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1 07:34:49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輪回圣祖
  4. 第二章 冷家家主的路

第二章 冷家家主的路

更新于:2018-03-18 10:37:00 字數:3126

  隨著一天天的過去,春去秋來,轉眼已經過去了三年。

  而小冷輝也已經三歲了,三歲的小冷輝遺傳了他父親的劍眉,他母親的挑花眼,長著高挺的鼻梁,人們看到他的第一眼,肯定覺得他是一個女孩子。

  而此時的小冷輝正在冷家后院與侍女們玩捉迷藏。

  “小少爺,你在哪啊?”侍女蒙著眼,慢慢挪移喊到。

  “在這,在這,秋葉姐姐,我在這,快來抓我啊!”小冷輝一邊在秋葉面前跑著,一邊高興的喊著。

  “在左邊,不對,在右邊,又到了左邊了……”其他侍女都在一旁附聲喊到。

  “小少爺,你別跑啊!”秋葉一邊喊著,一邊繼續找小冷輝。

  而在屋檐下,柳馨依偎在冷凌飛懷里,溫柔而擔憂的說道:“我還是很擔心輝兒的身體啊!他在娘胎時便受了傷,這不知道會不會對他的未來造成影響,他還能不能像這樣快快樂樂的長大!”

  冷凌飛一邊安慰妻子,一邊在與侍女嬉戲的小冷輝,說道:“沒事的,老祖宗都親自為輝兒診斷過了,說輝兒現在只是身體比較弱,以后修煉會逐漸沒事的。”

  “嗯!我相信老祖宗不會騙我的!”說到老祖宗,柳馨明顯放松了不少。

  冷凌飛只是無奈的搖了搖頭,“老祖宗是什么人,會去騙你嗎?”冷凌飛想著。

  “可說來也奇怪,老祖宗平常總在閉死關,可自從三年前小冷輝出生后,老祖宗就很少閉關,說什么這么老了,閉關也沒用了。而且每次出關就第一時間找小冷輝,每一次不是帶著能改變體質的靈藥,就是帶著小孩習慣吃的零食。

  要知道修煉到老祖宗這種層次,能再活幾千年都不足為怪,每次閉關可都是能進步的,可他卻說老了,閉關沒用?而且他可以說是幾天就找小冷輝。從來都沒有見過老祖宗這樣,真是奇怪啊!‘’冷凌飛像是在對柳馨說,又像是在自言自語。

  看著庭院一個在到處亂跑和侍女玩耍,時不時還喊著的胖嘟嘟的小孩。柳馨也是滿臉迷惑的點了點頭。

  庭院中小冷輝依然在與侍女們玩耍,嬉鬧聲不絕于耳。

  而在庭院門口,突然出現一對中年夫婦的身影。中年人看著小冷輝,臉上一會兒高興滿足,一會兒迷惑。

  而中年婦女則在一旁說到:“死老頭,想什么呢!來看一下孫子也在想你那些‘家族的大事’啊!你要不想來就算了,我又沒強求你一定要來,別總擺著一副棺材臉,給誰看啊!”

  中年男子聽后頓時一臉黑線,說到:“什么棺材臉,你說話就不能好聽一點啊!”

  “哼!”中年婦女不屑的哼道。

  中年男子看到自己妻子耍起了小孩子脾氣,只能搖了搖頭,心想到“都五十多歲的人了,還跟小孩一樣鬧脾氣。”

  但他還是說到:“我不是在想你所說的家族大事,我是在想老祖宗的事,你說老祖宗為什么那么在意小冷輝呢?我也沒發覺小冷輝有什么奇特之處啊!可我從來沒見過老祖宗對一個人這樣關心,而且還是一個小孩。”

  “行了,別想了,以你那腦子,再想幾十年都想不懂的,更何況老祖宗做事自有他的道理。你管那么多干嘛!”蘭暮雪沒好氣的說道。

  冷無情只能是苦笑的搖了搖頭。

  “還愣在這干什么,過去啊!杵在這跟一根木頭一樣!”蘭暮雪一點也不給冷無情面子的道。

  “在兒子和兒媳婦面前你就不能給我點面子嗎?”冷無情哭喪著臉壓低聲音的說道。

  而房間屋檐下冷凌飛和柳馨看著庭院門口冷無情和蘭暮雪則笑了起來。

  雖然房間與庭院有點距離,但冷凌飛和柳馨可是武者,聽力何等的驚人,而蘭暮雪也故意沒有壓低聲音,也沒有用靈力罩住,所以冷無情與蘭暮雪的對話他們可是聽得一清二楚。

  冷凌飛和柳馨頓時就笑了起來,平時在外面以冷酷無情的冷家家主,在自己妻子面前這么吃癟,如果讓別的家族看到,肯定嘴巴都是掉在地上了。

  “爺爺,奶奶!”冷無情和蘭暮雪正說著話,小冷輝便沖了過來,一把撞在冷無情的懷里,一雙桃花眼緊盯著他們,滿臉的期待。

  “拿去,貪吃鬼,給你吃的。”冷無情看著小冷輝的模樣,心情便大好了起來,隨手就從儲物戒指拿出零食給小冷輝。

  一邊拉著小冷輝左看看,右瞧瞧。說到:“嗯!小輝有長高了,有沒有聽爹娘的話啊!”

