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1:33:28
  1. 愛閱小說
  2. 職場
  3. 超級創意
  4. 第一章 謝師宴

第一章 謝師宴

更新于:2018-03-18 20:46:54 字數:4141

字體: 字號:
超級創意目錄
共2章
  散伙飯已經吃了,同宿舍的同學也都已經走光了,風揚站在宿舍的門口,最后看了一眼他在這座城市生活了四年的家,輕輕的嘆了一口氣,隨手把宿舍的門關好......

  風揚的行李并不多,甚至連一個拉桿箱都還裝不滿,當他從宿舍樓走下來的時候,迎面剛好遇到了自己班主任郭墨軒----一個有著三十年教學經驗的好老師。

  “風揚,等一下。”郭墨軒似乎是專門在等風揚,看到風揚從宿舍樓里出來,就笑著迎了過來。

  風揚也沖著郭墨軒笑了笑,對于郭墨軒,風揚從心底里有著深深的感謝,自從他進入這所大學的那一天,郭墨軒在了解到風揚是一個孤兒后,就對風揚特別的照顧,不僅幫他申請到了學校的勤工儉學名額,每逢節假日,也都會把風揚帶回家里,去感受家庭的溫暖。可以這么說,在這四年時間里,風揚真的把郭墨軒當作了自己的父親一樣。

  “郭老師......”不知道為什么,風揚剛想開口說點什么,眼淚已經不爭氣的順著臉頰流淌了下來。人,都是有感情的,最后分別的時候,就算是男兒有淚不輕彈,此時風揚也已經有些哽咽了。

  “對不起風揚。”郭墨軒的臉上充滿了歉意,他走到風揚的身邊,輕輕的拍了拍風揚的肩膀,無奈的說道:“我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可是留校任教的名額還是沒有幫你爭取到。”

  風揚輕輕的搖了搖頭,他當然知道郭墨軒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他心里比誰都明白,其實郭墨軒也一直都把自己當作了親生兒子一樣對待。留校任教的名額只有一個,盡管風揚的學習成績在這屆畢業生里,也一直都是最優秀的,可是郭墨軒是一個滿身正氣的老師,和學校領導的關系,并不算好......

  “好了風揚,我們不說那些不開心的事情了。”郭墨軒用力的用手緊了緊風揚的肩膀,勉強擠出一個笑容,向著風揚說道:“你已經畢業了,我和你師母想幫你慶祝一下,賞臉嗎?”

  風揚當然不可能拒絕郭墨軒的邀請,事實上,就算郭墨軒不在宿舍樓下等自己,風揚也是決定要馬上到郭墨軒的家里,邀請郭墨軒夫婦,一起吃最后的晚餐,雖然自己很窮,但是四年勤工儉學省下來的錢,也應該夠請郭墨軒夫婦到小點的飯店,吃一頓像樣點的晚飯了。

  “郭老師,我有一個要求。”風揚想了想,覺得還是應該事先把自己買單的想法說出來,否則吃完晚飯后,郭墨軒夫婦肯定就不會讓自己掏錢了。

  “什么要求?你說。”郭墨軒沖著風揚笑了笑,心里卻感到有些奇怪:四年了,風揚從來沒有開口求過任何人,今天他會提出怎樣的要求呢?

  “今天的晚飯,我請客,好嗎?”

  郭墨軒聽到風揚的要求,也終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老淚縱橫了:“傻孩子,你和老師還這么客氣干嘛?難道你忘了我剛才說的話了嗎?今天是我和你師母替你慶祝,怎么能讓你請客呢?”

  “不,郭老師,今天的這頓飯,必須是我請客!”風揚的臉上滿是堅毅,“四年了,每次我想請您和師母一起吃頓飯,您總是說下一次,可今天是我都要離開學校了,您難道還要推到下一次嗎?”

  郭墨軒沉默了,他知道風揚是一個自尊心極強的學生,在當初自己還沒有幫他爭取到勤工儉學名額之前,他寧可一日三餐,每餐只靠方便面泡饅頭充饑,也從不肯向任何同學借一分錢。

  “好吧風揚,老師答應你,不過吃飯的地點得由我說了算。”郭墨軒最終還是答應了風揚的要求,因為他知道,如果這次再拒絕風揚,風揚就將是帶著遺憾離開校園,自己雖然并不能給風揚更多的幫助,至少能不讓他帶著遺憾離開校園。

  “好。”風揚很干脆的答應了郭墨軒的要求,盡管他也猜到了,一會郭墨軒選定吃飯的地方,肯定只會是一個很小很小的飯館......

