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6 10:48:49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異語圖錄
  4. 第二章 初次見面,請多關照

第二章 初次見面,請多關照

更新于:2018-03-18 19:04:13 字數:5945

字體: 字號:
異語圖錄目錄
共155章
  異語2

  醫院里加班到了很晚,空無一人的走廊,醫生拖著疲憊的身軀,開始乘坐電梯下樓。里面只有一個老太太。等到了四樓,電梯門打開,一個人正要走進,結果醫生果斷的按在了關門鍵上,這才松了口氣。

  旁邊的老太太很吃驚的問,為什么把那人拒之門外。

  醫生略有恐慌的說,你沒注意到他的右手嗎?哪綁著一根紅繩。這里只有死人,才會在右手綁紅繩的。

  然后老太一笑,對著醫生舉起了右手,“你看我手上是什么?”

  2014.06.1527°陣雨東風

  諸事不宜

  到了下午,我出去外面買了些小菜,打算特意犒勞下這貨,畢竟這是打打雜就收了三千,很不好意思。

  香辣鴨脖、蛋炒飯、海螺,兜著一大兜食物,我有些洋洋自得,一旦有點錢之后,論起怎么犒勞自己還是有點心得的。走進了超市,在貨架徘徊間,原本打算買一瓶紅酒,也就50多,目光卻不由自主的看向了英文標的雞尾酒,笑笑,藍色、黃色各拿了一瓶。

  等到我把東西鋪開,云赟也醒了,很是開懷。就這樣在地上鋪開涼席,中間架上一個餐桌,床頭上放著電腦,聽著《回到過去》,不時地你給我添酒,跟著旋律一起哼唱幾句,好不愜意。

  琢磨著吃了一半的時候,一路從戰國四大名將說到術業有專攻的我忍不住道,“你到底是干什么的,我怎么感覺你賺錢那么容易呢?”

  確實,在這干一次都趕上我半月工資了,男怕入錯行,莫非我入錯行了!

  云赟笑了笑,“怎么,還想再干!”

  我當然沒這么天真,這還沒攤牌怎么可以把話說滿了,只好含糊道,“輕輕松松,很多人都這么想啊!”

  云赟一副食君之祿,言無不盡的說,“很簡單,那個屋子值四百多萬,之前見得那個人是個中介,房子不太吉利,死過人,我只是幫他把房子弄的吉利點,然后拿個零頭。”

  哦!我這才明白,原來如此,這貨做的事應該屬于非物質文化遺產的范疇了,不過就昨天的表現而言,好像也沒什么。

  “這話讓我想起,好像曾經有這種說法,找對象的標準是,二手房可以,死過人就算了。”

  云赟笑了笑,“我現在缺個幫手,你還想來嗎?”

  我想了下,沒有比這更好的事了,不用工作時間出去,只要周末出去打個轉就能賺這么多,當下同意,“說實在的,我從小到大沒見過鬼,也不怕什么。”

  云赟看起來很高興,拍了下我肩膀,“放心,吳哲,你是我大學最好的朋友,我不會害你的。”

  自然被我切了一聲,不過心底還是有一絲暖意的。導師感慨說我們這代學生沒有深厚的感情,他們這代人是有著比親兄弟還要親的情誼,而如今大學四年能得到個好友也不錯。

  云赟還要等到下周才有項目,有點望穿秋水君不來,我也就暫時拋開了其他念頭,開始工作了。很多時候真的感覺這份工作枯燥無聊,每天都要在同樣的街道上走來走去,不勝厭煩,工作還沒一年,辭職在我心中已然環繞了千百遍。

  路上等紅燈的時候,突然想起一句“唯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遲暮”,也許我會就這樣過二三十年,女人過去最好的韶華一樣,在這個城市度過一生,一生都無法成為常山趙子龍一樣的英雄人物。

  上午開了個會,被項目總監敲打了一下,我也沒往心里去,畢竟這邊項目多多,到時候分成,也是按比例拿的,我就算做的再好,也只能拿那么點錢,精工細活反不如批量生產,雖然挨罵,但是多掙點是一點。

  公司的食堂都快吃厭了,所以經常跟著同事外出打牙祭。這邊有一個不錯的羊肉面館,很多老外都喜歡在哪里吃,不過店面不大,只能容納二十多人。原本好奇這么好的店為什么沒有分店,后來才意思到,我們這里屬于原來的上海灘法租界,寸土寸金啊!

  中午閑聊的時候,我就抱怨建筑的寧磊,說建筑圖改來改去,煩得要死,寧磊一攤手,“我們建筑跟風水連著,改來改去也是人家的意思。”

  我想起云赟,問道,“怎么還要聯系什么風水?那玩意管用嗎?”

