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2-12 17:40:41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魔法千古大陸
  4. 第三章 紫色漩渦

第三章 紫色漩渦

更新于:2018-03-16 13:10:28 字數:2809

  彼血法師一口答應,騎著白色神駒快馬而來。沒到夜幕降臨已到宮殿,見到陛下跪下。

  威廉陛下微微一笑,扶起彼血,說:“客氣什么,朋友一場!”

  彼血沒有笑,嚴肅的說:“至于這件事,我一定為你做得圓圓滿滿!”

  “明天開戰,你好好休息吧,閑話少敘!”陛下不想多說,“我已派手下去傳信,明日一早開戰!”

  彼血很想問為什么這么急,想了想還是沒有問,肯定有陛下的原因。這個時候南部雖有五萬精兵,卻是疲勞狀態,加上自己強勁的法力,雖有只有一萬精兵,勝算極高。

  “那我好好休息吧!”彼血說完退下,士兵帶著他到指定的房間休息。彼血幫陛下,其實有預謀的,想讓斗風國自亂,然后下手殺滅,這樣一來勝率大大增加,打著這個如意算盤才這般勤快,一應便到。

  陛下全以為彼血是自己生死之交,全心幫忙,無其他打算。

  …………

  南部領袖大衛接到戰書,一驚,對陛下說:“北部這不是自取滅忙嗎?”

  “北部只有一萬精兵,我們南部五萬精兵,到底打什么算盤?”詹姆斯陛下說,“難道尋求鄰國幫助?我聽說彼血法師與威廉是生死之交!”

  “不到一天時間就請到,不可能!”大衛道,“看明天什么情況再說吧!我有把握!”

  “有你這句話我便放心了!”陛下不想多說,說什么也沒有用,打勝明天一戰才是所要。

  “在下退下!”大衛抱拳退下回房。這里的禮節和中國古代君臣的禮節有幾分相似。

  …………

  大衛六點起床,整理好隊伍,一共一百排,每排五百人,威威武武的走向戰場。

  在大衛旁邊的彼得將軍說:“威廉這么急開戰?”

  大衛想了想說:“其中必有原委,我也不知道,到戰場才說吧!”

  朝陽緩緩爬出來,放出耀眼的光芒。

  走了許久,大衛看向前方,只見北部士兵已井然有序列著隊伍,等著他們走來。大衛見帶頭人穿著白色的巫師袍,騎在雪白的戰馬上,握著透明的水晶魔杖,異常美麗。

  大衛一驚,這就是傳說中魔導師彼血。

  彼血舉起魔杖,士兵像猛虎下山般沖殺出去。

  大衛下令,南部士兵如潮水般涌出去。南部的五萬士兵很快把北部的一萬士兵殺得七七八八。

  彼血騎在白駒上,仿佛無所事事的看著,不采取任何行動,看著士兵被殺完。

  南部的五萬精兵如巨濤般掩蓋過北部士兵,北部士兵像病人般不堪一擊。一萬和五萬相戰,再強也是敗。

  大衛帶著還剩四萬士兵來到彼血面前,說:“你再怎么不可一世,我看也不可能一人殺四萬精兵吧!”

  彼血笑了笑,不屑一顧的說:“足矣!四萬精兵只不過是眼前烏云,一吹則滅!”

  彼得聽彼血這么說,對大衛說:“彼血會禁咒,未必沒有十足把握!”

  “禁咒又如何,奈何得了四萬精兵,可笑!”大衛十足必勝的把握。

  大衛下令,士兵圍起彼血,大衛對著彼血說:“你還是認輸吧,即使你是神人,也不可能活著走出!”

  “我不想浪費你的時間,來吧!”彼血舉著水晶魔杖,風塵仆仆的樣子,笑道。

  “據說彼血自高自大,今日一見果然!”大衛舉起屠龍劍,揮下,士兵像潮水般掩蓋過彼血。

  五分鐘,彼血的戰馬被打成肉醬,卻不見彼血。大衛見了大為吃驚,對彼得說:“彼血呢?”

  彼得指向北部,膽顫的說:“我耳邊見一陣風呼過,仿佛見白色的巫師袍呼過,應該在那里!”

  大衛轉頭看去,什么也沒有。大衛看著前方,前面模模糊糊起來,地面卷起風沙來,如同龍卷風般卷來,颶風一停,彼血站在颶風中央,颶風像漩渦般散開。風塵仆仆的彼血揮動魔杖,口中念念有詞。

  天空中白云凝聚,驟然變成黑色。烏云旋轉起來變成漩渦,漩渦中噴出巨光,普照著四萬士兵。四萬士兵看著漩渦,一臉茫然,士兵安然無恙,毫發未損。

  大衛看著天空中的漩渦,不知彼血使用什么魔法,從未見過,問彼得:“你可見過這魔法?”

