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0 05:40:37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你本來就很美
  4. 第一章,壞蛋閃亮登場!

第一章,壞蛋閃亮登場!

更新于:2018-03-18 15:16:14 字數:3031

字體: 字號:
  ““吱!!”一輛破舊的折疊自行車停在離第一中學不遠處電線桿下。一位十幾歲的少年跳下車。吹著口哨將自行車鎖上,后面一張毛絨絨的手拍在楊渝的肩上,的確是毛絨絨的一只手。順著手毛看上去,是個高大帥氣的同齡少年。“呵,別老是這么一驚一咋的好吧?”楊渝白了少年一眼,這位少年就是楊渝的死黨劉子戰,人長的高大帥氣,父母是K—die集團海望市分公司董事長和財務總監。但劉子戰卻沒有少爺脾氣,跟家庭狀況一般的楊渝是特好的兄弟,這不兩人約好了在學校前集合一起去報名呢。“嘿嘿,這不只對你么,其他人面前我還是高富帥!”劉子戰露出陽光臭屁的笑容。“呲…還高富帥呢,手毛先刮干凈再說。”兩人走在學校上坡,看著一張張熟悉的面孔,一個個點頭微笑過去。“你認識他們?”劉子戰在一旁好奇的問。“不認識。”楊渝搖搖頭。“不認識你還跟他們打招呼?”劉子戰的嘴歪到一邊。“高富帥~”楊渝露出他經典的萌笑。很快,兩人就到了他們所在的教學樓前,他們所在的第一中學雖然名字土了點,但卻是海望市最好的中學了,第一中學分為四部分,第一部分是初中部,初中部只有一棟教學樓,名叫卓越樓。第二部分是高中部,高中部則有三棟教學樓,分別是騰空樓,思睿閣,銘化樓。可能是創校校長起的吧。楊渝他們的教室則是在高二的思睿樓。二人踏入樓道時,一道柔弱的身影在不遠處叫住了他們,“楊渝!”一個穿著運動服的小清新女生小跑過來。“是李瀟琦”劉子戰朝楊渝露出邪惡的笑容。“楊渝哥!”李瀟琦親切的叫了一聲。“李瀟琦,都跟你說的多少次了,我們才差了一歲!不要老是楊渝哥這楊渝哥那的!”楊渝眼中閃過一絲不快。“大一歲也是大呀!反正你就是我哥,楊渝哥!”李瀟琦吐了吐舌頭。“那怎么沒見你叫過我哥啊?”劉子戰一旁插嘴道。“你又不一樣,嗯?對了,你怎么在這?”李瀟琦的眼神瞬間冷淡下來。“我一直在這里,好不好?”劉子戰擺了擺手說,“是你太在意你家楊渝哥~”李瀟琦被劉子戰這么一說,竟然一點都不臉紅!并且還抓著楊渝的手臂說道“我就喜歡楊渝哥,陽光,帥氣!”李瀟琦把楊渝的手臂抱的緊緊的,任楊渝怎么掙脫,都掙脫不了。三人小打小鬧的走進教室中,全班的同學都到了一大半了。只等三人坐定。因為怕男生之間講話,所以班上都是男女坐在一起的,楊渝本來也有一個女同桌張婷,只是張婷這學期轉學了,所以楊渝旁邊便空了下來。李瀟琦本來想坐在旁邊的,但是班主任這時候已經進來了,后面還跟著一個妙齡少女,柳月眉,杏兒嘴,齒如含,鼻若瓊瑤。大概就是形容這樣的女生吧,楊渝能想到的就這么多了。“我來給大家介紹一下,這位是新來的轉校生楊羽,大家鼓掌歡迎!”班主任是個大學研究生,被派到第一中學來教書。“嘩嘩嘩!”下面鼓掌聲此起彼伏,隨著鼓掌聲還有竊竊私語的聲音“怎么是男生的名字啊?”“長的好漂亮喔!”“跟楊渝名字差不多誒!”幾位同學在下面交頭接耳,班主任伸出手向下壓表示安靜。下面的聲音隨即靜了下來,不知道怎么的,全班的同學對這位二十幾歲的女老師非常敬重。“好啦好啦!現在給我們的新同學找個座位吧!”班主任開始在班級里掃視開來,目光落在楊渝身上。楊渝對著班主任微微搖頭,班主任名為卓雅,跟楊渝關系也很好,初中時一直是楊渝的補課老師,沒想到高中時就當上楊渝的班主任了。卓雅的目光從楊渝身上移開,落在另一邊的蔣強強身上,這個蔣強強是楊渝的死對頭,事事都和楊渝做對見班主任要將楊羽安排在自己旁邊,他得意的看向楊渝。眼中充滿了得意的神情。“老師,我能不能坐在哪里?”楊羽指向楊渝右邊的位置,可是蔣強強卻不是這樣想,他以為楊羽指的是他的位置,心中更加得意了。