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2 19:38:24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英雄聯盟之修仙篇
  4. 趙信的身世之謎

趙信的身世之謎

更新于:2018-03-17 08:08:17 字數:3133

字體: 字號:
  那嘉文三世這些年在宮里窮奢極欲、荒淫無度,都成了半個廢人了,沒跑出兩步就氣喘吁吁了,本以為已經逃出生天了,剛想蹲下休息片刻。豈料剛一回頭就看見趙信那如地獄修羅般的身影竟無視塔的存在,正從光圈里往外趕,而那些光圈也完全沒感應出他的存在。

  “真是見鬼了。”剛想蹲下的身形一下子沒反應過來,一個踉蹌差點摔了一跤,頓時嚇的魂飛天外豈能有休息的道理忙穩住身形有繼續向前跑去。

  趙信那好像也不是一般人的跑,看上去動作也不快可每輕輕跨上一小步都有數丈之遠,箭步如飛。

  嘉文三世看到剛還在后面一大節的趙信才幾個呼吸的功夫都到了近前了,眼看再有數個呼吸的時間就要趕上自己了,一顆心早就沉到了谷底。

  可就在這時候天空忽然傳來一聲類似鳳凰的長鳴,這一聲鳴叫聲音異常的高亢,就像要劃破長空。

  趙信一聽這叫聲腳步明顯一頓“是他?”

  而這時嘉文三世聽到這聲鳴叫,一下子像抓到了救命稻草,剛那驚魂未定的模樣神采了不少“太好了,太好了是華洛……”

  “看來最不想發生的事終究來了”趙信心中暗想著,腳上的動作也停了下來。

  沒多大功夫就見的天上有個小黑點,正在朝著他二人的方向接近,正是嘉文三世嘴里說的那叫“華洛”的。

  華洛是一只鷹,準確的來說是一只戰鷹,想當年趙信第一次見到這鷹的時候還是十幾年前剛來到這德瑪西亞城的時候,那時這鷹還不像現在這樣子,那時只不過是一只類似公雞模樣的動物,當時大家都還不知道他是只鷹,也不會飛,只是很奇怪后來怎么變成鷹了讓人很費解。有人說他是什么神獸,有人說他是鷹和母雞生的雜種,各種說法都有……

  這鷹是奎因的,鷹人幾乎都是寸步不離的,看來奎因來了,趙信心中想到不知道是一個人還是還有其他人。

  說奎因就要說到德瑪西亞的軍事體系了,德瑪西亞主力軍分為三個部分,每個部分都有一個響當當的頭領。三個部分分別為“鋼鐵軍團”“翼騎軍團”“光控軍團”。三軍以鋼鐵軍團為首,鋼鐵軍的每個是兵的身體都猶如鋼鐵一般堅硬,以身體蠻橫出名,這翼騎軍就以身體的輕巧靈動聞名,而這光控軍則靠他們修煉的高深莫測的法力立于三軍。其中“翼騎軍團”也是當然趙信任“鎮軍將軍”時所帶領的軍團,這些士兵在趙信手里也訓練過一段時間。當然還有后加入的“暗影軍團”“龍騎軍團”……有的是專門負責暗殺的組織,有的則是雇傭兵都不是德瑪西亞的主力軍。

  這鋼鐵軍的頭叫蓋倫,光控軍的頭叫拉克絲,這翼騎軍的頭就是這天上正向下俯沖鷹的主人奎因了。

  這鷹倒是有些靈性,沖到了嘉文三世的頭頂上一個勁的盤旋,嘴里還發出一聲聲的長鳴,就像示意趙信不要亂來一樣。

  趙信也只是戰在了原地靜等鷹的主人到來。

  果然沒過多久,前方一個身穿鎧甲手持寶劍的人正邁著沉穩的步伐向這邊一步步的走來。

  趙信定睛一看“怎么是他?”或許這是趙信最不想面對了人,不是因為趙信懼怕他的厲害,而是他是趙信在德瑪西亞城唯一一個視為兄弟的蓋倫。

  來人走近了,只見寬大的腦門略顯突出,濃密的眉毛略顯的上挑,高高的鼻尖上反射出些許的光芒,下巴和腦門到過來也看不來別扭之處,來人標準的一副“國”字臉升高略比趙信高上一點,身上的鎧甲不知道什么材質做的黝黑,領口袖口間還穿插著暗黃色。手里的劍更像是大刀,看不出來刀鋒卻異常的笨重寬厚。

  嘉文三世趁趙信停下來的功夫一下在跑到了來人蓋倫的身后,死死的抓著蓋倫的后肩膀“蓋倫來的正好,你救駕有朕回去定重賞你,給我抓住趙信……”

  蓋倫好像沒有理會嘉文三世的意思徑直的向趙信走來

  “你怎么回來了?”趙信問道

  “我們大軍在行到一半的時候,在路上看見了一個諾城的探子,便把他抓住,嚴刑拷打了一番,他說你要謀反起初我還不信,可一連碰到兩個探子都這么說,所有我就回來看看了。”

