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05:51:58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木之風
  4. 第三章 技術活

第三章 技術活

更新于:2018-03-17 20:07:36 字數:3361

  從木風得到乾坤甲,已經過去十天。這十天里,木風都在自己的小院里,足不出戶。之所以這么久都沒有出來,一是為了熟悉乾坤甲;而是為了躲避許家的追查。

  這十天里,除了剛開始時的興奮,慢慢地,木風便冷靜了下來。突獲至寶是好事,但懷璧其罪的道理,卻是血的教訓。首先是不能讓別人知道了。因此,木風專門去交易坊買了一些防御類符篆。

  順便著,打聽了點關于許家的情報。想必是木風的毀尸滅跡起到了作用,直到前天,許家才意識到許石的死亡。想想這也可以理解,作為修士,不管是修煉還是獵殺妖獸,動輒十天半個月的。想要追查到木風身上,估計還有一段時間。

  但當木風返回外門時,卻發現事情并沒有他想象的那么簡單。

  “袁師兄,這次又是為了哪根雞毛打起來了?”木風一臉感興趣地問道。

  原來,外門弟子由于出身問題,一直就有矛盾。家族弟子看不起散修弟子的窮,散修出身的弟子更是看不起家族弟子的紈绔。這一來二去的,便結成了仇家,互相看不對眼。往往因為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便能打起來。因此,木風才會有此一問。不過,只要不出人命,門派也樂得如此。

  雖然說家族弟子的資源更好一點,但這也造就了他們不努力修煉的天性。相反,雖然散修弟子需要靠自己的努力獵殺妖獸,或者完成門派發布地其他任務,來獲取修煉資源,但戰斗力卻比那些紈绔子弟要高多了。一邊是靠著裝備,一邊是靠著戰斗技巧。倒也斗得個旗鼓相當。

  “這次可不是因此雞毛蒜皮的小事。許家的許石死了?!”袁至遠袁師兄一臉幸災樂禍的說道。

  “許石死了?那許石死了,許家為什么找我們麻煩啊?”

  “他們吶,是懷疑我們這些散修出身的弟子做的手腳。”袁師兄倒是個健談的人。

  “許石可是外門排名前十的弟子,聽說修為都已經達到煉氣九層了。再加上許家的資助,要殺他沒那么簡單吧?”木風一臉不解的問道。

  “誰說不是呢,聽說許石身上還有許家賜予的防御類寶甲一副。我看吶,也只有那些筑基期的內門弟子有這個實力了。”說話的是王卓王師弟,雖然修為只有煉氣六層,但要說外門中誰的消息最靈通,那就非他莫屬了。

  “許家可不這么認為,這不,連許非都親自出馬了。”袁師兄把嘴努向了對面的一個人。

  說起許非,那卻是比許石更加厲害了。外門弟子排名前三,煉氣九層大圓滿,隨時有可能筑基成功的高手。

  “沒想到許家這次這么重視,看來麻煩了。”木風小聲嘀咕著。

  就在這時,場上的戰斗出現了結果,代表散修出身的弟子一不小心,被對面的修士一腳踹中了胸口,眼看是不能再戰了。

  而對面的修士一臉瀟灑地來到許非面前,

  “許師兄,幸不辱命。”

  “恩”許非不置可否地嗯了一聲。

  “石豪,你去試試他們的手段。”許非始終面無表情,讓人看不出他的想法。

  “沒想到這次竟然派出了石豪出戰,他可是排名第九,我們這邊也只有孟顯孟師兄和付子金付師兄有一戰之力。可惜薛師兄閉關未出。”王卓一邊說著還一邊懊惱地搖著頭。

  果然,出戰的是孟顯孟師兄!

  孟師兄用的是一把孟黎劍,火屬性二級法器,聽說是孟家祖傳的寶貝。與孟家的滄海劍法相互配合,效果更甚!

  “石師弟,請了。”孟顯做了個起手式。

  “廢話少說,手底下見真章吧!”石豪卻是不想廢話。

  只見孟顯手持孟黎劍,整個氣勢陡然一變,而且氣勢還在慢慢變強。像是面對海浪一樣,壓得人喘不過氣。這也是滄海劍法的由來,相傳,孟家先祖觀滄海而悟劍法。與之對決,如臨滄海般,讓人生不出抵抗的念頭。對于這套劍法,最好的辦法就是,在氣勢起來之前就搶先出手。

  石豪也是知道這套劍法的厲害,還沒等孟顯準備充分便搶先出手。不過石豪用的卻不是大路貨,而是金劍門獨有的金剛劍法。這也是身在家族的好處。木風可沒有這個待遇,能在外門就可以得到金剛劍法。

  兩個人都是大開大合的招式,石豪一招金剛降魔,孟顯一招東臨碣石接招,接著孟顯使出了一招水何澹澹,那把孟黎劍突然出現在了石豪的后面,不過石豪像是后背長了眼睛一樣,一招金剛攬月,恰到好處地擋住了孟顯的進攻。二者你來我往,修為又都是煉氣九層。這樣打下去,比拼的就是耐力了!

