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18:22:44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邪道血仙
  4. 第一章 背叛

第一章 背叛

更新于:2018-03-18 15:58:53 字數:3268

字體: 字號:
  一輛銀白色的法拉利上,一個面容清秀的小鮮肉坐在后排玩著手機,而一個帥氣的男子正滿臉陰沉的開著車。

  “凌峰,你這到底是要帶我去哪?”

  小鮮肉看著窗外,林立的高樓大廈早已不見了蹤影,取而代之的是一棟棟老舊的拆遷房,一個個拆字鮮紅又刺眼。

  “辰風,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瞞著我?”

  劉凌峰原本陰沉的臉開始緩和。

  “你說啥呢!我沒事瞞你什么了?”

  辰風不解,他搞不明白自己的好有為什么突然問自己這么一句話。

  “辰風,你真的沒有什么事情要和我說嗎!”

  劉凌峰情緒有些激動,就連握著方向盤的手都開始暴出一條條青筋。辰風都看見了,但是他卻還是不明白發生了什么事。

  “我有什么做錯了嗎?為什么你這么激動。”

  “沒事,車沒油了,我去弄點汽油,你在車上等我一下。”

  劉凌峰平復了一下心態,隨便找了個理由下車,在不經意間將車門從外面鎖緊。

  “今天他發了什么瘋?”

  辰風沒有質疑劉凌峰的怪異,靜靜的在后排玩著手機,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辰風的手機開始受到了干擾,畫面不停的閃爍,此刻距離劉凌峰下車已經過了將近一個小時了。

  “他怎么還不回來!車門怎么鎖上了!”

  辰風發現似乎發生什么變故,與此同時,辰風渾身上下開始不停的瘙癢,仿佛有什么東西要鉆出來一樣。

  “怎么可能!這還沒到月底呢!”

  辰風驚恐了,因為他不止感覺到身體的異動,就連他的意識居然都開始模糊了起來!

  “劉凌峰!你騙我!”

  辰風掙扎著想打破前擋風玻璃,卻偶然間發現儀表上顯示著油量充足。

  “為什么!”

  辰風將手中的手機當成了搬磚,一把將玻璃邊角砸裂,而后一腳踹碎了玻璃,爬了出來。

  “砰!”

  辰風剛剛爬出一半的身體,一道微弱的聲音響起,一枚子彈準確無誤的打在了他的右肩膀上,留下了一個透亮的洞。

  “啊!”

  強烈的痛楚讓他的意識差一點消散,身體的異變也越來越快,一只血紅色的犄角竟然長了出來。

  “狩獵小隊!又是你們!”

  伴隨著犄角的形成,辰風逐漸恢復了一些體力,立刻脫離出出車廂躲在了背面。

  “凌峰,怎么樣,我沒有說錯吧。”

  一棟七層小樓的樓頂上,一個中年人正拿著一個望遠鏡觀察著辰風的動作,他就是狩獵小隊的老大。而在他背后,劉凌峰癱坐在地上,雙眼中透露著一種失望。

  “為什么!我們從六歲就在一起玩耍,到現在已經十幾年了,可結果他一次都沒和我說過……”

  “這并不怪你,血獸這種東西只會在十歲之后才會逐漸顯現原型,十三歲才開始進食鮮血,你和他在一起這么多年,能活到現在,可見他并沒有傷害你的意思。”

  中年人伸手做了一個手勢,不遠處的三道人影同時起身,直接從樓頂跳了下去。

  “不過既然身為血獸,就要做好接受血獸命運的準備,那就是死!”

  跳下樓的三道人影并沒有摔在地上,而是如同一個彈簧一般彈向了辰風所在的地方。

  “明光一斬!”

  中間的那個人影是一個中年人,手中銀光一閃,一道十幾米長的長刀突兀的出現在半空,而后一斬,堅固的法拉利直接被一劈兩半。

  “人呢!”

  另外兩道人影分別是一男一女兩個年輕人,他們來到車的背面,一個巨大的洞出現在眼前。

  “老大,不好了,那家伙已經逃進下水道了。”

  “下水道!怎么回事!對面的觀察手怎么一點消息都沒有!”

  “報告!C位觀察手被襲殺,一擊斃命!”

  “怎么搞的!難道這里不只有一頭妖獸!”

  小隊長有些惱怒,原本計劃好的獵殺地點竟然被曝光了,下水道何其復雜,想要找到一只血獸談何容易!

  “給我抄家!我要知道他家里都藏了多少人的鮮血!”

  中年人一聲令下,周圍不停有人消失,隨后他緩和了一下面容,對著劉凌峰笑了笑。

  “凌峰啊!從現在起,你就是我們狩獵小隊的正式隊員了,高興不?”

  劉凌峰抬頭看了看,臉上并沒有出現小隊長希望出現的笑容。

  “可是你沒有說想要殺了他!”

  “這……你剛剛也看到了,他可是血獸,殘害了多少人你可曾知道?”

