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2 11:39:46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劍臨八方
  4. 第三章 對不起,我不小心

第三章 對不起,我不小心

更新于:2018-03-17 17:14:43 字數:3368

  楊穹語看見鴻彪拿出來靈器也是吃了一驚,看來楚東城主還真是護犢啊,沒想到靈器都被拿出來了。但這并不能讓楊穹語就此退縮!楊穹語緊握著拳頭,雙目緊緊盯著鴻彪。

  鴻彪看見楊穹語并沒有絲毫退縮的意思,心中反而有點不安,但現在已經騎虎難下了,就這樣收手會被人笑死的,鴻彪覺得楊穹語似乎已經成了它的心魔,如果不把楊穹語打敗,他這輩子都難也翻身了。

  鴻彪緊咬著牙齒,目光惡狠狠地盯著楊穹語,如果目光可以殺人的話,楊穹語哪怕有兩條命也死了。“看招!”鴻彪一聲吆喝,提起那靈器就向楊穹語沖去,鴻彪手上的靈氣往靈器中注入,靈器立即發出了光芒,一絲絲靈氣在劍上匯聚。帶著一陣破風聲向楊穹語刺去。

  楊穹語感到一陣風吹過,在那劍芒快要刺向自己的腦袋那一剎那,楊穹語上身一低,竟然不避其鋒芒,直接沖上去!

  “什么!居然如此大膽!那你就死吧!”鴻彪看見楊穹語對自己的劍芒不躲避,嘴角露出了得意的笑容,臉上愈發猙獰!“蠢貨,要死的是你!”楊穹語將身上全部靈力匯聚到右手上,顯然是要對鴻彪出手。原本刺向楊穹語腦袋的劍被楊穹語身軀一偏,因為時間太短暫,沒能完全避開,劍芒還是刺中了楊穹語的肩膀,但楊穹語被靈力包圍的拳頭已經來到,對著鴻彪的腹部就是一拳!

  鴻彪被楊穹語一拳打退了十來步才穩住身體,鴻彪感到喉嚨一甜,一口血噴了出來。

  楊穹語站立著,肩膀上的傷口不停地流血,但楊穹語絲毫不管,仿佛那傷口不是在他肩膀上一樣,楊穹語目光冷冷地盯著鴻彪道:“來啊,你不是很拽嗎?來打我啊!隨時奉陪。”“語哥!你沒事吧。”周圍的少男少女們看見他們心目中的榜樣被鴻彪一劍刺傷,都涌上去。

  “鴻彪真是太可惡了!”

  “就會考靈器欺負人的垃圾!”“真不知道世上怎么會有這樣的惡人!”

  一群少女看見自己醒目中的偶像被鴻彪所傷都憤怒地責罵鴻彪,鴻彪聽見少年少女們的話,感動一口氣上不來,又是吐了一口血。“鴻哥”鴻彪的隨從看見鴻彪被楊穹語傷成這樣,連忙上去扶助鴻彪。他沒想到在他們看來先天中期的鴻彪應該是在場的人都無法打敗的,何況他還有楚東城主給他的下品靈器。

  “我跟你拼了!看靈器之威!”鴻彪感到一陣羞恥,沒想到他堂堂楚東城少城主居然被這個沒有任何背景的無名小子給打到吐血,如果不把他打敗,以后都沒臉見人了,楊穹語不在于鴻彪拼命,不斷地移動身軀來躲避鴻彪的攻擊。

  “來啊,你不是很拽嗎,怎么不來了!”鴻彪看見楊穹語在他的攻擊下無法還擊感到十分滿足,這才像我這種先天中期強者應有的威風,剛才居然被這小子給打到吐血,完全是意外,這才是真正的戰斗,我可以輕易地把楊穹語踩在腳下,向楚東城證明惹了本大爺后果是多嗎嚴重!他是楚東城年輕一輩的最強者,以前是,現在是,未來還是!

  鴻彪攻擊速度越來越快,但楊穹語每次都險險地避開鴻彪的攻擊,明明感覺就要被刺中了,但還是被躲過去,看得周圍的少男少女們都是十分擔心,忐忑不安。楊穹語依然還是緊緊地盯著鴻彪,面無表情,并沒有因為鴻彪的話語而發生任何變化,鴻彪的攻擊就想巨浪一次一次沖刺海岸的一切!,但楊穹語卻如堅不可摧的巖石,在巨浪在依然不動。

  楊穹語在不斷地躲避的同時,看著鴻彪的揮動頻率,感覺到那劍的來得愈來愈慢,雖然在周圍的少男少女們看來鴻彪的揮劍速度沒有任何改變,但楊穹語卻知道鴻彪的靈力有點支持不上了,那把劍他應該還不能完全駕馭,在靈力不夠豐厚的情況下強迫使用靈器的確是個十分不明智的行為,這樣只會讓人靈力迅速流失沒有任何好處,一旦靈力不足,就是楊穹語翻局的時候了。

  很明顯,鴻彪也感到自己的靈力流失很快,“必須速戰速決!一劍!就是一劍解決!”鴻彪運起身上損傷過半的靈氣往那劍注入,那劍發出的光芒愈發強盛,仿佛無堅不摧!鴻彪向楊穹語假刺一劍后,對著剛剛閃避沒定住身體的楊穹語此處最強一劍!