  蓋倫說話聲音渾厚有力,剛剛還滿身男子氣概的趙信與之一比,不知不覺就娘了三分,可能是因為蓋倫天生就是為正義而生吧。

  趙信沉默不語

  “說吧”蓋倫接著道

  趙信和蓋倫兄弟多年知道蓋倫的意思,是讓他說自己反嘉文三世的原因。

  趙信對蓋倫的性格很了解知道他不可能念在自己是兄弟的份上就把嘉文三世交出來的這也是剛剛他明明可以早一步追到嘉文三世卻停下腳步等來人出現的原因,因為趙信怕來人里有他,而在他面前殺了嘉文皇帝,這會讓他和自己拼命,趙信怕他們兄弟之間有這一天。

  趙信本想拿下嘉文三世之后再告訴他然后將其殺了好讓人死的瞑目的,現在也只好先告訴他了。

  趙信手中長槍指向躲在蓋倫后面的嘉文三世道:“你這賊子可知道‘召無極’和‘召子續’”。

  嘉文三世顯然沒想到趙信會有此一問,愣了下然后眼睛直直的盯著趙信問“他們和你什么關系”

  趙信緊咬鋼牙從口中蹦出幾個字,“他們就是我的祖父和我的爹”。

  召無極是嘉文一世統治小半個瓦諾蘭后莽荒邊界的地方,諾克薩斯派來攻打嘉文氏的一名大將,因為對先帝特別忠誠,所以很是得諾克薩斯的新一代皇上的信賴也就是哥倫布斯的大皇子。命他為先鋒大元帥平定亂世絞殺叛賊嘉文氏,當時嘉文氏還有創出三大奇陣,所占領的地方還沒成為德瑪西亞國,但嘉文氏長年的招兵買馬手里大將人才輩出,個個不是善茬。由于諾克薩斯這邊對嘉文氏的兵力估算錯誤加上嘉文氏本就是軍事善于用兵,這仗打了足足一個月有余,召無極一介武夫最后被嘉文氏引入了叫“落日峰”的山谷活活給困死了。

  這仗打的應該說是諾克薩斯大獲全勝了,因為嘉文氏死了小半將領,諾克薩斯才死了一名大將而已,可這樣也讓諾克薩斯快活不起來,像召無極這樣的將士世間難尋,死一個就少了一個,召無極死后德萊氏向皇帝請旨封為“忠國候”還特賜姓氏“趙”

  “召”在當時是個小姓,一般都是小部落才有的姓氏,召無極都被封候了小姓自然也就不能再用了,應該找個配的上的姓氏。“趙”就不同了,哥倫布斯的原配就是姓趙,也就是當時的太上皇后的姓氏,正好與其同音所以召無極也被改為趙無極了

  召子續是趙無極的兒子趙信的爹因為父親死了特向皇上請旨攻打嘉文氏,皇上念其忠孝,封為副元帥和當時一個叫厄加德的元帥再戰嘉文氏。也是這一仗后諾克薩斯放棄了對嘉文氏的進攻,才有了又來日益強盛的德瑪西亞國。

  嘉文氏所在地是莽荒的邊界,離諾城萬里之遙,每次攻打都勞民傷財,子續也步了召無極的后塵,不過可不是他爹那樣風光大葬了,落下當時還沒斷奶的趙信和他娘相依為命。

  要說趙信和他的一身本領還要從一本秘籍說起,諾城皇帝看趙家功勞不小,先后戰死兩人,所以賜給趙信一本先帝當年修煉的功法,其實原先是兩本的被嘉文氏偷去了一本,這兩本也是上下冊,后來只剩下這一本了也就沒多大用了,皇上命宮中是侍女抄了多本賞給下面的一些武將研習,趙信的這本就是其中的一本手抄本。

  這書有上下兩冊,上冊多以打坐運氣調息和一些心法口訣為主刀槍棍棒的篇幅很少。下冊是陣法為主附帶一些符箓術,書名為{奧義真經}按道理說這是本道家的經書,他的出處以無從知曉,但絕對是世間罕有的奇書了。

  趙信自小他娘就跟他講他父親和祖父的死因,要他莫忘血海深仇,好好練武將來為父親和祖父報仇。

  趙信打小就聰明伶俐,一般的武功招式一學就會,也很得德萊氏的喜愛。有什么不懂的趙信也去拜訪德萊氏。趙信也很刻苦無論刮風下雨十年如一日的練習,就練到了角斗場上人們看到的那樣的勇猛了。

  一天據諾克薩斯探子來報,嘉文二世偽裝成商人在角斗場看“絞肉大賽”。皇上聽了本想將其擒下,可這時德萊氏說:“將嘉文二世擒下,德瑪西亞中還有嘉文三世,到時他們守著城池開啟‘火塔陣’我們不是還是沒辦法拿下德瑪西亞。”

  皇上說:“愛卿有和妙計不妨說來”。

  “不如我們把目光放長遠一些,寧人打入他的內線,先破去他的‘火塔陣’再攻他城池還不是易如反掌,嘉文二世看來對‘絞肉大賽’很感興趣,我們就……”。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