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18:26:51
  1. 愛閱小說
  2. 歷史
  3. 帝道無術
  4. 第一章

第一章

更新于:2018-03-17 17:40:10 字數:2488

字體: 字號:
  "哼,忘情公子,老夫勸你還是乖乖將赤霄劍交出來,不然..。"略帶嘶啞不屑的聲音從一個身著黑色長袍的老者口中說出。一襲青衫的少年持劍傲立,嘴角的血跡順著銀色面具緩緩流下,衣衫也多次被老者的掌風撕碎,強忍著痛楚,輕哼一聲:"五寡老人,你未免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吧?"說罷,少年的眼神逐漸詭異起來,喝道:"颶風第一式:風噬浪云。颶風第二式:風起天下。颶風第三式:風隨心欲。三式疊加:風起云涌。"少年說完便執劍向五寡老人隨手一劃。劍招并不華麗,也沒有磅礴地氣勢,但這劍招卻好像渾然天成般,仿若與這天地融為一體。五寡老人瞳孔驀地睜大,看著眼前這看似輕描淡寫的隨手一劍,來到他的眼前。嘶?五寡老人的脖脛突兀地出現一道淡淡的鮮紅血絲,五寡老人倒地,死不瞑目。青衫少年看著五寡老人滿是驚恐的臉,銀色面具下的嘴角流露出一絲淡淡的不屑,輕聲低喃道:"這就是江湖嗎?有意思。"隨后輕輕一躍,消失在了原地。百邪山莊,一個三年前突然出現的江湖組織。這個組織專門賣情報與刺殺,實力深不可測。明面上,是一個喜歡身著灰色長袍的中年人打理,但是據中年人說他自己不過是百邪山莊的管家,而百邪山莊的少主外出游歷天下。而這個理由其它江湖組織都不相信,直到忘情公子出世,百邪山莊發布消息稱忘情公子君忘情便是本莊的少主,而且還廣邀江湖豪杰作客百邪山莊。百邪山莊。軒宇亭。一個身穿白色錦衣的少年巍然坐在亭中,他面前擺著一方桌案,旁有一鼎小香爐,幽幽的檀香正裊裊升起,沁人心脾。而桌案之上則為一把百年桐木筑成的九弦琴,少年手指修長,白皙的指尖輕撫琴弦,叮咚泉吟,高山流水之意迎面襲來。良久,白衣少年抬起頭凝視著軒宇亭外的綿綿細雨,眼神頗為復雜,他原本是一個出生于**世家的天之驕子,爺爺是戰功赫赫的開國元勛,大伯是正國級的中央**,三叔是手握重權的封疆大吏,父親是百強企業的董事長。但是自己一覺醒來什么都變了,變成了才出世的嬰兒。這里是千元**,正處于亂世。"世子,他們來了。"一道沙啞中帶點恭敬的聲音響在少年耳邊。思緒被這一聲提醒拉回,收回視線,淡淡道:"這是江湖,只有忘情公子,沒有梁王世子。"中年人恭謹地低下頭,沉聲道:"是,少主。""都來了嗎?"君忘情隨意地問。"受邀地勢力都到了。""哦?看來你做的不錯嘛。"君忘情挑了挑眉,玩味道。中年人誠惶誠恐,"少主,屬下不敢有任何不軌之心。"君忘情收斂笑容,淡聲道:"我知道,因此你還活著。"說完便不理會中年人額頭滲出的冷汗,徑直向大廳走去。"呵呵,歡迎各位應邀作客百邪山莊。"一聲淡笑傳入眾人的耳里。尋聲望去,只見一個身著白衣,帶著銀色面具的少年邁步走進大廳,身后跟著那個喜歡穿灰色長袍的中年管家。君忘情直接做到上位,端起一杯清茶,輕抿一口,便不再說話。而站立在身后的中年管家則呵呵笑道:"我家少主游歷歸來,此番邀請各位的目的是為了互相認識認識。"在場的眾人心里則冷笑不已,叫我們來百邪山莊就是為了互相認識?