  寧磊道,“管不管用我也沒見識過,不過領導這么精明,說不定還真有用。”

  周舟在旁笑笑,“怎么不管用!我們所總經常跟業主說這樣改風水不好,拒絕幫業主修改!”

  周舟這句把我們都逗樂了,氣氛隨之變得很熱烈!

  “女俠,你聽過上海立交橋的龍樁嗎?那可是高僧施過法的,整個上海只有那么一根哦!還有北京的鎖龍井。”寧磊在旁笑道。

  “還有一個更著名的,香港那邊的。新蓋了一座大樓,修成了尖刀樣,直指中信銀行,結果中信銀行業績一落千丈,最后經高人指點,銀行在屋頂裝了兩門大炮,這才勉強撐住場面。喏,你看!”

  寧磊說著拿出手機打開一張照片,看著一座大樓的屋頂安著兩個炮臺,正對著不遠處的刀鋒大樓。

  “你這讓我想起了走近科學!”我說,“記得哪一集來著,說一個人無論吃什么,都能吸出血,甚至木頭都能吸出血,號稱中國吸血鬼,我們可愛的欄目組還分了上下兩集來介紹,最后證實是牙齦出血,哈哈~~!”

  周舟笑著看了看寧磊,“走近科學應該把鎖龍井、斗風水也拍成上下兩集的。”

  往往很多事情顯得云霧密繞,總是以訛傳訛的太多,我搖搖頭,“自從手機能拍照之后,尼斯湖的水怪都已經安靜了好久了~!”

  雖然抱著將信將疑的態度,但是也沒太過在意,起碼云赟這家伙還是比較接地氣的。慢慢的,我也完全明白了云赟的工作方式,那個青山房產中介就是云赟工作的場所。

  云赟說,“之所以叫青山,因為是非成敗轉頭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覺得青山依舊在,圖個吉利而已。”

  我調侃道,“可是,青山處處埋忠骨,這個名字可不吉利。”

  云赟道,“其實你應該這樣想,留的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啊!”

  正好剛忙完幾個項目,算上是公司里的空閑期。我們這里70%的項目都是下半年才來的,時間很有空。不過不知道為什么只是挑周末干活,雖然很閑,但是卻不能多接幾個活。

  難得休閑,于是云赟趁機開始簡單的給我講一些東西,就是風水位什么的,很是無聊。我的方向感很差,東西南北都要想一會兒,以至于云赟一度懷疑我怎么當能夠當上理科生的。

  日子渾渾噩噩,以前度日如年,現在倒是感覺時間過得很快,一轉眼就過了快一個月了。

  這期間又參加了兩個,一個是覺得家中不安寧,另一個是剛死過人,都是云赟出力,我也就是干些雜活,拿到手的錢回回都是那么點,有點郁悶,或許這就是貪心不足吧。

  有時候,懷著不滿的我對著云赟抱怨,“我估計這輩子都沒機會買房子了。”

  云赟苦笑道,“中間人拿的多,他們才是大頭。再說你不跟著我,我也不放心。”

  生活還是沒什么波瀾,但是水準一下子提升了不少,之前那些不敢去的場所也變得有資格去了。一個不錯的酒吧,一晚消費至少也要三百多,而這可以是大學期間十天的花銷,生活確實不可同日而語,不過卻沒能在酒吧里面碰見合適的美女,不得不說是一個遺憾啊。

  “聽說搞到漂亮的女人很簡單,你到一個售樓廳,找到一個漂亮的,表明自己想要買房子,那么對方就會拼命的巴結你,然后你就可以帶著她去開房了,成功率很高的。”

  我對云赟說著同事間流傳的新聞。這類話題讓我很無奈,聽得多了就以為別人找女朋友就是簡簡單單那,偏偏自己這么難。

  “你知道為什么那么多的人抱怨自己想找女朋友,這么多年依據是單身嗎?”云赟有些感慨的說,“因為不僅自己難看,還嫌別人長得丑。”

  我聽著這句話,被噎得不行,然后無語的看著這貨,“愚公移山,說子子孫孫無窮匱也,肯定會搬走山的。然后智叟說,首先,你要有個女朋友。”

  云赟聽后詫異地說,“這和我們說的有關系嗎?”

  “太有關系了!”,我冷笑一聲,“首先你要有個女朋友,因為你他媽也是單身。”

  不過說歸說,日子還是這么過下去,想想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等到中意的女人投懷送抱。慢慢也就淡忘了,回回出門的時候,云赟都會帶著那一整套標配。

  我背著這些東西,一次實在忍不住,沖口而出,“喂,這個世上真有鬼嗎?”

