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2-12 17:39:13
  1. 愛閱小說
  2. 靈異
  3. 追心:迷茫
  4. 第一章 輪回

第一章 輪回

更新于:2018-03-16 14:26:45 字數:2162

字體: 字號:
追心:迷茫目錄
共3章
  楚羽躺在太平間的床上,了無生氣,縱觀一生,終于也是終了。

  在其上,靈魂盤旋不散,一道金光射來,消散于無物,卻是被拖入夢境之中。

  人生如夢,三千世界,究其一生之力難尋至其終。

  謹以吾有生之年,尋矣,未得其終。

  吾以平生之法力,燃己生命,創輪回之境,爾得此可免于生死輪回之苦,跳脫于眾生之外,

  吾以生命之代價,非求名利之物,吾僅望爾盡其所力,完成吾未能所及之事,探尋三千世界。

  萬望有緣人完成吾之心愿,吾此生無憾,雖吾棄輪回,消隱與天地之間,謹信靈魂及肉身以外,仍有其奧秘存在,

  故望爾謹記吾之心愿,勿忘!勿忘!

  ——無名

  一行行的字幕閃過眼前,直至署名,良久,陷入黑暗。

  楚羽感覺一種失重感,猛然驚醒,卻是在一處山洞之中。

  心臟強健有力的跳動著,楚羽感覺自己有一些微妙的變化,似乎,體魄與以前相比,更加強健了些。起身走出山洞,四周荒無人煙,判定東方,走去。

  終于,看到一城池,抬眼望去,不識此文字。卻忽然感覺腦中清明,轉眼,卻識得那城門書寫著霽城二字,走進前去,跟著人流挨到城門口,卻是士兵把著城門,進出的都要登記在冊,幸是語言溝通并無障礙,只道自己姓楚排行第三,單名一個羽字,流落到此地,獨自一人,一一登記在冊,便放入城中去。

  進城,挑一條大路緩緩走著,路旁屋舍里,道路上百姓臉上皆有惶急之色,楚羽皺眉,抬頭望天,怕是這城中有災難即將降臨,無可奈何。

  尋一客店,無錢,但還是搖搖頭,挪動腳步還是走了進去。

  抬頭看見在店中歇息的店家,移步走過去,“店家,我漂泊至此,身無分文,能否容我在此歇息一宿。”

  店家抬眼,看面前的楚羽,“如今這世道,有錢人跑的跑,搬的搬,你我能在此相遇,說明咱們都是一類將死的人,偌大的樓房,現今只有我一人了,容你何妨?”

  “多謝。”楚羽微微躬身行禮,上樓尋房間去了。

  上得樓去,推開一空房間門,當下覺得疲累不堪,關上門躺在床上睡去。

  不消一息,便已熟睡,

  不久,店家推門而入,見楚羽熟睡,長嘆一聲,關門退出。

  醒來已是黃昏,一輪夕陽即將落于地平線之下,楚羽看了,不由傷感。

  自從父親去世,便孑然一身,了無牽掛,浪跡天涯,如今算是在另一個世界壽終正寢了吧,偶然得到的輪回之境,究竟有何作用尚未可知,卻是不由感覺有些寂寞與孤獨。

  嘆了口氣,旋即不再想,何故自己愁自己。起身走到門邊,開門,下樓。

  遇店家在喝悶酒,走到他旁邊,微微躬身施禮,坐下,“先生何苦,有道是‘今日不知明日事,愁什么?’如今你我皆安然無事,難道還不夠么?”

  “薊州已失,遼兵乘勢挺近,如是這樣,不出三日,大軍可兵臨城下,屆時,城破,屠城放火,十存一二。”又喝一口酒,“你我要想生還,難如登天。”

  “何苦如此,誰又能料到以后所發生之事呢,不要繼續頹喪下去。”此時楚羽看著店家的眼,“與其這樣,不如去爭一把自己的命。”

  卻是醉眼朦朧,舌頭打結,“還能怎么爭?”

  “你我皆是青壯男子,不如去守城迎敵,就算死,也反倒少受在城中擔驚受怕的罪。”楚羽說完,徑直走了出去,留下他,須臾,趴在桌上,醉倒了。

  楚羽看著天色,夕陽已落去,月亮還未出現,卻是一天中最為黑暗的時刻,通達的大道悄無聲息,家家戶戶閉門熄燈,楚羽找了一個地方坐下,頗覺得四周陰森恐怖,搖搖頭,輕笑一聲,起身繼續游蕩。行走數百步,一股蕭瑟荒涼之感涌上心頭,屋門大開,半人高的野草已顯枯黃。

  走進去,空無一人,見四周擺著打鐵的用具,似乎是個鐵匠住處。

  只剩一個空武器架,立在角落里。想是打造的刀劍之類都帶走了吧,亂世之中,也好防身。

  長嘆一聲,走到一個小門前,推開,又是一個房間。

  一具弩放在里面,見一弩上有一紙條,天色已黑,只隱隱看到‘五十’兩字,放在懷里,觀察那一具弩。

  走到那具弩旁邊,入手一片冰涼,卻是鐵質的。

  試著拿了拿,卻是早有預料的沉重。

  到屋外,月亮已經出來了,滿月。月光冷冷的。就著月光,勉強看清了紙條其上的字跡。

  鐵弩重約五十斤,今吾棄屋逃難,因攜帶甚是不便,故留在此處,另墻角處有木制弩箭數支,鐵質弩箭數支,木箭主距,鐵箭主傷,有緣之人愿取走殺敵則取,不愿則留置此地,萬望將來之時,此物不在遼賊之手,屠殺我國之人。否則,讓其貽笑大方,吾甚覺己罪孽深重。以此致有緣之人,嘉慶十一年留——鐵匠蘇和

  楚羽看完,長嘆一聲,將紙條放進領口里,回屋拿起這具弩,又在屋里翻找到了個箭袋背著弩箭。

  把門關好,走出這個鐵匠的家,清冷的月光幽幽的照著,楚羽在街上游蕩著,他迷路了。道旁都是些空舍,看過心中滿是凄涼。

  不知這樣漫無目的的走了多久,兩只手臂提著弩已經是酸疼,把弩放進箭袋里,搖搖頭,嘲笑自己幾句。又走了幾步,卻是有隱隱的啜泣之聲。

  心中滿是復雜,上去敲了敲門,聽見啜泣之聲停止,卻無人來開門。看看天色,月亮正中,夜色已經過半,深更半夜,不好叨擾,把箭袋放在自己旁邊,靠在門邊,準備在此歇息一宿,明天再來勸說房內哭泣的人。

  靠著墻,抬頭望天,月光清幽,漫天的星星皆是暗淡,不久,一云遮住月華,良久,云飄過,月光仍然灑在地上,提供著光明。

  覺得有些睡意,打個哈欠,頭靠著墻,閉著眼休息。

  不知何時,垂下頭,卻已經是靠著墻睡熟了,就著清幽的月光,灑在身上,此情此景,頗令人感嘆些什么。

字體: 字號:
下一章
追心:迷茫目錄
共3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