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7 16:48:26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仙塵巔峰
  4. 第一章逆天重生

第一章逆天重生

更新于:2018-03-16 12:03:08 字數:2651

  “滴動力系統檢查完畢,飛船各部也已經檢查完畢,是否確認跳躍“.“確認跳躍”。

  “好的,主人。開始充能,滴!充能完畢。5秒后開始跳躍,5、4、3、2、1,開始”

  嗖的一聲,只見無盡黑暗的星空中閃現出一縷強光。

  “滴滴滴。。。不好、空間風暴,緊急啟動能量護罩。不好能量護罩損失1%、10%、20%。。。90%啊能量護罩破碎.....滴滴滴飛船戰體損壞70%、主引擎損壞90%,滴滴準備彈射跳躍。”

  砰!

  璀璨的星空再次平復,時間長河在不斷的流動。

  ....

  迷失大陸,大秦國,青州張家。

  “逸少爺,你終于醒了,你都昏迷了兩天了啊。”迷迷糊糊當中張逸聽到耳邊傳來俏弱的聲音。

  睜開眼,映入眼睛的是古色古香的房屋以及一位大約12歲左右的俏弱女子。

  “額,這是哪。”張逸無神的喃喃自語道

  “少爺,少爺你沒事吧我這就去叫大夫”俏弱少女一臉擔心,雙手緊捏著衣袖急切的問道。

  “額,沒事你出去吧,讓我靜靜就可以了”由于沒弄清楚這是什么地方,張逸也不敢在亂說什么,趕快打發走這少女。

  “真的,少爺你真的沒事那我出去了”少女本還想說些什么,但是看到張逸不賴煩的擺擺手,于是就只好走出門,并輕輕的把門帶上。

  “嘶!好痛。”一張稚嫩的小臉因為疼痛而變得猙獰。

  腦中突然出現一股記憶,張逸緩緩的接受這股記憶。

  原來張逸靈魂附身的這個少年是大秦國青州武林鑄劍世家的三少爺,前不久和他的父母,在回家的半路上遭遇一群蒙面黑衣人的襲擊,父母為救少年戰死,而少年被一老奴拼死救回家,不過少年在這次襲擊中受傷昏迷,正好被張逸的靈魂注入他的身體借尸還魂成功。

  靠在床上,張逸開始整理這股記憶,記憶中顯示張逸此時所在的是一個古代的封建社會,而且也不在地球聯邦已知的星球了。

  “看來,我竟然趕上了時空穿梭”張逸又些無語,想象自己也是倒霉,好不容易能夠擁有一架自主的五級宇宙飛船,自己去外太空探險,結果卻遇上了空間風暴。

  “不過,也不算太壞,還多了十年的壽命,而且這個世界好像還是個武俠世界啊,里面還有內功,這可是我前世夢寐以求的啊”想到這些,張逸郁悶的心情也變得開朗起來。

  “恩,看看自己這個家族,自己的父母都是江湖一流高手,咦不錯有人罩著,恩!竟然都死了。哎!這孩子真倒霉,不過放心,等我練會武功,必定會手刃仇人的。”

  “恩,還有個大伯和三叔,也是一流的高手,呀!自己這個張家還挺厲害啊,勢力竟然遍布整個青州啊,好好!”整理完記憶之后,張逸心中舒了一口氣。

  這個世界還是挺大啊,人口也不少啊,就整個青州來說就有幾千萬的人口,而大秦國可是有二十八個州啊。

  “不過這個世界還真混亂啊,江湖廝殺天天都有啊,看來要有個好武功傍身啊,還好這記憶有一篇內功心法,看看是什么?

  太陽之精,太陰之華,二氣交融,化生萬物。先天紫氣,古人善采咽者,久久皆仙。其法秘密,世人莫知。即有知音,苦無堅志,且無恒心,是為虛負,居諸而成之者少也.....”