  云赟看我這樣,頗有些調侃的問,“你不是不信嗎。”

  心中雖然不信,但是就這樣拿錢也確實不好意思,也不認為這貨在扶貧,肯定有貓膩,調侃說,“千萬不要騙我啊!不然我死后肯定會拉一幫狐朋狗友找你談心的。”

  其實也就是一說,云赟也不在意,這家伙很理解我,這樣的好事我是不可能放棄的。

  其實這么長時間,明白了許多。以前總感覺自己也算是精英了,畢業了才知道什么是井底之蛙。很多時候都很無奈,明知道自己的工作不會有大的前途,可是除了這些又能去做什么,每個人都需要一個底線,這份工作能滿足起碼的生活需要,甚至高過一般人的水準,離開了才真正是前途黑暗。

  很懷念一句話,暗透了更能看見星光,但是誰愿意把前途作為賭注。

  這段時間的生活水準確實提高了許多,以至于漸漸依賴上了這個,憑著定期的打打牙祭,現在生活還算滋潤。所以云赟一說有生意,我高興地直接撂下工作馬上趕了過去。

  現在已經輕車熟路,上前反正都是一套流程,拿著手里厚厚的靈符,其中至少有一半是我寫的。自從明白了“如誓令”之后,寫的龍飛鳳舞點誰不會?更何況我的字寫的比這家伙好看,要不是每次都得用朱砂,我倒想著直接拿去復印個幾百份倒是輕松多了。

  云赟欣賞完我的大作之后,豎起拇指說,“青出于藍!”

  這家伙的嘴越來越毒了!

  云赟在旁邊喝著啤酒,看著我干活,一邊哀嘆的說,“哎~,等以后你混到小頭領,領的錢多了,這種活就只能我去做了。”

  “是混到小頭目好吧!”我糾正道。好不容易有了一個話題,也就繞著聊幾句吧!再說混到小頭目哪有那么容易,“就是混到項目總監,哪里比得上這里一晚上賺兩三千的好。”

  今天心里是打定主意不睡覺了,看著這家伙晚上干什么,也算偷師,也想知道要是有鬼,到底長什么樣。當然做戲要做全套,還裝作跟以前一樣,躺在客廳沙發上,假裝睡著了。

  有時候睜眼一看客廳掛的電子鐘,已經快凌晨了。云赟在哪里依舊坐著不動,抿著啤酒嚼著花生,聽著我都餓了。

  裝睡是一件很煎熬的事情,很快就感覺姿勢很不爽,又不敢翻身,頗為煎熬,自己勸自己道,大丈夫光明磊落,怎能偷偷摸摸。

  剛打算翻身睡覺,就聽見云赟站了起來,開門走了出去,瞬間將剛才的豪情跑到了九霄云外。他這一離開,或許心里作用,我突然有些擔心,睜開眼不安的扭頭四顧。

  當下往沙發上使勁靠靠,背后靠著東西就安全了。過了好一會兒,就聽見門扭動的聲音,應該是云赟走了出來。我這才放心,暗自好笑自己剛才疑神疑鬼的。趕緊閉上眼,繼續裝睡。

  猛然,我聽得一陣嗤嗤的聲音,頓時感覺渾身一緊,不安了好久的心一下子冰到谷底,瞬間感覺不妙。猛然睜開眼的時候,正好看見眼前一條長長的舌頭在哪里正對著我,整個人都懵了!

  猛的沖到眼前,這時身上的黃符符一下子燃了起來,然后聽見一陣哀嚎,舌頭在我眼前打了個轉,我甚至都聞到了一股腥臭,胃里面翻江倒海。這下我臉色大變,整個過程不到三秒,一下子手忙腳亂的,急忙跳起來,沖著門口跑過去,第一反應就是拉開門逃跑。

  剛跑幾步,我的腿就被拉住,撲在沙發上,使勁抓住沙發,看著腳上那根舌頭依舊纏在自己的腿上。情急生智,我連忙一只手掏出黃符,隨手一撒,一些飄到舌頭上,看到那根長舌頭不住的顫抖,果然腳上的壓力一松。

  我這時滿心埋怨云赟,這貨不知道跑到那里了,對面的那個家伙嚎叫著捂著嘴,嘴里發出嗨呀的聲音,惡狠狠的看著我,搞得我瞬間心跳過一百五,但是人竟然漸漸冷靜下來了,注意到他站在離我有點距離的地方止步不前,想起那是自己鋪灑一些粉末的地方,心中略微好過了點,手里還有靈符,撐到天明就好了。