不過誰也沒有提出來,畢竟在場的都是聰明人。氣氛就這樣沉默了很久,終于一聲咳嗽打破了尷尬。九陽樓的樓主輕聲咳了一下,才說道:"既然少莊主說邀請大家是為了互相認識,那么少莊主為何戴著面具,不肯以真面目示人?"齊刷刷的目光射向君忘情,等待著他的回答。君忘情沒有動怒,甚至連一絲緊張都沒有,語氣依舊平淡:"因幼時頑劣縱火,導致面目全毀。故從小帶著面具。"九陽樓樓主成開尷尬一笑:"呵呵,對不起,提到少莊主的傷心事了。"君忘情嘴角勾出一絲自嘲,淡淡道:"無妨。年幼的頑劣也算給自己提了個醒了。"成開摸了摸頭,尷尬的不再說話。君忘情看見成開這副樣子,嘴角微微一翹,畢竟誰都喜歡老實又忠心能力又強的手下。心里已經琢磨著如何將成開收服。"好了,少莊主。你找我們來到底有啥事?別繞圈子了,直說吧。"一個相貌粗獷,帶著幾分豪氣的中年漢子大聲道。君忘情掃視了一圈,見他們個個都望向自己,便不賣關子,索性直說了:"各位都身在江湖,也都知道處于亂世中的江湖的混亂。天下四分,大殷,大商,大齊,大周五國戰爭不斷,牽連甚廣,而江湖人隨心所欲慣了,沒有什么制度約束,所以我邀請大家來百邪山莊便是商討此事。"君忘情見眾人似在沉吟,猶豫不決。便趁熱加了把火:"當然,這盟主的位置自然是誰的實力強誰得。而且這盟主也不能為所欲為,起到的作用也只是調解各方勢力所產生的矛盾罷了,亂世中的江湖,是要有人出來扛大旗啊。"君忘情知道他們一定都會同意的,畢竟盟主的位置很讓人眼紅啊。果不其然,萬民宗的宗主率先同意,接下來九陽樓,天一門等各大勢力一一同意。君忘情嘴角勾起一抹滿意的弧度。而身后的中年管家看著大廳里各大勢力的首領臉上露出喜滋滋的表情,心里一陣不屑,想世子爺是何許人物,會讓你們占便宜?君忘情與眾人商議了一會,決定三年后舉行盟主選舉。完后眾人都相繼告辭離去。君忘情看著空蕩蕩的大廳,心情一陣愉快,對著站在身后的中年管家說道:"說吧,這三年發生的事情。"君忘情半瞇著眼睛聽完管家匯報的情況,笑著說:"很好,繼續加快人手,將他們安插在各大勢力中。呵呵,有這一步暗棋,我的局才能繼續布下去啊。"中年管家眼中滿是敬畏,小心翼翼地問道:"少主,您要待多久?"君忘情眉頭一皺,忽而嘆了口氣道:"父王對外稱我因遇刺受傷而在護國寺修養一年,所以我只能呆一年,畢竟京城的形勢可以左右我的布局。"中年管家點點頭,又問道:"少主,那您有什么打算嗎?還有三年后的盟主選舉,我們百邪山莊真的不參加?"中年管家心里有些不甘,畢竟以百邪山莊的實力足夠榮登盟主之位的。君忘情呵呵一笑:"我要潛入各大世家,探聽虛實。"又深深地看了一眼中年管家一眼,冷聲道:"你以為盟主的位置就那么好做嗎?哼,讓他們斗個死去活來,暴露自身的實力,百邪山莊躲在暗處觀望,不是很好嗎?"看見中年管家冷汗直冒,語氣漸漸緩和,意味深長地說:"百邪山莊的神秘才是他們忌憚的原因吶。"中年管家擦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低頭說道:"屬下知道了。"君忘情看了一眼若有所思的中年管家,便大步離開了,臨走前還不忘囑咐道:"記住有事情通過百曉樓告訴我。我的指令也會通過百曉樓傳達。"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