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6 10:48:38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花前醉
  4. 第二章 村中、變故

第二章 村中、變故

更新于:2018-03-18 14:44:33 字數:3633

字體: 字號:
  一個人的變化,除了他的親人能看的出來,還有就是他的朋友,在呂睿佳的眼里,劉求真的變了。曾經的他,幾乎不主動挑起一個話題。即使你和他說話,也都用諸如,嗯、啊、哦,這樣的詞來回答。可是這回村的路上,眼前的劉求嘻嘻哈哈,仿佛一個剛出生的孩子,對待萬事萬物都那么的好奇,呂睿佳感到一絲絲的疑惑,但是在呂睿佳的腦海里,劉求全部的改變都歸結到他的奇遇。還有一種可能就是真的被河水泡傻了,泡的性格改變了。。。

  回到村子已經是傍晚了,在劉求眼里,這個村子真的仿佛是世外桃源一樣,黃發垂髫自得其樂。農人趕著牛兒回家,婦人生火做飯。對于劉求這個城里的孩子來說,這樣的景象真的是美極了。他在心里默默地夸贊著村長的治理得當。

  呂睿佳指了指東邊的第一家,那就是劉求的家。劉求順著呂睿佳手指的方向看了看,誒?為什么這么和諧的村子,我家卻這么的不和諧。只見一個婦人,大概30歲左右,雖然是農家婦女臉上卻不見一絲風霜打磨的痕跡,長了個娃娃臉。雖然衣著樸素,卻有著另一種美感。但是這樣的美女卻掐著個腰指著一個蹲在墻邊的男人痛罵。

  “啊?你說你這么大個人,連個孩子都看不住,你呀你,你是他親爸么,你死了得了。”

  這個男人哭喪個臉沒有一句反駁。劉求以為這個女人是在說男人沒看好劉求,讓劉求這么晚才回家。所以沒多想,劉求就開始打量這個男人,大概有40多歲,皮膚黝黑,臉上一道道的皺紋,最可氣的是還有個啤酒肚。

  劉求在原先的世界受夠了原先父母的爭吵,而且在這個世界他們畢竟是劉求的父母,劉求不能看他們繼續爭吵下去。劉求想到這個身體的上一個主人的性格。走道他們跟前,大喊一句“我這不是回來了么,喊啥啊。”

  兩人一愣,看向劉求而后異口同聲“大人說話,小孩別插嘴。”

  劉求無奈,這個劉求在家的地位真低啊。

  劉母走過來跟劉求說“唉,求兒啊,別怪父母跟你喊,是你二哥走丟了,找半天找不到。”

  “哦,那個傻子啊。”劉求道。聽呂睿佳說劉求和他二哥關系特別不好。他二哥總是想親近他,而劉求對于有個傻子二哥特別的反感。劉求總是對他二哥拳腳相加,而他二哥總是傻樂。但是這句話,真的是劉求無意間說出來的,并沒有其他的意思。

  “你怎么說你二哥呢,你給我滾屋里去,屋里有些飯菜,你成天就知道出去野,隔壁家的劉嘉偉都凡階一級了。你還是個普通人,人家一個人能打你兩個。”

  劉求吐了吐舌頭,表示這件事與我無關,跟呂睿佳打了聲招呼,轉身返回屋子。原先最討厭父母說誰誰誰家的孩子這好那好的了。怎么到了這,說話都一個口吻呢。唉。

  這間房子很容易就可以看明白格局,除了一個吃飯的地方,就剩下兩個屋子,一個是父母住。一個是三兄弟住的,當然現在只有劉求和他二哥住。劉求折騰了一天也餓了。看到桌子上的菜,就開始猛吃。吃完也不管桌子上狼藉,回到了自己小屋。