  這卻是木風他們想要看到的了,相較于家族弟子這些溫室的花朵,他們可是有能與妖獸比拼耐力的堅忍!

  “上次石豪輸給孟師兄,就是輸在耐力上。跟我們比耐力?他們還嫩了點。”

  聽到王卓的話,木風他們都不由自主地笑了起來。確實,對于拿命換來的東西,他們比誰都有自信!

  但就在這時,石豪的劍勢突然一改,變得詭異莫測起來。如毒蛇出洞,令孟顯非常難受。石豪的每次進攻都會出現在孟顯想不到的地方。

  顯然,在輸給孟顯之后,石豪這次是有備而來。不出十招,孟顯便敗下陣來。所幸沒有出現太大的傷害。

  “哈哈哈!孟顯,這次就饒你一命,下次見面可就沒有這么容易了。”

  石豪勝了之后,還不忘往傷口上撒鹽。一時間,散修出身的修士群英激憤,便要上去理論。但此時孟顯大手一揮。

  “石師兄技高一籌,孟某甘拜下風。”孟顯說著便被人扶著療傷去了。

  看著孟顯這么爽快地離開,許非的眉頭微不可察地皺了一下,沉思片刻之后,又開口說道:

  “許榮,你去領教各位師兄的高招。”

  “這是唱的哪一出啊?怎么突然讓一個煉氣八層的過來挑戰?”按理說煉氣八層,在外門已屬高手。但在孟顯受傷的情況下,更應該乘勝追擊才是。

  就在大家還在猜測許非的目的時,一個人影已竄到許榮面前。

  “在下木風,請許師兄賜教。”

  一時間大家就更摸不著頭腦了。原來在平時,木風雖不是個怕事之人,但也沒主動出過風頭。今天真是奇了怪了。還好,木風在修為上不輸于許榮。

  說著,也不等許榮說話,便直接從懷里掏出了兩張輕身符,貼在雙腿上,然后又往身上貼了一張金剛符。接著也不使用武器,一邊利用輕身符在許榮身邊游走,一邊使用金箭術進行攻擊。

  要說許榮在家族弟子中也算個異類,別的家族弟子往往會選擇威力更大的二級甚至三級法訣修煉,而許榮卻偏偏鐘愛一級法訣金箭訣。不過在許榮的手上,金箭訣的出手時間卻減少了三分之一,相應地,發出一次金箭所消耗的金元力也少了將近五分之一,但威力卻沒有減少。至于原因,就無人知道了。

  也正是因為許榮的這個特征,才使得他在很短的時間內便適應了木風的速度。而同樣是金箭訣,木風差許榮也不是一丁半點。因此,沒出二十招,木風的身上就出現了傷口,雖說不大,但架不住積少成多啊。

  就在大家為木風擔心的時候,令人瞠目結舌的一幕出現了!

  只見木風快速地拿出一張火球符,然后不計消耗地,在最短的時間內引爆扔向許榮,接著是第二張,第三張……

  剛開始,許榮還可以用金箭訣抵擋,但就算你出手速度再快,也快不過符篆啊!一邊是直接引爆,只需要極少的元力,而另一邊卻需要花費時間制造出來再使用,不管你制造的時間有多短,都不可能少于直接使用的時間。雖然金系修士使用火球符效果會打折扣,但對于一級符篆來說,卻可以忽略不計。

  這純粹是拿靈石砸啊!即使是一級符篆,也要八塊一品靈石一張。以前都是家族弟子利用裝備欺負散修出身的弟子,這次卻遭了報應。袁師兄他們恨不得也掏出符篆扔他幾個。

  “玩靈石,這可是技術活。”看著許榮被抬下去,木風小聲地嘀咕著。

  木風卻不知道,他的這種戰斗風格,在后來,被許多散修出身的修士學習,“高級裝備我買不起,一級符篆哥還是有的!”當然,這是后話了。

  ****

  外門,許非的房間里。

  “許師兄,你覺得孟顯有沒有嫌疑?”說話的是許輝,許石的親弟弟。

  “不像!孟顯太正直,他做不出這種事。而且,孟顯的修為與許石一樣,以孟顯大開大合的戰斗方式,如果是他殺的許石,今天他的狀態就不可能這么好了。”許非手托著下巴一臉沉思狀。

  “那會不會是付子金呢?”

  “不可能,付子金的個性我了解。如果是他殺的,今天他就不會出現了。”

  “那個木風呢?”

  聽到****說木風,許非不屑地看了他一眼。

  “連戰勝許榮都要依靠符篆的人,你覺得有可能是他嗎?你可別忘了許石身上的那件寶甲!”說道這里,許非的眼里閃過一絲陰狠。

  “好了,你先回去吧。我聯系一下內門的族兄。現在只有這個可能了。”許非不耐煩地揮了揮手。

  雖然還想說什么,但看到許非的表情,許輝也只好告辭。

  “寶甲!那本就應該屬于我許非的寶甲!現在卻被許石那個廢物弄得不知所蹤,死了?死了正好!現在家族應該會全力栽培我了吧。”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