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1 12:23:28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獸血臨塵
  4. 第三章 找工作

第三章 找工作

更新于:2018-03-18 14:09:15 字數:2572

字體: 字號:
  龍戰醒了,一晚上的修煉,醒來并沒有感到困倦,相反精神頭十足。

  “大哥,咱爹常說,失敗不可怕,只要再站起來有一天就一定能夠成功。”看著睜開眼睛的大哥,哈斯齊臉上罕有的嚴肅道。

  龍戰含糊的回了一句,他知道哈斯奇說的是元界塔,賭斗失敗對于常人來說很難接受,不過他現在想的不是這個,鼻子抽動了幾下,“什么味道?”

  空氣中一股瑟瑟的,惡心的氣味彌漫,剛醒來的他不明所以問道。

  “是大哥身上的……”哈斯奇伸手一指,龍戰順著指引的方向一看,問題出現在自己身上,睡前那身還算干凈的麻衣,變的泥濘不堪,像是剛從泥波里打滾出來。

  “嘔……”

  龍戰只來得及做一個動作,繼而一百米沖刺的速度沖出了屋子,四下一瞅,見院中有個半人高的大水缸,直接跳了進去,水缸清澈的水瞬間烏漆墨黑。

  初步接觸功法,龍戰從蛋蛋那里得知,他現在的狀態叫做洗髓伐毛,人吃五谷雜糧,體內都會沉淀雜質,第一次修煉功法的人,體內多少都會排出一些雜質,能夠一定程度的改善體質,而大兇一族的傳承功法何其霸道,直接將龍戰體內的雜質排除大半部分。

  一直洗刷了一個多小時,隨著全身的無責盡去,龍戰越洗越無奈,大概因為洗髓伐毛經歷,渾身上下的皮膚,此刻竟然潔白晶瑩如嬰兒,屬于白里透著紅的那種。

  “啊咧,怎么有點兔爺的潛質,再說這膚色根本不是種下貧農蓋有的。”龍戰不滿的哼哼兩聲,心中很是懷念前身原本的膚色,雖然臉上漲了吧唧的,但古銅色皮膚才是男子漢的象征嘛。

  哈斯奇已經去戰爭學院了,臨行前龍戰讓其代為請一周假期,說是身體不適,戰士訓練受傷是常有的事,老師一般不會因為假期為難學員。

  ……

  怔怔的看著銅鏡之中,一張年輕的近乎稚嫩的面孔,飄逸的長發下,面容稍顯困倦,單薄的唇角,濃密的眉毛斜飛入鬢,讓眼睛顯得有些細長,卻不失明亮,眼睛一瞇猶如寒光四射,龍戰摸著陌生又熟悉的臉頰,苦笑一聲,呢喃道:“這個小白臉就是我?不得不說哥們真夠帥氣的!”

  咕嚕嚕……

  摸著癟癟的肚子,龍戰想著和蛋蛋的談話,想要修煉肉食是必不可少的,肉食中的熱能量能夠迅速的提高體質,但布魯赫兄弟情況,現在沒有能力提供優良的飲食。

  看來得找份賺錢多的工作了……

  荊棘城是一座邊陲小城,這里雖然靠近北方的野蠻人聚集地,卻因為沒有什么戰略地位的關系,慢慢的發展成了一座小型通商城市,靠近森林的關系,使得這里又增添了很多客商,和追逐金錢的冒險者。

  相應的,鐵匠鋪和旅店的生意是異常火爆的,這也成了荊棘城主要經濟之一,甚至帝國駐扎在本城軍隊,武器兵刃直接處自于本城自身。

  龍戰離開郊區的家,漫無目的走在熱鬧的街道上,他現在還在思考到底要找份什么樣的工作,最好的結果是賺錢的同時,可以鍛煉一下體魄。

  行走在熱鬧的荊棘城街道上,為了便于上課,又局限于在學院附近,可是周圍店鋪的工作,幾乎都被學院的學生給提前占據了。

  耳邊傳來單調卻富有節奏的聲音,讓迷茫的龍戰眼神一亮。

  “咦?”龍戰停住腳步,站到希姆拉姆鐵匠鋪外。

  看著門前那幾個歪歪扭扭招聘啟示:招收鐵匠。

  “小兄弟,要買兵器嗎?”

