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0 23:46:57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斗之黑界
  4. 第二章 無情的傷害

第二章 無情的傷害

更新于:2018-03-16 08:09:57 字數:1947

字體: 字號:
  安靜的夜里,一切祥和。

  一道黑影快速地在屋頂飛躍,行至一間屋子前,黑影略作思索,旋即,摸進了黑屋。

  屋子里,一名少年正靜靜地躺在床上睡覺,沒有受到絲毫影響,黑衣人小心翼翼地走進少年前,在其身上摸索,似是在找什么東西,不一會兒,黑影從少年身上的衣袍里取出一塊玉石。

  玉石表面光滑,表面布滿了奇異的紋路,玉身被淡淡的青色玄氣所圍繞,散發出強大的氣場,不過先前在少年身上,被其氣息所覆蓋。

  黑衣人臉上掠過一絲驚喜,手捧著玉石,輕輕地放進了衣袖之中,旋即,黑衣人望著熟睡中的少年,喃喃道:“現在玄靈修玉也到手了,繼續繼續在這小小的齊家,也沒什么意義了。哼,齊修哥哥,我呸!還真以為本小姐喜歡你啊,不過是個廢物罷了。要不是為了取你身上的修玉,我才不愿意到這個破地方來呢!”

  說罷,黑衣人身上玄力一動,便消失在了原地,而在他瞬移之時,一陣微風吹起了他頭罩的一角,一張絕美的臉龐映入眼簾。

  ……

  清晨,陽光透過窗戶照射而進,零零散散的光線浮在地面。

  齊修簡單洗漱后便欲出門,習慣性地摸了摸平時緊貼胸口的東西,可這次,卻是空的。

  “怎么回事?怎么會是空的,玉石去哪了?”齊修一臉驚慌,因為這玉石是齊修母親留給他的唯一的東西,他一直視其為珍寶,可是,現在卻不見了,這也難怪齊修會如此驚慌失措。

  齊修把屋子翻了個遍,卻還是沒有玉石的蹤影,齊修真的慌了。

  “屋子里沒有,會不會是掉在外面了,對,對,一定是掉在外面了,我昨天還出去了。”旋即,齊修便瘋狗似的沖了出去,推開門,一名青紗少女生生地站在門外,正是趙音兒。

  原本,以齊修、趙音兒兩人的親密關系,此時齊修都會和趙音兒打個招呼,然而此時尋玉心切的齊修,別說是和趙音兒打招呼,就連看都沒看一眼后者,更沒看趙音兒旁邊站著的人。

  急齊修匆匆地從趙音兒身旁跑過,四處張望,趙音兒似是早就知道他會如此,嘴角勾起一抹得逞的冷笑,很難想象,一個絕美如斯的少女,做出如此表情,著實令人詫異。

  趙音兒轉身對著慌忙尋找的齊修輕語道:“不用找了,你的玄靈修玉在我這里。”

  聞言,齊修立馬停止了前進,轉身望著趙音兒,驚訝地問道:“音兒?玄靈修玉怎么到你那去了?既然如此,那便快還給我吧,你也知道這塊玉石對我來說有多么重要。”齊修向趙音兒伸出手,準備接玉石。

  “哦?我憑什么給你?你不過是個廢物罷了,有什么資格對本小姐呼來喝去!”趙音兒盛氣凌人,頓了一下,“實話告訴你吧,本小姐來你們齊家,不過是為了你身上的玄靈修玉罷了,你還真以為本小姐喜歡你啊,別做夢了。現在好了,修玉也到手了,我也不用再在這個鬼地方待著了。”

  “你從來沒喜歡過我?只是為了騙我!我不相信,我不相信!”齊修眼球充血,猙獰地盯著趙音兒。

  “你相信也罷,不相信也罷。知道為什么你怎樣修煉也還是停留在玄之力二段嗎?那是因為我封住了你的經脈,怎么樣,當廢物的日子不好過吧。不過現在我不用再在這兒了,留在你身上的封印也沒什么用了,還有,我不叫趙音兒,我叫音雨玉!有本事,就來音靈山找我抹去這個恥辱吧!哈哈哈……”

  音雨玉冷冷地看著齊修,眼色一使,在她身旁的人雙手向齊修伸去,齊修臉色一變,急忙玄氣護體,可無濟于事,前者的手,毫無阻擋地觸碰上了齊修的身體。

  齊修只覺得體內玄氣瞬間變空,但旋即,一股更加龐大的玄氣涌入他的玄氣團。

  齊修的氣息越漲越高。

  玄之力一段

  二段

  三段

  ……

  氣息不斷地攀升,一旁的音雨玉望著被玄氣所包圍的齊修,一臉訝然。

  “沒想到,解開封印后,他的修為竟攀升地如此之快。”

  雖說有些驚訝,但音雨玉畢竟是大族之人,很快便恢復了以往的神色。

  “我們走吧,我是一點時間都不想再呆在這了。”

  “小姐,那小子怎么辦?”中年人對著音雨玉恭聲道。

  “讓他自生自滅吧,就算解除了他的封印,他也擊不起什么浪。”

  趙音兒的身形隨著話音的落下一點一點消逝,那中年人正欲動身,忽然,似想起什么,抬起手朝齊修一彈,一顆拇指大小的豆子向齊修射去,漸漸融入齊修的體內。

  中年人臉上露出一抹冷笑,旋即消失不見。

  ……

  此時,齊修心中只有一個字,痛,撕心裂肺的痛!

  壓抑了十余年的潛力爆發,自然不可小覷,轉眼間,齊修的氣息便漲到了玄之力八段,與齊家年輕一代的最強者齊杰一般了,不過就此便停了下來。

  那令人欲死欲活的痛也隨著消失了,齊修體外的玄氣收斂進體內,齊修的雙眼睜開,望著先前趙音兒所站之地,眼中充滿了不舍。

  “她本就不喜歡我,我不舍又有何用,不過是徒增頹廢罷了。”齊修搖搖了頭,道。

  齊修仰望著天空,雙手舉起,“我終于不再是廢物了!音雨玉,你給我等著吧,我一定會去抹掉今日的恥辱!”

  吼完此話,齊修便轉身朝后山走去,既然答應了戰約,那便要為此努力了啊!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