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4:09:08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弒天法皇
  4. 第一章 神仙上廁所嗎?

第一章 神仙上廁所嗎?

更新于:2018-03-18 15:58:08 字數:2180

字體: 字號:
  “娘,神仙也上廁所嗎?還有神仙之體從小就不用上廁所嗎?”

  寧皓從望仙外門結束課業回家,進門就問母親問題。

  他今年剛滿十五歲,這個年紀正是對異性和世界充滿好奇的時候,每天都有大量不解疑問。

  他一直很好奇,傳說中一直飛來飛去,天天打打殺殺的神仙們有沒有私人生活問題。

  寧皓母親宋清圍著一個圍裙做晚飯,手里鏟子正翻攪鍋里的菜,聞言道:“怎么突然想起問這個?”

  寧皓道:“是這樣的,今天外門來了一個新人,說是什么法王徒弟的孫子,神仙之體,來塵世體驗生活,領悟道心,門主讓他說一些修行心得,他說他只是把別人吃飯喝水上廁所的時間用來修煉,然后門主帶頭鼓掌,夸他是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加百分之九十九的天分。”

  寧皓從那貨話中體會到的意思是神仙之體從小不用吃飯喝水上廁所,還有門主很會拍馬屁。

  宋清點點頭,心想那門主真會拍馬屁,道:“神仙不吃飯不喝水,自然不用上廁所,至于神仙之體,我記得有一本書上說有一種叫貔貅的神獸不用上廁所。”

  寧皓直搖頭,道:“可是我聽說很多神仙喝酒,喝酒就會口渴,口渴就要喝水,而且當神仙就是為了比別人吃的好喝的好,就算不想吃喝也得裝出來樣子給別人看。”

  在寧皓看來人想當神仙不就是想過的比別人好嗎。

  出入豪華坐騎,為所欲為,夜夜笙歌,醉生夢死。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今天你在外門里學了點啥啊。”寧母想了想,隨即問道。

  一說起這個寧皓沒好氣說道:“今天一群老師都去拍那個孫子的馬屁去了,沒有教我們修行。”

  寧皓無語,世間萬法唯快不破,可是千穿萬穿唯馬屁不穿。老師們天天教育他們怎么腳踏實地刻苦修行,可老師本身都想走后門。

  老師們總是說一些連他們自己都不相信的話。

  宋清拿起一個盤子將炒好的菜盛上,道:“老師不教,你們不會自己修行?”

  其實老師也是人,也想過的比別人好。

  寧皓接過母親手中盛的漫漫的盤子,道:“娘你不懂,道法這東西自己修行很容易走火入魔,前不久我厲法班一個同學就走火了,到處殺人放火,現在還被仙門通緝著。”

  說起那個同學,寧皓不知道該怎么去評價她。

  那是一個女同學,跟寧皓一樣成長在單親家庭,不喜歡說話,經常被同學欺負,就在上個月突然胡言亂語,沒過多久就失蹤了。

  然后就傳來她到處殺人放火的消息,仙門開始通緝她。

  “走火入魔那是意志不堅定,吃飯。”

  宋清將鍋底的火熄滅,說道。

  飯后,寧皓沉沉睡去,沉浸在甜美夢鄉,嘴角流著哈喇子。

  夜深時,窗子被一陣風吹開,一個黑影潛入寧皓房間,站在熟睡的寧皓身前,深情道:“寧皓,跟我走吧,我已經找到了通往新領域的大門,那個地方沒有惡心,沒有骯臟,一切如愿。”

  聽到這個聲音,寧皓猛然驚醒,看著站在自己床前的猶如鬼魅的人影,驚叫道:“你是萬靈?”

  “是我。”萬靈聲音充滿了興奮:“跟我走吧,我帶你去新的領域。”

  跟你走?

  寧皓一個頭兩個大,這個萬靈就是那個走火入魔的同學。

  面對這個殺人不眨眼的惡魔,寧皓多少有些害怕,結巴道:“新的領域是啥?”

  難道是這個萬靈要殺他,所謂新的領域就是地府或者黃泉什么的地方?

  萬靈憧憬在新領域帶來的快樂里,滿臉快樂道:“那是一個沒有悲傷,沒有痛苦的地方,那里有道和法的深刻理解。”

  寧皓冷汗直流,心想這是標準瘋子才會說的話,立刻道:“不用了,我在這里挺好的。”

  萬靈一聽當即不悅,聲音有些冷:“是嗎?是不是因為有個女人牽絆著你?這樣,明天你到外門看道法的效果,如果你還不跟我走,就別怪我不客氣了,記得明天在自己身上貼上三重以上的防御符。”

  說著,萬靈身影一陣扭曲,憑空消失。

  新的道法?

  寧皓不理解,但好在這個惡魔已經走了。

  經過這個惡魔的折騰,寧皓再也睡不著了,索性盤膝修行。

  他是多靈根的資質,本身條件不好,再加上單親家庭,母親只是做一些縫補手工活,賺的錢僅僅夠生活,各種修煉法寶都無法買。

  他在外門中也僅僅是混的存在,天天打仗,不知道那個萬靈口中所說新的道法領域是什么意思。

  第二天清晨,寧皓從入定中醒來,伸了個懶腰,這一個晚上吸收的靈氣大概是一個茶杯容量,相對于單靈根一個水缸的靈氣容量只能望塵莫及。

  上完廁所洗漱完畢,寧皓猛然感覺不對勁,沖進母親的房間,空空如也。

  “娘!”

  想起昨天晚上那個惡魔所說之話,寧皓一陣冷汗,難道萬靈想拿自己的母親做人質?

  “娘!”

  寧皓滿屋子大喊,沒有任何回應。

  “娘,你別嚇我!”

  寧皓慌了神,他的人生從小沒有父親參與,生命力脆弱,全靠母親一個人撫養長大,如果母親發生什么意外,他無法想象自己的人生將會是什么模樣。

  “怎么了,怎么了?!”

  宋清挎著菜籃子從門外跑進來,跑到寧皓身前扶住寧皓。

  看著母親菜籃子里的菜,寧皓這才鎮靜下來,感情母親是買菜去了。

  寧皓道:“沒啥,我做了個噩夢,夢到你不見了。”

  宋清嘆了口氣,一個噩夢就把孩子嚇成這樣,怎么說好,只能說孩子從小沒有父親的鼓勵就是不行。

  宋清急忙寬慰道:“看把你嚇的,男子漢要勇敢,別說是噩夢,就算是真實發生的事也不要驚慌。”

  寧皓一聽母親嘮叨就不耐煩,道:“好的好的,知道了,娘,早上吃什么?”

  很多事情知道做不到,能勇敢誰愿意懦弱呢!

  “早上吃蒸包,去,把這些菜洗了摘了。”

  半個小時后,寧皓吃著熱氣騰騰的蒸包,這時,一個響亮聲音響了起來:“寧皓。”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