  一名高出他一頭壯漢出現在眼前,**的上半身,古銅色的肌膚,手里握著一把打鐵錘,隆起的肌肉疙瘩看的他一陣羨慕。

  “呃,我不買東西。”單手一指門前的廣告,“你們這在招收鐵匠嗎?”龍戰語氣誠懇的問道。

  “鐵匠?你?”大漢棕色色的眼睛瞇成了一條縫,走出店門圍著他左右轉了幾圈,“看你這細皮嫩肉的,不是在開我玩笑吧?”

  龍戰滿腦門黑線,就知道頂著這幅尊榮找工作不會太容易,“我是個孤兒,現在沒有什么經濟來源,缺少一份能夠糊口的職業,家里還有一個癡傻弟弟需要養活,唉……沒辦法才出來了,別家店鋪都不要我,您看能讓我試試嗎?”

  龍戰仰視著眼前的壯漢,語氣無比的誠懇,這位的個頭比自家兄弟還高出一線,不仰視只能看讓他妒火中燒的胸肌了,苦情戲他前世在電視里的比賽看到太多了,直接是張口就來。

  本來想拒絕的大漢,聽著悲情故事眼神不由有些猶豫了,“你是戰爭學院的吧,我也不瞞你,自從我們這鐵匠鋪開業以來,即使是城中的苦力都很難適應,你們學院的學生也來過,沒有成功的,不是嫌苦就是嫌臟,你……很難。”

  “大叔……讓我試試唄,我和弟弟現在已經吃飯都困難了,哪里在乎些苦累的。”如果是前世,龍戰根本沒有必要這么禮求于人,但僅是不同往日,想要強大只能多賺錢了。

  “那……試試吧,大不了挨大哥頓罵。”大漢已經預想這孩子失敗后大哥的訓罵了,但讓他就這么拒絕,他也真的說不出口。

  龍戰緊緊跟著大漢,一路走到了后院,后院跟外面完全不同,龍戰的腿剛邁進來,頓時感覺到一陣熱浪迎面撲來,那敲擊聲此起彼伏,火星四射,汗水隨著他們**的上半身快速滑落,下半身的褲子已經完全侵濕。

  “二老板,你怎么領來個娘炮,后院不讓人參觀,這是西姆老大定的規矩啊?”一個剛休息下來的鐵匠好奇的問道。

  “拉姆,你小子干什么吃的?怎么隨便領人進來?”粗獷的聲音響起,正在一處爐火旁打鐵的壯漢,停下手中的打鐵錘問道。

  “大哥,這位小兄弟是來應聘的。”拉姆尷尬的撓了撓頭,不是龍戰那悲慘的遭遇,他死活也不會領進來的。

  “你好,我是這個鐵匠鋪的老板,西姆.古巴。”西姆詫異的走了過來,疑惑的看著龍戰“你……是來應聘的?確定?”

  他眼中的龍戰,說是玉樹臨風也一點不假,如果不是身上粗糙的衣服,肯定會以為這是哪家貴族的公子爺。

  “是的,請給我一個機會。”龍陣誠懇道,開弓沒有回頭箭,不讓他試試他不會甘心的,況且這份工作很符合他現在的情況。

  其他的鐵匠停下了手中的活計,紛紛好奇的看著有些局促的龍戰,交頭接耳的交談著,不時露出戲虐的眼神,顯然對龍戰并不看好。

  “大哥,這小兄弟情況真的不怎么樣,就讓他試試唄。”拉姆顯然有些懼怕他大哥,小心的問道。

  “哼哼,挑一把順手的吧!”

  西姆對著擺放在墻角的幾把打鐵錘努了努嘴,龍戰也不猶豫,隨手拿了一把,搖了搖頭又放下了下來,嘴里邊嘀咕著,“太輕了……”

  “還是輕點。”

  周圍的伙計看著小家伙,打鐵錘拿起放下,嘴里喊著輕輕的,戲虐的眼神更重。

  龍戰也是納悶,順勢下來,墻角的十多把打鐵錘沒有順手的,或者說是太輕了,真的很輕。

  ……

  看著最后一把打鐵錘,厚實的錘頭,連體的鐵錘柄,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拿了起來。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