  “不曾見過,好像聽過父親略說過,這是不可饒恕的禁咒,只是玩弄人魔法!”彼得松了口氣般說。

  漩渦中的巨光旋轉開來,變出五顏六色,圍繞著士兵轉。士兵們膽顫心驚,亂了起來,像一窩螞蟻團團轉。

  大衛拿出插在腰間的小魔杖,相比水晶魔杖小得多,會魔法的戰士都備著小型魔杖。指著喉嚨,聲音數倍擴大:“鎮靜,迷幻術而已!”

  亂成一團的士兵聽大衛這么一說,很快鎮定了下來。沒想到狂風吹過,塵土從地卷起,戰馬嚇得前肢仰起,士兵身體自然而然向后傾,雙手緊緊勒住馬繩。

  天空中五顏六色的巨光像關掉的電燈般頓時消失不見。天空頓時烏云密布,漩渦依舊不知疲倦地旋轉,形成的漩渦突然一陣爆炸,剎那間發出數倍巨光,刺痛著士兵的眼睛,眼一陣麻痹,看不清眼前何物,朦朦朧朧一片。

  彼得明確想起這禁咒看似弄人,其實不是弄人。想和大衛說已來不及,只好快速伸一只手掩住大衛雙眼,同時另一只手掩住自己的眼睛,才沒有被這禁咒刺傷眼睛。

  士兵亂了起來,精兵與精兵胡亂相撞了起來。

  如同巨雷的聲音響徹精兵的耳邊,“不要動!”這是大衛的聲音。

  精兵勒住馬,停了下來,雖然看不見眼前何物,但耳朵還是聽得出是大衛的聲音。

  在一百米遠的彼血微微一笑,揮了揮水晶魔杖,放出巨光,射向漩渦,黑乎乎的漩渦電閃雷鳴。

  精兵的眼如同撥開了烏云,奇跡般看得清眼前何物,這是彼血使用魔法的效果。

  精兵望向天空,雷電噼噼啪啪的響著,漩渦由黑色變成紫色,昭示著恐怖已經開始。彼血已使用另一個魔法。

  “這是什么魔法?”大衛問彼得。

  彼得確實不認識這一個魔法,吃驚的搖了搖頭。

  大衛知道此時鎮定才是萬全之法,再次喊道:“鎮定!”這兩個字如同雷響般在士兵耳中響起,士兵表面雖鎮定,其實心早已亂成一團,膽顫心驚,從未見過這般景象。

  紫色的漩渦沖出黑色的魂魄,拿著刀槍,飄飄忽忽,在空中形成陣勢,如同士兵般站著,在天空中俯視著士兵。

  彼血此時莫名其妙的哈哈大笑起來,笑聲響徹天空,所有士兵為之一顫。

  大衛此時也心慌了,喊道:“撤退!”

  士兵向南部快速撤退。

  彼血笑聲更大,仿佛嘲笑著這愚蠢的撤退。輕輕動了動魔杖,天空中魂魄逐漸變得真實,穿著他們的服裝,與他們一個模樣,向他們沖殺下去。

  對沖下來的精兵分不清敵我,很快自個人與自個人打起戰來,四萬精兵不到十秒鐘兌減一萬。面對這一些幻想,精兵們如何看得出!

  大衛手握住屠龍劍砍殺著向他沖來的士兵,對彼得說:“殺出一條路來,我倆沖出去!”

  大衛和彼得千親萬苦才殺來,回頭一看,只見精兵瘋狂地廝殺著。

  天空中的紫色漩渦一亮,電閃雷鳴起來,霎時間下起狂風暴雨——那是酸雨。下到每個士兵中,盔甲糜爛,肉像雪般融化,留下一架架骷髏,一動不動立在這里。

  殺出去的大衛和彼得沒事,看著精兵一個也不剩,此時不知所措,想到此不知如何向國王交待。

  “你們回去吧!”彼血道,“我不殺將領和將軍!”彼血如同一陣風消失這里。

  和平魔法學院的所有學生不知天空此景所為如何,驚訝的一直望著,直至漩渦消失。

  “這是什么?”愛麗絲驚訝的看著消失的漩渦,驚道。

  “不知道!”威廉道,“好像北部贏了!”

  愛麗絲從驚訝中露出笑容,道:“贏了就好!”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