  劉凌峰沉默了,血獸吸食人血是事實,倘若真的是這樣……

  一個陰暗的角落里,一個下水道的蓋子一下子被打飛了出去,而后一個怪異的生物從中爬了出來,那是一個人形,頭上長著三根血紅色的犄角,一顆獠牙由上而下掛在嘴角,一雙眼睛一顆正常一個猩紅無比。

  “血……我要血!”

  這個生物正是辰風,此刻在他面前是一個殺豬的攤子,在攤子旁邊有滿滿一大盆的豬血。辰風看的眼睛都直了,右手忍不住的摸了一把口水,經過變異,此刻的右手已經變成了一個干枯的爪子,猙獰又恐怖。

  “血……給我血!”

  辰風忍受不住了,整個人如同一個瘋子一般沖向殺豬攤,旁邊的路人被他恐怖的模樣嚇得亡魂大冒,有些膽大的居然拿出了手機開啟了直播。

  “血!”

  辰風一頭扎進了呈滿鮮血的盆子里,大口大口的吞咽。不僅如此,他頭上的犄角竟然也在吸收著鮮血。至于攤主,早就不知道跑到那里去了。

  “爽!”

  經過血液的滋潤,辰風的右手逐漸開始膨脹。

  “還要更多!更多的血!”

  辰風恢復了一些神志,根據他的計算,想要恢復原狀最起碼還需要三大盆鮮血。

  一聲聲警笛聲響起,三四輛警車直接將辰風堵在小攤里。

  “里面的怪物聽著!馬上投降!不然我們……啊!誰打我!”

  “你他么傻啊!怪物能聽得懂中文啊!拿麻醉槍啊!”

  兩名警察雖然有些搞笑,但是行動卻不慢,兩桿麻醉槍直接架了起來,而其他警察也開始舉起手中的麻醉槍,十幾只麻醉槍對準了辰風。

  “不要開槍!我無意傷人,只不過是中了一種病毒,需要大量鮮血!”

  “師父,他會說話!而且也會中文。啊!怎么又打我!”

  “你哪來的廢話!抓了他上交國家科研院沒準還能拿到大筆獎金,還說什么說開槍!”

  十幾名警察似乎都明白這一個道理,就在辰風剛一露頭,一發麻醉劑直接打中了他的肩膀。

  “中了!上啊!”

  領頭的警察第一個大叫,手中電棍帶著一路的電火花沖進攤子里,其余的警察也都興奮的沖了出去。此刻在他們眼中,辰風不是怪物,而是一顆搖錢樹,抓住了他,這輩子吃喝無憂了!

  “你們……滾!”

  辰風開始惱怒了,這些人竟然絲毫不給自己活路,而且竟然還想拿自己換取獎金,這些人罪不可赦!

  辰風一眼就盯上了第一個沖出來警察頭頭,整個人直接撲了過去。

  “滾!”

  辰風在空中一個旋身一腳將他手中的電棍踢飛,而后一腳踢在了他的腦袋上。

  “麻醉槍!麻醉槍!一只根本不夠,給我射它!”

  警察頭頭捂著腦袋不停后退,頭上的警帽早已經不知道踢到哪里去了。

  “你們給我等著!”

  辰風憑借著血獸強大的身體拼著挨了幾次電擊硬是沖了出來,消失在大街小巷里。

  “都愣著干嘛!給我找到它!找不到誰也不許下班!”

  警車陸續開走,辰風則躲在旁邊巷子里的一個大木箱子里頭,麻醉劑的效果開始發揮,再加上剛才的幾次點擊,辰風此刻不僅腦袋昏昏沉沉的,就連左半邊身體都有些發麻。

  “為什么!凌峰怎么會和狩獵小隊的人扯上關系,而且還出賣我,我們可是十幾年的兄弟啊!”

  直到現在,他都不相信自己的摯友劉凌峰竟然會出賣自己,此刻家是沒辦法回去了,狩獵小隊的人肯定已經包圍了那里,劉凌峰此刻也不能相信了,想來想去,一道靚麗的身影浮現在辰風的心頭。那是他從小到大親密的女朋友,每一次無論自己做了什么她都不會對自己生氣,而是不斷的安慰自己。在他的身邊自己似乎永遠都是一個孩子一樣,可偏偏她又比辰風小了一歲。

  “瀧月,我現在只能相信你了。”

  辰風撐起身體,從晾衣架上偷了幾件衣服將自己的身體包的嚴嚴實實的,如果沒有人仔細觀察的話根本就不會有人認出來。

  瀧月所在的小區距離辰風此刻的位置足足橫跨了半個市區,等到辰風到達的時候已經是夜幕,辰風費力的爬進小區,而后整個人如同蜘蛛一樣爬上了高樓,而后打破了三樓的臥室的玻璃。

  “怎么回事!”

  客廳內,一名青春靚麗的美少女正看著如今當紅的電視劇《老九門》。臥室的異響將她吸引了過來。

  “啊!~”

  打開臥室門,瀧月就看到了滿臉是血的辰風,再加上此刻辰風的頭上又長出了三根肉犄角,瀧月差一點沒暈過去。

  “瀧月!我是辰風!”

  “辰風!你怎么變成這個樣子了!”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