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3 01:25:19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無道無仙
  4. 第一章 村子

第一章 村子

更新于:2018-03-18 10:32:19 字數:3175

字體: 字號:
無道無仙目錄
共2章
  盛國位于海外三十六國之一,其國百谷所聚,勾橫之間亂作延綿,自成一番,在海外國中地理位置極為重要。

  其地氣候宜人,冬暖夏涼,五谷可生,民多安居樂業,盛行文風。雖然國內處處溝谷橫生,但唯有一處卻是極為平闊,后來此地被王所占,建作王城,積一國之繁華。

  在王城千里之外,是一處谷底,其上坐落著一個貧苦村莊,民風樸實。此時,正是初陽旭升,霞光麗照的早晨。

  村口處聚集了一群村民,人聲沸沸,驢馬噴息踏蹄,呼喊笑將之聲雜然四下,在這破落的村莊內,這種事情卻是極不多見。

  在人群聚集的前面,一個少年頗為尷尬,此時對著身后一眾村民喊道:“娘,大栓,二叔,王伯,你們都回去吧,我這就走了。”

  這少年相貌平凡,濃眉之下卻是雙小眼,說話間輕輕閃眨,好似也在訴苦哀求。

  “唉,好孩子,娘這就回去,你定要安安心心在城里和老學士讀書,一定要用心下功。不然你爹爹死不瞑目的。”一個老實婦人站在少年身旁,把兩個布袋套上一旁的驢子上后,手上卻是一刻也不愿意松開少年。

  少年露出苦澀,嘆口氣道:“娘,你怎么又提爹了,咱不是說好了么,以后等風兒出息了,就回來給您養老,給你送終。啊,呸呸呸!!我這臭嘴!!”少年無心說錯了話,立時輕輕抽了自己個耳刮子,作惱怒狀。

  “好好,娘知道你的心意,也別盡哄我開心。只要你能學好,那就是娘最開心的事了。等將來有了媳婦,再生個大胖小子,娘這輩子也就知足了。”那婦人慈目溫柔,嘴角掀起些暖色,捏了捏少年的面頰。

  少年腮無二兩肉,只感面前娘親的揉捏下,那粗糙的手指也是化作汩汩的暖流淌進心間,便是精神也盎然了許多,那股分別不舍的情緒彌漫起來,忍不住眼眶霧花了。

  娘兒倆兀自沉浸在親情感懷中時,旁邊響起一道咳嗽聲。

  只見一個頭花花白,面布溝壑的老者,此時緩緩臉色,道:“我說,風兒他娘,林風只是去進城讀書,又不是一輩子不回來了,你還擔心什么。等你兒子高中狀元。呵!騎著高頭大馬,紅花仗隊回來的時候,你可不就享福了。”

  這老者說話之時,一個毛頭的滑耍少年蹭地一下串到林風的白毛驢子邊,此時,裝出一副大人說話的腔調:“俺說,大林子呀,你就踏踏實實進城去讀書考試吧,俺以后就把你娘一當成俺的娘了,那俺就有兩個娘了,這家吃好的,那家喝香的。嘿,你千萬要遲點回來。”

  聽得這滑小子話語,氣氛頓時緩解不少,周圍村民嬉笑罵將起來。他一邊咬著詞,一邊拍著驢頭,惹的那驢子一陣騷動,后蹄亂點。

  “我說,大栓,你要不和林風干脆一起進城,你這小子打小不愛讀書,正好這次也湊個數,給林風做個書童得了。”村民中一個粗獷的漢子喊道。

  那名叫大栓的少年,一舉目看去,便瞅見那漢子,笑道:“牛二哥,是不是繡花嫂子沒給你長記性,這回又要話事了。”

  那漢子老臉一紅,憋住話語在周圍人的嘲笑聲中,縮了回去。

  “好了,大栓,我也最多半年的事,會試也就在今年六月考完,八月我就能回來了。”林風拍了拍大栓的肩膀,一雙小眼眨間泛光,輕聲說道。

  大栓楞了一楞,目光望著林風,臉頰微微抽動了下眼睛微紅,扭過頭轉身跑遠,遠遠喊來,“記得給我帶點好吃好玩的,不然回來饒不了你。”

  林風只覺鼻子酸酸,說不出的感覺在心中流轉,環目掃了一眼眾人,最后在娘親目光的款款慈愛中,驀地拉起驢子,踏步就走。

  “風兒,要記得用心讀書,娘在家里等著你騎著大馬回來。”

  已走出遠遠的林風身子頓自站住,肩膀輕輕顫動了下,并未回頭,徑步走出。

  林風不敢回頭,因為他此刻淚水已潸然而下。他不能回頭,他想讓娘親笑著送他去會考,也要讓娘親笑著迎接他功名成就歸來。那遠處的呼喊好似依舊回蕩在耳邊,鉆進心中,化作濃濃的留戀和堅毅動力。