  聽外面的聲音漸漸小了,劉求也因為疲累也慢慢的睡著了。至于手中的那根筆,早就不知道讓他扔在屋子的哪個角落了。

  到了半夜,劉求夢到和自己長的一模一樣的人來索命。他一下就驚醒了。

  “呼,還好是夢,還好是夢。我說劉求大哥啊,你肯定是淹死的,雖然咱倆長的一樣,姓名也一樣,但是我沒有惡意啊。只是幫你完成余下的生命么。唉,算了,繼續睡”

  劉求這邊嘴里神神叨叨準備繼續睡覺的時候。只見村門口,一個白白胖胖,嘴里躺著口水的男子向劉求家走來。沒錯,這就是劉求的二哥劉財。

  就在劉財準備開家門的時候,巨大的喊殺聲傳來,驚醒了許多安睡中的村民,這其中就包括劉求。打擾一個睡著的人一定會讓那個人非常生氣,而打擾一個剛剛被驚醒后睡著的人,那是非常恐怖的。劉求就是這樣。

  “這大半夜的都干哈呢!你搬家也不能半夜搬吧!誰家鬧鬼了吧!”劉求大喊。

  就在這時,一個啤酒肚沖了進來,連忙捂住劉求的嘴。劉母也趕緊走道劉求身邊。劉父小聲說道“趙二狗來了,你不要命了啊。”

  “嗯?二狗?這名字真帶勁,他是誰啊?”

  “孩子,是不是嚇傻了?趙二狗你都不知道了,咱們村外面牛頭山上的大當家啊。趙二狗、趙滿月兩兄弟你不知道么?”

  “哦~~~我知道了,土匪唄。”

  “你小點聲,他們這次來者不善,前一陣子洗劫了好幾個村子呢。”

  “啊?別啊,我這才剛活過來,啊不是,我還沒活夠呢”

  “這孩子真讓人嚇傻了,噓,別說話,村長大人會有辦法的。”

  劉求心想,村長都100多歲的人了,能走道不錯了,還有辦法,不行,我得趕緊想辦法。

  劉求從屋子里的小窗戶借著月光向外看,一些長相惡劣的人正在放火,一些人在用腳敲門,一些人逃命,還有一些人正在向劉求家走來。劉求慌了,說道。

  “爹,雖然咱們見面時間不長,但是我覺得你是個好人,我死過一次的人了,不怕死,你快和娘走吧。”

  “嗯?孩子我知道你害怕,但是你也不能說胡話啊,我都養你16年了。怎么叫見面時間不長?走,咱們趁亂逃出去。”

  他們三人剛要動身走人,誰知道劉求家根本沒關門,三個強盜就大搖大擺的登堂入室,強盜們看到餐桌龐一個白白胖胖的男子在吃著剩飯,其中一個男子笑道“誒?你們看啊,別人看我們都跑,這個胖子還敢慢慢悠悠的吃飯。真有定力啊。我說你呢,胖子,是不是相當個飽死鬼啊?哈哈哈。”

  其余兩個強盜也跟著笑了起來。劉財充耳不聞,依舊笑呵呵的舔著最后的幾粒米飯。

  最先說話的強盜怒道“無視本大爺說話?你是不是活膩歪了,我讓你特么吃,你特么吃。”說著就舉起了旁邊一碗冷飯,摁在了劉財的臉上,直接給劉財摁倒了,劉財終于不吃了。開始哭了。

  另一個強盜諂媚說道“大哥,大哥,別生氣,這個肯定是個傻子,正常人從不跟傻子生氣。”

  強盜頭暴怒,身體仿佛漲大了一號,舉起手中的刀,就給剛才說話的強盜抹了脖子

  強盜頭怒道“你的意思就是我不正常被,對,我不正常,正常誰當土匪啊,嗯,我不正常,我弄死你。”

  看到這么不正常的強盜,還有這么離譜的二哥,劉求再一次的感覺到了,活著,真是一件麻煩的事情。劉求也不躲了,催促著劉父劉母趕緊逃命。掙脫了劉父后,擋住身后的父母,向強盜頭大喊。

