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07:55:33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毀天滅地之戰神歸來
  4. 第一章:遺失的過去

第一章:遺失的過去

更新于:2018-03-17 16:24:47 字數:3032

  風,在平原上輕輕地劃掠而過,一道綠色的風刃在腳下由近至遠地延伸開來。

  不遠處池塘邊的腐樹下,我倚靠而坐。目光空洞且呆滯地望著遠方。眼前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在它的面前,所有東西都顯得渺茫、低微。很不幸的,我也被歸類在這些弱小的群體之中。

  兩個月前,我在一個偏僻的部落里蘇醒過來。據救我回來的人說,我是在神龍峽谷以南的瀑布旁被發現的,當時的我遍體鱗傷,重度昏迷。部落首領的夫人海娜是個治療者,她花了三天兩夜的時間,才從死神的懷里將我拉了回來。當我緩緩張開眼睛的時候,面對的,是一個完全陌生的世界,我對眼前的一切充滿了疑惑與恐懼,恍如隔世。除了手中傳來的那一陣陣熟悉的氣息,他們稱它為————劍。

  后來才從酋長口中得知,當時他們花了很大的功夫才讓我“安靜”下來。我的極度“不配合”令他們愁眉緊鎖。最后海娜斷定,我失去了記憶。她說造成這種情況的可能性有很多種,也許是受到了驚嚇,也許是頭部受過重創。但是具體究竟是如何造成的,誰也無法給我一個肯定的答案。誰也無法告知我曾經遭遇了什么。

  酋長希達是個好人,我的悲慘遭遇得到他憐憫與同情。我的悲劇讓我得到了在部落里生活的允許。就這樣,我被留了下來,以酋長客人的身份在這里生活。平時沒事就靠著我唯一對劍的熟悉,幫部落里的人狩狩獵,干干體力活。樂此不疲的消耗著剩下的生命。我以為我的生命就將這樣燃燒殆盡,最后安詳的死去。但是,事與愿違,直到命運再一次給我開了一個致命的玩笑。

  對于現在的我而言,過往,只是一片空白,在這片適者生存的大地,變強,似乎是唯一的出路。但是,對于過去的渴望,我始終想找到答案。然而伴隨著回憶,痛苦,也緊然而至。我是什么人?叫什么名字?做什么的?我到底遭遇了什么?為何會變成這樣?在空白的記憶中搜索,顯然是徒然的。我在痛苦的邊緣徘徊………

  “木板”。酋長的女兒從遠處小跑而來。我的思緒混亂不堪。等我回過神時,她已經站在了我的面前:“怎么?又在想過去的事啦”?她調皮的嘟著嘴,雙眼澄澈而明亮的盯著我,等待著我的回答。“沒”。我別過頭去,遠方的平原再次映入眼簾。

  木板是她給我取的名字,這跟平時我的不茍言笑有莫大的關系。久而久之,部落里的人都這樣喚我,我也就習以為常了。

  智,是酋長唯一的女兒。長得很漂亮,部落中不少貴族紈绔都對她愛慕不已。但都苦于她的身份,而不敢無禮冒犯。

  眼看氣氛即將冷卻下來,她再次打破了沉默:“今天我母親又教了我些治療術,你要不要看看”?望著她渴望的目光,憐憫之心頓起,我不忍看到她那失望的神情:“嗯”。我的回答讓她喜出望外,準備上演的黯傷在她臉上像流星一樣稍縱即逝。跳出五米遠,對我演練著所謂的治療術。

  只見她步伐輕巧飄鶯,不一會兒雙手便發出淡淡的藍光,看上去很柔和。流螢般飄逸。然,只見她再次發力,地上便出現了一個藍色的光圈。將他置于中間。手中的藍光在空中滑動,劃出一條條美麗的藍帶。氣流在她周圍的流動越發急促,將她金色的長發輕輕揚起,身上那淺藍色的短裙也隨風而動。這樣的狀態維持了三分多鐘,光,便漸漸退了去,直至她臉上浮出一絲無奈,最后一條藍帶在她的右手中悄然而去。

  我輕輕的皺著眉頭,心里卻是一陣驚嘆,據我所知,她跟她海娜學習治療術也就半年不到,但是從她剛剛施展的狀態看,一個人類要想獲得這樣的成績,沒有兩年以上的基礎是不可能維持作戰狀態長達三分鐘之久的。

  說起治療術,不得不提的是,這種發源于上古精靈的治療術,本是精靈族獨有,長期與外界的隔離使得很多不可多得的技能在很長一段時間里,被埋沒在歲月的長河里,到最后便失去了傳承。實為可惜。后來大陸紛爭減少,和平短暫的在其停留。慢慢的,精靈族開始接觸外面的世界,很多精靈也跟外族通婚,一度的繁華昌盛使得原本人丁稀少的精靈族在短短的十多年里,發展迅速膨脹。為這個曾經沒落的民族奠定了通往強大的大道。使其在后世很多年里,躋身屈指可數的強族行列之中,經久不衰。

