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6 00:46:09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風逆天下
  4. 第二章 有點殺機

第二章 有點殺機

更新于:2018-03-17 11:56:41 字數:2317

字體: 字號:
  陳家,一間幽靜的小院里。陳方站在一顆大樹下,看著小水池有的歡快的金色鯉魚,出神的不知道在想什么。而在他身后一個長相普通,雙眼豆小的男子似乎有些著急。陳方,在家族排名第二。一身修為達到了固體境十層。但在這個家族里面沒有什么權勢,他也不想參與這個。至少,表面上是這樣。今天,他穿著一件樸素的長白衫。身材也高大威猛,皮膚有些暗黑。給原本有些嚴肅的臉上,增添了幾分威嚴。小眼睛男子看著一動不動的陳方,有些不耐了。“二哥,現在可是大好機會啊!你難道就不心動嗎?”小眼睛男子正是陳方的兄弟陳樹。聽到陳樹的話,陳方沒有轉過身。繼續看著池塘里魚。看到不為所動的陳方,陳樹臉上似乎有些焦急。繼續道:“二哥,你難道忘了二嫂嗎?”“哼!”聽到陳樹的話,陳方陡然轉過身來。眼中精光一閃,威嚴的冷哼一聲,道:“我希望你不要再提婉兒!”聽出陳方的話有一絲不快,陳樹連忙擺手道:“二哥,不要生氣。我也只是......”“不要說了!有些事,我自己心里清楚。”打斷陳樹的話,陳方似乎也沒了興致在看池中的魚了。頓了頓,陳樹看了一陳方,小心翼翼,詢問道:“二哥,你看...眼下的事....”陳方知道陳樹的話是什么意思。但,他還是揮了揮手。有些不搭邊的問道:“四弟,那個陳風...回來沒有?”心里雖有些奇怪,但還是回到:“沒有,自那天家族測試后。一直沒有回來,我想,是受不了打擊。獨自一人...”“好了,我知道了”打斷陳樹的話,陳方似乎意有所指的自語道:“這一天終于來了......”聽到陳方的話,陳樹心里一喜。立馬拱手,道:“二哥,那我就先走了。”陳方沒答話,有些無力的揮了揮手。陳樹退下了。......陳元在家里等了幾天,一直沒有陳風的消息。心里急的不得了,但奈何公事在身。又抽不出時間,也只好在家慢慢等待了。但陳風的母親卻一直擔心,這幾天硬是急的茶飯不思。還催促著陳元安排手下人去找找。但陳元說了,陳風現在不能吸納靈氣入體。就等于被家族所拋棄了。而且,就算是派出人手去找了。那假如被有些人利用,那可就不妙了。因為,在陳氏家族里面。只要發現,測試的弟子沒有吸納靈氣。那就不管了,更別說是到處派人找了。就算是一家之主也不行。而且,在一家之主上面,還有元老一派。他們才是這個家族的決策層。當然,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他們還是不會管的。可陳方想的是,自己的這個位置現在恐怕是蠻多人盯著。假如在做出什么事兒來。那豈不是更讓那些人找到借口,來壓迫自己嗎?所以,陳方對自己的夫人只有一句話“沒事的,風兒吉人自有天相。他過幾天就會回來的”聽到這些話,易婉兒不干了。“你就知道這樣說,可你看看,都幾天了。風兒還沒回來。難道你就這么狠心嗎?嗚嗚...”說完,又哭了起來。“我..”看到易婉兒的表現,陳方的話說不出來了。是啊,再怎么說陳風也是我陳方的兒子啊。但,陳方也為難啊。“哎...”搖了搖頭,嘆一聲悠悠的坐回到位置上,看著門外一陣沉默。......看著城門上的三個大字。陳風心里一陣無奈。但不管怎么樣,自己還是要回去。深吸了一口氣,整了整衣冠。向著城門走去。來到城里,看著街上來來往往,絡繹不絕的人群,看著那些小販兜售的表情,陳風心里暗暗想到“也許,做一個普通人比較好吧......”站了一會兒,繼續往前走去。“讓開,讓開...”前面,一個身穿仆人衣服的下人。在前面揚武揚威的對著擋道的行人,肆意喝罵著。不幸,到了陳風的跟前。“讓開讓開......”看到眼前的陳風,那個仆人也沒當回事兒。伸出一只手向陳風撥去。“恩?”陳風感覺到有人拉自己,心里一動。腳下用力,上身微微一側,一個反擒拿,扣住這人的手一推。“啪”一聲脆響,這個仆人的手就在這不經意間斷了。沒什么奇怪的,這個仆人只是一個普通人,哪里是習過武的陳風的對手。所以,毫無懸念的這個仆人的手廢了。“啊...”殺豬般的聲音從仆人的口中驚叫而出。頓時,熱鬧了。過往的行人,擺攤的小販都陸陸續續的看了過來。“哎呀,不得了..”“這人怎么惹到了葉家的人啊...”“是啊是啊,看來這個年輕人要倒霉了....”“......”四周,人群里不時對著陳風指指點點,就是搖頭晃腦的在哪里瞎議論。有同情的,有譏諷的,有憐憫的。反正各種表情,那是應接不暇。同理,誰都知道在落槡城里。三大家族的勢力。羅家就不用說了,陳家也算是除了羅家,排名第二的大家族。可排名第三的葉家也不逞多讓。而且,葉家在城里基本是無惡不作。只要惹到葉家,那就沒有好日子過。據說,葉家現任家主的兒子葉柳。看上別人家的女兒,硬是被他強搶過去,玩弄一番后將她給打活埋了。而且,就連那個女孩兒的家人也沒能幸免。也有人說為什么不報官?可是,報官有用嗎?而且,葉家可是跟官家同氣連枝的。誰不知道葉家的一個什么姑姑,嫁到了羅家為妾。且,誰不知道羅家就是這個城里的霸主!所以,報官沒用。不難想象,在這些普通人眼里。陳風是有多倒霉,而且,可能會死無全尸吧?反正,這個就是在站的所有人心目中的想法。但是,他們也不知道陳風的背景。關鍵是陳風基本上很少在外面走動。陳風基本就是在家族里面的練功場,和自己家里走動。所以,外面的人很少見過他。就算是見過,可能也就是三大家族的某些人見過。陳風對那些議論,充耳不聞。默默走到那個仆人身前,問道:“干嘛攔我?”仆人臉色慘白的看著走過來的陳風,驚恐的向后退著,臉上豆大的汗珠隨意滾落。喉嚨發干,結結巴巴的道:“你...你別...別過來!”看到這個仆人驚魂未定,在看他被自己廢掉的手后。陳風眼中若有所思。“喲呵,這不是陳家的陳風嗎?真是巧呵!”這時,從人群中走出來一個長相俊美,衣冠華麗,手拿折扇的年輕男子,晃晃悠悠的走了出來。聽到有人喊出自己的名字,陳風回身看去。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