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22:47:28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秘境修真
  4. 第三章 童子尿?

第三章 童子尿?

更新于:2018-03-17 13:58:28 字數:2410

字體: 字號:
  尚武聽了鬼頭的話,才知道,原來這個鬼物還是自己放出來的。這鬼物說它萬年前就在這地底下了,那村里連年的饑荒肯定也與它有關了。

  “我問你,村里鬧饑荒是不是你弄的?!”尚武再次持起長刀對準鬼頭。

  “膽子還真是大啊!很不錯!”鬼頭見尚武又揚起長刀對準他,不由出口再次贊嘆道:“膽識過人,真是難得啊。告訴你吧,這村里的饑荒就是因為我造成的。是我沖擊神像封印時泄漏的陰氣造成。”

  尚武一聽大怒,原來這個鬼物就是罪魁禍首!揮刀猛的砍向鬼頭。

  鬼頭唆的一聲飄離,尚武一刀劈空!

  收回劈出的長刀,尚武憤怒的瞪著鬼頭,對這個造成全村連年饑荒的鬼物痛恨不已。

  “嘁!嘁!嘁!嘁!我說小子,你別廢力氣了!你就再砍一萬刀,也傷不了本神一根毫毛!”飄離開的鬼頭陰測測的笑道:“不過這村里大部分靈異事件都不是我弄的,那些讓你們頭疼腦熱等等什么病痛消失的活,只有那可惡的神像才會去做。本神才沒有那種閑心。”

  這鬼頭由于萬年沒有出來了,也憋得慌,這會出來了,便滔滔不絕的講了起來。

  “很多年前那場巨大的瘟疫,要不是這該死的神像壓著我,我早就將這里變成鬼域了,那樣的話,我就可以早點出來了。”

  鬼頭很是氣憤神像的鎮壓,惡狠狠的瞪了神像一眼,繼續說:“不過呢,除了造成饑荒,還有一件事讓我記得很是清楚。也就是去年吧,有一個比你還小的小子竟然敢在這可惡的神像基座上撒尿!我憤怒的點了一絲鬼氣在他體內,要不是那該死的神像鎮壓,我一把鬼氣就把那小子直接吞噬了!可恨這該死的尿,竟讓我半月不敢沖擊神像,也讓神像借機消去了那小子體內的鬼氣。真是可惱啊!可惡啊!”

  鬼頭憤怒的說著,好像宣泄著這萬年被鎮壓的憋屈。

  突然,鬼頭驚恐的看著尚武,大叫道:“臭小子!你想干什么?”

  只見尚武邪惡的一笑,一把將褲子拉下,握著那他那碩大的寶貝,嘩啦啦的直往長刀上撒尿!

  鬼頭大駭!驚叫道:“臭小子!你敢!……”

  尚武撒完尿,也不穿上褲子,舉腳將褲子脫落在地上,邪惡的笑著:“嘿嘿!看我這次能不能劈死你!”說完,光著腚就往鬼頭劈去!

  鬼頭剛才的那番洋洋灑灑的痛快宣泄,無意中提到的去年那小孩撒尿的事情,給了尚武一個絕好的提示:這鬼物怕尿!

  鬼物恐懼的一邊躲閃,一邊驚叫道:“臭小子,快停下!快停下來!”

  “停你個毛!老子今天要劈死你這個鬼東西!”尚武一邊光著腚追砍,一邊大罵道:“要不是你這惡鬼!村里就不會鬧饑荒!我劈死你!!”

  鬼頭一邊驚慌的繞著古廟躲閃,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卻不敢出廟門半步。

  “臭小子!別以為本神怕你!”鬼頭一邊躲閃一邊大叫道:“看你那根家伙的摸樣,就知道你肯定不是童子!”

  “童子?!你毛個丫子!說什么鬼東西?”尚武一愣,喘著氣,停下腳步怒罵道。

  鬼頭見尚武停了下來沒追了,送了口氣說:“臭小子!干了好事,竟然還不知道童子是什么意思,嘁!嘁!嘁!嘁!好笑!好笑!”

