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05 20:17:41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逝過的約定
  4. 第一章

第一章

更新于:2018-03-15 17:18:48 字數:2965

  一個人生命的起源點在于你媽媽見你誕下的那一刻起,有些事情就已經被注定了,但是有些事情可不是命中注定可以說了算的。俗話說:“三分天注定,七分靠自己。”只要你想去做,你努力去做了,即使不一定會成功,但是也一定會比你什么都不做要強得多。我們的主人公凌左逍,他就是這樣的一個人,一個從不相信命中注定的人。

  凌左逍的家庭背景已經很強了,也是堪稱富可敵國了,但是從小的時候開始凌左逍就不在乎這些。他在乎的只是一個普通孩子所在乎的。他想要的也只是一個普通孩子想要的。他希望一家人可以開開心心,快快樂樂的在一起。他不求自己的家庭背景有多強,也不求自己的的父母多有勢,哪怕只是在馬路旁乞討他也不在乎。他想要的只是愛他的和他愛的爸爸媽媽能一直陪在他的身邊。

  慢慢的他發現。這個社會已經變了。已經不是他小時候所認識的那個每個人都互幫互助的社會了,現在的社會變成了一個弱肉強食的地方,變成了一個強者稱霸的地方。黑白兩道。這兩者占據了整個社會的多部分。社會上幾乎遍布著他們的人。有錢的人收買黑勢力,有權的人,與之抗衡。每天不知有多少人在黑白兩道的斗爭中慘死去。

  “凌左逍,這都幾點了還不下樓吃飯?難道還要讓我去請你嗎?”一個男人在樓下罵道。

  “不需要。”凌左逍從樓上走了下來。

  “你說什么?你再給我說一遍。”那個男人聽到凌左逍的反駁怒罵道。

  “沒說什么!飯不吃了,今天是第一天,不想遲到。”凌左逍說。

  “你......,你愛吃不吃,沒人愿意管你。”那個男人說。

  “沒人管更好。”凌左逍說。

  “滾,你給我滾出去。”那個男人怒罵著。

  “不用你說我也會走。”澎。說完凌左逍便摔門而出。只剩下凌義一個人站在那里。

  “這個孩子,難道到現在他還不肯原諒我嗎?難道到現在他媽媽的死他都不能忘懷嗎?”凌義嘆了一口氣。

  “老爺,要不您就把當年的事情告訴少爺了吧,不然少爺會一直誤解下去的。到時候老爺,您和少爺之間的隔閡就會越來越大了。”管家王叔說。

  “王叔,算了,當年我確實也有不對的地方,逍兒他沒有說錯,如果我當時沒有去開會,那么筱婕也就不會死了。”凌義說。

  “這...,好吧,老爺,既然您不想說,那就不說吧。不過我勸老爺還是應該盡早。”管家王叔說。

  “王叔,送我去學校。我的車送去保修了。今晚送回來。”凌左逍站在門外說。

  “知道了少爺。”王叔也向外面喊道。“老爺,那我就先走了。”

  “嗯,去吧。”凌義說道。

  王叔從車庫出一輛勞斯萊斯。

  “少爺,那我們走吧。”王叔說道。

  “嗯。”凌左逍冷冷的回答。

  在路上,凌左逍也并沒有說什么。坐在車子的后排向外面望著。突然臉色變得煞白,用手按住心臟的位置,咬牙忍著疼痛,雖然凌左逍的動作很小但還是被細心的王叔發現了,問道:“少爺,您沒事吧?要不今天就別去上學了。”

  “不用了,可能是在外面呆習慣了吧。昨天回來之后忘記把房間的溫度調到那邊的溫度,可能是有點不適應罷了。”凌左逍說道。

  “少爺那您可要保重身體。如果實在是適應不了的話,我們就找私家醫生來看看有沒有什么辦法。”王叔說。

  “嗯,沒什么事。”凌左逍說。

  “是,那少爺,您的車怎么辦?”王叔問道。

  “直接開進車庫里,您親自來,別讓那個男人碰我的車。”凌左逍說。

  “知道了,少爺。”王叔說道。

  過了一會,管家便說道:“少爺,到了。”