  “楚東劍法”

  周圍的少男少女們看見楊穹語就要被刺中,都大喊起來“語哥小心!”之前的那一劍已經讓楊穹語傷的不輕了,如果這次再中一劍,楊穹語不死也得重傷。

  “來不及躲避了,怎么辦?”楊穹語感到一陣無力感,看來先天初期和先天中期還是有不小的差距的。何況鴻彪還有靈器相助,看來今天是大意了,陰溝里翻船。竟然如此,那就只有盡自己最大的哪里去拼了!哪怕是死也要死的威風!誰怕誰,反正自己已經死過一次了,還有什么可以恐懼的?

  楊穹語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去斗一斗鴻彪!楊穹語用靈力包圍自己的拳頭,對著迎面而來的劍芒就是一拳。

  拼殺中的二人都沒有注意到,楊穹語衣服里發出了一陣又一陣波動,居然是那一直沉靜的玉佩發出的,那玉佩在兩年了被楊穹語嘗試了無數次,就算注入了靈力也無動于衷的玉佩似乎被楊穹語的情緒給觸動了,第一次發出了這種靈力波動。

  在那自己拳頭與鴻彪的劍碰撞的那一剎那,楊穹語突然感到周圍的一切似乎都慢了下來,就像是電影里的慢鏡頭,那劍與自己僅剩的那點點距離那劍竟然遲遲都沒有度過。楊穹語看見了鴻彪那陰謀得逞的奸笑,五官都笑開了。周圍的少男少女們那因驚訝張開的嘴遲遲都沒有在閉合,這個世界上似乎就只有他,——楊穹語可以正常地運動!

  楊穹語想不明白這是為何,但他看自己的衣服里發出一陣陣靈力波動,“什么,竟然是那玉佩,果然我的直覺是對的,這塊玉佩不會是那么簡單。”

  “竟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氣了!”楊穹語明白這是他翻盤的最好機會!楊穹語輕易地避開那靈劍,十指緊握,一股靈力涌上,隨著楊穹語一聲吆喝,帶著破風聲向鴻彪連續打了兩拳。鴻彪帶著驚訝的表情倒飛出去,手無力地再握那靈劍,靈劍掉落在地上,與地面碰撞發出清脆的碰撞聲。

  “剛才.....”

  “剛才發生了什么?有誰看清了嗎?”

  “怎么回事!明明是拳頭碰那靈劍,怎么就打到鴻彪了!”周圍的少男少女們看到這奇藝的一幕都傻了眼,這么可能在這么短暫的時間了避開那靈劍的刺擊,在把鴻彪擊飛。過來一會兒,他們從吃驚中走出來。他們才意識到楊穹語打贏了。

  “語哥贏了!語哥霸氣!”雖然他們并不明白剛才楊穹語是怎么打飛鴻彪的,但他們看見自己心目中的偶像再次打敗了這個災星,他們都興高采烈起來。這才是他們心中的偶像,無論敵人是多么強大,依然能把他打敗。

  “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在一剎那躲過我的攻擊!”鴻彪在隨從的攙扶下才站起身來,捂住自己被楊穹語打了兩拳的腹部,感到腹部傳來一陣陣劇痛,鴻彪的臉上都青了下來,就連說話都顯得十分艱難。“我不服!”

  楊穹語對鴻彪的話仿佛沒有聽見,只是有點奇怪地把玩手上的玉佩,顯然是對自己剛才感到怪異,剛才時間怎么會慢了那么多?那玉佩也沒有再發出剛才那樣的靈力波動,依然是如同往常一樣古樸無華。楊穹語在往里面注入靈力也沒有任何反映。看來這玉佩還真是大哥啊關鍵時刻有他保衛。“剛才那奇跡并非是我可以控制的,如果我能掌控剛才那種狀態,那么還有誰能與我為敵?”楊穹語有點惋惜道。

  “對不起,我不小心。”楊穹語目光轉向鴻彪淡然地道,鴻彪感到臉上火辣辣的,那是看待失敗者的眼光,難道我真的敗了嗎?鴻彪感覺不到身上的疼痛,因為那恥辱已經讓他麻木了,他無法想象,楊穹語那小子究竟是怎么以后天初期的實力打敗自己這個突破了后天中期而且還擁有靈器輔助的自己!

  自己曾經以為自己突破了后天中期就可找回場子了,反沒想到還是被楊穹語再一次打敗,難道自己真的一輩子都沒法打敗他嗎!為什么眼前這個少年能做到她自己都無法想象的事情。究竟是為什么!

  楊穹語笑著看著鴻彪道:“你輸了,不過你已經是楚東城里年輕一輩最強之一了,但是你想打敗我,還是差了點,回去努力修煉,我相信你可以打敗我的”

  楊穹語說完,轉過身對在場的少年少女們道:“今天練習到此結束,回去吧!”“歐耶!終于可以休息了!”周圍的少男少女們仿佛聽到了天籟之音。“明眾兄弟,你是否忘記了什么?”

  “宇哥哪有什么?你是不是記錯了?”明眾已經走到空地邊緣,聽到楊穹語的話,身軀忙地顫抖了一下,款款地轉過頭露出了虛偽的笑容,但臉上那點點冷汗已經暴露了他的緊張。

  “去把明眾給我捉回來!”周圍的少男少女們聽到語哥的命令后,把那目光轉向明眾,一個個露出了看待獵物的表情。

  陳少楓感覺看不下去了道:“明眾小朋友,你自安吧!”少男少女們在陳少楓說完后已經向明眾沖過去了。

  “不要啊!!!!語哥我知道錯了!”

  空地上只留下鴻彪一行人的身影

  “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