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6 00:47:02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纖雨纖瀧
  4. 最初與最后的回憶(一)

最初與最后的回憶(一)

更新于:2018-03-18 09:51:06 字數:2035

字體: 字號:
.?

.在這熟悉而迷茫的天空下,其實有許多我們所不知道的‘人’和‘物’。他們是我們身邊的存在,卻也不是我們身邊的存在。明明在一起的理所當然,卻又說不出的朦朦朧朧。也許,我們都是‘不同的人’吧!

.『你說,為什么我們的天空不一樣呢?』這是一個躺在河堤草坪上的青年提出的,這青年身邊只有一團白色的物體!似乎是一只寵物。那他究竟是在對誰說話呢?自言自語?

.『因為我們是‘不同的人’。』某個神秘的聲音突然冒出來回答了一句。這聲音帶著些許漠然,但從這輕柔的聲音中聽的出聲音的主人是個異性。

.『不只是你和我吧,你和他們的天空也不應相同罷!擁有洛神之賦的你…早已注定了你不可能平凡一生。』依舊些許冷漠,似乎并不愿談起這話題。

.『‘不同的人’、嗎?是啊。冥界的天空怎么可能和這地方一樣呢?!茗,可以和我說說那片天空是什么樣的嗎?』青年緩緩坐了起來,伸出手寵溺的在那團白色寵物身上撫摸著。而他也安逸的挪動了一下身軀,剛好可以看出那是一只純白的雪狐。

.『非,我知道你很想記起過去的你,可是,那對你是一種傷害。那樣,你會恨我的!而且,那個你也不會希望我告訴你的。所以,別逼我了,好不好…』〖如果可以,我希望受到傷害的是我。只要你快樂,就好了。〗茗再沒了那漠然的語氣,有的只是一種憂傷…她、很在意他吧…

.茗所說的非便是故事里的男主人公。全名宇非,一個十六的青年男生。六歲父母出車禍雙亡,跟著奶奶洛顏一起生活。所幸父母生前開了一家跨國大公司。由于宇非年紀還小,便是由唯一的親人,奶奶在管理。而公司里面也有些父母生前交好的下屬,都盡心盡力的輔佐宇非的奶奶一同經營。所以這些年公司的生意也一直保持著平穩的狀態。而宇非,作為宇家唯一的繼承人,從小到大也沒有辜負奶奶的期望,無論是學習還是做事,樣樣都是非常優異。為人處世也早熟的讓人有些吃驚…記得他十歲大的時候便代表著公司談成了一筆出國的大生意,為公司贏得了一位大客戶。成為了公司的總經理。試問這樣的孩子心智得需要多穩重?!但,也許也因為他的過于早熟才使得他十六歲大了卻連幾個玩伴都沒有…但即使如此,他還是這樣過了十年…而且背后的這個他,也許誰都不知道吧……不過,話說回來,咋們的總經理為什么會獨自一人在這樣偏僻的地方呢?一身休閑裝,短寸的頭型,一張清秀的臉。躺在這河堤草坪上。更像個鄰家男孩般。

.『茗,別這樣!我不問就是了。』〖我知道,你不愿意我受傷害。我都懂…我,又何嘗不是呢!〗知道她不開心了,他也覺得心里很不是滋味,似乎不開心的是他自己般。他、也很在意她...

.兩人都陷入了沉默……

.清風緩緩地拂過草堤,那過膝旳草被風拂過如同浪潮般,煞是好看。加上某個帥氣的男孩兒,將此地印成了一幅絕美的風景圖…

.過了許久,茗打破了這沉默…

.『非,好不容易的一日假期你不會就如此浪費在這里了吧?』茗的語氣中帶著無奈,帶著心疼…是啊,〖我心疼你,總是不顧一切的努力著,為了家人,何時想起了自己。十年,自我見到你那一天,你就一直為了你父母留下的事業所操勞,明明你這個年齡段應該是快樂的童年,卻讓你如此,好不容易你昨日給了自己一日假期。〗他有他的堅持,所以她無奈。只是他的堅持卻讓她如此心疼。如同那時一般…

.『茗,我累了,讓我睡會兒。等會兒叫我好嗎……』聽著他的聲音越來越弱,似乎已經沉沉的睡去。……

.她輕輕的應了一聲。她知道他已經睡著了,他如今只是個普通人,可是他的累,卻比那時的他更累…至少那時,他強大,不曾為了工作或是應付他人心機而煩惱。

.突然…在宇非的身旁,一陣淡淡的白光閃現,似霧茫般,將宇非籠罩在其中。

.『落,是你,對嗎…即使,過了萬世的輪回,你還和那時一樣,總為別人著想,為了他們卻是連自己都不顧…如此的你,讓我好心疼。記得嗎,那時,我們相依相偎。那時,你也輕撫我的臉龐。那時,你還叫我茗兒…』

.說著說著,霧中竟傳出了啜泣聲…隱約看清,霧中有一只纖細的手輕輕的撫過宇非的臉龐,那么輕,那么溫柔,仿佛怕這熟睡中的人兒醒過來…『落,我該怎么辦?我該告訴你嗎?我真的不想你受傷了,如果可以,我就想這樣陪著你就好了。不管怎么樣的你我都愛…』她如此愛他,甚至超過了愛自己,無論自己多委屈。只要不讓他受到傷害,她都會忍受…因為她愛他。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就這樣,她就這樣一直待在他的身旁訴說屬于他們的回憶…直到他悠悠醒來。

.『唔~茗兒,我睡多久了?』剛醒來的他揉著惺忪的睡眼。連自己對她的稱呼不一樣了都沒察覺到。卻不知引起那伊人心底的波瀾壯闊。

.『落?』那不確定的聲音里帶著多少期待。是你嗎?

.『落?誰啊?茗,你說的誰吖?剛才我睡著了有誰來過嗎?』不知緣由的他,猜測。卻不知,他的話讓她心涼了一半。

.『是啊,怎么可能是呢。盡管他是他,他也不再是他了。』多少的失落。充滿無盡的憂傷,仿佛連空氣都隨著變得壓抑。『你睡了兩個小時,現在已經是十點了。要去哪兒玩?』再度變回了那個冷漠的茗。

.『兩個小時嗎,嗯。陪我去海邊走走吧。自從爸媽走以后,我已經有好長時間沒去過了。』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