衣服碎片映入眼簾,斑斑血跡早已干澀。夏至眉頭皺了皺,看了看地上深深溝壑,似乎是很鋒利的武器劃出來的。

  跟著四周的線索漸漸的走到一個山洞口。洞門口外圈明顯撒了什么粉的痕跡,跟血液混合在一起干巴稱砣了。運起功法全力感知洞內的情況,半天,夏至輕吐了一口氣,出了腐爛味道,沒有任何聲音和味道,而且感知里也沒有任何危險的訊號。于是夏至提著木棍,小心翼翼的邁進洞去。

  跟想象的不同,洞內一目了然,沒有太大的空間,除了一具腐爛的尸體外沒有任何別的人。走近了看,尸體是個男人,渾身衣衫殘破,血肉模糊,尤其腹腔處,隱隱能看到里面的各種器官。“呃...”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場面的夏至跑到洞外就是一陣狂吐,吐得膽汁都出來了。

  待稍微緩過勁兒后,夏至重新走進洞內。

  ‘恩‘?這是?剛才注意力都在尸體上,無心觀察別的,現在進來發現,原來這山壁的根角處密密麻麻寫了許多字。全部都是繁體漢字。仔細閱讀后,原來這人叫閩重,是河陽閩家之人,因少年時的一時激憤,憤然離家,在外漂泊二十年。對于當年的沖動,早有悔意,卻一直因為一些原因不能回家,臨近死亡,覺得甚至遺憾,希望后來之人能幫忙把其脖子上的銘牌送往其家族。一身之物當做報酬,到閩家后還可以在要一筆酬謝。

  河陽?這是什么地方?夏至滿頭霧水。不過人死為大,入土為安。你也算是我在這個世界上見的第一個人。如此緣分,這忙我幫了。想到這里夏至一抱拳,按照前世的禮節做了一番,:“前輩,你也算是我見得第一個人了,既然有這樣的緣分,這樣的緣分不容易,你放心,銘牌只要我活著就一定幫你送到地方。你安息吧,一路好走。”說完就是深深的一個鞠躬。

  半晌,夏至在洞外的空地上給閩重立了一個墓碑,用木頭做成的,上述:河陽閩重長眠于此。想了想又在右下角添了幾個字,夏至必踐其諾!忙活完,夏至站在墳前思緒漫天,不知道另一個世界家人都怎樣了,若是有朝一日是否我也像閩重一樣,死后連個收尸的人都沒有。想想這些,突然之間有些索然。原本見到人的興奮心情也煙消云散。

  夜里,山風微涼,夏至打掃了山洞,原本腐爛的味道也早就被山風吹散,點起篝火,拿出收集的果子吃了起來。吃完趁著火光,整理下包裹,一把小刀,作料的小竹筒四個,舊水壺一個,換洗的衣服一套,鞋子一雙。這些都是原來夏至的娘為夏至準備的,這些天一路逃命,倒是掉了不少東西,現在只剩下這些了。看著自己身上破破爛爛的衣服,唉,明天該換一換了,山風中能感受到一絲絲很微小的煙火氣息,想來離出山不遠了。

  把這些東西都歸類收好,夏至拿起一本很薄的古書,說是書,也就寥寥的十幾頁紙張。封皮上的字早就模糊的看不清楚了,里面的內容到是沒毀壞,是一本武技。這對夏至來說簡直有如甘霖。可惜的是里面的東西有點難以琢磨,看不太懂什么意思,只能日后慢慢研究了。除此之外還有一把武器,是應該把劍,通體烏黑,兩邊劍鋒有一條很細的白色刃線,劍柄有點長,劍刃有點寬,沒有劍尖,說是從中間截斷吧,它又有那么長。拎在手里挺有分量,揮舞下,恩,還挺趁手。接著火光,劍身上隱隱有北蟄兩個字。奇怪的劍,姑且叫劍吧。

  到底是熱武器時代的人對冷兵器沒有什么太多了了解,不過這不妨礙夏至對它的喜愛,運轉內功,隨手一揮,刺啦一聲,對面一石頭應聲而裂。讓人喜不自勝。

  收拾完,在洞口設置了一個小陷阱,聊勝于無,好歹有個警示作用,都是自己瞎琢磨出來的東西。握著北蟄淺淺的睡去。

  睡夢中夏至的并不知道夜色里一道道月華扭轉成薄薄白色的光帶飄進山洞被吸進身體,清清涼涼的,仿佛整個身體的細胞都放松了一樣。原本身上今天的磕磕絆絆的青痕也緩緩的消失不見。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