  然而,種族的強大帶來了繁華,同時也帶來了毀滅。精靈族的迅速崛起引起了外族的關注,就連當時最強大的政權也不能在對他們視若無睹。與外族的聯姻使他們特有的能力被廣泛傳承,窺覷。但是那時候能取其使之的東西,也僅僅是這些簡單的治療術與一些膚淺的輔助能力而已,那些深奧強大的秘術,早已被遺棄在那遙遠的歷史的長河之中。就算是族中的長老,深諳此道的人也是屈指可數。十多年的和平假象使得他們變得與世無爭,慢慢的,迷失其中。直到最后民族走向衰落,曾經的繁華再也沒有眷顧他們,毫無眷戀并迅速離去。

  魔族已經蠢蠢欲動。

  然而這場變革跟一個叫迪佐的精靈貴族密不可分,他覺察到魔族的異動,看著正在走向衰落的部落但人們卻毫無察覺。他想挽回并且已經在心里暗暗下了決定。然而,他的先知般的先見卻換來了同族人的嘲諷與輕視。誰也沒有把他的話放在心上。痛心疾首的他在被族中長老譏笑的那晚,帶著一小部分追隨他的部眾,在那個夜里。消失在森林的深處。

  誰也沒有覺察到他的離去,人們依然過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終于,魔戾125年,魔族暴動!魔王亞克在蘭達海峽召集百萬部眾!漂洋過海,而目的地,直指整個次元大陸。大軍所到之處,寸草不生,點綠無存!哀鴻遍野。大陸西邊的暗夜雨林成了一個警鐘!與魔族大陸僅隔一個海灣。他的防線在魔族軍隊面前形同虛設。當噩耗傳回精靈部落時!精靈們終于覺悟!但是為時已晚,魔族軍隊順著多母河直上而至!所向披靡。精靈們拿起了銹跡斑斑的武器,與破爛不堪的盾牌進行了自殺式的反擊…….

  魔戾126年!次元大陸的各個民族部落終于舉起了反抗的利劍。死亡平原的真武、魔法丘陵的海德、維克多山地的狂牛在各地起義!并組成了當時震驚世界的抗魔聯盟!聯盟在蘭達盆地與魔族相遇!廝殺在所難免!戰斗持續了3天3夜。真武與狂牛和海德跟魔王亞克奮戰!但是魔王強大,極難擊敗。在最后生死關頭。迪佐帶著部眾出援并加入戰斗,跟他一起來的,還有一個未知的部落,誰也不知道這些打扮怪異,但是能力不凡的戰士是出于哪個地圖板塊的民族……

  最后,戰爭終于結束。死亡平原的領袖真武用自己的生命換走了魔王的自由……

  當大家收起悲痛的心回過神時,援兵已經消失在深林的深處…..

  精靈族終于消失在歷史的舞臺上,當初的輝煌也漸漸地被人所淡忘……

  海娜的姐夫是個精靈,戰爭崩潰了整個民族。因此海娜是這個大陸上少數懂得精靈能力的人之一。因為精靈族的這種技能擁有獨有性,因此人類要想掌握這種能力,必須要付出更大的精力與時間…….

  所以當我看到智的演示時,心里的那股震撼是可想而知的。但是我沒有把心情表露在臉上,仿佛輕描淡寫一般,對他聳了聳肩:“嗯”?

  見到我的反應,她低下了頭。委屈的表情落在她那清純的臉上。我心中苦笑,迎了上去,撫著她那絲綢般的頭發安慰道:“再接再厲”。她看著我微笑的嘴角頓時喜笑顏開,那一絲淡淡的憂傷瞬間遠去。牽著我的手頑皮的說道:“再來一次再來一次”。我被她這瞬息萬變的情緒搞的哭笑不得,無奈微笑點頭。

  只見她再次跳出好幾米遠,手里的藍光再次浮現。等她想在次召出地上的法印時,“嘭”!大地為之一振,一聲巨響擊破長空一般的奔走于大地之間。我本能的跳上身后的腐樹,眼光向剛剛發出聲響的方向搜索著。“|怎么了”?不知什么時候,智也跳了上來。向著我眺望的方向看去。兩人臉色突變:“不好”!一股寒氣在后背驚起,四目相望,我們在彼此眼中都看到了驚恐與疑惑。兩人跳下樹,迅速地往狼煙滾滾的部落奔去……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