  “你,我說的就是你,別懷疑,就是你,你個不正常的人,我不愛活了,求死。”

  強盜頭滿臉猙獰的向劉求走來,拍拍劉求的肩膀說道

  “小伙子,你們家的人都挺有意思啊,派兩個孩子來當墊背的,我偏不,我就先殺你身后那兩個老的,我讓你看看父母如何讓我一刀刀砍死,哈哈哈。”

  劉求沒想到這個強盜還沒過青春期,還是這么的叛逆。所以為了吸引強盜的注意力,劉求挺身向前,準備給強盜一個直拳。強盜頭也不躲,就讓他打在身上。

  “哈哈哈,小屁孩,再打兩下,再打兩下,我覺得我山寨里放幾個男寵也不錯,哈哈哈。”

  劉求菊花一緊,趁強盜說話的時候就是一記撩陰腿。強盜頭痛呼。

  “你真的惹怒我了,你該死。”

  強盜頭扔下刀,一手抓著劉求的頭發,另一個手,化掌為拳,正中劉求面門。血液,就向小蛇一樣從劉求的塌塌的鼻子中留了出來。再一拳,正中小腹。然后強盜頭就將劉求像破布一樣扔在了地上。劉求只覺得,世界都顛倒了,疼,麻,酸,各種感覺。在自己身上游蕩。但他知道他沒死,他帶著眼淚的眼睛上還能看得到,一個胖子,撿起了強盜頭的大刀,猛然劈向強盜頭。

  “你敢碰我弟弟!!!啊~~我殺了你。”

  劉求隱約的感覺到了,那個胖子就是劉財,而劉財的身上好像有了一種奇妙的變化,最直觀的改變就是,劉財的身上竟然開始發光。

  強盜頭轉身面對劉財,看到異像,依然不懼,大喝。

  “凡級三階的力量怎么能是你們這些平民能夠領會的。”

  強盜頭反手一握,抓住劉財手腕,欺身向前,后腳發力,背摔。而后一躍而起,屈膝砸向躺在地上的劉財。

  哪種聲音真的很滲人,劉財好像就這么死了,不對,劉財身上的光芒好像越來越亮了。

  就在全屋的人都在看劉財的時候,門外一個蒼老的聲音傳來,“大膽逆賊,你好狗膽,竟然敢來我劉家村作亂,趙二狗,你的同黨都已經去了,你也該死了!七殺掌!”

  強盜頭好像被一個無形的掌風拍到,強盜頭就好像被一面掌型玻璃推著,直接被推到了房子的墻邊,但是余勢不衰,又把墻壁弄了個手掌的形狀。而強盜頭就被磚瓦堆了起來,也不見他出來。村長又打出一掌,直接把余下的一個強盜轟殺。這時劉財身上的光芒消失了。正當村長要扶劉求等人起來然后皆大歡喜的時候。強盜頭破磚而出,一記飛刀打出,向村長而來,那飛刀被強盜頭的力量加持,好像快如閃電。可是村長好像不在乎一樣,還是慢慢的將劉求扶起來。在飛刀接觸村長的一瞬間,村長再打出一掌擊向強盜頭。強盜頭吐血身亡,身子好像被壓扁了一樣,而村長身上金光一閃。飛刀就落在了地上。

  劉求內心震撼,這就是修煉的世界的么,劉求想要為看到這一切而歡呼,但是劉求感覺渾身難受,索性劉求就閉上了眼睛,想要睡一覺。

  這可嚇壞了劉父劉母,二兒子生死未卜,這小兒子又緩緩的閉上了眼睛。他們趕緊從二兒子身邊撲到劉求身邊,大喊“孩子啊,你醒醒,你醒醒。”

  劉求沙啞的聲音傳來。“哭什么,這有外人呢,我難受睡會不行么,真是的。”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