  任何一所大學,在學校的周邊都不會缺少各種檔次的酒店飯館,風揚跟著郭墨軒夫婦走進的這家小飯館,規模雖然不是最小的,但是價格卻是最低廉的。

  “老板,點菜。”風揚難得的一次,主動的提出了點菜的要求,他知道,雖然這家飯館是周圍所有飯館里,最經濟實惠的飯館,可是一樣會有一些價格略高點的招牌菜,風揚真的很想好好的請郭墨軒夫婦吃一頓像樣的飯。

  “松鼠桂魚、東坡肘子、水晶豬手......”風揚剛剛點了三個菜,郭墨軒就開口打斷了他繼續點菜的聲音。

  “老板,先別記這幾個菜,最近醫生說我膽固醇有點超標,不能吃太油膩的東西。”郭墨軒說著話,從風揚的手里搶過了菜譜,也不管風揚反應如何,就取代了風揚點菜的權利:“酸辣土豆絲、麻辣豆腐、涼拌三絲、番茄炒蛋,嗯,另外再拿一瓶二鍋頭吧。”

  飯館老板當然不希望這桌客人就點這么幾個最便宜的菜,他雖然飛快的在點菜單上記下了這幾個菜名,卻遲遲的沒有離開,而是轉過頭,用詢問的目光看了看風揚。

  “再來兩個葷菜吧?”風揚看了坐在自己對面的郭墨軒一眼,試探著問了一句,風揚知道,郭墨軒的脾氣其實倔的很,只要他做出了決定,就很少有人能讓他再讓步。

  郭墨軒想了想,終于在風揚近似懇求的目光下點了點頭,“那就再來一個木須肉和魚香肉絲吧。”

  看到郭墨軒答應加了兩個價格最低的葷菜,飯館老板知道就算他再不離開,郭墨軒也不可能再加什么菜了,只好怏怏的拿著點菜單離開了風揚他們所在的小包房,今天這間包房的生意,他覺得肯定是虧了。盡管小飯館老板并不滿意風揚他們只點了那么點酒菜,但是上菜的速度卻并沒有因此而變得很慢,這讓風揚和郭墨軒夫婦對這家小飯館的印象,又好了不少:既價格實惠,口味也不錯,還不輕慢消費金額小的顧客,這個老板很厚道!其實,如果風揚他們知道此時小飯館老板真實的想法后,沒準就會生氣的拂袖而去了,小飯館老板把最后一道菜送進風揚他們的包間,在離開包間后,小聲嘀咕了一句:“趕緊吃完,趕緊走吧,沒準還能再上一桌客人呢!”

  “老師,師母,我敬你們!”風揚親自替郭墨軒夫婦每人斟滿了一杯酒后,端起自己面前的酒杯,雙手捧過了胸前,極為鄭重的向著郭墨軒夫婦說道:“感謝您二老,在這四年里,對我的照顧和關愛。”

  郭墨軒夫婦看到風揚向自己敬酒,也都同時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風揚,這些都是我們應該做的。”郭墨軒的愛人,歐陽明惠笑著看了看風揚,出身于書香世家的她,自從郭墨軒第一次把風揚帶回家開始,就非常欣賞風揚的才氣。

  郭墨軒的眼神中掠過一絲欣慰,但很快就被深深的傷感所代替,“風揚,以后的路,你要自己多努力!”

  風揚用力的點點頭,舉起手中的酒杯說道:“我先干為敬!”說完,一仰脖,將滿滿一杯二鍋頭灌進了自己肚子里,頓時一股辛辣的感覺,就頂在了風揚的喉嚨,這并不是風揚第一次喝白酒,以前逢年過節的時候,郭墨軒也會在家宴的時候,允許風揚喝一點白酒,可是像這么猛的喝酒,還是風揚這輩子的第一回。

  郭墨軒和歐陽明惠對望了一眼,也跟著把手里酒杯里的白酒,干了下去。

  風揚看到了老師和師母相視對望的那一個瞬間,他也讀懂了老師和師母眼神中所表達的意思,師母的眼神中是擔心,而老師的眼神中,卻充滿了無奈。

  “老師,這杯酒我要單獨敬您。”喉結處辛辣的感覺剛剛褪去,風揚再次舉起了酒杯,“跟在您身邊的這四年時間,讓我學會了該如何真正的去做人,將來不論什么時候,您都是我最親的親人!”

