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9:18:07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極道成天
  4. 第三章 夜里遇險

第三章 夜里遇險

更新于:2018-03-16 07:52:06 字數:3006

字體: 字號:
  “嗯?那在你的認知里,什么為仙?”看著對方從包袱里拿出口糧,嘴里不停的咀嚼,吐詞不清的反問自己。唐臣天頓時愣了愣。

  “當然是會飛天走地,排山移海,點石成金,起死回生之能才能稱為仙!”唐臣天眉飛色舞的解釋道。秋日的陽光透過密集而又光禿禿的樹干,將他自己的影子拉得老長。他看著自己的斜影,忽然覺得是如此陌生。如果所謂的仙真的有那通天徹地的神通,那這世間還會有“反面”存在嗎!這一刻連他自己都懷疑自己了。“如果你那樣認為的話,世間根本不可能存在仙。”看著唐臣天有些傷感的樣子,語氣輕柔的解釋道:“我們修士所指的仙,是指成就元神境,歷經天劫,飛升而去的一代強者。與你所指的仙,相差是在太大。還有至今為止從未有人再見過歷劫飛升之后的仙,叫我說,世間存不存在仙還兩說。”說完抬頭凝望著天空,像是在尋找著心中的答案。

  唐臣天有些失落,雖然自己心中有些懷疑,但此刻聽著雪青給的答案,不免還是有著深深的失落感。但他究竟是心性堅毅之人,稍微的失神后,抬起頭、神采奕奕地笑道:“既然你也不知世間是否存在真仙,那我們就做個約定吧?”

  “什么約定?”望著面前這個稚嫩的少年、他的心里忽然就有了一絲悸動。趕緊有些別扭地轉過身去,吞吞吐吐的反問著。“如果將來有一天,我們兩人之中,有一人飛升成仙。一定要告知對方這世間是否有仙。如何?”

  “不如何!你現在只是一只小白,距離成就元神境,歷劫飛升還有著很長的路要走,而我······反正就就是不公平?”雪青轉過身來振振有詞的說著。聽著雪青的這些話,聯想到之前他使用的法術,以及能輕而易舉的推斷那鬼面老者的來歷等等。唐臣天明白身前的少年決非等閑之輩。稍微思索之后便道:“再外加一項賭注,賭誰先到達元神境,輸的一方要答應對方一個條件。怎么樣,敢不敢?”唐臣天帶著自信的笑容,故意激怒對方。

  “好!誰怕誰。就這么定了。”雪青狡黠的笑著應允。心里想著,反正之前你欠我三個條件,萬一到那時輸了,大不了就用掉一個。看到對方答應的如此爽快,唐臣天心里異常高興,嚷嚷著要和雪青義結金蘭,結為異姓兄弟。無奈雪青說什么也不肯,并威脅再提此事,不要怪他翻臉不認人。唐臣天見他意已決,便不再提及。······

  入夜,皎潔的月光和淡薄的星輝撒向蒼茫大地。

  位于人間界兩國之一的禹國境內的山林里,唐臣天拿著樹枝撥弄著即將熄滅的篝火,干柴在火中燃燒著,不斷地發出噼里啪啦的響咧聲。偶爾從林子深處傳來幾聲動物的鳴叫,他很困,但他睡不著,也不敢睡。這幾日自己的人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讓他覺得十分的諷刺與孤單。

  秋夜里的山林,偶有寒風吹過。刺骨的寒意將他的心神拉回,緊了緊領口,看著對面篝火對面那個早已熟睡的身影,微微地笑了笑,“原來我不是一個人呢!”說完,起身從自己的包袱里拿出換洗的長衫蓋在了雪青的身上。就在此時,原本安靜的林子異變突起,從不遠處傳來一聲凄厲的吼聲,樹上的鳥獸帶著唧唧喳喳的叫聲四散而去。接著不遠處的叢林里大片的樹木不斷得倒塌,一時間原本安靜的古林熱鬧非凡。原本還在思索著發生什么狀況的唐臣天神色巨變,原因無他,古木倒地的坍塌聲越來越近了,不容他思索片刻,拉起睡眼惺忪的雪青便跑。

  “怎么回事啊?還讓不讓人家睡覺了?”雪青揉著眼睛,語氣極為不滿,另一只手試圖從掙脫湯臣天。

  湯臣天氣急反樂,感情對方完全沒弄清楚現在生死一線的狀況,現在還要任性的掙脫開自己。

  不遠處的身后,山林里參天古木攔腰齊斷,以往棲息在山林間的野獸帶著驚恐的嘶吼早已聞風而逃,期間有一只高約五六尺的大白蟲【老虎】從二人頭上一躍而過,帶起一陣勁風,頭也不回的逃向山林深處。這一幕讓兩人唏噓不已,究竟是什么能讓百獸之王退避三舍,聞聲而逃。

