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13:03:53
  1. 愛閱小說
  2. 短篇
  3. 探病雜記
  4. 第一章 發病住院

第一章 發病住院

更新于:2018-03-16 13:58:15 字數:1528

字體: 字號:
  漫長的暑假,炎熱無情地肆虐著,人待在室外待在室內都是熱。我家沒有空調,只好熬著。只盼著暑期早點結束。

  有一天,妻悲傷地說:“你快去看看,大嬸住院了,病很重,不知能否挺過這次……”

  我的心怦怦直跳,問道:“什么病?怎么就這么嚴重?一定得去看看!”

  二附院里,大車小車摩托車停滿了一大片地方,只留出一進一出兩個通道。走進住院部,兩棟高大的樓房靜靜地立著,幾排高大的樹木遮天蔽日,幾個病人在樹蔭下艱難地挪動著步子……整個住院部就像被死神降臨前的恐懼壓抑著,使人心里又擔心又害怕。

  我和妻上了B棟六樓,問了一個值班護士后,就匆匆向622室走去。這時,剛好從里間出來一人,是大叔。我們急忙喊道:“大叔,嬸怎樣了?”大叔推開門,讓我們進去。

  病人躺在床上,頭上身上插著各種管子,巨大的痛楚使她沒有一點力氣,只是兩只眼睛看著我們,算是跟我們打招呼。我們的心更沉重起來。

  “急性胰腺炎發作……昨晚一碗飯剛吃完,胸口突然就疼,疼得大漢直冒。看到苗頭不對,就趕快送醫院來了。醫生說,可能是急性胰腺炎——現在好多了。”大叔說。

  我們把牛奶蘋果放在一張桌子上,大叔叫我們喝礦泉水。另一張床上,一個男病人靜靜地躺著看電視,他的家人躺在一邊看手機。

  “小謝,喝水吧!”大叔對那個看手機的人說,“這是我侄兒和侄媳婦來了,你坐過來,一起吃東西。”

  說實話,在這樣的病房里,要吃下一點東西,是需要勇氣的。且不說醫院里的病菌和病毒,但看這奄奄一息的病人,就讓人難于咽下一點食物。

  我們和小謝說了一番客氣話,忽然聽到后面床上傳來病人的哼聲。小謝走過去問怎么啦。只見老謝示意要起來,小謝趕緊把他扶起來,讓他靠著枕頭斜斜地躺著。

  “病人睡久了,要轉個身——總是一個姿勢躺著,也很累。”大叔說。我們也附和著說了些這一類的話。

  “謝老伯,什么病而住在這里?”我問。

  謝老伯說:“我的是膽總管結石,現在做了摘除手術……一個禮拜了,刀口還沒有愈合。你看,管子里還有淤血流出。”

  “現在好些了嗎?”

  “好些了!再住下去,我快瘋了。受苦受累不說,還花錢,拖累年輕人。你看,他為了照顧我,不得不停下自己打的那份工。”老伯悲傷地說。

  “老伯,別這樣說。你的身體恢復健康,年輕人花點錢也是高興的。誰沒個大病小疼,特別是老年人,一病二疼也是難免的。誰不會老呢?”我安慰說。

  “人老了就是不值錢。”大叔接著說,“不能為家里掙一分錢,還動不動這個病那個病。上個月我從這個醫院出去,現在老伴又進來了。上次我花了兩萬多元,這次老伴又交了六千元,又該年輕人頭大了。唉,老不中用啊!”

  “一號床,交兩萬元錢,去辦好入院手續。”一位護士推門進來,對大叔說。

  大叔顯出為難的神色說:“昨晚剛交了六千,現在又要兩萬,為什么?”

  護士耐心地解釋說:“病人消炎后,可能要做膽囊切除手術。——你的家人都到齊了嗎?叫他們一起來簽字。”

  大叔說:“還在路上——也快到了。兩萬塊錢,我沒有,能不能等他們到了之后再交……”

  “你先去辦住院手續,別急,錢稍后再交也行。我們還要對病人再進行觀察,能動手術時我們會告訴你。”護士說完就走了。

  “我們交了兩萬塊錢,昨天醫院又催我們補交錢。這種病,真花錢!”謝老伯說。

  我安慰大叔說:“不要急!錢不夠,我有,我帶了銀行卡來。我們先去辦住院手續吧。”

  來到一樓掛號室,寬闊的大廳里人頭攢動,來就診的病人真多。掛號的人排起了長隊,人們都焦急地等待著。我們排在后面,看見有人插隊,隊伍里有人憤憤起來。我們耐心地等待著,大廳里十分混雜吵鬧。等了一會兒,我叫大叔上樓去看護,留我在此排隊。

  看到人員擁擠,醫院又開了兩個窗口。隊伍一下子短了許多,我心里稍微寬心了些。

字體: 字號:
下一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