  “知道了,您回吧。”凌左逍推開車門走了下去。

  “是少爺,您要小心您的身體,如果不舒服的話就往家里打電話,我馬上來接您。”王叔說道。

  回了王叔一聲“嗯”王叔便將車開了回去。

  凌左逍看著漸漸遠去的車消失在自己的視線內,也是深呼了一口氣忍了忍疼痛,便走進了校園。

  走進校園的門口,便有一群花癡圍了過來叫喊道:“好帥啊,好想知道他叫什么啊!”“就是就是,還都不了解他呢。不過,他長得這么帥,一定是我們學校的校草啊。以前那群人那種貨色完全不能跟他比啊。”“就是就是。”

  花癡們一個一個的討論著凌左逍。而凌左逍的臉上卻沒有任何表情,剛才心臟的疼痛已經搞的凌左逍很是煩惱,現在他們又在這里墨跡,凌左逍沒對他們發火就已經很不錯了。

  “各位同學,校長知道我們凌大少爺長得很帥,是我們眾多女同學的心儀對象,但是你們這樣難道是想讓你們的心儀對象站在這嗎?”這個學校里的學生都是有背景的人,哪怕是校長也不敢得罪啊。

  聽到校長這么說,那群花癡,才戀戀不舍的散開了,其中還有幾個女生還在說:“原來他姓凌,好帥的啊!果然好配他哦。”“就是啊,真的好配。”

  “呵,麻煩。”凌左逍冷冷的一笑。

  走了兩步便問道:“最差的班級是幾班?”

  聽到凌左逍問自己問題校長便馬上走了過去說:“左逍啊,是這么回事,以你的資質給A班當老師都夠了,至于最差的班級,還是別去了。就去最優秀的A班吧,只有那里才能配得上你。”

  “閉嘴,你廢話很多。我只問你幾班。”凌左逍冷冷的回答哦。

  “對,對不起。最差的班級是F班,在六樓。”小張汗水直流。

  “嗯,下次我問你什么你就會什么,別廢話,聽你們廢話我很累。”凌左逍說。

  “知,知道了。”校長說。

  知道了自己要去的地方,凌左逍便撇下校長一個人離開了。

  剛走到六樓,便聽到一陣吵吵嚷嚷的喧鬧聲。

  “真麻煩。”凌左逍走到F班推開教室的門。

  只見老師站在講臺上看著他,底下的人的目光也全部看向凌左逍。其中有一個人,好像是F班的老大,看到凌左逍居然敢這么淡定的推開他們班的門,身為老大的他心中難免會有些不爽:“小子,你知不知道這里是誰的地盤?竟敢來這里挑事?是不是活膩歪了?”

  “是嗎?沒人告訴我。”凌左逍說。

  “你還敢頂嘴。真是活膩歪了。”為首的那個人突然站起來,順帶著講椅子翻倒在地上。

  “呵。”凌左逍冷笑著。

  “你...”就在那名為首的人要罵凌左逍的時候老師打斷了他。

  “蘇啟銘,對不起,可能老師要打斷你了,這位同學,不知道你來這里有什么事情。?”老師說。

  “媽的,這次我就暫時放過你,再有一次。老子讓你滾出這所學校。”那個為首的人說。

  “呵,來上課!”凌左逍一笑,走向講臺“凌左逍,從今天開始一起上課。

  “媽的,你個小崽子,老子跟你說話呢,沒聽見嗎?既然敢不回應我。”蘇啟銘罵著。

  “不回你你又能怎樣?”凌左逍說。

  “你說能怎樣?不會怎樣,就是重新教教你規矩而已。”蘇啟銘笑了笑繼續說道:“兄弟們,動手。”

  只見那個叫蘇啟銘的人一聲令下,便是有一群學生沖了出來。若是換了常人恐怕早就被嚇破了的魂,可是這些學生在凌左逍的眼里連陪練的資格都沒有,一笑而過,走下講臺,緊接著便看見凌左逍出現在教室里的唯一一個空座旁邊,安靜的坐了下來。緊接著便聽到一陣陣哀嚎,原來是凌左逍在走下講臺的時候便以最快的速度出手解決掉了所有人之后看見教室里只有一個空座,便走了過去。

  剛剛還囂張的蘇啟銘瞬間就傻眼了。他根本就沒看清楚凌左逍是什么時候出的手。自己的兄弟就被解決掉了,如果剛才自己也動手了的話,恐怕也是回落的這個下場吧。

  “我并不想找麻煩,也討厭麻煩。但是如果有人想找我麻煩的話我也奉陪。所以有些人還是老實一點,別有一點小本事,就學別人出來做老大,別到時候賠了夫人又折兵,什么都沒剩下。”凌左逍說。

  “你......”蘇啟銘驚訝看著凌左逍不知應該說什么好。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