  透過夜空中繁星的余暉,俯視而下,一條波紋型的通道在山林間自東向西而去。借著皎潔的月光,依稀可以看見兩道人影在山林間飛奔。此二人正是唐臣天與雪青,不過此刻卻是雪青在拽著唐臣天在跑,身后的唐臣天早已累得氣喘噓噓,連連擺手示意讓雪青放下自己先走。這也難,他本是讀書之人,從小身體羸弱,還好父母持家有道,幾間鋪子被二老慘淡經營,才使他安然度過童年。不過即便如此,他天生羸弱的體質經常使他大病不犯、小病不斷。

  就像剛才從拉起清雪開始跑,不到三十息的時間他便堅持不住了。好在清雪及時調整狀態,在他體力不支的時候拉著跑,速度竟然比唐臣天快了不少。身后參天古木橫截而段,樹身應聲而倒,“嘣嘣······”之聲不絕于耳,古樹倒地,敲擊著地面的同時帶起飛沙走石。唐臣天忽然覺得那些倒地的古樹不是在敲擊著地面,而是,他的心。

  山林子里原本便沒有平坦大道,有的只是荒草荊棘覆蓋的小陌。唐臣天低著頭,喘著粗氣,眼角的余光瞥到雪青早已被血水染透褲腳上,便再也移不開目光。

  “夠了!”短暫的觀想后,唐臣天甩開雪青的手掌,一聲輕叱,“再這樣下去我們誰都走不掉。”

  雪青看著一臉決然的唐臣天,閃過一絲復雜的神色,幾欲開口,但望著對方那堅毅的眼色,明白自己即使再怎么好言相勸,成功的機會極其渺小,當即轉身,幾個閃爍,宛若脫兔般繞過攔道的古木,消失在唐臣天視野的盡頭,只留一聲“珍重”響徹在耳邊。

  “好討厭被人放棄的感覺啊!”這一刻的唐臣天忽然生出了討厭自己的感覺,討厭這個渺小無能的自己。

  “也許在哪里可以變強了吧!可是,我好像到不了了。”唐臣天拖著兩條重逾千斤的腿,麻木的挪動著,原本蒼白的臉龐竟因過度勞累而顯現一絲病態的潮紅。

  “你怎么回來了?”望著雪青去而復返,唐臣天有一絲驚喜但更多的是疑惑。

  “跟我來!”面對唐臣天的疑惑和越來越響的隆隆之音,雪青焦急地攙扶著唐臣天奔向一顆雷擊之木。

  “竟然是顆空心之木。”

  “別說話。它要來了!”唐臣天與雪青呆借助縫隙,眼睛一眨不眨地盯向他們來的方向。

  “什么味道?”唐臣天露出疑色,低聲詢問道:“怎么有種淡淡的腥臭味······”

  雪青也嗅了嗅,而后瞬間變色道:“屏住呼吸,氣味有毒!”

  就在這時,“嘶嘶·······”的響聲從前方傳來。借助微弱的星月之光,就在前方數百米的林子深處,一個猙獰的蛇頭自古木后探了出來,腥臭的嘴里上下各長著兩顆寒光閃閃的劍齒,渾身布滿了黑色的鱗片,一雙腥紅的蛇眼能有碗大,烏黑色的蛇信子嘶嘶作響,從其嘴里噴出的綠色氣體直接將身邊的植被化為黃水,腹部爬行的兩側長滿了一個根根的巨刺,直接將其身邊兩側的樹木連地劃斷,蛇尾的分布這兩個閃爍著金屬光澤的倒鉤,有節奏的相互敲擊,鐺鐺之聲亂人心神。

  “上古鉤蛇后裔”雪青當場色變,沒有想到在這古林中竟然有如此兇獸。但轉而一想,這種洪荒異種后裔,性情雖兇猛好斗、有劇毒,捕食的方式是用尾鉤鉤住獵物注入毒素,而后進行吞食,不過他們一般是傍水而居的,這四周自己剛才探查一番,根本沒有溪流,難道真的是被夜間取暖的那團篝火引來的?

  “哈哈!怎么不跑了?”戲謔的笑聲夾帶著一分自得,從古林深處傳出,振聾發聵。隨后一聲破空之聲傳來,只見一道人影站在一柄木劍之上,速度極快,御劍轉瞬而至。

  一個中年男子,披頭散發,面容如玉,俊朗非凡,身著青色長袍,背后背著三柄古劍,從木劍上一躍而下,大袖一揮,收掉用以代步的木劍。帶著自信的笑容徑直走的鉤蛇跟前,像是打量獵物般,圍著鉤蛇不住的點頭,道“不錯,不錯,成年了,都是些上好的材料,追了你那麼久,浪費了我不少功夫倒也值了,呵呵······”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