  郭墨軒沒有說話,他已經用實際行動給了風揚回應,當風揚剛剛說完這番話后,郭墨軒已經把自己杯中的就,喝進了肚子里。

  “你這孩子,別光顧著敬酒了,先吃口菜。”在風揚跟著郭墨軒喝下第二杯酒后,歐陽明惠不等風揚再端起酒杯,趕忙伸手,夾起一塊雞蛋,放在了風揚面前的小碟里。

  “師母,接下來這杯酒,我要敬您。”風揚并沒有去吃歐陽明惠夾給自己的菜,而是再次舉起了酒杯,“這四年時間里,您一直都想母親一樣照顧著我的生活,是您讓我在這四年中,將我之前十八年都沒有感受過的母愛,全部享受到了,謝謝您!”

  “傻孩子,師母也就是你的母親啊!一日為師,終身為父,以后不管什么時候,老師和師母,就是你的父母。”歐陽明惠并沒有跟著風揚一起干掉杯中的白酒,而是直接走到了風揚的身邊,將風揚攬進了自己的懷里。

  “媽......”風揚此時已經抑制不住內心的感動,失聲哭了出來,不過在場所有的人都知道,這眼淚,是幸福的眼淚。

  風揚的眼淚很快就感染了郭墨軒和歐陽明惠,兩個老人也忍不住,跟著風揚哭了起來,整個包房里,充斥著淡淡的離愁別緒......

  “來,我們繼續喝酒。”郭墨軒是最早從這種離愁別緒中解脫出來的,他端起了手里的酒杯,強顏歡笑的說道:“風揚,這杯酒老師敬你,希望你能夠在以后的人生路上,創造出屬于自己的輝煌!”

  “嗯!我一定不會讓您失望的!”風揚眼里噙著淚水,用力的點了點頭。師徒倆的酒杯在空中輕輕的碰了一下,一杯白酒又灌進了兩個人的肚里。

  就這樣,在一聲又一聲的囑咐和祝福中,郭墨軒第一個醉了,本來就很少喝酒的他,今天絕對超量了!可是郭墨軒依然強忍著大腦一陣陣傳來的暈眩,強撐著陪風揚一次又一次的碰杯......歐陽明惠的嘴動了動,但終于還是沒有開口勸說眼前情緒已經失控的師徒二人,做為郭墨軒的妻子,她知道,丈夫已經很多年,沒有像今天一樣,把自己內心里,最真實的情緒宣泄出來了。

  一瓶二鍋頭很快就被風揚和郭墨軒師徒兩個人消滅干凈了,而桌上的菜卻依然沒有人動一下。

  “風揚,我告訴你,以后就算是要受一輩子的窮,也絕不能出賣自己的人格!”郭墨軒根本沒有意識到,自己面前的酒杯里已經空空如也了,一邊正色的向風揚囑咐著,一邊又拿起空被子,灌向了自己的嘴巴。

  “咦,怎么沒酒了?”郭墨軒用手晃了晃同樣空了的酒瓶,沖著包房門的方向就大聲喊了起來:“服務員,再來一瓶酒!”

  包房外并沒有傳來答應的聲音,本來小飯館里的生意就不錯,而且人手也不多,風揚他們這個包房點的菜又那么少,小飯館的老板和服務員當然不會特別留意這個包房里的任何需要,就算是留意,也恐怕只是留意他們會什么時候買單。

  “算了老郭,就算你還想喝,風揚也不能再喝了,他還是個孩子呢!”歐陽明惠知道,如果只是勸郭墨軒不要再喝酒了,郭墨軒現在的狀態,根本就不會聽得進去自己的勸告,她非常明智的選擇了以風揚為理由。

  果然,郭墨軒點了點頭,“嗯,那就不喝了。”說完,竟然閉上了眼睛,爬在了飯桌上,呼呼的睡著了。

  老師如此,其實學生也差不多,郭墨軒的呼嚕聲剛剛響起,風揚也已經爬在了飯桌上,跟著也睡著了。

  歐陽明惠看了看眼前這一老一少,兩個喝醉酒了的男人,只能無奈的搖了搖頭......

字體: 字號:
下一章
超級創意目錄
共2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