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12:25:03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太古墓主
  4. 第二章始祖陵墓

第二章始祖陵墓

更新于:2018-03-16 15:20:41 字數:3235

字體: 字號:
  第二章始祖陵墓

  還不等所有人從震驚中反應過來,靈姬身上藍光大盛,一股龐大的氣勢蕩漾開來,僅僅只是那股波動,便讓她周圍眾人臉色非常難看。

  只有在旁邊的人,才能夠深切地感受到靈姬的可怕之處。按照這凡間帝國的說法,此時的靈姬那就是驚為天人,對于這些凡人來說就是傳說中仙人般的存在。

  靈姬周身法力洶涌澎湃,攻擊迅速凝結,準備將少帝手下的那些文臣武將全部擊殺。

  靈姬面無表情,極其冷酷,雖相貌極美,如同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但此時她的做法,完全已經將她內心的殘酷,無遺的暴露了出來。

  縱使她貌若天仙,此時對于這些凡人來說,那便是來自地獄的魔鬼,比妖魔鬼怪更為可怕。

  眼看那一眾文臣武將要死在靈姬的手中,發生了讓包括靈姬在內的所有人出乎意料的事情。

  只見掉落在少帝身旁的御龍劍白光大盛,璀璨的光芒散發而出,極其刺眼。哪怕是靈姬,此刻也難以睜開眼睛。

  也不知過了多久,白光慢慢的溫柔了下來,逐漸暗淡,但并沒有就此消散,而是變得非常的柔和。其上流光溢彩,似乎有一股能量,沿著劍身上的紋路流動,神秘異常,玄奧無比。

  而少帝的鮮血沿著御龍劍身上的紋路流進了點將臺中。

  一時間點將臺表面竟然顯現出無比真繁復雜的紋路,其上流光溢彩,一股神秘的能量流轉不停。

  剎那間,整個點將臺形成了一道白色光柱,沖天而起,白虹貫日,正好與天上的太陽,遙遙相對。時間慢慢的遺逝,還是光柱仿佛見到了天空中的太陽之手,也不知過了多久,一道更加璀璨的光柱從天而降,與原先的光柱重合。

  頓時,一股龐大的威壓蕩漾開來,不遠處的靈姬瞬間被這股龐大的威壓壓制,任憑體內的法力,有多么浩瀚,多么強大,但在這股威壓面前,顯得是那么的渺小。

  眼前的情景,讓靈姬內心震蕩,露出了一副極為吃驚的表情。此時的她,心里有說不出的后悔,早知如此,給她一萬個膽子,也不敢做出如此行徑。

  但這種情況又有誰能夠料到呢?只能說她運氣不好,偏偏遇到了這種事。

  過了足足半個時辰有余,光柱才慢慢消散。少帝的尸體以及御龍劍不知所終。

  靈姬感受到那股威壓散去之后,才驚惶未定地站了起來。臉色極其蒼白,站在原地一動也不動,良久之后,才突然的吐了一口鮮血。她好像有什么話要說,嘴唇蠢蠢欲動,但是總是沒有說出半句話來。

  少帝的尸體此時正在一片黑暗之中,唯有身旁的御龍劍散發著暗淡的白色光芒。

  之前靈姬的那一掌,對于尚且是凡人的少帝來說,簡直就是毀滅的一擊。五臟六腑早已被那一掌震碎,奇經八脈早已斷裂,才打通不久的任督二脈,也充滿了淤血。整個人已經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但就在剛才被那一陣白色的光芒籠罩之后,五臟六腑竟然被奇跡般的修復了,奇經八脈也完好如初,任督二脈,也重新被打通。

  少帝的意識慢慢復蘇,又過了少許,慢慢的睜開了雙眼。

  “這?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地獄嗎?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少帝露出了一副極為痛苦的表情,稚嫩的面容都有些扭曲了。

  “嗯?御龍劍?”

  少帝不經意間看到了自己身旁的御龍劍,不由得微微的吃驚。

  少帝四周一片昏暗,他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處于一片虛空之中,不停的墜落,不停的墜落,好像在黑暗深淵中,無邊無際,永遠沒有盡頭。

  在這無盡的黑暗之中,他墜落了不知道多長時間?或許是一天,或許是一個月,又或許是一年。在這黑暗之中,他完全感覺不到時間的流逝,他只感受到了,自己在不停的墜落。

  忽然間,他發現下方,漸漸的露出了一絲微弱的光芒,幽暗昏昏。

  漸漸的,那光芒越來越強,四周的黑暗靜靜的消逝,它的四周逐漸被光明充斥。

  他看見下方有一層幽藍色的光芒,離地面只有約二十丈高,好似一層薄膜一般,又感覺堅硬無比,難以穿透。

  少帝以極其恐怖的速度,撞擊在了那層幽藍色的光芒薄膜之上,激起陣陣漣漪。他身體一瞬間被禁錮在空中,難以動彈分毫。

  而在下一個瞬間,御龍劍也隨之墜落了下來,刺在了幽藍色的薄膜之上,在那一瞬間被御龍劍穿刺得支離破碎,頓然消散。

  少帝的身體也隨之墜落了下去。

  少帝從地面上爬了起來,將御龍劍拿在手中。隨后他又開始觀察這一處地方。

  這個地方大約有方圓三里那么寬廣,高三十丈有余。在他的正前方是一扇非常高大厚重的石門。石門高達二十丈,寬十四丈。門兩旁分別坐落著兩頭威猛、高大、兇悍的石獅子,面目猙獰,銳齒獠牙。