  這樣對峙了一會兒,我才有點回過神來,手忙腳亂的掏出手機要給云赟打電話。那家伙見了之后眼珠一轉,就這么往門外一躍逃走。我這才有氣無力的坐下來,這才發現手抖得厲害,心中驚魂未定。

  猛聽門外一陣凄厲的叫聲,瞬間又讓我一驚,接著就是云赟的喝罵聲,我剛站起來,發現剛才走的那個家伙又返回了過來,嚇得我神經立刻繃緊,這尼瑪在逗我啊!

  云赟緊隨其后,手里還握著一柄銅錢劍,之前還在嘲笑這貨拿著這個裝飾品,看到對方很畏懼才知道這才是真材實料。云赟上前,那個家伙被打的無招架之力,只有四處躲閃,我恨揪心的盯著他離我忽遠忽近。這家伙轉悠了半天,猛的撲向了我,嚇得我一驚,一時間忘了閃躲,靈符也沒有撒。

  只聽到一聲“快閃開”,我一愣之間只見眼前一晃,感覺身體不由自主的被推開,再扭頭的時候,就發現那個家伙胸口插著一柄銅錢劍,凄厲的叫著,云赟握著那個銅錢劍使勁往上一挑,那個家伙落在我不遠處的沙發上,接著就化作一灘黃色的尸水,滲入沙發里。那股氣味惹得我把晚飯都吐出來了。

  等我抬起頭,才注意到,這時旁邊還有一個臉色蒼白的長發女的,而且還是穿著大紅的衣服。記得以前聽別人說,看見白色的女鬼不可怕,最怕的是紅衣的女鬼,都是厲鬼,碰上了只好阿彌陀佛了。頓時冷汗直冒,手里拿捏得靈符一把甩了出去。

  云赟竟然沖了過來,那些黃符半空中就開始灼燒起來,這家伙手里面的銅錢劍在半空中畫了幾個圓,那些黃符都貼在了劍上,沒能擴散開來。云赟先是松口氣,而后面色不善的看著我。而身后的紅衣女鬼也盯著我,臉上的怒容顯而易見。

  云赟有些指責的喝了一句,“這是我妹妹,剛才是她救了你。”

  我咽了口吐沫,有些緊張的說,“你妹妹怎么怎么……”

  云赟顯然明白我在怎么些什么,“她一直在我身邊。”

  我一聽,張開嘴說不出話來,一直以為沒見過鬼,沒想到在自己身邊生活了四年的家伙竟然帶著一個鬼,原來還真有你妹啊。

  我一看表,這才2點多,看著前面穿著大紅裝的女鬼,咽口吐沫,打算先拉拉關系,“那個,我是吳哲,你哥的好朋友。”

  對面的哼了一句,“好朋友又怎樣。”說完臉色一變,突然血盆大口一張,頓時整張臉都變成了一張巨口,嚇得我一下子坐在地上,這個太恐怖了。

  云赟上前輕輕拍了我一下,我還是一哆嗦,現在看著云赟都有點不同,“你不會也是鬼吧!”

  云赟笑了笑,“當然不是,怎么,現在見了鬼,感覺如何?”

  我自然知道旁邊的那個裝模作樣的女鬼是在嚇唬自己,心中略一平復了之后,尷尬地說,“好極了!”

  我心中有些打鼓,即便不扮鬼臉,眼前這位也算不上什么國色天香,再加上臉色蒼白,很有些滲人的感覺,“那個,她為什么穿著紅衣服,是有什么特殊含義嗎?”

  云赟見我有些懼怕,很有些安慰的說,“她喜歡啊!沒事,她不會害你的,你看,還救了你。”

  那個女鬼在旁對著還在咽口水的我伸了伸長舌頭,冷冷的說,“你個家伙太奸猾了,竟然裝睡。”

  我在旁這下真不知道如何是好,沒想到竟然撞見這么個大秘密,這下兇多吉少了。

  云赟倒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原本還想瞞著你,不過既然知道了就算了,沒什么。”

  我暗想這么隱秘的事都讓我知道了,估計我要說不再干下去了,這家伙說不定會干什么殺人滅口的事,當下他說什么是什么,難得的沒有反駁,惹得云赟奸笑不已。

  我想了半天,干脆自己偷偷溜走算了,可是又有些不甘心,這邊工作什么都在這里,只好先走一步看一步。

字體: 字號:
異語圖錄目錄
共155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