  “這什么玩意啊”張逸的臉色頓時跨了,對于他這個24世紀的人,這古文只有那些文學大師才去學習,而他哪懂這些啊。

  無奈,好不容易有個內功心法在面前,卻不能學習。

  “既然不能學,就等以后在學吧!哎!”隨即張逸準備起身了,感到身體有些不暢快。

  隨后張逸下了床,在屋內做了套24世紀的體操,熟悉一下自己的這幅身子,畢竟靈魂剛融合沒多久,身體還沒習慣,中有些別扭。

  看著窗外,太陽漸漸遺落西邊映出一片紅云,紅霞相互照應,讓人不知不覺沉迷其中。

  “咕咕”突然腹中傳來一片叫聲,原來已經一天沒進食了。

  于是張逸走出臥室,來到院中,張逸突然開始觀察自己所住的這座院落,院子不大也不小,前后左右也都有一百多步,中間種著一顆玉榕樹,四季各異,每一季結一次花,是他父親在他沒出世前從錦州引來的。

  如今正是秋季到來,玉容樹已經有不少的花蕾成長,一個個花骨朵兒閉合著如同少女羞臉不愿見人一般,同時火紅的葉片圍繞著一個個花蕾,看著直叫人賞心悅目。

  張逸這出院子叫玉榕院,也不知道是不是根據那可玉榕樹而得名的,是他年初生日的時候,他大伯給他的。

  玉榕院處于張逸家族大觀園偏西朝東,這里與他父母所在的居所不遠,走一會兒就到了,可惜現在再去那邊就只剩他一個人了。

  想到這,張逸暗嘆一聲長氣。收回目光,想到自己還餓著肚子,于是就快速向外走去。

  剛出院子,就迎頭遇見一清瘦少年和一綠杉少女,少年手中拎著一食盒。

  記憶中張逸知道這少年是專門負責給自己送飯的奴仆,名字叫張小江,而這少女就是張逸剛醒來在他身邊的少女,專門負責他的起居,小名叫阿彩,是他母親親自給他挑選的丫鬟。

  “少爺,你身體還沒好,怎么就起來了啊,趕快回去躺下。”阿彩看到張逸來到院子外,連忙跑到他身旁,一臉緊張的樣子的說道。

  “沒事,好了阿彩,你看我的身體已經沒有什么大礙了,連續在床上躺了幾天,我的身子馬上就要秀了,正好肚子有些餓了,于是就出來找些吃的。”張逸連忙向阿彩擺擺手,臉上露出無奈的神色,對于這丫鬟他也不好說什么,畢竟少女是關心自己。

  “對不起,少爺,小的該死,沒有及時把你的晚膳送來”。張江一聽到張逸說餓嚇的雙腿就要跪下。

  “好了,不怪你,干什么下跪,我有沒怪你,以后不要動不動就下跪,你知道了嗎,”張逸看到張江要給自己下跪,一雙笑臉突然就變色顏色,畢竟張逸作為24世紀的地球人,對于這個古代世界的行跪之理還不怎么熟悉,現在突然就因為自己的一句話就給自己跪下,這讓張逸感到十分的別扭。

  “怎么還楞在哪里,還不趕快把飯菜送到屋里去,想餓死你家少爺啊”看到一臉感激表情又有些不知所措的樣子,張逸和他半開玩笑到。

  “哦,好的少爺,我這就去”張江看張逸一臉微笑的樣子,并沒有生氣,于是趕忙把食盒送進屋里。

  而張逸也在阿彩雙手幫扶下走進了臥室,回到臥室,看到桌上的晚飯,做的并不豐盛,一盤蔥拌豆腐,一盤素炒豆芽,在加一湯和一碗白米粥,湯是人參做成的,彌補自己的元氣。

  由于餓極了,看到食物也沒多說什么,就坐在桌旁開始吃了起來,雖然很餓但張逸吃飯卻慢爵細咽,看來是身體的本能的習慣。

  慢慢的,張逸將晚飯吃完,此時外面也以及黑了,張江將食盤收拾干凈后,向張逸告罪后就離開了。

  而張逸因為無聊就來到書房,在阿彩點亮燈后,拿起一本書看了起來,還好記憶中已經學很多的字,這本書現在看起來也不困難,看了一會兒,張逸感到困倦,可以自己傷剛好,于是在阿彩的服侍下洗完臉和腳,走到床躺下,不一會就進入了夢想。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