  少帝看見這個地方不禁有些吃驚,心中不由得猜疑道:“這里難道在點將臺的正下方?莫非我還沒有死?”少帝露出一副疑惑的表情。

  隨即他又搖了搖頭:“我身中那恐怖的一掌,如今又怎會完好如初?”

  這一些事情聯想起來,少帝感覺更加的疑惑了。

  “這個地方莫非就是我皇族中世世代代相傳的始祖陵墓?”

  想到這里,少帝已經有些震驚。

  自他登基三年以來,年年都在祭臺上祭拜先祖,沒想到今日不僅神奇地撿回了一條命,更是意外的闖入了這始祖陵墓。

  這如何不讓他震驚。

  這始祖陵墓乃是皇族中的禁忌,非登帝位而不得知。哪怕他已經登臨帝位,卻也是不能夠擅自闖入族中禁地——始祖陵墓。

  “先祖在上,后世不肖子孫紫玉誤闖始祖陵墓,實在是情非得已,望先祖恕罪。如今所做之事,皆是身不由己,冒犯先祖長眠,還望先祖海涵。”

  紫玉跪在那一扇厚重的石門前,拜了三拜。

  “想出去,從上方看來是行不通的了。那只能冒犯先祖,破門進入陵墓之中,方才有可能出去啊!”

  紫玉對著大石門又是抱了抱拳。

  “這么大的石門,估計有一百了吧!這么重,以我一人之力,恐怕還難以打開。雖然我才剛剛進入二階不久,但此地乃是我皇族始祖陵墓,皇氣濃郁,可助我一臂之力,墓氣森森,以我皇族中禁忌功法修煉,卻也非凡,因為定能夠一日千里。”

  此地對于紫玉來說,雖然是修煉的絕佳之地,但畢竟此地沒有任何食物,能不能堅持到那一天還未可知。但如今也只有此法可行,多少也只能夠拼一拼了。

  “天墓決,以先天之力,逆天而行,引墓之氣,以修我身,以淬我氣……”

  紫玉當機立斷,將御龍劍插在了石頭筑的地面的縫里,便在此地,開始修煉。

  始祖陵墓數百年來匯聚皇氣,墓氣之濃郁,超乎常人所想象,這一點在紫玉剛剛開始修煉的時候便深切的體會到了。

  平日天墓決對他幫助已然是非常大了,此刻這始祖陵墓之中,修煉天墓決,更是如魚得水,一日千里。

  “御龍決,御龍千離,以我皇血,入我皇氣,醍醐灌頂,氣沖九霄……”

  此刻紫玉將皇族兩大秘法同時運行,御龍決主引皇氣,天墓決主引墓氣,同時吸入體內,在有無上禁忌功法,這兩種力量與靈氣融合一體。

  此法甚是危險,將三種不同的力量融合一起,若有一點差池,都將功虧一盡。輕則修為盡廢,重則就此隕落。

  古往今來,不同力量之間乃是相互排斥的,無一例外。紫玉此行可謂是危險至極,破天荒的頭一次。但這也是迫不得已,終歸是一死,那何不在最后拼搏一把呢!

  此刻在紫玉的丹田之中,靈力為主,與皇氣墓氣周旋,形成一個漩渦。

  而在丹田的正上方,懸掛著三把虛幻的小劍,其中一把小劍正是御龍劍,劍身散發著紫色的光芒,由此劍輔助,快速的吸收著天地靈氣,第二把劍則是散發的金色光芒,吸收著皇氣,而最后一把劍,則呈現出黑色的光芒,吸收著這始祖陵墓中的墓氣。

  但以紫玉如今的修為,還難以達到內視的地步,當然難以發現丹田之中的異變。這種奇特的,壯觀景象,也就難以一睹真容了。

  三大法訣,三大靈劍,以紫玉為中心,吸收著三種不同的力量,那力量漩渦,以丹田為中心,擴散于其外,最后在紫玉頭頂上方,形成一個巨大的三色旋渦,仿佛匯聚著無邊無盡的力量,引入紫玉體內。

  整個場景,蔚為壯觀。

  這種奇遇,千年難得一遇,恐怕數百年來,歷代先帝,都未能夠有如此奇遇。這已經完全超出了紫玉的預料。

  如此一來,那從這里出去的可能性,便已經由原來的一成,提高到了八成之多。

  紫玉此時已經完全沉醉在了這種修煉的享受之中,與此同時,在那深處隱藏的危機中慢慢的向他襲來。

  原本被插入地中的御龍劍突然紫光大盛,沖入了力量漩渦之中,打破了三種力量原有的平衡。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