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6 08:13:09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狹行
  4. 第一章:陽春面

第一章:陽春面

更新于:2018-03-16 21:03:01 字數:2356

字體: 字號:
狹行目錄
共1章
  “人生真是寂寞如一碗陽春面吶。”于瀟感嘆到。

  桌子上的一大碗素面冒著騰騰白煙。

  城是一座小城,南疆以南,差一點就要出了虞國;店是一家小店,全店上下就一個師傅一個小二合計兩個人;面是最簡單的面,點綴在白凈的面條里的七八朵蔥花,儼然成了最為動人的風景。

  一邊感慨著,一邊熟絡的提起筷子,往剛剛端上來的面里一攪,提起一大團面往嘴里塞的普通少年,姓于,叫瀟。于是的于,瀟灑的瀟。

  店雖小,店里面人卻不少,老師傅辛辛懇懇干了幾十年的手藝活,名聲遠播方圓十里嘞,所謂酒香不怕巷子深,便是這個道理。

  不過今天來的人格外多,江湖人士更多,面前大都放著一碗半碗面,卻大多又不是為了這一碗陽春。

  “誰是于瀟?”一道清冷的聲音傳來,令在場的所有人都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時逢八月初,正是酷暑熱氣尚散去,颯爽秋意尚未生的冷暖交雜時節。這個女子的出現,卻似是改變了長久以來的天氣,又或者愈演愈烈?

  女子身上寒氣逼人,在場不論男女,看到這女子的一瞬間,心中都涌出了一團火,男人為欲火,女人為妒火。

  “敢問閣下可是那青云觀的仙子?”一名大漢開口問到,聲音小意,與他外表即為不符,卻沒有人鄙視他,甚至很多人心里,對這名大漢暗暗豎起了大拇指。

  “青云觀”三字一出,原本不知情來湊熱鬧的人忍不住低呼出聲,不禁抬頭望去,這一望,便也移不開了眼。

  女子沒有回答在場眾人的疑問,清凌的目光寥寥幾眼,就把小飯館掃視了個遍,雙眼鎖定在了背對著門口低頭大口吃面的青年,蓮步輕移,女子分明也就十五六歲的年紀,卻有了一種不食人間煙火的冰冷氣質,讓凡人下意識忽略了她的年紀,自行慚愧。

  “仙子!”最開始開口的那名大漢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大聲道:“鄙人張蠻二...人境巔峰修為,一生所愿就是入得道門,請仙子首肯!”

  那名女子頓了一頓,置若罔聞,繼續臺步上前。

  “仙子!我叫季凡,人境中期修為,能否懇請仙子收我入道門,季某一定一心向道,無怨無悔...”

  “仙子,我不求上山,只求您能帶我這小兒子上山,我莫老七給青云觀做牛做馬也愿意啊!”

  “仙子...”

  女子沒有再停下腳步,隨著走動,一群群人撲倒在地,請求之聲不斷響起。一時間回蕩在小小的店里。

  女子走到吃面少年面前,伸手一揮,一柄卷軸不知從何處而來,出現在她手中,打開,是一幅畫像,與少年像了八分。

  女子開口:“你是于瀟?”清冷的聲音不再并冰硬,卻帶上了十足的把握。

  于瀟吃完最后一口面,捧起面碗喝了一口湯,這才老神在在的把碗放下嘆一聲舒服,回頭看向女子,女子在他眼中看到了驚艷。

  于瀟勾起一個自認為迷人的微笑,問到:“小丫頭,你知道我叫什么,我還不知道你叫什么。”

  “蘇鈴。”女子惜字如金。

  “很好...鈴兒,你為何都不看他們一眼?”于瀟看了幾眼拜倒在地的人,有威武雄壯的大漢,也有年輕貌美的婦人,亦有尚未加冠的少年孩童。

  “師父讓我下山接你上去。”蘇鈴著重說了“接你”兩字,對于于瀟先是叫她小丫頭后又直接叫她鈴兒,微微皺了皺眉,卻沒有多說什么。

  “這么多人,青云道觀一個都看不上?男兒膝下有黃金,尋常不得輕易跪人。你別給我說,你不是人。”于瀟打趣道,什么修道修佛,這些神神道道的東西未必就比儒家高明上一層半層,偏偏有人對此有種莫名的執著。

  他不信。

  “你入得我青云觀,拜在掌門坐下,我是青云觀弟子,你辱我不是人,等于辱了你自己。”女子眉毛一挑,竟挑出了萬千風情。

  “那也不行,我還沒上山呢,現在算不上青云觀弟子,我就報個名兒...而且,我若是拜在掌門坐下,按輩我應當是你師兄。”于瀟不緊不慢的分析道:“鈴兒,連師兄的話也不聽了?”

  女子不回話。

  于瀟罵罵咧咧道:“那我還不去了,不就是青云觀,天下道觀千千萬,也非你青云一家不可。”

  蘇鈴緩緩搖頭,道:“我青云觀雖然不大,也不是區區凡夫俗子跪拜一番就可以隨意入的,師兄且隨我上山去吧。”

  “合著你們都是吃那天上的蟠桃長大的,我于瀟大小吃五谷雜糧,我也是凡夫俗子,你們不是照樣收了我上山?”于瀟輕輕皺了皺眉,語氣依然跳脫,卻有了些許質問的意味。

  “我們凡夫俗子的‘區區’一跪,比你們修道的‘仙人’就卑賤許多?”

  “師兄不一樣。”蘇鈴再度搖頭。

  青年不回話。

  蘇鈴再度開口:“在座的諸位,今日見我,也算半個有緣人,今日若有一人能勝了我,我便帶諸位上山,檢驗是否有緣道途,如何?”

  話這么說著,卻是問向了于瀟。

  “這,仙子大駕,我等哪敢出手?我得也一定不是仙子的一合之敵啊!”在跪的人群中一人開口,贏得一眾附和聲。這話說的高明,示弱示的軟,馬屁拍的高。

  “仙子尊貴,與我等混跡江湖的人哪里是一個層面的。我等出不得手。”

  “對啊。”

  ....

  蘇鈴秀眉一蹙,明亮的眸子里充斥上了一絲不耐煩的意味。袖子一揮,一柄秀氣的短劍便出現在了手中。

  短劍長約三尺,上刻浮世雕文,精致華美;劍一出,連帶著氣溫又再度冷了一分,擇人而噬。

  “不必多言,哪個若愿上山的,來戰便是!”

  人群一下子安靜下來,竟無一人妄動,良久。

  “你們這群人!跪都跪得,卻不敢站出來,要這男兒二字掛在頭上何用?我替你們說話都覺得羞恥!”

  清朗中正的聲音并不大,帶上了些許怒火。青年默默提起了放在桌旁的一柄樸實鐵劍。

  “在座的諸位,我于瀟自然也算一個...若我贏了,帶這里這些尚未禮冠的孩子上山,如何?”

  劍未出鞘,冰冷的氣氛也無絲毫變化,客棧里唯一的變化,是站起來了一個面色不善的普通青年,青年持劍,罵罵咧咧道:“今天,只當是老子來踢館的。”

  秋園八月開桃花,數枝冷淡無光華。

  北風蕭蕭吹汝寒,汝發非時誰復看。

  墻下牽月顏色鮮,故園欺汝相縈纏。

  何不藏英待時發,自有陽春三月天。

  ——《秋園桃花》宋·秋葵

字體: 字號:
狹行目錄
共1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