  “有,小輝很聽話的!”小冷輝急忙點點頭說道。

  “真乖,那小輝最喜歡誰啊!”冷無情逗著小冷輝說到。

  “爺爺”。小冷輝毫不猶豫道。

  “為什么?”

  “因為只有爺爺對我最好,我最喜歡爺爺了!”

  “好,好”冷無情笑得連胡子都翹了起來。從儲物戒指中再拿出一些零食,對小冷輝說到:“拿去,這是給你的獎勵!”

  “謝謝爺爺。”小冷輝仿佛早就知道有獎勵一般,雙手早已伸得老高老高了,而此時果然有獎勵,當然高興的喊道。接著,便拿著零食一邊吃去了。

  而其他三人看到這情況,當然是不以為意了,因為冷無情自從來了幾次,每次只要小冷輝說“爺爺最好了”。冷無情就高興的不得了,接著就總是再拿出零食給小冷輝。

  “小輝三歲了吧!”冷無情臉上還帶著笑容說道。

  可見小冷輝的幾句話讓老爺子有多開心了。這仿佛讓老爺子忘了自己的身份,自己只是自己孫子的爺爺而已。

  “是的,父親”冷凌飛點了點頭,說到。

  “小輝是下一任冷家的家主,要開始教他讀書寫字,還要現在開始鍛煉他的身體,為以后練武做準備。”冷無情看著天空,仿佛陷入回憶中,隔了一會兒才說到。“我知道這對一個三歲的小孩有點殘忍,但這就是冷家家主的路!

  四人都沉默了。他們都明白,這,就是冷家家主的路!

  “我想要親自教輝兒!”柳馨沉默了一會兒說道。“親自教?”其他三人都不解的看著柳馨。

  “嗯!我知道自己的時間不多了,我現在只能珍惜一分一秒,把我所能教的都教給輝兒……”柳馨的話越說越小,小的只有自己聽得見。

  但冷凌飛卻一把把柳馨抱在懷里,安慰她到:“你會沒事的!我會去找老祖宗,求他老人家想辦法的!”

  換做以前,冷凌飛當然不會這么說,別說他不知道老祖宗在哪,就算他知道,他也不敢去找,因為老祖宗連家族嫡系的生死都不理,哪會去管一個嫡系的媳婦。所以,他最多只會去找自己的父親,求父親想想辦法。

  但現在當然不同,老祖宗對小冷輝的溺愛程度可是到了嘡目結舌的地步啊!平時在冷家連見一面都難的老祖宗,現在在冷家后院基本幾天就能見到一面。每次來都帶了天地靈藥,但大多給小冷輝,說是為小冷輝改變體質。

  雖說是低階靈藥,到夫婦二人相信,那只是小冷輝還吃不下比較高階的靈藥。因為老祖宗每次帶的靈藥,藥性一次比一次強。

  而冷凌飛和柳馨當然也被老祖宗愛屋及烏,每次來也帶了一些靈藥給他們。在老祖宗心情好時,還會指點他們練功。

  而冷無情和蘭暮雪也在他們討論時悄悄離開了。

  “不管怎么說,我都要親自教輝兒,我想多陪陪他!”柳馨還是堅決的說道。

  聽著柳馨堅定的語氣,冷凌飛是能是無奈的答應,“好,但我要陪著你,我擔心你身體,別累著了,輝兒要是不聽話,我來教訓他!”

  柳馨只是笑了笑,對著小冷輝喊到:“輝兒,過來,母親有話跟你說!”

  “父親,母親”本來在一旁吃零食的小冷輝聽到自己母親的叫喚連忙一路小跑過來,到了冷凌飛和柳馨面前,行了一個禮。

  “大少爺,少夫人,”侍女們也連忙好了過來,向冷凌飛夫婦行了一個禮。

  柳馨把小冷輝抱了起來,而冷凌飛則是點了點頭,對侍女們說:“你們先退下吧!”

  “是”。侍女們轉身退下了!

  柳馨把小冷輝放下,說到:“小輝今年三歲了,按照冷家的規矩,要開始讀書寫字了!”

  “嗯!我會認真學習的!”看著小冷輝那一臉認真的模樣,夫婦二人忍不住的笑了起來。

  當晚,冷凌飛和柳馨在小冷輝回房間睡著后。

  “輝兒睡著了嗎?”冷凌飛看著剛回來的柳馨問到!

  “嗯!睡著了!”柳馨點了點頭說道。

  “難道輝兒真的要現在就開始學習和鍛煉,這對他會不會太殘忍了,畢竟他才三歲啊,本來是應該整天無憂無慮的玩耍的啊!”柳馨心疼的說道。

  冷凌飛點個點頭,說到:“我小時候就是從三歲時開始鍛煉的,老祖宗說,這就是冷家家主的路!”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