  一個少年,一頭白毛驢子的背影漸漸消失在這谷底村莊外口,留下的只有隨風也化之不去的感懷和慰藉。

  盛國聞名遐兒,此地代有大學名仕之輩,學究通人。在這般氣氛下,國內也是一派學術風氣,國人都已上得士堂,應舉上榜為榮。

  不夸張說,繁盛國之民,皆能詠詩詞歌文。

  而據野卷傳說,其后盛國更始為臷,為荒古一脈,傳于帝舜,已有千萬余年,后來不知被哪一位先王稱朝立國,改號為盛,延續至今,可謂久遠。

  于今世上,雖說荒古不存,但是仙靈的傳說卻是始終不乏,常有凡人見得仙人長虹貫日,怪靈呼嘯作風,但凡見到的人都會心神顫俱,留有失憶的癥狀,卻也有極少部分的異人記載刻畫下來,常被凡人當作話聊之語,不勝枚舉。

  而王城之中卻是信者極多,每逢國試會舉的一年,在王上祭天之時,城中就會出現萬丈紫氣祥瑞,隱有仙音唱鳴而伴,極為神奇。因此,而使得學文應試的舉子秀才非常之多,幾乎十之存八。每戶人家的孩子只要一出生,便會由村中長者祭書祈福,打幼就教化學識,習俗代代相傳。

  同樣,這一年便是盛國的會試之期,無數學子紛紛積聚王城,從四面八方而來,為的就是十載苦讀,一朝聲名。

  兩日后,王城千里之外有一處山谷,稱作百獸谷,此時谷內,一陣朗朗之聲傳蕩而來。

  誰人笑我貧苦兮,客家自有安身。

  誰人哭我命坎兮,世人皆不明樂。

  世人誰可千載兮,唯有江水濤滾。

  憂天下民多難兮,然國之鄉烽火。

  只見一條谷土小道上,悠悠晃晃踱來一頭驢子,這驢子長耳下扒,渾身白毛,此時無精打采地晃悠碎步,眼目不時瞄向地面,忽然扯開一處草皮,咀嚼幾下,噗地一聲噴出,嗆出片片碎草。

  在驢子的背上仰面躺著一人,遠處看去不清面孔,卻是只見一根細長的枯草在他手中隨意搖擺,歌謠正是從此人口中唱出。他一邊搖曳著枯草,一邊兩腿不時夾下驢身的兩腹,極為閑暇悠悠哉。

  這驢子碎步間被他這么一夾,頓時緊踏起來,一晃之下險些把這人摔就下來。只見這閑躺之人頓時唱停了歌謠,急忙仰身做起,同時大力一拍驢背,驢子頓時一聲嘶叫,好似極為委屈。

  這人仰面做起,原來是個少年郎,正是兩日前告別娘親村老的林風。

  此刻他鼓著腮幫子,大喝道:“小白,你這懶驢,盡會偷閑,連個走路也不安穩,養你一年是白養了。回去便把你送去王伯的糧庫,讓你整日推磨打谷,看你還閑的下來。”

  好似能聽懂人言,這驢子立時哀鳴驢叫連連,少年又是一陣拍打撫慰下,這才緩了下來,驢口吞吐白霧,或有喘息。

  林風小眼珠一轉,笑罵道:“原來你這畜生也能知道厲害,好好趕路,回去給你口糧里加上汗棗,讓你吃個痛快。”

  驢子尾巴一甩,隨即又是一聲叫吼,在少年的笑罵聲中,點著蹄子跑遠。

  林風再次仰躺在驢背上,隨著節奏上下地顛動,從其嘴里哼出的腔調也是揄揚頓挫起來,迷糊之下聽不清楚,好似恩啊囈語。

  忽然耳邊吹起一陣涼嗖嗖的風,然這風中還帶了一絲幽香。

  少年幕地睜開眼睛,眼下余光一憋下,立刻一片火紅之色撲來。這火紅一到近處,才完全露出整體,竟然是個千嬌百媚的少女。

  這少女秋波一掃,便看向這個掙扎起身的林風,露出些思索之色,隨即轉頭回望了一眼身后,回過頭來時嬌美的臉上有些猶豫,但立刻銀牙一咬,走向林風和白毛驢子之地。

  她速度極快,幾乎眨眼之下就出現驢身旁邊,這驢子陡然沉悶地低鳴兩聲,好像在哀求懼怕,四只蹄子也有些瑟瑟發抖起來。

  這少女輕“咦”一聲,看向驢子的神色有些驚訝,自語道:“你這驢子還算福厚,竟然開得一個靈竅,能懂是非了。”

  少女輕輕一拂手,立時一股無形的風吹過驢子的腦袋,驢子隨即眼露迷離之色,竟然黑白混雜開來,一會才恢復如初。

  少女輕聲道:“既然遇到,便是有緣,稍稍成全你罷了。”

  此時,林風已然目瞪口呆,盯住這天仙似的美人好似還沉浸在云里霧里,嘴角諾諾間胡言亂語,什么“仙子”“顏如玉”“子乎者也”一串串地囈出。

  這少女仔細聽聞下,立時狐媚輕笑,好似萬花瞬間綻放,春色無邊,這少年更癡呆了。

  忽而,她回頭又掃了身后一眼,皺起了眉頭,冷言自語道:“好個死纏難打的臭道士,如此欺人!”然而卻是面色稍稍微急,她沉目打量少年間,臉上的猶豫隨即堅定。

字體: 字號:
下一章
無道無仙目錄
共2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