卓雅也認為楊羽指的是蔣強強的位置,便道“好吧,你就坐在蔣強強旁邊吧!”卓雅點了點頭。楊羽徑直走向楊渝,蔣強強從位置上讓開坐在右邊的位置上,微笑的看著楊羽走過來。但是!楊羽卻是站在楊渝的身前說“同學,能讓讓嗎?”楊羽現在楊渝身邊說道。楊渝本以為她會坐在蔣強強身邊,但沒想到她會走向自己!“啊……啊?哦……哦。”楊渝呆呆的移向左邊。“啊?他不是要坐在我旁邊嗎?怎么坐向楊渝旁邊了?”蔣強強傻傻的看著楊羽坐在楊渝旁邊。見楊羽反而坐在了楊渝旁邊,全班響起笑聲,蔣強強憋紅了臉,低著頭坐在位置上。卓雅也低著頭偷笑。“好了好了!第一天還這么調皮!蔣強強那一排的同學跟我去年段室搬書吧!”卓雅率先走出教室,一群男生跟在后面,也包括蔣強強。“嗯…你是叫蔣強強嗎?”楊羽轉過身對楊渝說道。“呵,我不叫蔣強強,蔣強強是剛才給你讓座位的那個。我叫楊渝。”楊羽轉過身對楊渝說道。“呵,我不叫蔣強強,蔣強強是剛才給你讓座位的那個。我叫楊渝。”楊渝轉身撓頭說。“啊…那,我要不要再坐回去呀?”楊羽輕張嘴。“不用了,跟我坐吧,……挺好~”楊渝萌笑道。楊羽翹臉一紅,低聲回了一句“好吧……對了,你剛才說你叫什么?”楊羽又抬頭問道。“楊渝,我叫楊渝。”楊渝注意到蔣強強惡毒的眼神“不一樣的,我是這個渝。”說著,楊渝在紙上寫下一個“渝”字,隨后交給楊羽,楊羽看后,恍然大悟,道“原來是這個渝字啊。不過真的好巧喔!”楊羽笑的很甜美,比花還美……“呵呵,是啊。”書本都已經分發完畢,所以就可以放學了。楊渝背著書包走出校門,突然,后面一道身影叫住了他,原來是新來的轉校生楊羽。楊渝沒有想到會是她,即問“怎么了?”楊渝頭一次跟一個剛認識的人微笑著講話。“嗯……我是從獵奇市轉轉過來的,所以還沒有住所,你能不能陪我找些單身公寓啊?我在這里實在是沒有一個朋友了,我只能找你了…”楊羽低著頭說道。“喔,是因為這個啊,那還真不好辦吶!這里是市中心,找房子很難的啊!”楊渝在這有單身公寓還是自己的表哥畢業讀大學去了,才轉給他的。“啊…那怎么辦啊?有沒有遠一點的?”楊羽眼中閃過一絲焦急,自己的父母將她放在這里,就外出做事了,所以現在連一個住處都沒有,如果下午還找不到住所,她就要流落街頭了。“遠的…實在是太遠了。你不住校嗎?”楊渝撓撓頭說道。“不住校,有點臟。”楊羽搖搖頭說道。“哦...是嗎?我沒進去過,我不知道。”楊渝拉了拉書包帶說道。“那你...不如就住我那吧?你不會介意吧?”楊渝講完這句話就后悔了,哪有剛認識幾個小時的人就帶回家啊?!“啊......這樣....不好吧?”楊羽后退了一步,臉上浮起紅暈。“呃.......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說你先住我那,過幾天找到房子了再搬出去。”楊渝撓撓頭不好意思的說道。“喔....那樣啊,好吧,不會打擾你的家人吧?”楊羽終于抬起頭來問道。“沒事!我住單身公寓!"楊渝甩出一根手指來,楊渝的心情就是這樣喜怒無常。“啊!?!?”楊羽又退后一步。“額,你不要想多了,我是正人君子!”楊渝用力敲了敲自己的胸口道。“嗯。我相信你。”楊羽重重點了點頭。“嗯....那先去幫你拿行李吧!”不過他隨即就看到楊羽腳下大包小包一大堆的,總共五包。楊渝肩抗手提才提夠,連開自行車的手都沒有。只能先放著了,打個的士回去。楊渝家離這里也就十分鐘的車程,很快就到了。兩人一前一后的走了上去,樓上不知道怎么的流水下來,所以地板都濕了。就不能將行李放下拿鑰匙了。楊渝只能對楊羽說“那個。。。鑰匙在我的右口袋里,你幫我拿下。好嗎?”楊渝將肩上的行李提了提。“哦”楊羽的手伸進楊渝的上衣口袋里一竄鑰匙隨后拉了出來。“那根,阿貍的頭那根。”很可愛的阿貍頭鑰匙是楊渝在街邊2.5買的。看上去很好看,所以他就順帶買了。楊羽將鑰匙插進鑰匙孔里轉了轉,“咔”的一聲門就開了開來。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