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5 04:09:34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天魔雄霸
  4. 第二章 離開?(上)

第二章 離開?(上)

更新于:2018-03-18 19:57:31 字數:2116

字體: 字號:
  轉眼天就亮了,朋興也起來了,就在他把眼睛睜開了那一剎那,他發現父親不見了,他又仔細觀察了房間,又在書桌上發現了一封信,和一把小刀,那把刀是父親的傳家寶。朋興連忙把信拆開,想要看到信的內容,而信的內容是這樣的:

  孩子,想必你已經看到那把刀,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肯定以為他是一把普通小刀,事實上這把刀是一把魔刀,也許你并不知道什么是魔刀,但你肯定知道魔力吧。魔刀與普通刀的區別就在于魔刀里面有魔力,正是這個不同之處,才使魔刀和普通刀的差距拉大,至于這把刀威力有多少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它比你現在修為好上幾倍,至少它可以保你一命。不過很抱歉,父親無法陪著你了,剩下的就靠你的造化了。還有父親希望你能更改名字,名字父親已經幫你取號了就叫蕭晨嵐。還望你不要怪父親擅自更改你的名字。還有,在桌上我給你張地圖,希望對你有一點用處好了,朋興你該上路了。此外,你必須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麼恐怖,不過你必須殺死一只10年魔獸,獲取他們的魔環,才能使自己變得更加強大。這張地圖的正中間便是目的地。。

  看到此信,朋興的眼珠終于不自覺的掉了下來。可這又有什么用呢?外面的世界何止之大,并且蕭晨嵐在那里,根本沒有人會幫他。因此,哪怕他知道自己孤身一人,但卻憑借著一股初生牛犢不怕虎的勇敢,硬是離開了家。

  一路向北,很快他就踏上了官道,蕭晨嵐雖然年齡還小,但為了達到獲得魔環的目的,他早就開始做準備了。在他那小小的背包中,除了一身換洗衣服外,還有一些干糧。

  公爵府和魔界城都位于魔界帝國中北部,而蕭晨嵐選擇去獵殺魔獸的地方,就在魔界帝國北部,與魔界帝國接壤的魔獸大森林。在這片幾乎占據了一個行省大小的森林中,生活著種類繁多的魔獸,其中不乏超級存在。

  如果有人知道年僅十一歲的蕭晨嵐,在沒有師長陪同的情況下竟敢孤身前往魔獸大森林,一定會被他的不自量力所震驚。一個魂技也沒有的他,就算是遇到了十年魔獸也未必能夠戰勝啊!

  大路筆直,蕭晨嵐延著路邊快速向前走著,他雖年幼,但畢竟已經是十級魂士,比一般成年人體力還要好上許多。

  一邊向前走著,蕭晨嵐極目遠眺,如果仔細看就能發現,他那雙深藍sè的眼眸瞬間變得更加澄澈,隱隱似有光暈流轉。

  而隨著魔力的提升,視力還在不斷的進步之中。正是因為身體隨著修為增加而出現的變化,也令他越發堅定了父親所說的話,魔魂師,一定要成為一名魔魂師。

  “爸爸說,如果我能夠擁有一個魔環,那么,我就是一名控制系戰魔魂師了。我的魔力并不差,天賦差,我就用比別人更多的時間努力修煉。”

  在這份堅定的信念支持下,蕭晨嵐一邊前行一邊修煉,渴了,就找些山泉水喝,餓了,就吃點隨身所帶的粗餅。除了趕路就是打坐冥想,以他的年紀,一天時間竟然能趕路三百里,不得不說是個奇跡。

  他身上只有七個銀幣和五個銅幣,花錢極為節省。

  自從魔界大陸與rì月大陸之戰結束后,大陸經過數千年衍化,貨幣完全統一,一金幣等于十魂幣等于一百魂幣。

  小時候,母親為了讓他吃的好一點,偶爾會帶著他悄悄溜出公爵府,在外面的樹林里找一些果子和野菜吃。所以小雨浩認識的植物種類相當不少。很多時候,他甚至連最便宜的粗餅都舍不得買,就在趕路的過程中從路邊樹林里找些吃的。

  蕭晨嵐終究是第一次出門,盡管有地圖的指引,但他還是不可避免的幾次走錯了路。還是在不斷詢問路人的情況下,才重新找到了正確的路徑。

  正所謂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幾天下來,他自己都覺得學到了不少東西。少了公爵府中的壓抑與束縛,心情也好了許多。一路行來所見到的新奇事物令他興奮不已。他畢竟還小,身體恢復的也快,趕路不覺疲倦,反而像是脫離了籠子的鳥兒,在母親去世后,第一次有了快樂。

  “已經走了六天了,應該就快要到了吧。”蕭晨嵐小心翼翼的看著手中紙繪的地圖,再看看道路兩旁樹影所指引的方向,他斷定,自己距離魔獸大森林已經很近了。

  抹掉額頭上的汗水,蕭晨嵐走進路旁的樹林,找了個樹蔭處剛要坐下來冥想恢復體力,突然,淙淙的流水聲傳來,頓時令剛要坐下的蕭晨嵐興奮的跳了起來。

  有水,就意味著可以改善生活了啊!

  閉上雙眼,蕭晨嵐靜靜的聆聽那流水聲傳來的方向,很快,他就認準了方向,小心翼翼的樹林中前行。他的小心并不是因為樹林中的地面不平,而是怕衣服被荊棘劃破。這還是媽親親手為他做的。

  不到兩百米,他就找到了自己的目標,一條寬約三米的小溪,溪水清澈見底,清冽的溪水帶來一份舒爽的清涼。

  蕭晨嵐歡呼一聲,迅速脫掉衣服,一下就跳入了只有不到兩尺深的溪水之中。上次洗澡還是兩天前呢,兩天的趕路,早就令他一身的汗漬,在這清冽的溪水中洗個澡簡直是再舒爽不過的享受。

  洗了個痛快,當他重新上岸的時候,整個人都有種煥然一新的感覺,心中暗想,反正也快到魔獸大森林了,就在這里先好好休息一下。

  他換上包袱里的干凈衣服,將之前的臟衣服在溪水中洗好,晾在樹枝上。然后又掰了一根長約三尺的樹杈。

  右手從后腰處摸出一柄連鞘短刃。短刃大約有一尺二寸長,刀鞘呈墨綠sè,是用堅韌的皮革做成,蕭晨嵐也不知道是什么魔獸或者是動物的皮革。他只知道,這柄短刃是父親的禮物,一直被爸爸拱若珍寶,直到爸爸走前的一刻,才將這柄短刃交給了蕭晨嵐。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