  “臭小子!你有沒有跟女人睡過覺啊?”鬼頭試探著問道。

  “和女人睡覺?我小時候和我娘一起睡。你這鬼物!問這個做什么?”尚武也追累了,正好停下來歇歇。

  “嘁!嘁!嘁!嘁!”鬼頭大笑:“沒想到你這小子膽識過人,卻是根木頭!有意思!有意思!我問的除了你娘,還有沒有和其他女人睡過。”

  尚武的確也追累了,也不懼那鬼頭,便坐在地上說:“還有我妹妹。”

  “你妹妹?”鬼頭詫異的問道:“你不該會和你妹妹那個吧?”

  “什么這個那個的?你這個鬼東西!要問快問!要是等我歇夠了,你就沒得問了!”尚武怒道。

  “那本神問你,你妹妹幾歲了?”

  “8歲!!”尚武不耐煩的應道。

  “嘁!嘁!嘁!嘁!”鬼頭又一陣狂笑:“還真是個木頭腦袋!好笑!好笑!沒想到本神憋了萬年,一出來就碰見如此好笑的事情!你小子真有意思,本神是越來越喜歡了!”

  “誰要你這可惡的鬼東西喜歡!”尚武怒罵道,站起身來,舉刀又要追。

  “等等!本神再問你一句,除了你妹妹,還有沒有其他女人和你睡過覺?幾歲?”鬼頭急忙叫道。

  “你毛的!有完沒完!還有一個女的!15歲!!”尚武罵道,舉刀跨步,光著腚又開始追向鬼頭。

  鬼頭綠油油的眼睛一閃,笑道:“嘁!嘁!嘁!嘁!原來還真不是童子!可惜!可惜!”

  “可惜你個毛!”尚武追上前,一刀劈向鬼頭!

  那鬼頭也不逃了,只是唆的一閃,閃開刀鋒,依然:“小子,你以為本神真的怕了你嗎?”

  “不怕你還躲?有本事你再讓我劈上幾刀!”尚武揮起長刀繼續向鬼頭劈去。

  “嘁!嘁!嘁!嘁!”鬼頭大笑:“本神再讓你劈上幾刀又如何?臭小子!你又不是童子,本神還怕你不成!”說完鬼頭大笑的迎向長刀。

  只聽見嗤的一聲,長刀猶如破竹一般直把鬼頭劈成兩半!

  “啊!~~”鬼頭一聲慘叫!兩片腦袋迅速一飄遠離了尚武,一陣黑霧翻滾又重新合了起來。

  “臭小子!你怎么是童子之身?!!”鬼頭憤怒的叫道,這一刀可劈慘了它,被沾了童子尿的長刀劈成兩半,個頭明顯的小了許多!

  “嘿嘿!誰告訴你我不是童子了?”尚武邪邪的笑道。

  “你!……臭小子!難道你剛才說和那15歲女子睡覺是假的?”鬼頭憤怒的問道。

  尚武再次舉起長刀一邊沖向鬼頭,一邊說到:“是真的!”

  鬼頭趕緊繞墻躲閃,大叫道:“那你怎么還是童子之身?!”

  “嘿嘿!你上當了!別以為我不知道童子的意思,那女子和我什么事都沒發生!”尚武一邊得意的笑著,一邊繼續舉刀追趕鬼頭。

  “你們這些卑鄙的人類!萬年前卑鄙!萬年后一樣卑鄙!!”鬼頭一邊躲閃一邊大罵。

  詭計得逞,尚武也懶得和鬼頭廢話,舉刀猛追。追得鬼頭一邊慌忙躲閃,一邊大罵卑鄙無恥。

  追到墻角的時候,尚武突然急轉,先前側方砍去。

  鬼頭一時沒注意,閃過墻角,剛好處于長刀之下。

  “啊!~~”鬼頭大駭一聲慘叫,再次被劈成兩半。急忙飄遠,重新合了起來!

  “咦?”鬼頭詫異道:“怎么沒有受傷?”

  尚武一驚,忙用手一摸刀鋒,壞了!追了這么久,沒注意到尿早就干了!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